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阎红玉是长辈,谁知道大媳妇东方飞燕是真的病倒了,还是假的,得由筱萝姐儿探一探虚实,然后在做主张。.

    不过按照阎红玉的猜测,这个东方飞燕十有**是因为连日来常伴古佛青灯厌倦了,这才无事生病的,也就是懒病,如果真是懒病,老太君想,到时候再好好惩治于她,叫她不知道好歹。

    “知道了老太君。”沐筱萝穿出白玉屏风,在大门口处看到一个瘦瘦弱弱的小丫头,眼神深处满是坚毅之色,不过她的眸始终不敢看向沐筱萝。

    沐筱萝越过星儿的身子,这小蹄子跟她死去的姐姐弱水有七八分相似,特别是那眉宇之间,隐隐约约有她姐姐生前的影子。

    沐筱萝心中冷笑,该死的贱婢,胆敢为虎作伥,我就是杀死你姐姐弱水的凶手,那又如何?东方飞燕那个老贱人到最后不是也没有查出来到底是谁干的么?

    还有李妈妈等人,她们一个一个死的那么离奇,沐筱萝不相信东方飞燕那个贱人每当午夜梦回的,她都不会心生畏惧之心?

    哼!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走吧——”沐筱萝眸珠看向远方,从出了门口到走出长安园的大拱门,她的视线一直保持直视,再也不去看星儿一眼。

    “是。二小姐。”星儿连连点头,虽然她曾经无数个****夜夜怀疑姐姐弱水是筱萝二小姐所杀,可她一直抓不到筱萝二小姐的任何把柄,要不然星儿她哪怕拼了这条性命,她也一定要报仇雪恨,弱水是她唯一的亲人!

    二人心中想法不已,可沐筱萝的步履如常,约莫一盏茶功夫,沐筱萝第一只脚迈进鎏飞院。

    守院子的三等丫鬟婆子们见沐筱萝二小姐来了,纷纷行礼,配上笑容,“二小姐来了,二小姐担心脚下的石子。”

    “二小姐慢走,路滑。”

    ……

    沐筱萝压根儿没有搭理她们,她们只不过是长房夫人东方飞燕素日来养的一群爪牙罢了,前世的筱萝,每当自己被大夫人叫去鎏飞院受罚的时候,她们这些个卑鄙婆子们可没少抓着、按着筱萝的手腕,让筱萝的屁股蛋儿挨几个板子,这些事情历历在目,沐筱萝都没有忘记,那是前世的耻辱。

    而洗刷筱萝的耻辱,最有效的办法,那就是用她们这些人的血液来祭奠冲刷!

    今时今日的沐筱萝可以说,她的眼皮儿可以丝毫不眨一下!

    沐筱萝心中那么想,脸上却暖糯如清凉夏风拂面,“大夫人病得可轻么?”

    “我们几个婆子们刚刚给她老人家烧了开水,大夫也看过了,是风寒,我们把沐大夫开的草药十碗水煎酿成一碗水,本以为熬好了,星儿端进去的,却被大夫人不小心一个咳嗽打翻了,只能重新再做一碗了。”

    众位婆子当中,有一个身穿粗蓝麻的老妇人,约莫五十岁上下,腰间系着一根藏青色的束腰带,容貌中等不丑,倒是很黑,就好像从煤矿里边爬出来似的。

    沐筱萝看得出,这个老妈子应该是这群三等婆子之中的领头羊。

    “是吗?看来,母亲病得可生严重了呀。”沐筱萝装作一副很是忧心的模样。

    人前人后的功夫,自然要做足,不然被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身旁安置的爪牙狠狠咬一口,那可不值当!

    当然,沐筱萝绝不会给她们这样的机会。

    “很严重呀。”藏青色腰带的老妇女还用手去擦拭眼畔的泪花儿。

    至于那是真的泪花儿,还是假的泪花儿,沐筱萝丝毫不放在心上,别人怎么说的,那是被人判断的结果,到最后还是由自己去把观一下才好。

    “好,你,前面带路。”沐筱萝清丽的眼神瞥了她一眼。

    沐筱萝跟随着藏青色腰带的老妇女,前脚刚刚踏入内卧,内中的炖着中草药的磁瓦罐子掉在地上撒了一地,碎片到处都是,如果人走得太急,很容易插入脚底,弄出几碗血也是很有可能。

    果然啊,这个东方飞燕老贱妇叫自己前来准没有好事,沐筱萝还好再想要前进一步的时候,好好端视脚边的碎瓦片子。

    “是筱萝姐儿么?你终于来看母亲了!”东方飞燕斜靠在病榻之上,额头右侧还有一大块锦缎包着,绵绵不绝的呻吟之声飘出鎏飞院子外边都可以听得见。

    筱萝姐儿,哼哼,叫的可真亲热,以为老娘是她的,亲女儿沐若雪嘛!

