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不过沐筱萝倒没有像香夏瑾秋二人想得如此之多,她知道她目前与二殿下夜胥华只是犹如君子之交淡如水,说是朋友还行,至于男女之情,那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当然,对于夜胥华此行来到此间,沐筱萝还是很感激的。

    “二殿下,我们去那边赏花吧。”沐筱萝悠然得对夜胥华一笑。

    夜胥华回报于温柔一笑,“好。”

    睿长广呆在原地犹如木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自是觉得无夹着尾巴灰溜溜到别处“赏花”去了。

    和夜胥华走了一段鹅卵石路,鹅卵石不好走,沐筱萝还是选择这一条小径,她还特意脱掉鞋袜,赤着脚丫儿在上边儿。

    筱萝说这个能够刺激脚底下边的经络,视线按摩的效果,连老太君老太君都有亲身尝试的经历,夜胥华见筱萝玉足剔透晶莹,罗袜生尘,凌波小步,煞是好看极了,却不知道是足好看,还是人好看。

    “二殿下,你犹豫什么,你也像我一样,感觉很好的。这样对身体极有好处的,需要持之以恒!”沐筱萝的脸上绽放一抹动人的微笑。

    上一世,二殿下夜胥华是不害自己的人之中的少数人之一,他还因为自己没有逃脱夜倾宴迫害的厄运,对于夜胥华,沐筱萝她当然可以完放开怀抱,但那只能停留好朋友的层次上。

    夜胥华索性也脱掉绣着金线的朝鞋,脸上惬意神色激荡,和着沐筱萝一起踏上鹅卵石路。

    他在后,筱萝在前,如果可以,夜胥华愿意一辈子就这样为筱萝保驾护航,岁月静好,只要筱萝她一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得过活一生,只是夜胥华他有一点点渴求,他希望能够和沐筱萝一起携手共度余生。

    一起看幽幽沧海,一起看寞寞残阳。

    上一次,夜胥华已然表白了一次,他真想要伸出手去抓住女人的手。

    谁料,沐筱萝调皮得跳下鹅卵石,早已穿好了鞋袜。

    二殿下夜胥华始然觉,鹅卵石小径早已走到尽头,而他刚才是想要……

    “愣着做什么?赶快下来呀!”沐筱萝幽幽一笑,“香夏瑾秋已经在听渊准备好香茶糕点等着我们呢。”

    沐筱萝她明眸皓齿,看得夜胥华愣了一下,连连道,“好,咱们走吧。”

    听渊是清风书斋东南一隅的偏僻幽致小楼,金龙飞檐,玉凤作翎,栩栩如生,置身于此,恍如入住仙家之境界。

    沐筱萝神情惬意得吃着糕点,目光潋滟生华,凝向远方。

    而二殿下夜胥华凝着筱萝,也仿佛入了定似的。

    唯独香夏和瑾秋站在筱萝二小姐左右,二殿下痴情样儿尽收眼底,不免扑哧一笑,笑出了声。

    “瑾秋,你笑什么?”沐筱萝方才在思考着该如何更好接管清风书斋的琐事云云,却听得瑾秋毫无预兆得嗤笑,不禁愕然。

    香夏偷偷用手捏了一下瑾秋的皓腕,眼神示意瑾秋,二殿下在此处,并需要给二小姐道歉,要不然,二小姐的威仪何在?

    “二小姐对不起,是瑾秋的错,瑾秋忍不住……”瑾秋受到香夏的眼神,立马屈膝,神色慌慌张张,几乎不敢去看沐筱萝的眼睛。

    轻轻押了一口茶,沐筱萝气态悠闲得道,“二殿下在此处,也不怕失礼于人前,真的是……!”

    倒是二殿下夜胥华慷慨的是,锦袍一挥,“无碍无碍,瑾秋姑娘也是流露出真性情嘛,物似主人型嘛,我喜欢~!”

    这话说的沐筱萝的娥眉轻轻一皱,怎么听着愈来愈别扭了呢。

    如果这个时候可以允许大声肆笑,香夏可要成为第一个笑趴过去的人儿,也许二殿下心中本无意说瑾秋,可瑾秋着实被说成了“物似主人型”的物件儿,倒是这一句极是石破天惊,更是叫人忍俊不禁。

    瑾秋吐了吐舌头,脸色变得煞白,她也听得这话感觉怪怪的,可说不出好歹来。

    瑾秋单纯呀,她把二殿下夜胥华的最后一句“我喜欢”牢牢刻在心上。

    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沐筱萝何曾不知道二殿下夜胥华此刻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夜胥华,你就算是很喜欢我沐筱萝,也不要表现得如此明显吧。

    沐筱萝心里头嘀咕一阵子,恍然觉得这时辰不早了,也该打道回府了。

    见筱萝有离意,夜胥华倒是很会顺从筱萝的意思。

    “筱萝,时候不早了,要不我送你回去,你可愿意?”

