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不过沐筱萝早已看透了什么,在等身旁没有什么人的时候,她一个人又偷偷摸着黑溜进鎏飞院的上房。

    齐围鸦雀无声,因为太冷,守夜的丫头们这会子偷偷在某个地方打盹呢。

    沐筱萝挨近大夫人主卧之所在,在墙根下偷听,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老鼠在叫,不过沐筱萝还是在窗户糊糊缝里边弄一个洞儿,然后沐筱萝眼珠子盯着里面瞧着。

    果然啊——东方飞燕她这个老贱货是装疯的!

    “大夫人,你怎么如此清醒,您……您没有疯呢……”星儿两根细腿几乎都吓软了过去。

    东方飞燕狠狠一叱,“我疯了,你责任感贱蹄子高兴了是吧,以后再也没人管束你了是吧……我要是死了,你就和你姐姐一样,跟我陪葬把!”

    “大夫人,求求你告诉我,我姐姐是怎么死的,求求你……”星儿跪在冰凉的地上,她本来就穿得少,冰凉入肺早已让她连坚持的力量都没有了。、

    东方飞燕凌乱头发被她拨了一边,“哼!等你伺候我舒舒服服的,我或许可以考虑告诉你,不过你现在给我安分着点儿,不准对外人多说关于之日之事,听见没有!”

    “听见了,我不会跟外面的人说,大夫人是装疯的。”星儿怯弱得说。

    看来,这个星儿比她的胞姐弱水不知道要胆小多少,怪不得她姐姐弱水先死呢,胆子大的人走先锋,死的更快!

    “可是大夫人,我不明白你……”星儿不明白大夫人为何要装疯,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沐筱萝躲在墙根下听的一清二楚。

    东方飞燕紧接着道,“本夫人要是不装疯,我今日诬陷那个小贱人不成,老太君和老爷子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他们俩母子最为拿手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落井下石,你知道吗?”

    “不对呀,相爷不可能是那样子的人,老太君更不是……老太君她老人家刚才还亲自给你喂了宁神安心茶呢。”

    跪在地上的星儿小心翼翼得说着,却得到东方飞燕一个猛踹。

    那脚尖直接戳在星儿的左边眼睛上,顿时间星儿捂着疼痛发肿的眼睛,再也不敢多说话了。

    “哼!贱蹄子!比你姐姐弱水还要笨!哪天连你自己是怎么死的,恐怕也不知道把!老太君那个老不死的,她是好心好意的吗?呸,她是做给子孙后辈们看的,假惺惺,我想吐的心都有了!还有那个死鬼,他可是想要杀我的……”

    东方飞燕两只手用力得抓着锦缎,“死鬼拿儿子的佩剑杀我的时候,我是是魂儿都吓飞了……”

    “是呀,当时我以为大夫人好勇敢,目瞪口呆的模样,没有想到竟然是……”星儿说到后面,她捂着嘴巴更不敢说了,因为被大夫人狠辣的目光给生生逼回去的。

    沐筱萝早就知道,这个大夫人其实胆子很小,相国父亲沐展鹏的佩剑抵达大夫人的身前,要不是老太君叫住了相父,只怕这一剑早就刺进东方飞燕的身体里面。

    而东方飞燕当时是吓傻了,这点,沐筱萝刚才可是看得痴痴傻傻的。

    好啊,这个老贱货真真是一只千年老狐狸,阴险狡诈,各种坏到骨子里的点子,东方飞燕她都占了。

    沐筱萝洞察了一切之后,抽身离去。

    待走进栖静院之时,沐筱萝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偶尔有三等丫鬟们走过,就以为筱萝刚刚如厕而已。

    未来三天之内,偌大的相府算得上平静。

    不过这样的日子,终究不是永久的,看似平静的背后,实际上杀机暗藏,波折云诡,人心险恶,筱萝如何不懂得居安思危这个道理,不过看谁能把相府一干众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这个,要看掌控者的能力了。

    鎏飞院上房闹出那么一出闹剧,也随之相爷被大夫人爆出他在外边豢养青楼名妓的丑闻之后,相府众人,皆缄口不言,因为老太君已叫一等大丫头沉香在下人们下了一个禁言令,不准人前背后或者高声或者低声谈论相爷的不是。

