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一个是向着沐若雪,一个是向着沐筱萝,南辕北辙!

    “孽障,你走吧,这账册放我这里,你做吧,我不想看到你!”老太君现在不想看到这个冷血人父,她万万想不到自己十月怀胎,竟然生出如此狼心狗肺的儿子!

    沐展鹏一心想要那账册,“老母亲,你能把账册给我么?我看我还是带走好了。 .”

    “什么,你还要带走,想要继续谋害我的乖孙女筱萝吗?告诉你!休想!”老太君呸了一口,“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屏退左右吗?”

    沐展鹏弓着腰肢,诚诚恳恳,“母亲请说,儿子不知。”

    “我不想让她们看到,特别是筱萝,她的父亲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其他丫鬟在场听见了,你以后的相爷威严何存?以后还怎么治疗大华天下?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指着儿子的鼻梁骨骂道,老太君的眼神充斥着鄙夷之色,儿子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令人指。

    最后,老太君直接扔出一个命令,“你给我走,至于到底何人亏空清风书斋经费之事,你自己心知肚明,我不想插手,只要你不伤害我的筱萝乖孙,我管你胡作非为!”

    沐展鹏垂下头,脸红如涂抹一层了鲜艳的朱。

    沐筱萝倚靠在外边的窗轩下,听的一清二楚,嘴上挂着无谓的笑,心中早就静若无波古井。

    这一直以来就是生父沐展鹏的惯用手段,没有人会比筱萝更加清楚,也就解释了为何老太君要那么坚持屏退左右的缘由了,难道要让外界不相干的人知道,丞相大人对于,出,出女儿的问题,表现得是如此的厚此薄彼,还不叫外人捡了笑话看去?

    事关相府尊严,这事儿必须得暗地里来!

    躲在密闭的窗轩下偷听的不止筱萝一个,还有沉香,沉香她本来是打算劝告筱萝二小姐不要偷听,可是劝着劝着,沉香见四下无人也偷偷拿耳朵紧贴着外墙,密闭屋子内老太君和相国的话,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好在沉香生性沉稳,听到沐展鹏贵为大华朝的相国如此对待筱萝二小姐,心中大是为筱萝二小姐打抱不平,不过,很快她就平复了情绪,此间要是闹情绪肯定会被现的。

    “二小姐,咱们还是赶快走吧。”沉香偷偷拉了拉筱萝的衣角,毕竟沉香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愈来愈小,只怕老太君和相爷谈好了快要出来。

    沐筱萝不语,跟随着沉香步行养心亭,品起香茗,吃起精致的小糕点来,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生过似的。

    这不到半盏茶水的功夫,沐展鹏面带愁容得推开大门,一脸悻悻得离开,他的身子经过筱萝所在的养心亭旁,脸色愈不好看,重重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沐筱萝本想向父亲大人问礼,怎奈父亲大人实在走的太快,沐筱萝压根儿就没有机会,哪怕以后沐展鹏用这个缘由来质问沐筱萝。

    沐筱萝眼珠皓澈不会眨一下,并不是作为女儿的她不知道礼数,而是沐展鹏他不懂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父亲!

    等父亲完离开长安园,沐筱萝知道此时此刻屋子内就剩下老太君一人,便对沉香轻声道,“沉香,咱们去陪老太君去。”

    “嗯。”沉香默然得点点头,刚才老太君与相国大人的话,她都听到了,心中着实替筱萝二小姐不舍,可又能如何,沉香身份卑微,只能一颗真心万分同情怜悯二小姐的遭遇。

    哪知道沐筱萝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因为这两样东西,前世的筱萝实在受得够多了,今生今世,她要成为强者!那些东西就留给父亲和大姐吧!

    要不是刚才沐筱萝亲耳听到老太君袒护自己说的那一番肺腑感言,沐筱萝恐怕不相信老太君疼爱自己竟然会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亲自用筱萝亲手做的青竹拐杖打父亲。

    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的确该打!

