第82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9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沐筱萝知道沐展鹏会反对,“,长姐若雪有沁芳暖那么多年了,我有一个区区筱萝水榭又有什么要紧的?不给就算了,一切免谈!”

    沐筱萝的声音极为笃定,说着就要走的样子。 .

    “站住——”沐展鹏叫住了她。

    “为父答应你便是了。”

    沐展鹏话音刚落。

    沐筱萝就先行离去。

    且说这个父亲以前虽然不待见自己,不过答应自己的事儿还办得挺利索呢。

    还没有到栖静院,香夏和瑾秋就簇拥过来,脸上有说有笑的,看得出来她们真的很开心。

    “小姐啊,听说老爷子给你一座新别院连名字都取好了,叫筱萝水榭,以小姐您的名讳为题,好幽致呀。”

    香夏脸上满是款款的笑容。

    “真好呀,我和香夏姐姐要跟着小姐您搬过去住了,那边的竹很漂亮呢。”瑾秋喜悦之色完浮现于脸上,然后她指着四五米房外的二夫人道,“小姐,二夫人耶。”

    看着娘亲由小初梅搀扶出来,沐筱萝急切切得迎过来,双手拉住娘亲的手腕,“娘亲,我有新的别院了。”

    林秋芸看得出,筱萝一定会有什么别的事委任在身上,和沐展鹏夫妻这么多,林秋芸很了解,丈夫虽然不是一个赏罚特会分明的人,不过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送筱萝东西的,他冷落了母女二人这么多年了,不可能这么快……

    不对,一定有别的事儿。

    “女儿,告诉娘亲,老爷有没有难为你?”

    林秋芸的眼满是充斥着对沐筱萝的担忧之色,她知道女儿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这才换来一座小别院,人家沐若雪三岁就有了别院,还是老爷子亲自提的名儿“沁芳暖”,意为留住沐若雪这般仙人般的暖,可是沐筱萝呢,这个傻女儿一直被他的父亲所轻视,在小破柴房里住了那么久,直到12岁这年,她勉强和自己挤在栖静院。

    娘亲很疼爱自己,被娘亲问及这些,沐筱萝心中不甚触动,可是她终究不能把这般深沉的感情暴露人前,她只能一个人默默得吞咽下去,她知道说出来了,娘亲一定会更加担心自己,与其这样干脆不说好了。

    “娘亲,他终究是我的父亲嘛。怎么可能会难为我。”沐筱萝忍住心中的血泪,满脸嬉笑得对林秋芸道。

    看见女儿笑了,林秋芸恍如看到了早临的春光,虽然此刻是严冬,可是女儿的笑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柔和。

    “没有就太好了,你知道娘亲多担心你呀,我怕你父亲因为大小姐的事儿怪罪于你。”林秋芸说到一半,便被沐筱萝阻止了。

    这个栖静院内,不怕香夏、瑾秋、小初梅她们几个,她们是绝对忠诚的奴仆,不过那些奔奔走走忙忙碌碌的三等婆子们就不同了,有个别是大夫人的爪牙混入其中。

    林秋芸也知道隔墙有耳这句话,不过很快换了话题,“对了,你你父亲赐你的别院,可是相府之内最为幽静的水榭?”

    “是的。娘亲,现在完完属于我沐筱萝的,命名为筱萝水榭,好听吧。”沐筱萝嘴角浅浅一笑,不管相府之内如何勾心斗角,但是至少能够一方幽静恬淡的净土,却是沐筱萝的追求,不管外面有多么累,只要回到筱萝水榭,就可以卸下一天的疲惫。

    林秋芸可有点等不及了,“筱萝,你现在带娘亲过去,让娘亲看一看你未来居住的地方好吗?”

    “好是好啊二夫人,不过我刚才听到院子外边的人说,已经有好几十个家丁扛着木梯、红油漆等物件过去,看来是刷葺一下筱萝水榭。”

    瑾秋说道。

    小初梅怔住了,不明白得道,“怎么老爷突然对二小姐如此照顾!若是以前,老爷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死初梅,你不能小声点么!还有你,瑾秋!”香夏用眼睛白了她们一眼,然后小初梅和瑾秋二人纷纷低下头去,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还是那句话隔墙有耳。

