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沐筱萝俏皮地走到阎红玉的身侧,她把青竹拐杖藏匿在身后,不让老太君瞧见。 .

    “哟,筱萝孙儿来了。老太君正愁没人陪我说说话儿,你刚才说你带东西给我这个老人家了?”

    学着沐筱萝的俏皮笑了笑,老太君两颗老眼一微微眯了眯,突然趁着筱萝做下去的时候,老太君的手伸到筱萝的背后抓住了那物件。

    老太君眉毛轻轻皱了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拐杖吗?!”

    “那,老太君,您老真是冰雪聪明呐,给,筱萝我呀亲手做的青竹拐杖,我怕你不喜欢。”

    沐筱萝把拐杖递给她。

    先第一眼,老太君并没有看到那一根削得极为平整的拐杖,而是握住拐杖的那一双红肿带血块的柔荑。

    “筱萝孙儿,你的手,怎么咋成这抹模样了,好生厉害呀。”

    握着筱萝的手,老太君痛心不已,这可是好端端的玉手呢,成这般模样了,“到底是谁虐待你?说!是不是大夫人!”

    一想到沐筱萝满手伤痕,老太君怒意滔天,没有想到东方飞燕那个贱人关在佛堂里头还那么作恶,真真不惩罚与她是不行的!

    “不是的,是筱萝二小姐给老太君您做拐杖弄的伤痕。”瑾秋小声的说,她生怕自己说错了。

    香夏也接着说道,“是这样的老太君,今天早上,一搬到筱萝水榭的二小姐就把粗粗大大的竹用砍柴刀一刀一刀得削下来,二小姐的手指头都肿了。”

    “真真是傻丫头,老太君其实不用拐杖的。”老太君拉住沐筱萝的手,把她抱在怀里,眼眶湿了些,然后又擦了擦,“来,来,我看看我的青竹拐杖好用不好用。”

    握起那根拐杖,清清凉凉的,更重要的触手的平面非常之光滑,一点儿也不会被咯得生疼,丝毫质地材料上比不得先前那把,可这是筱萝孙女儿对自己的心意呀。

    “这把青竹拐杖以后就常伴我左右了,就好像筱萝姐儿你长伴我左右。”

    老太君眼中满是慈爱得怜惜着筱萝手上的伤口,连忙呵斥香夏瑾秋俩人,“你们不知道小姐的手伤吗?还不拦着点儿,现在都这么红肿了,就不会拿膏药辅一下吗?你们怎么伺候的人的!”

    老太君盛怒,香夏和瑾秋慌慌张张得跪在地上。

    倒是胆子大点的香夏说道,“老太君,刚才已经为小姐擦一点雪花膏了。”

    “是呀,老太君,您老就别责怪她们了。是我自己愿意为老太君做拐杖呀。”沐筱萝幽幽一笑。

    老太君瞥了膝下的二人,听了筱萝的话,“要不是你们小姐帮你们求情,你们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

    然后老太君又问筱萝,“吃过了没有?”

    筱萝说没有吃,老太君就命令沉香去厨房端来一碗冰糖血燕给筱萝吃。

    看着筱萝吃的津津有味,老太君这才把心中的一颗大石头放了下来,看筱萝姐儿狼吞虎咽的,大概是为自己做了好几把时辰的拐杖,当真是饿得紧了,也不知道筱萝她怎么这么傻呢。

    不过看得出来,筱萝是真的对自己孝顺呢,要是让那个沐若雪去做,她一定会害怕把她的纤纤玉手磨破了呢。

    “筱萝,你爹爹可曾为难你?”老太君遣散了下人们,就她和筱萝二人在亭子里头。

    筱萝眉头一皱,心里嘀咕道,怎么老太君的问题和娘亲的问题如出一辙,“老太君,您为何要这么问。爹爹是我的亲爹爹,他哪有什么地方会为难我的。”

    尽管是有,沐筱萝也不会承认的,她也怕老太君为自己担心呢。

    “我生的儿子,我如何不知道他的品性,说吧,不用害怕,难道连老太君都不说了吗?”

