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相爷不要,二小姐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小书童文棋站在旁边,不敢妄动,他只想劝一劝相爷,相爷虽然不疼爱筱萝二小姐,可二小姐好歹是他的亲生血脉,活生生是杀了他,如果到了最后发现杀死的珠儿是另有其人,相爷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沐展鹏的剑指着沐筱萝,“难道,你一点都不怕死?这一剑刺下去了,你就要永远永远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知道吗?”

    “珠儿不是我杀的,是大哥所为,你手中的利剑可是大哥随身携带的配剑!”沐筱萝面色从容。

    筱萝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怒火中烧的沐展鹏脸上神情一滞,仔仔细细查看着手中的这把佩剑,金龙狂纹,紫金色的剑身很大说明这是一把绝世好剑!

    更重要的是,沐展鹏看到剑坠横陈着一块白虎玉佩,这,分明是犬子沐轩昌的配剑啊!

    “这剑果然是那小子的。”沐展鹏指向筱萝脖子的利剑放下来,一旁的小书童文棋也放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担心相爷随时倒转剑头,伤害筱萝二小姐也不是没有可能。

    书童小文棋连忙取走沐展鹏手上的剑,恭敬得对沐展鹏说道,“珠儿夫人已死,请老爷节哀顺变,我会吩咐人给予她厚葬!元宝蜡烛,诵经超度法事该有的都有,一定不会少,请相爷放心。”

    还是文棋细心,他这么一说,沐展鹏也只能点头称是,他现在的心很乱,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沐筱萝从怀中掏出两百两纹银出来,对沐展鹏道,“父亲,这是老太君给我交给珠儿的银钱,老太君只是让我叫珠儿离开京城,这袋子的钱足够她一生所用,我犯不着杀了她,先前在车上,我也不知道大哥骑着汗血宝马狂奔西郊小院的方向作甚,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珠儿她身首异处得躺在血泊里……”

    沐筱萝说的话中规中矩,沐展鹏是何等人物,浸淫官场多年,何人说真话,何人说假话,他比常人还有多一双勘破世事的眼睛,只怕这件事,十有八九的沐轩昌这个该死的混账做的事儿,做完了这一切,生怕东窗事发,慌乱之中,弃剑而去。

    “好了,一切回到相府再做打算。”沐展鹏悲伤过度之后,心肺乏力,他说话的气力也被减弱了几分,目光之中毫无半点生气,可见珠儿之死对他的打击是该有沉重的。

    短短的一句话,让沐筱萝心中总算落了一个大石,不再担心丞相父亲会把自己杀了,说到底,筱萝和他终究是血脉关联,不管这个世事如何变迁,这是一个始终不变的亘古事实。

    等沐筱萝走向马车停靠之所在,却发现马车师傅闭目靠在马车上,他的脖子满是血水,看来是被利器击中,惨死!

    到底是谁做的?

    一定是沐轩昌,筱萝不由一想,这个马车师傅死了,不是没有人给筱萝驾车逃走吗?到时候相父想要杀掉筱萝,那简直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

    毒!好毒的,沐筱萝心不由得一冷,好歹她骨子里流着的血液和大哥沐轩昌是一样,他就这么希望自己死,也对的,,长姐沐轩昌和,长姐沐若雪,还有大夫人,他们巴不得筱萝赶快死,只要筱萝死了,这个相府对他们来说,将会是一片平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她们母子三人的宗旨,没有例外,违背他们的意愿,一个字:死!

    马车师傅死了,筱萝暂时和相国大人乘坐同一辆马车,而珠儿的尸体,文棋暂时从华盖马车之中寻来三丈的锦缎铺在尸身之上,为今之计,得赶回相府,派人处理接下来的事!