    到了第三天,筱萝水榭林林总总修葺好了差不多,香夏和瑾秋帮着二小姐筱萝收拾了几件物件,娘亲林秋芸也和筱萝一道儿出,筱萝水榭距离栖静院说近不近,说远倒也不远。

    众人到了竹林外道口处驻足,耳畔满是哗啦啦的急湍水声,眼畔满是苍劲的小竹子,筱萝水榭部由青竹所制,没有一根是木头的,盈盈修竹掩映着青竹水榭,在这里小憩,或是煮酒品茶,阅读诗书,或者累时品赫连抚琴,抑或者闻琴起舞,当真是赏心悦目极了。

    难能可贵的是,此间环境甚是幽致和清幽,是释放一天喧嚣的绝佳去处。

    非同与那沁芳暖花用相府重金敕造,一派金碧辉煌,紫醉金迷,虽然富丽堂皇,却少了一些生气。

    林秋芸指着门上面提着字,“筱萝水榭”四个烘漆大字,这个红漆还是朱砂混合的名贵红油漆,只有相府做喜事的时候才会用到。

    看来这一次老爷的的确确花费了不少心思呀,单单从用上特质的红油漆就可以知道,林秋芸一想到丈夫对女儿好,自己的心就无比快慰,只要永永远远对女儿这么好,那么要不要对自己好,那就无所谓了。

    筱萝再满3年就到了及荆之年,意味着就要出嫁了,能不能获得老爷子的欢心,意味着能否给筱萝好好指一门亲事,而不是糊里糊涂嫁了出去。

    哪里会像沐筱萝此处的筱萝水榭,推窗是竹,关窗也是竹,盈盈的,幽幽的,翠翠的,众人进入筱萝水榭的内部,青竹雕刻而成的书桌,青竹小凳子,青竹懒人藤椅,青竹小枕,青竹小床……各种家具应由具有!

    林秋芸坐在青竹椅上,不禁哀声哭泣。

    “娘亲,你怎么哭了了,还是舍不得我呀,如果你深度额我的话,筱萝回去和娘亲一起住,你不要哭了嘛。”

    娘亲是筱萝的这辈子生存的动力,她所做的一切只要娘亲开心,如果娘亲不开心,那么做什么都失去了意义。

    林秋芸不想被女儿误会,连连拿帕子擦干眼泪,“筱萝儿啊,娘亲这是开心的眼泪,孩子你知道不?你终于有了一所自己的别院了,再过三年,娘亲一定会争取给你指了一个好婆家嫁过去,做个,出的大奶奶,再也不受正房的欺负,千万不要像娘亲我……”

    “好啦好啦,筱萝知道了,到时候娘亲你帮我指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好夫婿于我。”沐筱萝嘻嘻笑道,她却不知道从今而后谁才是自己今生今世的依靠?

    夜倾宴?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沐筱萝可不想重蹈覆辙!

    夜胥华?至少沐筱萝目前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

    “二小姐,你在想什么呀?”香夏的眼珠子一直凝聚在筱萝二小姐身上,这时候观察到筱萝陷入了沉思了,这时候鬼主意来了,“筱萝二小姐,快说说你心目中的夫婿是什么样子呀。”

    这事儿,瑾秋最爱插嘴了,“大殿下夜倾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惊采绝艳,想必二小姐会喜欢他吧。”

    此间,唯独沐筱萝一人经历过前世浩劫,才知道大殿下夜倾宴实乃一个卑鄙无耻擅长伪装的人皮毒兽,瑾秋她自是纯洁,相信很多女孩儿跟瑾秋一样,都被大殿下夜倾宴高风亮节的英挺外表所迷惑。

    其实这也不奇怪,前世的沐筱萝就是因为看错了夜倾宴的为人,所以才重重得翻了一个大跟斗。

    “我感觉二殿下夜胥华好些。”香夏挑着好看的娥眉好像自我剖析得说道,“你们想一想,我们二小姐被无数的王孙公子缠着的时候,只有二殿下愿意冲上台去,掩护我们筱萝二小姐呢。”

    这话说的在理儿,娘亲林秋芸是个过来人,她一眼就看穿二殿下夜胥华的心中所想,所以很是赞同香夏的话。

    小初梅也忍不住插嘴了,“对呀,我想也是,我觉得还是二殿下好,长得好,又体贴人,不像大殿下为人那么高傲。”

    小初梅说的也对,大殿下夜倾宴为人不单单是高傲,还很有城府和心机,他的心中更有一番雄图大志,说实话,夜倾宴有着极为强大的野心更适合当一个皇帝,可惜他刚愎自用,为人残暴,为了皇位,他不惜以牺牲亲人为代价,杀掉一切阻挡他通往大位之路的绊脚石。