    老太君央求沐筱萝的时候,像极了一个讨要糖果的小孩子,不过老太君到底不是小孩子,她是整个相府里头最为年长的人,那个没良心的爹爹沐展鹏也要听从她老人家的指令。

    如果说阳奉阴违尚有可能,不过要让老爷子沐展鹏明面上驳了她老人家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爹爹叫我接管若雪姐姐的清风诗斋。”沐筱萝极为坦白的说,老太君她老人家把话挑得很明白了,如果自己再装傻充愣,那就是对她老人家大大的不敬。

    阎红玉若有所悟得点点头,她拄着青竹拐杖站起来,沐筱萝也喝完最后一口血燕,二人到长安园中心的一处花坛散步。

    “老太君您很聪明,啥都瞒不过您老人家的法眼呢。”沐筱萝笑了笑,旋即她的腹部泛起波澜,父亲大人这其中的用意,恐怕老太君想必也不知道呢。

    不过,这件事是乎沐筱萝的所料,老太君她多少知道关于清风诗斋的事。

    “以前,若雪跟我说,每隔三月的上旬便是清风诗斋开放的日子,到时候无尽的大家闺秀、名门士皓澈会在哪里以诗文会友,大家可以做做诗,写写词,做做对子之类的,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的的确确是好事儿,不过你父亲既然能够把若雪以前主持的清风诗斋交予你搭理,想必是相信你,相信你会委以重任。”

    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极有深意得凝了筱萝一眼。

    老太君可能从疼爱孙女的这一条线出,她不是父亲,所以就算作为母亲,其实有时候也懂得自己亲生儿子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更别提那一直深深隐匿在父亲沐展鹏心内的真实想法,其实沐筱萝看得很透彻,父亲只不过是把她看做一时的代替,看做沐若雪的替代品,只要沐若雪到时候重现大家的视野,清风书斋的真正管理者还会重新落入沐若雪的手里,到时候父亲会把沐筱萝一脚踢开。

    沐筱萝有时候真的很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为何沐若雪是他的亲生女儿,自己也是他的亲生女儿,为何差别这么大,难道就仅仅因为沐若雪长得美貌吗?

    答案是肯定,并且沐若雪这号人物正是历史之中那些所谓的“红颜祸水”,沐展鹏想用这个红颜祸水祸乱当朝掌权者,到时候朝政大权部囊在沐展鹏这个当朝宰相的手中。

    试问,普天之下,什么最好,莫过于掌控权力,有了权力,就能够生杀予夺,称霸天下!

    父亲的野心,沐筱萝比谁看得都要透彻。

    下个月上旬正是每逢三月的清风斋开放之日,清风诗书斋就设置在京城一阎的郊外。

    既然父亲把这件事派给自己,沐筱萝就索性去看看,便和香夏和瑾秋驾着香车来到清风诗书斋。

    从相府一直到清风书斋,沐筱萝看到的是,一座座高大巍峨的城墙把清风书斋从外界隔绝起来,两旁遍布植着四季常青,苍劲幽幽的一片极为赏心悦目。

    沐筱萝也知道这肯定是朝廷下令敕造的,为的就是造福天下之学子,也为了给上流阶层的士子才女才子提供了一个诗书交流的机会。

    大华朝,崇尚诗书礼节教育,若不是因为这样,恐怕陌生的才女才子们都要困在各自城墙之中。

    当然,进入清风诗书斋的文人幽士都是风幽之人,绝不会往来有白丁。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时间刚刚好,正是所有清风诗书斋成员们到齐的时刻,沐筱萝宣布自己是丞相大人之二女,以,长姐沐若雪抱恙在身此刻不方便出来主持清风诗书斋的品花活动。

    当然,很多文人幽士之中,更多的是那些出生高门贵族的子弟。

    睿国公睿长广自从月前目睹沐筱萝的神秘唯妙之剑舞,当下夜夜都会梦到沐筱萝舞剑时候的美态,相反和她的姐姐沐若雪比起来,沐筱萝身上更有一份极为奇特的特质,极为吸引睿国公的,长子。

    当然了,在场那么多王公贵族子弟,不仅仅是睿国公的,长子,还有其他高门望族子弟,他们心中也纷纷对沐筱萝表露好感之意。

    “大家好,这个月是由我沐筱萝主持这一次的盛会,请大家多多配合。”

    沐筱萝站在花台之上,还好身旁有香夏、瑾秋侍奉左右,要不然沐筱萝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只是花台下的王孙贵子们纷纷私底下议论。

    “往年是沐若雪主持的,沐若雪她虽然文采风流,可是为人太过放荡,瞧瞧当日寿宴自我宽衣解带,真的不堪一睹……”

    “让沐若雪当我们的主持花仙子,简直就是亵渎花神,是要遭到天谴的!”