    沐筱萝咬咬牙,当她穿过白玉屏风,辗转飘入内卧,只见老太君双手捧着清风书斋账册,布满皱纹的老人眉目紧锁,脸上毫无刚才起床之初那般无比喜悦心情。

    “老太君,父亲大人跟你说什么了?”沐筱萝淡然一笑,她知道老太君现在的心情不好,该要好好开解她,再说老太君心情不好纯粹是因为自己和相父吵起来。

    看见筱萝主动坐在自己旁边,老太君眼里始燃有光,手搭着手,轻轻拍着筱萝的手背,“没事,老太君能有啥事呢,呵呵,你父亲刚才跟我说呀,说你接管清风书斋的经费账册接管的非常之好,竟然能够在短时间陈其弊端,你父亲说这其中一定有文章,所以调查去了,没事儿的,放心,老太君不会让你有事儿!”

    老太君满是宠溺的的话语,真真刺入筱萝心底最柔软的心海,她忍住了眼眶红燥热,忍住了即将要滚滚而落的泪水,老太君她对自己多好,父亲沐展鹏都对自己那样,为了不让自己对父亲失望,老太君编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试问天底下所有的为人子女们,如何能够忍受自己的至亲对自己做出一些有悖于人伦的事?

    像沐展鹏这般恶毒的亲生父亲竟然要想着把女儿推向绝路,这是何道理?!

    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的。

    可惜沐筱萝的心如止水,这一辈子,她不会在为任何无谓的人掉下一颗真心的眼泪,哪怕他死了,倒在棺材里,今生今世断然不可能得到自己的原谅!

    见筱萝姐儿努努唇畔,老太君生怕她不相信哩,“筱萝乖孙女,你这次做的对呀,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来问老太君,老太君会为你举行公道,这清风书斋经费账册乏善可陈之处,你切勿对外人说道,知道吗?”

    “知道了,老太君。”沐筱萝顺从笑笑,她何曾不知道老太君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呢,以后有什么不懂的直接问老太君就是了,老太君是相府里头最为年长的人物。

    虽然她因为年纪老迈退出掌权之位,可奉母至孝是相父沐展鹏是死穴也可以说是弱点,老太君要想保住筱萝,那么整个相府,谁就休想动筱萝一根毫毛。

    当然大前提下,筱萝自个儿也要懂分寸,知进退。

    “筱萝啊,帮老太君上碧落妆画,这个应该是你擅长的地方吧。”老太君连忙转移话题,她希望这样可以冲淡沐筱萝乖孙女心中的疑虑。

    如果一个人能够做到这般冷静稳健,又或者在外人看来是那么无动于衷,抑或者是大智若愚,要不是真傻,要不是假傻。

    有时候连阎红玉也无法猜测沐筱萝心中所想,不过不管筱萝心中怎么想,老太君的唯一目的不会改变: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大媳妇不行!亲生儿子更不行!

    沐筱萝小心翼翼替老太君画上碧落妆画,历代文人墨客总说,秋水叠嶂,春山眉黛,纵然岁月无情,可好歹这神奇的碧落妆画弥补了岁月镌刻之痕,使得老太君的神色也愈熠熠了。

    妆罢,沐筱萝拿起右手边的玲珑棱花镜,帮持老太君照着玉容,“老太君,您好生瞧瞧,妆刚刚画上去,是不是显得人年轻了不少呀!”

    “咿呀!让沉香我瞧瞧,天呀,老太君好似年轻了三十年了哩。”沉香合不拢嘴的浅笑,极为乖巧伶俐得在老太君肩膀处仔细锤打,这马屁精差点儿没有捧得老太君的屁股比天还要高呢。

    年轻三十年是夸张了些,不过沐筱萝敢保证,这特质的碧落妆妆画上去,整个人的层次感极为分明,老太君本来就是养尊处优的人物,今时容貌妍妍,年轻时节她老人家也是一代美人。

    沐筱萝也帮衬着说道,“可不是?老太君最最年轻了。”

    老太君手往后面一移,轻轻抓住沉香的手腕,“沉香,你个小丫头片子,尽管不学点好的,你还倒不如说我老人家年轻像个未出的小姑娘还不多。”

    一听这话,沐筱萝和沉香似乎约好了似的,一起哄老太君开心,“老太君说的是,老太君现在就算个未出的小姑娘。”

