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3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筱萝走起路来,无意间摇曳身子,那螓首上的小簪子一挑一挑的,煞是好看。

    紧随筱萝身后的瑾秋和香夏忍不住面面相觑,如此朴素的凤凰木簪子插在筱萝小姐的头上宛如淡幽的神仙姑子,这要是盛装出席,还不艳羡众人,使得众生也丢失了颜色,却不比,长姐沐若雪美的那般嚣张跋扈,筱萝二小姐是另外一种美,一种平易近人得天独厚的美!

    那种美,是在倾城倾国的沐若雪,长姐身上找不到的另外一种特质,而当今二殿下夜胥华他就是沉湎与沐筱萝二小姐这样的美!

    沐筱萝出去的时候,自然是以到街上去买些胭脂水粉为由,并没有让守卫在相府正门的护院们有过多疑虑的地方。

    到了街边口,沐筱萝偷偷另雇了一辆马车,先前沉香介绍的那个可怜马车师傅被大哥沐轩昌杀死了,可恨啊!

    说起来,那个马车师傅人那么善良就这么惨死,沐筱萝真的有点为他感到不值,他家中可有父母老小,不过想必父亲肯定给马车师傅的家里寄去一大笔,这要是被人说出去,相府颜面何存?

    沐展鹏最最是忍不得外人说他什么的,哪怕说点什么好听的话,沐展鹏都要细细斟酌了老半天,这话到底是真的赞美自己呢,还是实际上挖苦自己呢。

    随着那个姓郑的马车师傅叫了一声,“到了。”

    沐筱萝香夏和瑾秋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她们给了郑师傅往返的银钱,等下她们回去的时候,照例还是需要这一辆马车的。

    法华寺,如果论规模的话,压根儿比不上宏伟大气的青冥寺,不过也是颇为庄严肃穆的,虽然小了点,但好歹是庙嘛。

    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

    这庙内看起来香火不温不火的,但也是偶尔有人家进进出出的,也有几声声的木鱼大钟的声音传来。

    沐筱萝在外边驻足了好一会儿,并没有在香夏和瑾秋的想象之中,选择进入法华寺的内部,而是往寺庙左侧一个极为偏僻的山路走去。

    “二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瑾秋不明白,怎么二小姐不是要进法华寺上香的么。

    香夏只是说,“瑾秋妹妹,别说那么多,只管跟着二小姐便是了。”

    筱萝含笑不语,待三人走到半山腰。

    这会子瑾秋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二小姐这是要找大夫人的下落。”

    “嗯,瑾秋妹妹你才知道呀,不过好歹你也不笨。嘻嘻,刚才二小姐呢,我猜她心里想的是,大夫人是以去法华寺为名的,实际上来拜访山腰的某处人家的。”

    香夏指着山腰处,有一户人家的炊烟袅袅升起,“定然是有人居住的——”

    “莫非大公子住在此处?”瑾秋话音才出了声。

    就被筱萝用袖子掩盖住嘴皮子,筱萝悄悄得对她们二人说道,“有人来了……”

    在筱萝二小姐的指引之下,香夏和瑾秋她们看到一个渔家女打扮的女子,大概十七八岁,她一只手拿着渔网,一只手拿着斗笠,背上一小筐竹篓,大概是装着几尾活蹦乱跳的小鱼,因为小背篓里边,时不时有东西在跳动着,还有一股子的腥味。

    沐筱萝示意香夏瑾秋她们不要声张,然后沐筱萝偷偷靠近那位渔家女,山腰处的杂草很多,草都长到了人的半腰高,只要筱萝低着头,就好像没有什么人似的。

    危险正在向着渔家女慢慢靠近,可渔家女一点儿也不感觉到。

    直到渔家女感觉背后有人,她猛地回头,她的嘴就被背后的一个女子掩住了嘴,虽然渔家女唔唔直喊,可并没有令筱萝有放松的打算。

    “说,前方的茅草屋,可是住的一个青年男子,里面还有一个中年老妇,是来看他的是不是?你无需说话,你只要点点头或者摇头,表示是还是不是?”