    也许是夜倾宴的骨子里流着他薨逝的母亲王氏,王氏当年图谋篡位,弑君,弑子,弑长兄,有什么是王氏不敢做出来的,夜倾宴既然流着她母亲的血液,骨髓深处想必也是这么一个人。

    而前世血的惨痛经历刺痛得警觉筱萝,夜倾宴他确实是一个丧心病狂之人。

    “好了!别说了!你们在说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们一个一个嫁出去!”沐筱萝突然震怒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突然会狂躁不安。

    林秋芸心里知道筱萝心中委屈不少,胡乱脾气也是好的,如果没有脾气,那才是真正有问题了呢。

    香夏等人见二小姐沉默不说话,她们更不敢说话了。

    香夏和瑾秋就进入内屋,帮筱萝收拾了一些生活用物。

    当天晚上,香夏、瑾秋、小初梅她们在筱萝水榭的厨房里头准备晚饭,一碟清蒸鸭掌,青菜下炒,麻婆豆腐云云。

    筱萝生母用了点饭菜,筱萝也吃了点,筱萝想要留娘亲留宿此间,娘亲说她比不上年轻人,老人家更爱认床,还是栖静院睡得舒坦,小初梅扶二夫人先回去。

    待到第二日,沐筱萝起了一个大早,一整夜的水流哗啦啦声很是帮助人是睡眠,所以沐筱萝睡得格外香甜。

    一想起宴会当日,老太君的龙头拐杖坏了之后,一直就没有补上,所以沐筱萝看中了一根竹子,索性去厨房拿了一把砍柴刀,砍了下来,她之前在小柴房子处,日复一日的砍柴,技术已经极为成熟了。

    沐筱萝砍好了一根竹节,削了又削,削得平平整整的,然后又用竹子头作了一个龙头拐杖的节,虽然这把拐杖比不上老太君所用的之前那一把,可好歹耗尽了筱萝的心力,她一上午都在溪水旁边,足足花耗三个时辰才刚刚做好。

    香夏和瑾秋吩咐下的午膳又做好了,她们过来叫筱萝不仅一次了,可是每次都被筱萝赶走了,筱萝嫌她们太吵闹了,所以干脆不让她们站在这里。

    这两丫头的根本舍不得小姐一个人在那边削啊刻啊,就躲在竹子下边,也好几个时辰。

    眼见二小姐手中的拐杖做好了,香夏忍不住走出来,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圆,“二小姐,你真厉害!这把拐杖很漂亮呢。”

    “是呀!你看这表面好平整呀,摸上去肯定很舒服,小姐你的手……”

    瑾秋也笑着走过来,想要借小姐手中的拐杖来看,筱萝二小姐的手一伸过来瑾秋吓哭了都,“二小姐,你为了做一根拐杖,你的手竟然……”

    “天呀,都起泡了,我得去拿雪花膏,瑾秋,你知道雪花膏我们带来了放在哪里吗?”香夏焦急得对瑾秋说。

    急红眼珠子的瑾秋嗤嗤道,“在小姐内卧左边的床头柜子里边第三层的蓝色锦盒里边。”

    烫伤药膏等东西是瑾秋负责的,而香夏就负责筱萝二小姐的花钿头饰什么的。

    要不是二人分工有致,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把雪花膏拿出来,涂抹在筱萝手上。

    “小姐还疼吗?”香夏急切得问。

    沐筱萝摇摇头,“这么疼痛算什么,这把青竹拐杖想必老太君看见,一定很喜欢。”

    “原来是给老太君的呀。”香夏心中一恸,原来二小姐对老太君的孝顺是真孝顺,哪里像,大小姐沐若雪,一直就会做的就是表面功夫,和大夫人一样。

    瑾秋说,“用过午膳在再去吧。”

    “我现在就给老太君送去,我等不及了,我怕老太君会不喜欢我的青竹拐杖。”

    沐筱萝想着,便不理睬她们,直接往长安园走去。

    此间的筱萝水榭距离长安园有好一段的路程,至少比去栖静院远得多。

    不管香夏和瑾秋怎么说,沐筱萝去意已决。

    ……

    长安园。

    老太君正坐在凉亭上品茗,她在沉香的服侍下,才用罢午膳。

    “老太君!”沐筱萝生怕这回老太君午休,没有想到她正在喝茶,正好呢,“瞧瞧孙女儿给您带什么来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