    沐筱萝压下心中盛怒,脸上绽放着一抹笑容,那笑容带有担忧、关切,“母亲,怎么就病了呢,现在好些了没?”

    沐筱萝一边维稳,一边对身后的星儿指手画脚指使她好好清理地上的碎片儿。

    以丞相府二小姐的尊严,就算星儿心中有万分不满,她也不敢就这么表现出来,要不然吃亏的可是自己。

    片刻功夫,星儿把脚底变的碎片打扫得干干净净,好像刚才啥都没有生过。

    “母亲,可好点了?”沐筱萝静静站在东方飞燕的跟前,见她容貌枯槁,快要行将就木的样子,不过那也太夸张了,说东方飞燕得了伤风嘛,多多少少是有一点点,不过总不算太厉害,沐筱萝看到东方飞燕的瞳孔深处凌厉之势依然不弱于平日里。

    你这个,出的小贱人!

    东方飞燕心中堵着一口气,她恨不得时时刻刻爆出来,不过她请沐筱萝过来,自然是有相应的对付策略,“谢谢筱萝姐儿的关心,本夫人好多了,想想你大姐被关在小柴房里头不让出来,相府里头别的,出姐妹怪我平日里对她们太过严厉了些,筱萝呐,你可要知道,母亲对你们这些个,系的严厉些,也是为了我们相府,为了我们沐家族好啊。你可要明白我的苦心呐。”

    旋即,东方飞燕的脸色微变,换上一张恨铁不成钢之色。

    这话说的,沐筱萝昨夜里头的隔夜饭都快要吐出来,大夫人你确定对待相府里头的,系姐妹只能用上“严厉”二字,真真是骇然听闻!真可以称得上奇说了!

    沐筱萝幽幽一笑,“好了,母亲,你没事儿的话,那我还是先走吧,老太君还等着我回去陪她去园中赏花呢。”

    “筱萝姐儿啊,赏花何必急于一时,你看看母亲这边人单影只的,你大姐若雪和大哥夜都不在母亲身边,难道你就不能多多陪陪母亲吗?你刚才走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母亲的一碗救命药都给洒了,你能不能帮母亲重新去烧一碗呀。”

    东方飞燕“声泪俱下”求爷爷告爷爷那般,求着沐筱萝。

    沐筱萝早就知道有诈,要不然大夫人她吃饱了撑着的,会如此和颜悦色对自己说着令筱萝为呕吐的体己话儿。

    大夫人,你真恶心!

    沐筱萝拒绝道,“母亲,你叫那个嬷嬷熬就好,何必叫上我呢。”

    说罢,沐筱萝手指着腰间系着藏青色腰带的老妈子。

    系着藏青色老妈的老嬷嬷过来,脸上挂着笑容,“我这帮老婆子笨手笨脚的,哪里比得上二小姐是大夫人闺女亲手熬的药香甜呢。”

    “良药是苦口的,又怎么会是香甜的呢,”沐筱萝看着那个老嬷嬷,语气冷冽无比,“只怕是毒药才是香甜的吧。”

    沐筱萝这话似乎是暗中有指,心有不轨的大夫人眉头跳了一下。

    大夫人苍白有裔的瞳孔微微下合,当这个,出二女儿说“毒药”这俩字眼,她的心口当真是猛然一个皱缩。

    旋即,东方飞燕重重咳嗽了几声掩饰她此刻糟乱慌张的心情。

    系着藏青色腰带的老婆子皱纹拉了下来,“大小姐,这玩笑可开不得的呀。”

    “为何开不得,你算哪根葱?主人们讲话,何时轮到你这个卑贱婆子说话的份儿?”

    那个老婆子摆明了大夫人的人,沐筱萝连大夫人的面皓澈要掂量着给,给她面子,没赏给她十几二十个板子却是好的。

    “是,是,二小姐教训的是,奴婢姓辛,大家给我面子,她们平时唤我辛妈妈。”

    老婆子偷偷抬头看了沐筱萝一脸倨傲之色,便再也不敢继续看了。

    ,母卧病在床,沐筱萝大有一番要给这位,母清一清她身侧办事不牢的仆婢们。

    当然,沐筱萝压根儿不会真心替,母着想,她这般做也是为了立威!