    沐筱萝力气很大,狐岐道在她丹田内逆转,连从小练武的沐轩昌都不是自己的对手,眼前的渔家女哪怕她长年到海外捕鱼,也不是筱萝的对手,毕竟她是弱质女流,她是很懂得水性身为一个渔家女来说,却不懂的武功。

    渔家女连忙点点头,背后那个神秘的女人的手箍她的脖子好疼,只要对方再用力一些,就会顷刻间被拧断了的,这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沐筱萝满意得点点头,量这个渔家女也不会说谎,那么眼前的茅草屋,势必就是沐轩昌和东方飞燕了。

    沐筱萝为了要挟她,旋即从怀中掏出一颗小蜜饯,然后又空出手来捏着齐围的杂草叶子挤出一点汁,混合着小蜜饯,叫渔家女给吞进去,顿时间,渔家女犹如快要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尽头那般疯狂的恐慌。

    “你放心,我给你吃的叫做五毒真话丸,只要你对任何人说起你在这里见到我,你会顷刻间毒发身亡,听见没有?”沐筱萝松开渔家女。

    渔家女想要跪在地上求饶。

    沐筱萝暗示她不要发声音,胆小的渔家女也知道了,然后自己起来,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自己是哑巴了。

    “桂花,你死哪里去了,说去山下的溪水捕鱼,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吗?想饿死公子啊?”东方飞燕此刻完梳理好了一头发型。

    人看上去极为清爽,至少在香夏和瑾秋二人看起来,大夫人她非常之正常,哪有半点疯婆子的影子呀?

    原来——大夫人没有发疯!

    香夏和瑾秋忍不住惊诧得同时点点头,可她们又怕被大夫人发现,连累二小姐,死也不肯发出声音来。

    那桂花,自然是眼前这位渔家女的名字了,沐筱萝最后叮嘱了她一声,渔家女见沐筱萝的眸深处满是狠辣之色,也就相信了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五毒真话丸,如果说出去,今天可就是自己18岁的生祭了,渔家女桂花今年十八岁,她三岁的时候,父母被山下的山贼杀死了,多亏了山下法华寺的和尚们每日施粥给她吃,直到成年了,桂花才有本领自己养自己。

    桂花以为好日子就要来了,孰料,前几天来了一个手臂上负伤的少爷来半山腰上投靠自己,他给了自己一些银钱,要自己每日去山下的溪水里打鱼回来煮给他吃。

    有伤口的人,是要多吃鱼鳞,伤口才会好的利落,而桂花自及荆后,就一直靠捕鱼为生,捕来的鱼就去闹市换一点米粮回来。

    那个人给了自己一笔银钱,叫自己每日去捕鱼,不需要到街上去买,直接做给他吃,桂花觉得也是极好的。

    那个所谓的大公子并不麻烦,今天又来了一个超级麻烦的老妇人,一直指指点点自己做事。

    桂花被神秘人威逼说不能说出在草丛见过她,反正就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走到东方飞燕的跟前,“大夫人,鱼,我已经捕回来了。”

    “那还不赶快去杀鱼,伺候大公子?”东方飞燕颐指气使得拿左手无名指指着桂花的脑门。

    可是谁知道桂花的脑门硬邦邦得跟什么似的,大夫人右手无名指的指甲套掉了,露出一根没有了两截的伤口,桂花“啊”的一声背着鱼篓,进入茅草屋的厨房所在,做起鱼来。

    要不是看在她去做鱼的份上,东方飞燕巴不得把她踢下山崖去。

    简陋的厨房内,星儿对桂花道,“桂花姐姐,我来帮你洗鱼吧。”

    “谢谢你。”桂花尽量让自己的心态平复下来,刚才那个所谓的大夫人真真是母老虎似的。

    大夫人的右手无名指没了,对于她来说,可真真是侮辱了,以后再有夫人宴会团,她路很有脸面再去了,今时今日,她可是相府不折不扣的疯癫婆娘了。

    “母亲,你的手怎么了?”

    大公子沐轩昌那天晚上被沐展鹏拿匕首刺中一臂,幸好伤口不深,只要连日好好休养一阵子就可以康复,他一出门就看见母亲的指教套掉了,而母亲的左手无名指竟然是断指。

    东方飞燕叹息了一口气,无奈得摇摇头,“没事儿子,只要你没事,我就好。”

    “是不是父亲做的?”沐轩昌眼珠子几乎都要爆裂了,母亲未出阁之时,可是老尚书府邸家的千金大小姐,一身锦衣玉食,她的一双手指堪称这个世界最为完美无瑕的工艺品。

    看着母亲如玉雕刻的玉手顷刻间残缺不齐,沐轩昌心痛不已,母亲向来最最以她拥有的天下第一美手为傲,谁知道这一次却被父亲砍断……

    要不是沐轩昌自己给母亲飞鸽传书,恐怕大夫人仍然不知道亲生儿子沐轩昌身在何处!

