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是,是。”老太君见筱萝乖孙女的眼睛一直凝着最近,她却只能点头称是。

    筱萝姐儿她说的不错,一大家子的仆婢在看着呢,就算大夫人不要脸面,老太君可是要的。

    而此间的沐展鹏更是把脸面当做生死大事那般重要,“臻珍,时到今日,你还不知道过错吗?你这些日子去小佛堂潜心修炼,如今事实证明,你却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难道你非要去水月庵好好改造一下,才能脱胎换骨么?”

    什么水月庵堂,那可是老尼姑住的地方!

    东方飞燕万万想不到老爷子会想着把自己送到这个地方,之前是小佛堂,虽然是小佛堂,却好歹就在主院鎏飞院的附近,总而言之,也就是在相府之内,这水月庵可是郊外之地,又是佛门重地,去了那里,只怕是三年俩载不能归来,形同出家老尼姑。

    这比休了大夫人还要痛苦一千倍呢!

    “不,老爷,你不能如此狠心呀,我可是你的发妻,你的妻子呀,你不能够这样对待我,你不能负了我呀,我对你一心一意,你却如此狠心!亏我还放纵你在郊外豢养青楼女子,你竟然如此对我!”

    东方飞燕口不择言,把平时一直积压在心内的话,一锅儿端出去。

    东方飞燕说什么,都不要紧,可是她说出关于丞相大人私密之事,那是列位的姨娘们极为关心的事。

    “什么?老爷在外边又有女人呢?”

    “怪不得老爷的小书童一直跟随他往外面跑去,原来是…”

    “哎,我们姐妹们的命真苦啊!”

    姨娘们纷纷眼珠皓澈湿润了,拿袖子擦拭眼畔的热泪,她们各自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沐展鹏见面的情景,沐展鹏那一生一世的许偌犹然回荡在耳际,可是如今……

    筱萝娘亲林秋芸眼眶热热的,暗地里,她不知道曾经哭了多少次,眸泪都干了,长久之下,养成她尖锐的个性,除了在亲生女儿筱萝面前,在他人面前,她就算是死,也不会无端端滴下一滴眼泪!

    沐筱萝却冷冷一笑,大夫人这次去水月庵恐怕是去定了,她恼怒谁不好,却偏偏恼怒了相府第一人沐展鹏,这位父亲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笼。

    原来父亲大多数的时间总不在家,并不是上其他官僚同事宅中,或者是哪个京机要处,而是金屋藏娇去了。

    同作为男人的沐轩昌,他却是非常了解父亲,男人三妻四妾在平常不过了,不过他感觉父亲的口味有点重了吧,青楼女子这般的胭脂水粉,竟然会入了法眼?

    父亲,你的眼睛是瞎了吧。沐轩昌倨傲冷笑,要是他,他肯定是不要的,名门望媛是他的首选。

    “东方飞燕,你这个该死的贱人!你在胡说什么?”

    沐展鹏要不是看在东方飞燕还在养病的份上,他一定会狠狠教训她,狠狠掌掴她几巴掌再说,然后再把她整个人连带着锦被一起撕扯下来,再狠狠得在她的心口上踹几脚掌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岂有此理,众目睽睽,竟然无耻放肆如此无礼,半点面皓澈不给自己?

    沐展鹏以为好歹东方飞燕也是大家闺秀,会懂一些礼仪,再不济,也会在众人眼前,自己的脸面问题上过的去。

    孰料,东方飞燕如此抖露出消息,无疑是给极重视面子的沐展鹏一个惨烈的耳刮子!

    堂堂一国丞相在外头眠花宿柳!

    丞相大人竟然喜欢在外边包养女人,这女人还是青楼女子。

    何谓青楼女子呢,一抹朱唇万人尝,一头玉臂千人枕啊!

    “该死的贱人,我要杀了你——”沐展鹏疯了,四处张望,四处寻找利剑,终于在大儿子沐轩昌的手中抢走他的配剑。

    沐轩昌有武功在身,饶是沐展鹏发狂的太厉害了,他几乎是用尽力,指着长剑向病榻上的大夫人!

