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郑师傅,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快带我们离开这里吧,越快越好啊,郑师傅!”沐筱萝喊了两声郑师傅,他到底是一个下人,海鸥从来没有那个高门小姐如此高看自己。

    郑师傅点点头,“好嘞~!驾——”

    马飞快得向前奔跑着,法华寺的外围扬起了尘土。

    由于众多花岗石自山顶上滚落而下,惊动了法华寺,法华寺的僧人们在山脚下驻足观察,也有一些僧人在本寺方丈的发旨之下,前往山顶上去看去了。

    山顶上。

    “夜儿,这次又被沐筱萝这小贱人逃脱了,我们死定了呀!”

    东方飞燕瘫倒在地上,快要泼妇骂街了,沐筱萝的命格怎么会那么硬,那么大的石头往下滚,都砸不死她!

    沐轩昌刚才是和母亲一起搬起石头砸的,他们两个挑的都是那种又大又笨重又多菱角的大石头,而星儿胆子小只能挑一些小石子扔下去,只是小石子一卡在半山腰就停止滚动了,至于渔家女桂花,她整个人都吓傻了,哪里会敢做出点什么,再说沐筱萝对于桂花来说是一个神秘女人,那个什么五毒真话散的解药,桂花还没有拿到手,所有人之中,她是唯一一个不希望这个神秘人死的。

    “母亲,刚才大半的石头是我扔的,沐筱萝这个小贱人的反应能力太快了,我石头还没有丢下去,她好像预先知道了岩石会落在哪个地方似的,这个小贱人太可怕了……”

    沐轩昌咬着红唇,就这么被沐筱萝逃脱了,他的心中很不爽很不爽,更为可恶的是,沐筱萝回到相府,一定会把此事报告给老太君知道,那么从今以后,这相府还有他们落脚的地方吗?

    看着山脚下,沐筱萝率领着她的仆人们绝尘而去,东方飞燕心痛不已,开口大骂道,“沐筱萝,你这个贱人!”

    骂到了痛苦最深处,东方飞燕竟然捏着身旁星儿和桂花的胳膊,两个文弱的女孩儿被她虐待了个不成人样儿的。

    “大夫人饶命啊,星儿尽力了,星儿尽力了呀。”星儿跪在地上,手胳膊肉没有一块是好的地方,部都是殷红泛着血色的伤口。

    至于桂花,她可是直接吓得给昏死过去,她从小生长在乡野之间,淳朴善良,只直到自己每日下山去溪水捕鱼,然后到虚市上去交换一些米粮回来度日,谁知道今日却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真叫自己难以接受。

    “这个桂花还真是胆小呢!”沐轩昌正为沐筱萝等人回相府报告自己和母亲的事呢,突然瞅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昏睡桂花,心中大是鄙夷之色。

    沐轩昌也能想都没有想,就说道,“母亲,干脆把桂花推下山脚去,死了一了百了。”

    “不可。夜儿,你没看到山脚下少说有二十几个僧侣往我们的茅草屋爬过来,等他们上来的时候我们骗他们说,刚才是我们不小心踩到身边的石头,所以石头才会滚到山下面去的,至于桂花,我看她还能捕鱼,还能煮饭,还是有用的,你离开这里之前,桂花依然可以照顾你的起居饮食,难道不好吗?”

    丹凤眼微微一收敛,东方飞燕神情满是倨傲之色,她是在等待,等待山脚下的一班子秃驴们来前,他们肯定是想要东方飞燕给他们一个说法,关于为什么要把石头丢滚到山下的问题。

    果然,领头的和尚是法华寺的监寺,浓眉大耳,合掌恭谨问道,“请问施主,方才的巨石可是你们几人丢弃山边的?”

    “是呀,怎么这样啊,要是砸到人怎么办呀?这里可是我们法华寺的领域楚围,如果有人世上,我们如何向官府交代?“

    话音刚落,法华寺监寺早已面容不悦,他看上去大概三十五二,平时茹素,可是爱好吃菜油,肚子也起了一大圈,神色严峻,令星儿不敢直视。

    东方飞燕装出一副和蔼面容,“不好意思啊师父,我们是不小心碰到山边上的巨石,所以才让他们滚下去,我们也不知道山底下有没有,不过应该没有人受伤吧。”

    大夫人自导自演得一场好戏,看样子她仿佛也知道“人间疾苦”这四个字如何写。

    倒是沐轩昌不为所动,“刚才的事儿与我们无关,我是当今丞相之子,难道还行信不过我沐轩昌吗?”