    果然,老太君笑得合不拢嘴儿,沐筱萝心知老太君就这么一个天生乐天派的人物,哪怕天快要塌下来,她都不会皱一下眉毛,大有古时壮士,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更是老太君的这种精神,这种处事之道,她才能带领着沐家走得更远。

    这才笑了好一会儿,突然黄瑞家的跑进来,对老太君说道,“禀老太君,大夫人病了,她的丫鬟星儿这会儿在外头求见,要二小姐过鎏飞院小佛堂去瞧上一瞧,说大小姐关押在小柴房里头不方便出来照顾,还有大少爷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也不方便在近旁侍奉,所以……”

    “病了?”阎红玉刚刚画好的碧落妆似乎又淡了几分,继续让筱萝轻轻加上几。

    “是的,老太君,这会子应该起不来了都。”黄瑞家的只管传话,她只能如实说,见老太君还没有动静,接着说,“那个,星儿还在外头站着呢。”

    沐筱萝早已料到星儿是谁,故意问道,“星儿,星儿是谁?”

    “好像是大夫人近日提拔上来做大丫头的三等丫头。”

    黄瑞家的说了一句,便不敢再多说一句,毕竟相府里头仆婢之间的调换更新实属寻常,没有人会特意留意这个。

    看来死去丫鬟弱水胞妹星儿,她应该还不知道她姐姐是怎么死,若是被她知道,她姐姐是我沐筱萝害死的,她会向我报仇吗?

    沐筱萝冷冽一笑,也不想让老太君难做,自动请缨,“老太君,,母病了,作为子女的,理当应该去探望,顺便我看看能不能服侍大夫人。”

    二小姐话音刚落,沉香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什么,不会吧,我沉香没有听错吧,筱萝二小姐她要……她要去侍奉大夫人。

    还是如此的自动请缨,大夫人那边指不定还想什么法子来好好整治筱萝二小姐呢。

    沉香连忙道,“老太君,让沉香陪二小姐同去吧!”

    “沉香,别那么大惊小怪嘛。,母她又不是母老虎,此刻又是病了,她能真生吃了我不成?”

    沐筱萝娥眉一轩,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东方飞燕她病倒了,她再也不是一只母老虎了吧,而是一只病猫!

    二小姐心中想什么鬼主意,怕是沉香心中也猜透了几分,俗话说烂船也有三分钉呀,倒是碰钉子可怎么好,大夫人乃相府当家,母,有的是力气和手段!

    就算是病猫,那病猫上面的还长着毒牙呢。

    沉香到底是真心为芸嬛二小姐着想,生怕她又在大夫人那吃了亏,之前可没少吃亏。

    “沉香,你还是好好陪着老太君,,母病了,我应该是尽一尽孝道的。”沐筱萝心里想,如果,母这一次过不了自己那关,病死了过去,那可太便宜她了,至少沐筱萝要亲眼看到东方飞燕应得的坏下场!

    等沐筱萝跟老太君告了别。

    老太君碧落妆画的那一双还算清透的眸子浮现了一抹笑意。

    这才是相府女儿应当做的,不计前嫌,事事以长辈为先,筱萝乖孙女儿能够在适当时间放下成见,大夫人病倒了还心生探望之意,其心可嘉,筱萝果然是沐家的好儿孙,哪里像,长姐若雪一点儿都不知道分寸,要不然被关押在小柴房里头都快满一个月了,儿子沐展鹏也没有提过一次要把她放出来。

    而沐筱萝这么做,也就是证明给老太君看,我沐筱萝对大夫人没有恶意的,大夫人病倒了,我好心好意去探望,如果之后出了什么叉岔子,那肯定是大夫人在幕后捣鬼,陷害筱萝姐儿于不义。

    东方飞燕这个儿媳妇被自己囚禁在小佛堂闭门思过,想必她也不敢作出什么胡妄之事,老太君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是想,大媳妇向来诡计多端,城府极深,向来不把,系姨娘,出的公子小姐们当人看,她叫筱萝过去,看看她倒腾什么鬼,难不成大媳妇她想死灰复燃。

    祖孙二人各自怀着不同心思。

    沐筱萝走之前想要把清风书斋经费账册带走,却被老太君拦住了,“筱萝孙儿,账册就暂时老太君替你保管,你还是先行探望你的,母吧,过个两天,我也去探望探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