    “啊……”姨娘们忐忑不安得叫起来。

    林秋芸更是极度惊慌失措,“老爷,不要啊……”

    筱萝走过去,握住娘亲的双手,算是安慰娘亲了,最好那个无良爹爹一剑刺死那个毒妇,这样以后相府可能会多了一分安宁和宁静。

    “征儿!你疯了吗?给我住手!当我是死的吗?”老太君她哪里会受得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手挥着青竹拐杖,狠狠打在沐展鹏的背脊之上,“你是怎么了?被戳中心中痛楚,为了外面一个不三不四的女儿如此对待你的发妻!臻珍再不对,也是你八抬大轿从正门迎娶过来的,你怎么能够这样子对她?

    沐展鹏吃痛,锋利的佩剑滑落在地上,哐当一声,他似乎从躁狂的神智里恢复过来。

    沐轩昌吓傻了,当父亲夺走他手中的配剑之时,他都不知道父亲要干什么,当他知道父亲这是要杀掉他的亲生母亲,要不是老太君用青竹拐杖去拦阻,否则母亲真的会死了。

    是的,没有老太君的及时拦阻,大夫人顷刻之间会变成一头剑下亡魂!

    沐筱萝详作一副极为痛心的模样,走到大夫人的身侧,“大夫人,你没事儿吧,父亲差点杀了你……”

    其他姨娘们皆心有余悸,更别提那些丫鬟仆人们,他们身为卑贱的下人,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上前一步,否则要是惹怒了相爷,那管叫他一命归西!

    “母亲,母亲你……你怎么样了?啊……母亲啊……”沐轩昌膝行走过去,双手握住东方飞燕,见母亲她披头散发的模样,疯疯癫癫的,时而嗤笑,时而傻呆呆。

    更有眼睛精锐的星儿丫鬟,她本能想要喊出“大夫人疯了”这五个字,可是喉咙犹如鱼翅梗着,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姨娘群中,却是四姨娘上官温柔指着病榻上的东方飞燕,“大家看呐,大夫人她疯了,她真的疯了,你看她的样子在狂笑,好可怕好恐怖啊,老爷持着剑想要她的狗命的时候,她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原来她是疯癫了!”

    “上官氏,你说什么?!”老太君狠狠挑了上官温柔一眼,然后自己年迈的身影飘到大夫人的近身,见大夫人眸中无光,浑浑噩噩,却也一直换她的名字臻珍,大夫人却毫无感觉。

    难不成真的疯了么?

    沐筱萝不禁有些好奇。

    事情到了如斯田地,大家似乎没有任何兴趣,相爷在郊外养着的小女人到底姓甚名谁,又是从何时开始包养起来的。

    大家好像没有兴趣知道这个,不过大夫人疯了,这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的事实。

    东方飞燕大喊大叫的声音有如深渊的鬼魅般龇牙咧嘴的狂笑。

    沐筱萝从来没有看到大夫人如此狼狈如此不择手段,她真的是疯了么?是真疯还是假疯?

    两世为人的沐筱萝,她可不是大发慈悲之心的观世音菩萨,她是一盏不省油的大灯笼!

    沐筱萝才不会像其他人那样,那么轻易就相信大夫人是疯了的事实。

    相父沐展鹏已不知到哪里去,整个相府,也就老太君对东方飞燕甚好,并不是因为老夫人忌惮东方飞燕有老尚书这个娘家最为靠山的,而是老太君天性善良,她知道东方飞燕是正儿八经八抬大轿迎娶进来的,门长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哪怕她犯错,也不至死,刚才是征儿太过冲动了,也当然了,在男人心目中,偷偷包养女人可谓是一块极为脆弱的软肋。

    沐展鹏的软肋被东方飞燕这么糟蹋,他难免会冲动,不过冲动之后,剩下来的,也便是该好好冷静思考一番了。

    旋即,老太君紧着让身旁的星儿下去叫沐老太医前来,沐老太医刚才被东方飞燕那么说,最后还是被老太君嬛留了,然后他又离开了,当然暂时回到药房去了。

    沐老太医在相府的地位老大了去,偌大的药房,就是他和他旗下的三个徒儿一起管理,相府中有人伤风拉肚子头痛脑热啥的,都找沐老太医。

    相府下人,一般很得到沐老太医的医治,多是他旗下的三个弟子医治,不过也有例外的,就是沐筱萝找沐老太医替大初梅医治腐烂的大腿。

    沐老太医好歹看在沐筱萝二小姐的面子上才破例的。

    看一屋子的人差不多走光,沐筱萝留在老太君老太君的身旁。

    “筱萝孙女,你怎么不走哇。”阎红玉一脸慈祥得凝着筱萝,这个筱萝孙女总是特别了解自己的心思,也无须她问自己什么,反正她呆在自己身边,老太君就知道筱萝是想要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沐筱萝轻轻摇头,“老太君不走,我也不走。”