    夜胥华清澈如神秘大海的瞳孔濯濯其华,如此澄澈温柔多情的双眼,只怕这世间的女子没有一个能够逃脱他本身所涵盖的吸引力。

    在香夏、瑾秋的搀扶下,沐筱萝淡淡得摇摇头,“谢谢二殿下了,不过我还是自己回去吧,你我相伴而行,招惹闲话大抵是没好处的地方,你放心,我会照顾自己的。”

    沐筱萝的态度极为坚决,毕竟筱萝暂时对夜胥华是充满着愧疚和感激,没有人比沐筱萝更加明白,那根本就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总而言之,筱萝不想被二殿下误会,也更不想被其他人误会。

    女人都做了决定了,二殿下夜胥华脸上只剩下笑容了,“好吧,只要你喜欢就好。”

    沐筱萝和夜胥华在一方高高的台阶下分道扬镳,他有皇子专用的马车,沐筱萝也有绿盖簪缨香车,是相府,长姐沐若雪历来乘坐的那一辆,很可惜沐若雪被囚禁在小柴房里头不知道要多久才方得到老爷子的同意放出去,看来这释放之期遥遥无期,谁叫在父亲寿宴当日出丑于人前?

    沐筱萝一行人走出清风书斋的高墙外围,无数的红男绿女的大家闺秀,风流才俊们对她频频瞩目表示礼貌,礼仪方面,沐筱萝该做的一样都不会落下,回报于他们的,自然是热忱的笑容。

    快要坐上绿盖簪缨香车之时,沐筱萝被一个身穿月白锦袍的老者叫住了。

    “筱萝二小姐,请您等一等,老朽有要死相告。”捧着一包古怪东西的月白锦袍老者唤道。

    沐筱萝喔得一声,旋即转过身,紧接着在香夏和瑾秋二人的簇拥下,走了过去,“有事吗?”

    “老朽温福,二小姐若不嫌弃可以唤我温伯,这是藏书的钥匙,呐这是清风书斋两年内的账本,二小姐,打今儿起,这两样东西可给你负责。”

    温福真人不露相得从裹好的蓝布包里掏出这两样东西来。

    怪不得他手里捧着一个极为古怪的东西。

    “这……”沐筱萝皱了皱好看的娥眉。

    温伯脸上带有一丝惬意道,“原先这两样东西是若雪大小姐掌管的东西,相国吩咐下来了,若雪大小姐再也不管事了。这些东西是相国派人拿给我,然后再转交给我,温伯我呢就把这些交给你了。我呢也落个清净咯。”

    “哎,不是,温伯,为什么父亲大人不亲自交给我呢,还是劳烦你交给我呢。这不是——”

    沐筱萝深深一怔,莫非说其中有问题不成?

    沐筱萝想想自己还没有嫁人了呢,可还在相府里头一直住着呢,为何父亲大人不在相府之内,把藏书的钥匙还有清风书斋的账本交给自己,倒是要先通过眼前这个名唤温福的人

    古怪,太古怪了。

    这分明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呀!

    心态稳重的香夏也在第一时间看穿筱萝二小姐的疑惑,哪怕香夏猜透了,她也不会那么蠢得说出来。

    倒是瑾秋一点儿都感觉不出来。

    其实那一句话,筱萝是不该问的,连筱萝自己也这般想。

    谁料温伯笑了笑,和蔼的脸上欢愉之时增添了不少的皱纹,“二小姐,这是我与老爷定下来的规矩,您可以理解为一种仪式,反正藏书和清风书斋的账本一定要在清风书斋这边交接,断不能够在相府里头,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可对相府不好,这清风书斋可是根据先皇遗命敕造,旨在培养天下文采出众的人才,而清风书斋历来的支出收入的经费,都在这本账本上记载得清清楚楚,我建议二小姐回去之后好生看看。也不枉费相国对您的一片苦心呐。”

