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我知道母亲向来对个别药材极为敏感,别的药,我不敢说,可是母亲她是一定能够闻到曼陀罗子的,这是母亲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不管怎么样,东方飞燕是沐轩昌的亲生母亲,他哪怕这个晃眼撑破了,他也要站在母亲这边。

    上首座的沐展鹏剑眉一皱,“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有竟然是曼陀罗子,怎么不毒死你?”

    这话沐展鹏既不是帮东方飞燕,也不是帮沐筱萝,因为他对此二人扯不上半点的好感,到底谁投毒,动机是什么,与自己毫无关系!

    筱萝生母林心嬛眼畔噙满了泪,她知道此时此刻想要救女儿必须要冷静,不能随随便便得哭诉,那样子会被老爷沐展鹏随时随地得轰出去都有可能的。

    其他姨娘们个个表情不一,在这个大房内,哪有她们说话的地儿,她们的身份之卑贱就是见了沐若雪和沐轩昌这般,系也要亲自屈膝行礼的。

    倒是上官氏姨娘上官温柔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说白了,她是不希望筱萝有事儿,否则这个相府又恢复了大夫人一手遮天的局面,到时候她和女儿沐锦绣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上一次沐锦绣以怨报德之事,沐筱萝大度没有追究。反正,无论如何,上官姨娘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如果需要自己帮筱萝讲好话的地方,她第一定是第一个!

    上官温柔以为空口白牙胡诌陷害沐筱萝二小姐的唯独大夫人和大少爷几个。

    谁料,那个腰间系着藏青色腰带的老妇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回禀老太君、老爷子,奴婢有话要说!可是我又不敢说——”

    说时迟,那时快,辛妈妈详作害怕得偷偷望了一眼沐筱萝,然后又假惺惺得说,“奴婢还是不要说了,说了出去,会遭来杀身之祸的!”

    “哼!老东西!不说的话是一定要遭到杀身之祸的!”沐展鹏的眼睛充斥着血,使得他的双眼完变得突出来,看起来非常之可怕!

    辛妈妈颤颤巍巍得道,“筱萝二小姐刚才在小灶台熬药的时候跟我说,她说让我去拿几颗蜜饯来大夫人佐药,谁知道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偷偷看见二小姐亲手把曼陀罗子下在菟丝草里头,然后混着水一起烧开,她以为我没有看见,其实我都看见了!”

    “该死的老憨货!如此污蔑我!”沐筱萝气急眼了,两根手指头轻轻一弹手上的佩剑,一股很大的后辍力驱使着沐轩昌往后面退去。

    沐轩昌很奇怪,为何沐筱萝的内力变得如此之强,一点儿不像是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儿。

    沐筱萝走到辛妈妈的身侧,脸上阴测测得盯着辛妈妈的眼睛,“你这个老贱货!你倒是跟我们大家伙说一说,你一颗眼珠子看到我在药罐里下曼陀罗子了?说不出来,我取你的狗命!”

    “啊——”辛妈妈不敢去看沐筱萝犹如恶魔就要钻出来的眼,直接瘫倒在地上,尿差点没急出来。

    暂且收下佩剑的沐轩昌嘴角浮过一丝不屑,“沐筱萝,你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威胁辛妈妈呢?”

    沐轩昌想的是,等沐鱼源检验出来药渣里边含有毒药曼陀罗子,沐筱萝,你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沐筱萝却这么说。

    “,母和大哥口口声声说刚才的药渣里边含混有曼陀罗子的菟丝子?好,就算,母您的嗅觉非比常人,倘若之后等沐老太医检查出药渣之中根本就没有曼陀罗子这一问药,你们又当怎么说呢?”

    沐筱萝冷冷一笑,因为她听到门外一路子小步快跑的脚步声,是刚正不阿的沐鱼源沐老太医带着他的三个徒弟来了。

    果然是沐太医一行人赶到。

    “沐老太医,到底……”沐展鹏伐此刻站起来,他就想知道,东方飞燕和沐筱萝之间,她们各执一词,到底谁对谁错。

    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气态俨然如泰山挺拔,或许,可以说,她早已知道答案是什么,绝不可能是筱萝孙儿!