    沐轩昌那夜是负伤跑出来的,若不是手臂被划出一刀,洒出血来,恐怕相爷根本不会就此罢休。

    听着他们母子二人的讲诉,沐筱萝嘴角浮现一抹静谧的笑容,这笑容的意味极深,因为,接下来,没有人知道沐筱萝的心中有何打算。

    等沐轩昌和东方飞燕二人进入茅草屋内,半人高的大草丛窸窸窣窣得响彻着,概是香夏和瑾秋二人缓缓地向筱萝二小姐这边靠过来。

    香夏脸上表情一往如常的保持着沉稳和镇定。

    倒是瑾秋有些不淡定得问道,“二小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回相府呗。”沐筱萝看似风轻云淡的笑容,可深藏着某种意味,瑾秋这丫头向来一根筋或许想不出来,香夏却是能想到了一些。

    香夏眉梢微微蹙了蹙,“二小姐,回到相府要把大公子的下落禀告给老太君知道吗?”

    香夏并没有说出禀告给相爷沐展鹏,而是老太君,说明这丫头是经过深思熟虑说这话的。

    轻轻拨了拨眼前的草芥,倒腾出一些地方,筱萝也便好走了些,“先回到筱萝水榭,今天就当我们没有来过,知道吗?”

    “是,二小姐。”

    “好的,二小姐。”

    香夏和瑾秋知趣得点点头,只要是筱萝二小姐的命令,她们定是心意的支持,在她们看来,二小姐是她们心目中的那片天,那块地,谁也撼动不得。

    筱萝带着她们两个准备下山的时候,由于下山的小径地段儿正好处于茅草屋大门的中央,筱萝之前不知道地形的情况之下,直接带着俩丫头上来,孰料等要离开的时候,竟然发现是这般情形。

    沐筱萝忍不了小声叮嘱,“你们快点,不然会被发现的,知道吗?”

    二小姐这么一叮嘱,无论是香夏还是瑾秋,她们哪个都不敢粗心大意。

    三人走到了半山腰,突然,瑾秋咿呀一声,脚搁到山腰下的岩石,大大吃痛不已。

    这一声音,却是极为惊动了茅草屋之内的人。

    大夫人疯了一般跑出去,身后还有星儿,往山下探去,这居高临下的,沐筱萝等三人完暴露在东方飞燕的眼中。

    紧跟着出来的大公子沐轩昌自然也看到了,“母亲,怎么办,沐筱萝这个小贱人竟然偷偷跟着我们,如果被她们或者回去,告诉爹爹,那我岂不是又死一回了?”

    灵机一动,东方飞燕却是一句话没有说,眼看着沐筱萝、香夏和瑾秋三人就要离开山脚下,顿时间做了一个决定,她拼尽力搬起脚底边的花岗岩,最起码有五十多斤重,大夫人向来是养尊处的,哪里做过什么苦活计,如今这么一搬起来,着实把星儿这小丫头吓得不轻。

    渔家女桂花更是吓得两根腿肚子直发软儿,生平没有见过这么狠的女人,这么大的一块石头,从山顶上滚落到山脚下,山脚下人肯定是十有八九无法存活吧。

    “香夏,小心你身边的石头!”沐筱萝灵敏度绝对要把俩丫头高的多,看见大岩石自山顶上滚下,正要命中香夏的脊梁上,如果香夏没有躲避的话,顷刻间会被压榨成肉饼的。

    还好香夏算是伶俐,在筱萝的提醒之下,连忙侧了侧身子,还好那么大的花岗石从香夏的身侧滚落,而沐筱萝背起脚崴的瑾秋,又拉着香夏的手,匆匆往山脚下去。

    等筱萝带着香夏,瑾秋二人逃离出山脚的危险区之时,山顶上又断断续续滚落二七颗巨石,随便一颗砸在人的身上,那管是必死无疑的呀!

    还要姓郑的马车师傅一直抽着旱烟等着她们,眼见此番情景,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筱萝小姐,快点上来,我看山顶上的人要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