    也正是三日后的今天,沐筱萝叫上香夏瑾秋一道随行前往长安园的时候,只看见沉香守在长安园的上房外头,左顾右盼,就看看齐边是否有耳目。

    “沉香,何人在里面?”沐筱萝脚步飘然,她脚底下如踩着九天银河上漂浮着的青云,体态轻扬超凡。

    见是二小姐沐筱萝,沉香小步上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嘘,二小姐小声点儿,相爷来找老太君了。”

    是相国父亲来找老太君,还是老太君召唤相国父亲,恐怕是后者吧。

    至于老太君为何要定在三日后找他儿子,这的确有待于商榷了,不过筱萝觉得还是逃不过自己的法眼,这是老太君为了避免相府下面的下人们不必要的猜测。

    若是在大夫人说出沐展鹏老爷子在外面包养粉头的事儿,而老太君就这件事情上,立马把沐展鹏老爷子叫去长安园问话,当然此举不可取!

    相府内外关于沐展鹏包养粉头的谣言快要不攻自破了,因为大家都相信大夫人疯癫了,一个疯婆子的话是没有任何的可信程度,大家也就不相信了,也是,堂堂一个相府如此荒唐,简直是要毁掉一直以来相爷在大家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神圣不可攀的模样。

    再说这件事,当时沐展鹏老爷子可是矢口否认的,大夫人又疯疯癫癫,谁也不知道该信谁的。

    如此掩人耳目之事,恐怕此中道道也唯有沐筱萝一人知道。

    沐筱萝和大丫鬟沉香之间的交情不说,外人也明白的很,沐筱萝依然杵在窗下偷听。

    上房主卧。

    “征儿,你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是为了什么吗?”

    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坐在上首位,面容谈不上好颜色,筱萝从窗轩的一角瞥见老太君的眉角堆积一层淡淡的愁绪。

    该来的还是要来,被老母亲叫来问话,这事儿,沐展鹏自己也想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老母亲却是这么问她,倒叫自己无从答辩,“母亲,我……”

    “征儿啊,你太令我失望了!难道你忘记了你爹生前跟你说了什么吗?”老太君无奈得摇摇头,眼角隐隐有些泪光,叫筱萝瞧了,心底酸酸的,这个父亲咋就不学好了,总是叫老太君伤心呢。

    先父沐光的遗命,沐展鹏又幼庭承训,他如何能忘,“对外掘诚,对内克己,居于庙堂之上,当以天下黎民为先,退于府院之中,当以自身享乐为后。”

    沐展鹏念完家训,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母亲,孩儿知错了,我知道我不该以自身享乐为先,可是母亲,我喜欢珠儿,珠儿虽然烟花女子,可是她洁身自好,委身与我之时,她仍然保持完整的处女之身,我在西郊建一个小别院已经委屈她了,每月只是与她见几次而已,你如果要我放弃她,万万不可!”

    “住口!不知道廉耻二字的畜生!”老太君青竹拐杖嘭嘭嘭撞地之声响彻不绝于耳,“无可救药的畜生啊,亏你还把沐家的家训时常挂在嘴边,亏你还记得自己还有一个现父,你这是要气死我呀你!

    珠儿是青楼名妓,是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头牌花魁,自称是卖艺不卖身,前段时间,有人说一个达官贵人曾经把她接走了,然后渐渐消失在花粉舞台,销声匿迹。

    而这些是沐筱萝闲暇之余,在外头听来的,殊不知的,竟然是被丞相大人养在西郊的小别院,怪不得跟随在父亲身侧的小书童文棋总是鬼鬼祟祟的,从那相府西边跑来跑去,沐筱萝有时候撞见了,不以为然,原来是这样。

    “我告诉你,沐展鹏你要是胆敢……”老太君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圆,她竟然想不到,这就是她的亲儿子,忤逆着她的亲儿子!

    还没等老太君说完,沐展鹏继续道,“母亲,我一定要把珠儿迎娶过门,我对府内的几位夫人们,实在是貌合神离,对于臻珍,我更是对她情分已走到尽头!要不是忌惮她在朝为尚书的老父亲东方浩,我沐展鹏早就把她给休了!我要把珠儿娶进门,扶正!”