    沉香往门外瞧了一眼,旋即道,“看,星儿端着一碗汤水来了。”

    星儿走进来的时候,果真是双手捧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沐筱萝问她是什么东西,她说是宁神定心茶,沐老太医吩咐过了,喝下去,大夫人的精神会安宁,也不会那么疯了。

    “好,给我。”老太君亲自接过星儿手中的宁神定心茶亲自给东方飞燕喝下去。

    东方飞燕这个老贱货平日里作恶多端,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却要老太君亲自服侍她,要不说老太君为人善良呢。

    想着老太君也是太过善良,东方飞燕才会变得一点儿也不懂得如何去尊敬老太君了。

    沐筱萝心底呸了一口,还记得大夫人刚才和辛妈妈两人狼狈为奸,说菟丝草药汤里面有曼陀罗子的,要不是筱萝机智懂得看出曼陀罗子并且把它挑出来,要不然沐筱萝可被大夫人抓了个正着,众目睽睽之下,相父沐展鹏绝不会轻饶了自己。

    相国父亲对沐筱萝极是无情,他对大夫人也是,他还想杀死东方飞燕呢!

    真真是狗急了也跳墙的。

    “老太君,你对大夫人这么好,可惜大夫人她……”沉香也看不下去了,大夫人一直诬陷大小姐,如今趁着自己疯癫了,倒想着把所有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吗?

    还有沐展鹏老爷子在外边豢养青楼女子的事儿,已经够让老太君头疼了。

    “沉香,你别说了,让老太君静一静。”沐筱萝轻轻拉了拉沉香的衣角。

    顿然,沉香似乎预料到什么大事情即将要发生了那般,连忙拿手作出一个要把自己嘴巴缝住的动作。

    这动作恰好被老太君看到了。

    老太君展颜一笑,“筱萝啊,你别吓坏沉香了,你要是吓坏沉香,我可去哪里寻一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当我的贴身侍女呀。”

    “呵呵,我就知道老太君疼爱沉香吗?我是故意的。”沐筱萝嘻嘻笑了笑,她这样做就是希望老太君能够放开心胸,要不然久匿心口的闷气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够爽口出去,这愤懑的气啊长时间闷在心里头会闷坏的。

    老太君是何等人物,她眼眸中的慈爱之情愈发动容了,“筱萝,老太君知道你是为了讨我开心,不过相府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实在是……还有筱萝,臻珍媳妇儿诬陷你的事儿,等她好了,我一定要她向你郑重的道歉,可惜她现在疯疯癫癫的,你能不能不跟她计较?”

    “老太君您放心,我筱萝还犯不着跟一个病人闹情绪,我不会的。您老安心着好了。”沐筱萝对着老太君永远是一张青春妩媚的笑容,偷偷凝视东方飞燕这个老贱货的时候,沐筱萝的眼中充斥着鄙夷之色。

    这个该死的老贱货,以为她装装疯癫就把诬陷自己这档子翻篇了,做梦吧!

    沐筱萝是何等人物,她太了解东方飞燕,上一世,沐筱萝可是亲眼看到东方飞燕装疯装得疯疯癫癫,引得整个相府中人都被他耍得团团转。

    “老太君,这药我们给,母喂好了,要不要先回呢。”沐筱萝是想要把老太君搀扶到长安园去,此刻已值深夜,老人家体质弱,可不能够在这个冰寒地冻的地儿滞留太久。

    东方飞燕,你这个贱人,你自己死了也便罢了,还要无端端连累老太君,真当是该死的~!

    沐筱萝心中谩骂着,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杀了她,不过杀了这种人,简直会玷污自己的手!

    沐筱萝杀了她,也就说明东方飞燕她们母女二人对自己造成的罪孽就可以用死来洗刷了,哼,简直是痴人做梦!

    就算是这样,沐筱萝也一定要让东方飞燕和沐若雪沉浸在痛苦之中,而不得自拔!

    很快,沐筱萝和沉香且送老太君回了长安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