    温伯自以为长篇大论说了一大段,沐筱萝她该明白了,索性就把藏书的钥匙还有账本交给沐筱萝,然后他自己小步快走,消失在清风书斋的大门。

    “香夏,瑾秋,你们觉得这件事情古怪吗?”沐筱萝看着她们两个。

    香夏煞有介事得说,“二小姐,我也觉得这个温伯乖乖的,等我们回去再从长计议吧。”

    “就是呀,为什么不在相府的时候,老爷直接给小姐不就得了嘛。”瑾秋也是刚才听了筱萝这么说,所以她也跟着这么说,总而言之,瑾秋完是以筱萝二小姐马是瞻,不比香夏,香夏擅长的就是独立思考。

    沐筱萝点点头,还是香夏说的对,等回去再好生研究吧,不过沐展鹏总不至于要害自己吧,她可是他的亲生的女儿,哪怕是,出,那也是亲生的。

    回到筱萝水榭,香夏和瑾秋掌上了灯,齐边的泉水叮叮咚咚,恰似在演奏一场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唯美画面。

    不过沐筱萝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泉水叮咚的美妙音声上,她手里头握着一把清风书斋藏书的钥匙,另外一只手则是小心翼翼翻阅着账本儿,仔细研读。

    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里明明亏空了,可是又以极为巧妙的方式填补上去。

    对呀,明明是亏空的~!却又弥补得天衣无缝,这些银两到底去哪儿了?

    若不是沐筱萝有着重生一次的经历,前一世,沐筱萝嫁给夜倾宴,大华王朝和齐边的大小国家兵戎相见之时,军用车粮草劳力等各种军费,都必须记载在册,算得清清楚楚。

    十几年来,沐筱萝跟随夜倾宴大大小小的战役数百场,为了节省兵力开支,沐筱萝是个战士的同时,她也是一位后备粮草军师,她曾经掌管上百万大军的粮草人马,繁杂造册的账本令无数的专用人为之却步,可沐筱萝竟然担负起这个重任,可能是沐筱萝一直以来的天赋,又或者是熟能生巧。

    点数无数精兵,点数粮草巨目,对于沐筱萝来说,简直就是跟喝水吃饭一般无二,太简单了~!

    沐筱萝要不是夜倾宴暗地里背叛自己和,长姐沐若雪勾搭在一起,沐筱萝也不至于如此之快便香消玉殒了。

    上一世,沐筱萝可不是白活了。

    如今这一世,沐筱萝倒是很感谢夜倾宴能够如此残忍得对待自己。

    而当时沐筱萝为夜倾宴付出一切的,今天终于可以成就了沐筱萝!

    “这账本有问题!”沐筱萝只要需用三个时辰,便把眼前这一撂厚厚的账本点算清楚了。

    香夏和瑾秋眼珠皓澈几乎要掉出来,“二小姐您说什么?”

    “这账本有问题,刚才那个温伯也有问题,父亲也有问题,我看相父这次是有意要害我呀!让我落一个亏空清风经费之大罪,可是要杀头的。”

    沐筱萝狰狞一笑,“父亲,你好狠的心呀!”

    如此一说,可谓是石破天惊!

    好在筱萝水榭地处偏僻,就沐筱萝和香夏、瑾秋主仆三人,断无其他外人驻足,这也便是为何沐筱萝敢于大声放话的原因。

    “二小姐,此话当真,可万万说不得的呀?”香夏娥眉紧皱,趋步上前,脸色愈凝重,“说相国大人,那可是大不敬之罪!”

    瑾秋也不知何时也变得如此机灵,愣是探头探脑齐边是否有耳目,旋即才关上门窗,一脸呆滞得盯着筱萝二小姐,她的耳朵几乎快要竖起来了,就等二小姐说话了。

    “大不敬?”沐筱萝冷笑道,“他从来没有把我沐筱萝当做是他的亲生女儿,我又何来大不敬?”

    香夏和瑾秋二人是自己的心腹,沐筱萝看着她们二人的眼睛,“瞧,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呐,还有这些……”

    一看着这些账本,香夏和瑾秋纷纷摇头,这数目不是挺正常的么?

    沐筱萝手指头指着账本上的账目所在,指给香夏和瑾秋二人看,“这里早已成亏空状态,也就说朝廷每季拨下来的清风书斋经费银子都没了影子?这些地方你们看不出来不要紧,因为这是擅长做假账的人做上去的手脚,而这些人是非常之高明,恐怕连我们相府的账房先生恐怕也看不出来,更看不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