    僧侣等人见沐轩昌仪表不凡,却是人间龙凤之模样,见他臂上竟然有伤口,监寺愈发恭敬了,“看来是一场误会呀,公子身上有伤,何不去敝寺修养,何意在山头小屋风餐露宿呢。”

    大夫人心里一笑,这几个秃驴一定是见着儿子穿的衣袍非是寻常百姓家,所以就巴不得舔着脸奉承的,不过秃驴们的建议也不错,去寺庙修养也好过这里。

    其实沐轩昌之前的想法是不想让人知道,就在法华寺的齐边养伤,谁知道沐筱萝一来,就完打破这个宁静,既然沐筱萝知道了,所以也没有必要隐瞒了,索性就去法华寺住下来。

    ……

    马车内,香夏和瑾秋的眼珠子凝着沐筱萝二小姐。

    “二小姐啊,刚才好险啊,要不是您叫我的话,香夏早没命了。”香夏的心中还有赶紧一股往外面冒着的寒气。

    瑾秋也是,她的脚崴了,要不是二小姐背着自己,恐怕早就被巨石碾压而亡。

    沐筱萝却不以为然,“我是你们的主子,你们既然选择了跟随我,我自然要保证你们的安,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以后不许再说哦!”

    筱萝的话很贴心,香夏和瑾秋大受感动。

    香夏和瑾秋还想在马车内继续说点什么,却被筱萝制住住了,这些事儿还是少让人听见为妙,虽然外头驾驭马车的郑师傅是好人,可总是不太方便,再说沐筱萝也嘱咐郑师傅万万不可把刚才之事泄露一句出去。

    沐筱萝答应郑师傅,以后有出门专门雇郑师傅家的马车。

    这年头找一份稳定的活计很难,郑师傅一听到这个,自然是对着芸嬛二小姐感恩戴德,筱萝二小姐的嘱咐他自然要深深记挂在心中。

    回到相府之前,沐筱萝以为那个狠毒的,母一定会派杀手继续追杀自己,上一次墨扬刺杀自己失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反正相府是再也没有墨扬的影子了,肯定被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弄到别的地方去了。

    沐筱萝辗转到东大街买了胭脂水粉回去,到了相府正门,四个护院们也没有发现筱萝二小姐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只是一直以为她去大街上选购胭脂水粉去了。

    第一步,沐筱萝回到筱萝水榭,换上一件相府极为常见的家居服,只是螓首上的头饰花钿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凤凰雕木簪子了,左鬓翡翠玉簪子,右鬓彩凤金步摇,这些美丽的花钿头饰插在筱萝的头上,却是极美。

    没到半晌子功夫,沐筱萝就准备得整整齐齐往长安园找老太君去了。

    到了老太君那里,香夏和瑾秋万万不明白了,筱萝就跟老太君研究着碧落妆的妆画问题,丝毫不提及刚才在法华寺的山脚下所发生的那么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沐筱萝这么做,的的确确是有深意的。

    筱萝的屁股还没在老太君上房的梨花香凳上做的热腾,大夫人一头凌乱得跑进屋子来,又是大哭又是大叫的,“冤枉呀,求老太君做主啊!”

    东方飞燕终究是回来了,不过她比出乎沐筱萝的意料,竟然比自己晚半柱香回来,东方飞燕她是嘱托法华寺的和尚们八抬大轿抬到相府门口的,法华寺的僧侣们人人都有功夫加身,体格就比一般的轿夫强壮了许多,脚力更是大大加快了。

    沐筱萝早就猜出来了,却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就犹如隔岸观火那般,看着大夫人她是怎么耍泼自己导演猴戏的呢!

    见大媳妇东方飞燕头发凌乱,依然还有一些疯疯癫癫的影子,不想搭理她,又见她双膝跪地,表情很是痛苦,老太君动了恻隐之心,关切问道,“又怎么了?你不是去法华寺祈福去了吗?什么冤枉的糊涂话混账话的,你到底想要整啥幺蛾子?!快回去吧,整日疯疯癫癫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老太君直接下逐客令了,这个一个疯癫的长房长媳,实在够丢份呢,府中上上下下这么多人,看见了还成什么样子了?