    “可不是,还好换来沐筱萝这个沉稳如泰山的娟娟好女子!”

    “沐若雪倾国倾城又怎么样,还不跟金钗玉人坊和万花楼的头牌花魁们一路货色?”

    “真是有辱斯文!”

    ……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讨论不休。

    沐筱萝部听在耳里,试想一想,倘若这些人谈论的事和站在花台上的人,是属于同一个人,别说沐若雪会恼火得昏,哪怕是自己,也会崩溃的。

    沐筱萝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一冬届的清风诗书斋的主持大会为什么要靠自己这个妹妹来主持,一是沐筱萝当前的赞誉颇多,风头正盛,二是更是为了好好抱住沐若雪的尊严。

    倘若沐若雪去,也只能落得一个悲催的下场。

    沐展鹏啊……沐展鹏……我沐筱萝猜测的没有错,原来至始至终就把我沐筱萝当做一枚棋子,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边。

    我沐筱萝决不妥协!

    哪怕想到了关键,沐筱萝依然面带着笑容,根据清风诗书斋主持的活动,引领这些风流才子才女们前往清风园中赏花做词,并且把诗词歌赋当场记录下来,登记在册,然后再上呈给朝廷,再由顾命大臣们一同来评选,好的诗作就印刷成册,造福坊间的黎民百姓一同来鉴赏传读。

    清风园是朝廷建造的,就是希望给国家栋梁一个吟诗作对的好去处,里边同样植遍了西域中原各种忍耐苦寒的奇葩。

    庭园花团锦簇,无数的才子才女游览着品花作诗。

    其乐融融的景象真的很令沐筱萝的心情放松,至少没有在相府那么压抑,不过相府也有不压抑的好去处,一是长安园,二是筱萝水榭。

    沐筱萝听京都府尹的兆天皓公子道,“往年大殿下和二殿下都会来此赏花的,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沐若雪大小姐而来,可今年怎么没有见到他们的人影呢。”

    沐筱萝站在观赏一朵异域血梅,却听到兆天皓公子说道。

    然后又有一个世家公子,他年纪轻轻不但文韬武略,文采更是出众,他吟咏了一绝佳的诗词之后,就说道,“或许两位殿下太忙了,没法赶过来吧。”

    “你说是吧,筱萝小姐?”睿国公公子睿长广突然走到筱萝的身侧说道。

    沐筱萝怔了怔,上一次就是他一直围堵在自己跟前,幸好有二殿下夜胥华作她的护花使者。

    见沐筱萝不答话,睿长广公子又问道,“筱萝二小姐,但不知道你那位护花使者二殿下怎么没有来呢。”

    ……

    正当沐筱萝无语以对之际,瑾秋和香夏突然齐声道,“小姐,二殿下来了!”

    “谁说本殿下没有来?”

    夜胥华一脸倨傲得甩袖而至,温婉朴实无华的好听磁性嗓音轻扣沐筱萝心肺。

    闻此声,前来骚扰的睿国公府睿长广脸一黄,慌忙驻足不敢再上前一步,夜胥华脸上隐约有不高兴之色,睿长广可是看在眼底。

    “你、来、了!”沐筱萝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夜胥华这一次又来的极为及时,要不然被睿长广等纨绔子弟纠缠着可再也抽不了身子了。

    香夏和瑾秋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面面相觑,她们上前簇拥着二殿下一行至筱萝二小姐身边。

    她们两个心中都思量,这下好了,二殿下夜胥华来了,二小姐再也不受其他不想干人的叨扰了,这些个纨绔子弟像无头苍蝇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而二殿下夜胥华不同,是日后极为登上大位之可能,倘若他登基为皇,他又心仪筱萝二小姐,他日,筱萝二小姐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到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香夏和瑾秋二人的身价那也自然是水涨船高,相府内哪个人敢低看一眼,到了相府外,那可是人人高看一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