    “回禀老太君,回禀相爷,老夫领着三个徒儿一齐验过了,根本不存在大夫人嘴里所说的那种曼陀罗子混在菟丝草这种毒药。”

    还没等沐鱼源沐老太医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三个徒儿齐声道,“药是无毒的。”

    “什么?”东方飞燕眼珠子瞪得滚圆,外人分明可以清楚得看见眼珠子白白的,毫无血色。

    所有人的目光略有带鄙视的,略带有可怜得齐刷刷凝着病榻上的大夫人。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有毒的,有曼陀罗子的,一定是有毒药的,沐鱼源他今年高寿了,他是老糊涂的,不可信,不可信啊……一定有毒的,一定是沐筱萝这个贱丫头买通沐鱼源的……”

    东方飞燕整个人魔魔怔怔的,别说外人看不下去了,就连他亲生儿子似乎早已料到肯定是母亲陷害沐筱萝才施展这个阴谋的,沐鱼源沐老太医是出了名字的刚正不阿,违背道义的事情,就算天王老子赏赐他老人家千亿俩黄金白银,沐老太医也不可能越过雷池半步的!

    “混账!臻珍!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人不人,鬼不鬼……!”沐展鹏怒斥道,要不是看在东方飞燕看起来病怏怏卧病在床的憔悴样,那一巴掌,他早就打在她的脸上了,不管她的背后是否还有这老尚书娘家作为依撑。

    当然了,沐展鹏以为这么说,沐老太医听到大夫人所说的话,心中就不会起波澜。

    沐老太医行医一世,刚正不阿,日月可昭!无论是谁,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可东方飞燕竟然说自己老糊涂了,和沐筱萝二小姐互相勾结陷害她,简直是此有此理!

    “哼!老夫行医数十载,如此不相信老夫,这相府断然是没有老夫的容身之处!就此拜别!老夫也该到了告老还乡了!谢谢老太君和相国多年的恩恤!”

    沐老太医说着就往外边走去。

    他身后的三个徒弟,敢怒而不敢言,他们的师父是何许人也,行医一世,何曾受人如此对待,换了是谁,都会选择负气而去。

    “沐老太医,不可啊!”阎红玉拄着青竹拐杖颤颤巍巍得走过来,她可是相府最为年长的人,时光犹如白驹过隙,沐老太医自从退了宫廷御医一职屈居在相府不是一天两天了,阎红玉更没有理由让他就这么怀着惆怅离去,一定要把他留下来,“沐老太医,您一定要留下来,是我儿媳妇不懂事,我自当会好好惩罚与她,这相府还是我当家,只要我阎红玉不同意的事,任何人别想插手!”

    老太君真的怒了,整个相府中人,谁也没有看到老太君她如此大动肝火。

    见沐老太医脸上的表情稍定,阎红玉转眼对丞相儿子沐展鹏道,“征儿,如今一切水落石出?你知道怎么办了?”

    “是,母亲,儿子知道该怎么做。”丞相大人恭谨得作揖。

    不管你当多大的官儿,在老娘亲的面前,你还不得规规矩矩的?

    沐筱萝见没良心爹爹在老太君面前如此恭恭敬敬,心里便好了很多,至于要不要亲手惩治大夫人和辛妈妈,那根本是无所谓的,因为沐筱萝知道,相国父亲一定会狠狠惩戒他。

    特别是今时今日,相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几百双眼睛在看着呢,沐展鹏是一家之主,先不管他暗地里为人怎么样,这明面上一定要过的去,否则相爷的威严何在。

    一家不扫,何以扫天下!

    往大了说,这可是攸关沐展鹏在大华朝廷是否继续受人恭敬,在大华天下黎民面前是否堪称家主楷模!

    就在此一举!

    沐展鹏可不会那么傻,他会无端端作出有损自己脸面的事儿?

    沐筱萝知道这个无良父亲向来把自己的脸面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珍贵,哪怕他一直宠爱的女儿沐若雪在他的眼里,也万万不及他面子的万分之一!

    沐展鹏,就是这么一种人!

    “老东西!”沐展鹏狠狠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尿失禁的辛妈妈,“来人!把这个老东西拖出去打八十大板以作惩戒!”

    什么八十大板儿?