    叫俯卧病榻的,母看看,我沐筱萝可不是好欺负的,你休想叫一个像辛妈妈的糟践老婆子来挤兑我!

    “辛妈妈,这可是大家敬你年迈,倚老卖老怕寒碜着你,不过你可不要忘光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你要记住你是一个下人!知道吗?”

    沐筱萝走到辛妈妈的近前,两颗眼珠子犹如绽放一团天光刺激得辛妈妈的眼皮儿几乎都睁不开了。

    “是,是,奴婢知道了。”辛妈妈干巴巴的两眼黑布隆冬,她知道筱萝二小姐这是给自己甩脸子看。

    在相府中也就七八年的光景,辛妈妈瞅着容姑姑、李妈妈都相继死于非命,辛妈妈虽然不知道“谨言柔行”四个大字如何书写,可是她的心极为谨柔,主子不高兴的事儿小心翼翼掂量着去做,能不做最好不做,多做多错,这就是辛妈妈这些年一直还是三等婆子的缘由。

    只是这三等婆子之中,辛妈妈的权力算的比较大了,熬药的工作向来是二等妈妈或者是一等嬷嬷办的差事儿,要不是容姑姑和李妈妈没了,怎么轮也轮不到辛妈妈的头上来。

    还是瞅着辛妈妈在相府的光景年长程度仅次于李妈妈。

    这个老妈子恐怕比死去的李妈妈等人还要棘手,毕竟看她的样子虽然明面上对自己异常恭敬,可是她的内心,沐筱萝就看不透。

    仅仅知道辛老妈子是大夫人的人儿,不过人家好歹是认了错,沐筱萝也不便细究,却道,“但不知栖静院的小厨房在哪里,辛妈妈领我去吧。”

    “嗳!”辛妈妈深深一个低头。

    沐筱萝依然倨傲的神色满是软糯如春风得对病榻上的大夫人道,“母亲好生养着吧,筱萝替你熬药去。”

    “麻烦你了……”大夫人咳嗽了几声,声音沙哑又可怜。

    ,母的演技如此之好,真叫沐筱萝打心眼里佩服呢,沐筱萝知道东方飞燕十有**是装病。

    从小到大,,母能叫沐筱萝几次,叫来了不是打就是骂再就是惩。

    东方飞燕她也是见了筱萝的性情与之前相比,简直是来了个三百二十度大转弯,大夫人她这是投鼠忌器。

    不过沐筱萝假意顺从大夫人的意思,刚才说不去,筱萝只是为了杀一杀这个辛妈妈老婆子的气焰,不好好制服了她,如何使唤她去带领小厨房之所在,沐筱萝知道,大夫人被老太君惩到小佛堂如素斋戒,别说近日荤腥碰不得,就连一滴一点的油星子也格外少的可怜,这当然是她的报应。

    所以大夫人平日里用膳的时候,再也不能动用鎏飞院内的大灶了,大灶那边咸鱼活鸭金华火腿什么的应有尽有,还有好大一锅的猪肉油呢,这些当然是经过老太君下令禁制,所以特地在鎏飞院的杂物房开辟出来,弄了一间小灶,煮煮清粥腌豆腐什么的,当然了,现在还熬起伤风中草药来。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在另辟的小厨灶煮。

    辛妈妈走在前头,她特意往回望了望,担心沐筱萝是否跟紧了?

    如果要沐筱萝在偌大的相府选几个人出来表演唱大戏,这老戏骨嘛,自然要大夫人和眼前的辛妈妈单挑大梁。

    演技,非常棒,不去当某某台柱子真是太可惜了!

    走了好一会儿,辛妈妈指着前边的小门,恭恭敬敬得对沐筱萝道,“二小姐,这边是小灶了,里边可脏乱了,二小姐您可别嫌弃……”

    还没等辛妈妈说完,沐筱萝仿若单刀匹马的进去,灶台林林总总摆放着炖药的瓶瓶罐罐,需要用到的药材一大箩筐。

    哼,预先准备了药材,这还摆明了要整自己么?

    沐筱萝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旋即捋开袖子开始忙活,她可不想被辛妈妈等人在背后嚼舌根,说什么筱萝是大夫人的二女儿,大夫人病倒了也不好生仔细煮着药草。

    这可是屎盆子,特别是鎏飞院的小蹄子牙口最数恶毒了。

    如果沐筱萝自己没有做好,大夫人恐怕会用一百种办法对于沐筱萝,到时候连娘亲也要给连累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