    相府的尊严要不要了?相爷的尊严要不要了?我老人家的面子还要不要了?老身好歹的一品诰命加身,阎红玉对这个疯癫的儿媳妇越来越不满了。

    “老太君,媳妇儿并没有疯。媳妇儿清楚的很。”东方飞燕本能是想要继续装疯,可是一想,如果自己继续疯癫下去,老太君是不可能相信自己的话的。

    所以,东方飞燕干脆捋直了发丝,惹得身侧的沉香、香夏和瑾秋掩着小嘴儿嘻嘻偷笑呢,大夫人的洋相也真够可以的!

    除了沉香不知道东方飞燕的真实情况之外,香夏和瑾秋她们都知道大夫人是假装疯癫的。

    老太君见东方飞燕认认真真捋直了头发,眼睛也变得灵活多了,还没有做出一个反应来表达她心中的困惑。

    等不及的东方玉臻珍继续道,“老太君啊,冤枉呀!您千万不想相信沐筱萝这小贱人所说的话,我们并没有拿山顶上的石头砸向她们仆婢三人!”

    “你说什么?”老太君满脸满是震惊之色,“你给我说清楚一点。”

    东方飞燕以为沐筱萝早就跟老太君说了自己在法华寺的山顶上,和儿子沐轩昌,母子二人合着一起丢大石头砸向筱萝她们。

    沐筱萝并没有跟老太君说,老太君当然听的云里雾里的。

    可怜的东方飞燕以为这一次能够真真正正的实现一次又一次的贼喊捉贼,没有想到,却抓到了一把臭****!

    “疯婆子,你给我住嘴!”阎红玉狠狠瞪了东方飞燕一眼,老太君早已猜中此中定有内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便转身去问乖孙筱萝,“筱萝啊,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沐筱萝就坐在老太君的身边,神色恭谨得对老太君说,“老太君,你听了可不要惩罚,母和大哥,我想他们也是害怕爹爹和您会惩罚她们,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一招杀人的毒计来!”

    “什么?他们……你,母……和你大哥……要杀你……”老太君完怔住了。

    香夏和瑾秋上前补充了几句,“是的,老太君,我们亲眼看到大夫人和大公子法华寺附近的山顶上把巨石丢下来,想要把我们和小姐一块儿咂死,还好我们福大命大,好几颗巨石滚落到我们身侧的时候,偏偏都没……没有砸中我们……”

    “臻珍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阎红玉痛心疾首得几乎都不去看东方飞燕接近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孔了。

    东方飞燕这会子是贼喊捉贼不成功,倒是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老太君继续问,香夏继续道,“大夫人就是知道二小姐带着我们跟着大夫人,发现了大公子的下落,大夫人以为我们会回来给相爷通风报信,这样的话,大夫人害怕相爷会追究大公子,所以干脆想要杀死我们灭口,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人知道大夫人和大公子的下落……”

    “是呀,老太君,香夏姐姐说的没有错,我瑾秋也是亲眼所见。若有假话,当天打五雷轰!我和香夏姐姐打小就在长安园里头,却是被老太君送出去给筱萝二小姐,我们是铁了心跟着二小姐的,可没有想到大夫人和大公子他们,竟然……”

    瑾秋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方飞燕一记非常凌厉目光给生生逼回去了。

    “天杀的贱人,东方飞燕,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你竟然如此大胆,要杀死我的乖孙女!你这个天底下最最狠毒的,母,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啊你……”

    老太君大骂道,举起青竹拐杖朝着东方飞燕的额头上砸下去,东方飞燕脑袋懵得一声,顿时间脑袋起了一个大包。

    见事实就要暴露了,东方飞燕就想着拼命掩饰,拼命掩饰,“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老太君,请您一定要相信臻珍媳妇儿,臻珍我怎么可能作出这等事来,是,我是装疯没有错,那是因为我怕相爷真的会休了我,所以臻珍媳妇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老太君您要相信我,我当时却是真的不知道筱萝姐儿在山脚下呢,那巨石却是我和夜儿不小心脚碰到了,这石头就滚下去的,真的老太君,不是我……不是我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