    众人都知道辛妈妈是上了年纪的,虽然没有李妈妈老,可她一个老婆子哪里会捱得了八十大板,八十大板恐怕腹内懂武艺的最为健壮的护院头子恐怕也得去了半条命。

    辛妈妈的八十大板,那是必死无疑!

    “哎呀!老爷救命啊……老太君救命啊……”辛妈妈哀吼连连,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大夫人身上,“大夫人,您一定要救救我,我什么都按照你的去做了,非但没有提拔做二等嬷嬷,我还把命给丢了,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大发慈悲,好好救救我呀,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呀!我会死的。您就高抬贵手救救我把,哎呀……”

    上一世,沐若雪亲手砍断自己的手和脚做成人彘丢弃在冷宫自生自灭,又有谁能对我沐筱萝手下留情么?

    要沐筱萝为东方飞燕这个不共戴天之仇的老贱妇求情,哼,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除非黄河倒流,日薄东山!二月飞雪!铁树开花!

    沐筱萝的脸色极为淡然,她当然不会让那些不相干的外人看透自己的心事,极为恭敬得对沐展鹏道,“父亲大人,您是我们大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刚正不阿是您率领朝臣的表率!依法治国,是您为天下百姓谋福祉的唯一宗旨,我相信丞相大人会作出英明的决策的,筱萝只是小女子,不敢多言。”

    这话直接给沐展鹏扣上了一顶高帽,沐展鹏很生气,可是他找不出任何生气的理由,这就是沐筱萝一直以来极为厉害之处!

    沐筱萝女儿她说的不错,这么双眼珠子盯着呢,看来他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发妻是该有受到一点教训了,否则他如何为人相。

    最为一国丞相的沐展鹏,他的心脏陡然一绞,深感剧痛,他做任何决断向来是从容不迫,凭自己的愿力做事。

    可这一次,是,出二女儿筱萝逼迫自己的,对于一直是妄自尊大几乎有些独裁的相国沐展鹏来说,他很不舒服,至少心里头觉得非常不舒服!

    “父亲大人,难道筱萝说错了么?”

    沐筱萝看似无比尊敬的语气,实际上令相国心内产生不少的威压。

    在丞相大人沐展鹏看来,这个,出的二女儿从自己刚才进入上房到现在,她无时不刻不在逼着自己做出绝对,令沐展鹏很恼火,可他又不能不保持一副沉稳之态,相府的上上下下可盯着自己呢。

    “是呀,儿子,你该作出英明的决断了!”老太君似乎也不耐烦了,她知道征儿贵为一国之相,如果不当机立断,如此优柔寡断下去,日后处理国事,如何叫满朝文武信服呢。

    大夫人重重得滚落在地上,摔了一次,如今被星儿等丫鬟们扶到床上去,然后又给摔下来。

    如此反复,恐怕铁打的屁股也禁不起这么折腾的呢!

    这种人真是奇葩!

    这是做什么?

    博得众人的同情么?

    沐筱萝就差小嘴里没吐几口唾沫淹死她,这不是苦肉计么?

    真真儿是个黔驴技穷的人物,难道东方飞燕她就没有别的什么招数嘛。

    尽然是一些陈年烂招,苦肉计,呵呵,真亏她能想得出来!

    招数和手段就好比冷饭,炒了一遍那叫好吃,炒了第二遍那就开胃,炒了第三遍谁吃?

    此间的形势断然是延迟不得的,沐筱萝索性上去加了一颗重型炮仗,“母亲,就算你教唆辛妈妈事情败露,你也不至于如此寻死啊,我们相府上上下下可看着您呢,您是当家主母,身份何等尊严,可怎么能够哭哭啼啼的,就算您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这般高门大户的相府想一想,这要是你传了出去,父亲最为一国宰相的颜面何存,明日里父亲大人如何面对满朝文武百般,老太君,您说是不是?”

    此话说完的沐筱萝,眼珠子如同玛瑙宝玉般得射向老太君阎红玉。

    须要知道,沐筱萝这一番话,正好是老太君的心里话,老太君她原本想要为大媳妇留几分薄面的。

    可是没有想到,却被筱萝给说出来了。

    每一个字都说到了点子上,而筱萝的话里也没有表现出对当家,母东方飞燕分毫的不敬之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