    相国大人的马车一停在两大狮子座的正门,沐展鹏第一个跳下马车,脸色阴沉,毫无血色。

    这个时候,沐轩昌早已在石街之上等候已久,看见相国父亲的马车已到了,看来相国父亲已经把那个卑贱是,妹沐筱萝杀了,永绝了那个后患,这对于沐轩昌来说,是最最开心的事儿,一下子就把该死的珠儿和卑贱的,妹清理,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父亲大人,您要小心下面……”沐轩昌弓腰上前,一脸谄媚,他只要讨好了父亲,沐筱萝已死,接下来就是二夫人林秋芸,这个老贱人也要死,沐轩昌心里头盘算得好好的。

    沐轩昌的脸上正好凑过来,先前一直碾压真实感情的沐展鹏,见这个不孝儿子接近自己,猛地用尽力一挥拳,沐轩昌的两颗门牙都没了,血水迸射了一地。

    “父亲,这是做什么,儿子不明白啊!”沐轩昌两只手捂着口牙,血水吧嗒吧嗒得流在地上。

    文棋保持缄默,这会子他要是说话,肯定一个字:死。

    文棋知道倘若大公子沐轩昌如果在此时此刻坦白自己所措的,老爷肯定会轻判他的罪行,否则,那就是坠入永世的地狱,永不超生!

    “孽障!你还有脸问我这是做什么?你做过什么,心里清楚?~!”沐展鹏面色铁青,他的泪水早已车上拧干了,珠儿之死对他来说,实在太过沉重,他以为大华庙堂国事在繁重,只要一来到城外西郊别院,珠儿总会给自己做几道家常小菜,好生犒劳自己,偶尔做自己的解语花,忘忧草,可是一切的一切,今后将不会再有了。

    沐展鹏再也无法拥有这个,因为那些,从今往后,也只能封尘在他的心底,与世隔绝!

    而珠儿之仇,沐展鹏,一定要报,否则,他如何对得起珠儿腹内死去的胎儿?!

    “大哥,你还不赶快求父亲饶过你——”沐筱萝猛然从华盖车内钻出螓首。

    什么,沐筱萝这个卑贱,女还活着?

    怎么还可能还活着呢,她不是被相父当做是杀人凶手了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沐筱萝满是痛心得道,“大哥,难道直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错误么?你杀死了爹爹最为宠爱的珠儿姨娘啊。”

    此时此刻,沐筱萝早已把还没有过门的珠儿当成了真正的珠儿姨娘。

    正因为筱萝这么一说,沐展鹏早已痛楚不堪的心窝方有一点点欣慰之色,反观那个孽障,长子,他杀了心爱的珠儿,竟然一点愧疚之心浑无,说什么一定要杀了他!

    “逆子,看我今天不收拾你!”沐展鹏歇斯底里的咆哮,夺过文棋手中佩剑,这把白虎坠的佩剑正是沐轩昌落下的。

    沐轩昌一看到白虎坠佩剑,心中后悔万分,如果多带一把长剑傍身就好了,到时候直接让相父把卑贱的,女筱萝当做杀人凶手,当场了解她,如今沐筱萝没死,却又被他们发现珠儿的死和自己有关。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沐轩昌心中懊恼万分。

    这个好大哥心内如何盘算,筱萝如何不知道,大哥对她如此无情,沐筱萝也不会就此心慈手软了。

    沐筱萝添油加醋道,“大哥,其实你就知道珠儿姨娘腹内有两个月的胎儿对不对,是大夫人教唆你要铲除余孽,所以你才会迫不得已这样做对不对?”

    至于沐筱萝如何知道珠儿腹内有胎儿一事,在马车之内,文棋可偷偷对筱萝说了不少前因后果,而沐展鹏一时之间只光顾着悲伤,他哪里会注意到筱萝和文棋的谈话。

    沐筱萝这一招火烧浇油,很有用,最起码重燃起相父沐展鹏心内疯狂的怒意,珠儿被儿子沐轩昌惨无人道的得砍断头颅,身首异处,一尸两命,他从西郊回到相府的时候,一直对自己说,一定要为死去的珠儿母子二人讨回公道?

    难道要她们白死吗?不,不可能!沐展鹏可不会就此罢休!

    若仔细听筱萝的话,筱萝可谓是一石二鸟,说杀死珠儿姨娘真正的元凶,其实是大夫人东方飞燕,东方飞燕教唆沐轩昌,一切又是那么顺理成章,不单单沐轩昌要死,就连大夫人也不会好过的。

    沐轩昌总算看出来,是沐筱萝一直在捣的鬼,若不是她,父亲怎么会如此对待自己?