    啪~!

    老太君猛然扑身而至,一个巴掌盖过来。

    这一巴掌,很重,老夫人从来没有打沐展鹏打得这样重,沐展鹏的嘴角挂着血。

    老太君的眼底深处带着泪,“畜生!如此混账的话儿都讲出来!你这些年辛辛苦苦爬上相国宝座,难道就这么拱手相让于人么?”

    “不,母亲,我不会的,儿子不会把相国之位拱手相让的,请您要相信我!”

    跪在地上的沐展鹏满眼饶是恳求的意味,不管怎么样,站在眼前的老人家到底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是爱自己的,爱过自己甚至胜过于一切。

    “征儿,你这是疯了么?堂堂大华国相爷踢走了原配正室,扶正了一个青楼粉头作为正室,作为你的丞相夫人!只是要遭到世人唾骂的,你不知道吗?满朝文武更要以这个为笑柄,他们肯定会说相爷竟然为了一个区区粉头,竟然作出败坏纲常伦理的荒诞之事,到时候你的丞相之位可稳固?就算大华朝廷的满朝文武们能够包容你,那么试问,整个大华的百姓们可愿意?他们可以接受一个包养粉头的相爷替他们打理国家大事!征儿,不是母亲说你,你自己好好想想清楚吧!”

    看到亲生儿子如此倔强,阎红玉想了想,沐展鹏定然是一时冲动才会亲口对自己说这么多的。

    等他冷静下来,冷静看待问题,就一切会有妥善的安排。

    “你下去吧,我今天累了,你长大了,还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你应当知道分寸,为了一个青楼贱籍,希望不要放太多的错误!”阎红玉直接敢她的亲生儿子走。

    沐展鹏起身,眸底有些微红,”母亲,儿子就此别过。”

    沐筱萝从来没有看到沐展鹏这样,眼眶湿红的模样,难道传说中的无良父亲也有纯洁的爱情?

    他刚才与老太君说的每一句,沐筱萝都听到了,什么于那个所谓的珠儿情投意合,说什么与她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哼,这个禽兽父亲只怕跟府内的每一位姨娘都这么说过,更是跟自己的亲生母亲林秋芸这么说过。

    沐展鹏他和,母是否貌合神离,沐筱萝不知道,沐筱萝仅仅知道,娘亲这辈子的人和心都交给沐展鹏了,难道就是貌合神离了么?

    是相父抛弃了娘亲!

    无耻之人,还在老太君这里做足了感情戏,真够无耻的!

    沐筱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无良父亲,禽兽父亲,他有什么资格配成为自己的父亲?

    等沐展鹏走了很远,筱萝和沉香选择偷听的位置是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区域,所以沐展鹏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们两个。

    “老太君——”沐筱萝直接扒开大门,一抹春日之辉照耀在老太君略带着泪光的瞳。

    沐筱萝那一声近乎嘶哑,沐筱萝是替娘亲筱萝生母喊出来,这是对那位无良父亲的某个意义上的控诉啊。

    相府之内,老太君是最最厉害的人物,见筱萝此番情景,“筱萝,刚才的事儿,莫非你们都知道了……”

    因为老太君发现除了筱萝闯进来,而沉香也站在筱萝的后面,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老太君,我都知道了。”沐筱萝直接说出老太君心内中的困惑,不等老太君说话,筱萝追问,“老太君,父亲这样做,对得起我的娘亲么?您老人家真的要让那个青楼粉头珠儿进入我们沐家?”

    一提到这个,老太君心内怒火三千丈,紧握住青竹拐杖的右手青筋暴起,“哼!休想……他休想!筱萝孙儿,这事你也知道了,你干脆替老太君办一件事儿把,去西郊别院一趟!”

    “老太君,您这是要我去找珠儿?”沐筱萝屏息得问道,她知道老太君一定不会让那个青楼贱籍进入丞相府邸大门的,这简直是辱没了沐家历代祖先呐,老太君她定要作出一些措施了。

    老太君点点头,示意筱萝聪明,一戳就戳中了要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