    “孽障,我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执起长剑,对准沐轩昌的喉头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酸涩的汗水犹如瀑布般狂泄下来,沐轩昌一身锦绣长袍满是湿哒哒的,就算他刚才骑着汗血宝马折回往还,也没有此间洒下的汗水稠密。

    沐轩昌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一定会被父亲杀死的,所以他只能折回落荒而逃。

    他一边狂奔,一边大声呼喊,“要救命啊……救命啊……父亲大人要杀了我……父亲大人要杀了我……太君……太君救我啊……”

    相府正门距离长安园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沐轩昌知道,他作为相府的长子,孙,如今被父亲追杀,唯一可以庇护之所,要数老太君的长安园了。

    老太君一定会为自己解围的。

    沐展鹏气节,为什么总是人把老太君当做护身符,沐展鹏发誓,无论怎么样,就算在老太君面前,也要亲手手刃了这个狗奴才!

    “畜生呐,狗奴才,你跑哪里去,速速就擒!等我追到你,势必也要将你身首异处。”

    “父亲,别杀我……别杀我……太君快救我……太君……”

    ……

    相府之内一片淆乱,相府正门外围满了不少平民参观,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丞相大人要追着杀大公子沐轩昌,更不知道大公子杀死珠儿的事儿引得丞相大人的表现如此异常。

    沐筱萝假装在后边紧追着,她心里乐了个不行,想想大哥这一次真的是自讨苦吃,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是犯贱类型的,害人不成,到最后自食恶果。

    相府内,很快就轰动了,无数的家丁丫鬟们驻足观望,万万不敢靠近他们父子二人,生怕被无眼刀剑伤及自身,就算是被意外刺死了,那也等于是白死,相府顶多给你一笔殓葬费而已。

    既然如此,谁还敢自作主张靠近。

    星儿正好经过,她通知了疯疯癫癫的大夫人,大夫人出现在众位丫鬟家丁的视野中,她依然往常的卖疯耍泼,竟然去追相爷,相爷哪里能就此放过她?

    沐筱萝刚才可是说过,这珠儿死之前,可是大夫人特意教唆那个不孝子沐轩昌去干的!

    “滚开!你个贼婆娘,都是你,都是你教唆你儿子杀死我的珠儿,是不是?”沐展鹏狠狠抓住大夫人的衣裳,狠狠质问道,一点儿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大夫人依然是以疯癫的状态呈现于大家眼皮底下。

    大夫人疯狂是疯狂,不过她心中也知道,沐展鹏老爷子要杀死亲生儿子,这个,就不能不管。

    沐展鹏发现自己几番质问下来,东方飞燕一直傻笑连连,简直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儿!

    “放开我!”沐展鹏吼道,他刚才是去抓住东方飞燕的衣袖,可现在反倒成了东方飞燕死咬着自己的衣袖不放,沐展鹏伐几经大骂,却无济于事!

    “你放开不放开?”沐展鹏扬起长剑。

    怎奈,东方飞燕反而哈哈大笑道,“老爷,陪我玩过家家酒,老爷,一起玩,嘻嘻,呵呵,嘻嘻,呵呵……”

    “疯婆子!让开!”沐展鹏不想跟她多做纠缠,快要找到那个逆子,要是让他先到长安园老太君那里告状,到时候沐展鹏真的动不得他了,母命难为啊。

    长安园上房。

    老太君定然会爱孙心切,这会子,沐轩昌早已跪在老太君的堂下,声泪俱下,“太君,老太君,您可要救救孙儿,父亲大人要杀我,父亲大人要杀我啊……”

    拄着青竹拐杖,阎红玉眉头一蹙,“夜儿,好好说,你父亲为何要杀你,你可是他的,长子,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这般对你,你到底怎么对他了?”

    长安园的拱门外,沐展鹏一路疾走,而大夫人一路紧随着,快进入长安园的时候,沐展鹏知道那个混账小子早已在老太君膝前,他恨不得啊,恨不得把东方飞燕杀了!

    “贱人!我叫你放开,听见没有!”

    沐展鹏大吼一声,佩剑挥舞两下,大夫人惨叫一声,手中鲜血如柱,大夫人左手无名指这一根手指头整根儿被切下来。

    是刀剑无眼,并不是沐展鹏真的想要砍她的手指头,那一根手指掉在地上,沐展鹏狂怔了一番,他似乎发疯得继续往长安园走去。

    沐筱萝才赶到,便看到东方飞燕尾随而来的星儿带走了,地上还有一根无名指,甚是令人作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