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2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呸!谁不知道你相府表面上权倾朝野,实际风流不拘,你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珠儿闹竟然赶走你的,长子,外人也许不知道?我如何不知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以为把我蒙在鼓里。”

    东方玉娆风流得斜媚了相爷一眼,若是被筱萝看到,筱萝做梦都不相信在长安园上房,对着老太君的时候,那是多么贤良淑德,举止端庄的高贵夫人呐,三品诰命呐,如今却跟一个**荡妇没有任何差别。

    “我对珠儿只是一时的迷恋罢了。”沐展鹏吻住她的颈脖,喘息道,“只是因为珠儿的眼睛和嘴巴有点像你,所以我才会那么的……”

    这话说的东方玉娆心中一荡,可确是实话,东方玉娆知道沐展鹏不会欺骗自己的,任凭着男人的温言密爱把自己吞没。

    可东方玉娆如何也想不到,珠儿是沐展鹏救下的御史台的遗孤。

    “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娶二夫人的原因是什么?对了,还有你的三夫人,四夫人,她们身上哪一点像我呀。”

    情深到了最深处,东方玉娆一句一句追问沐展鹏内心深处的秘密。

    沐展鹏把东方玉娆剥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羊羔放在小榻之上,整个人扑上去,“二夫人秋芸的鼻子像你,三夫人的性子像你,四夫人的下巴跟你最像,还有五夫人……”

    哪怕不能嫁给他,却知道这么多年来,男人的心目中一直有自己的存在,东方玉娆感觉到死了也甘愿,还记得当年妹妹臻珍就是假装写书笺的那个人,嫁给沐展鹏,这一切何曾不是义父安排的?

    “来吧……玉娆我想死你了……”

    “征,我也想你。”

    ……

    好在花厅左右都被相爷贴身小书童文棋屏退,这么多年来,文棋在偌大的相府在相爷身边一直是一个得力的悍将~!

    望风,传信,反正沐展鹏要是干了点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小秘密,文棋首先是第一个知道,然后文棋才下手去办的。

    无论哪一次,文棋都没有失过手。

    可是失过手,并不代表着,文棋不会失手。

    前世,也许是这样。

    可是今生,就不会这样。

    沐筱萝早已孤身一人潜入栖静院。

    大夫人被叫去长安园之后,整个鎏飞院的人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守院子的丫头这会子懒散的不知道哪里去了,鎏飞院一片寂寥,沐筱萝观察左右,却见花厅偏僻一处,相父的小书童文棋竟然在花厅外把手,望风。

    有古怪呀,有古怪。

    沐筱萝心想,相父跟大姨妈东方玉娆之间的关系,就好比猫和鱼的关系,猫咪每次看到了鱼都会兴匆匆得围堵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定是要吃掉这一口鲜的。

    想必花厅偏厢小榻上,他们做那事儿正酣畅淋漓呢。

    沐筱萝曾想,若是被自己撞见,岂不是极其好玩的一件事儿?

    再说自己是小女孩儿,小女孩子儿本来就不懂事儿,到处乱走乱逛了的,可小孩儿懂事不要紧,你们大人不懂事可就……

    文棋在那杵着,很是碍手碍脚,沐筱萝灵机一动,就直接捡起身边的小石子往对面那么一扔,这一招投石问路非常有效,向来谨柔的文棋也去那边看看,然后花厅大门就空出一个口子来。

    沐筱萝身形极快得跑进去,她运用是轻功,一切恍如风吹了一般。

    等文棋再回来的时候,不见其他人,倒是以为有猫咪。

    “征,你再用力一点。”

    “征,我要……我要……”

    ……

    花厅偏厅上的狗男女忘我的纵横驰骋,却忘记了他们跟前站着一十二岁的小女孩眼睁睁看着父亲大人和她的大姨妈表演一场活春·宫·图。

    “哎呀,稚童不已,稚童不已,救命啊,我看到父亲和大姨妈玩摔跤了,不过好难看呀。我要告诉,母去。”

    说罢,沐筱萝真的要往从这里不远大概两百米处的上房去,正是大夫人东方飞燕之所,她此刻还在担忧老爷子会不会惩罚她,却不想。

    沐展鹏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和东方玉娆偷情竟然被亲生二女儿捉奸在床,今后如何在她面前抬得起头来。

    可沐筱萝做的,就是要这个禽兽父亲今生今世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她要好好报复他!

    沐展鹏仓皇失措得捡起褪到小腿的亵裤,东方玉娆也是满头大汗得身上春光尽泄,仅仅着一鸳鸯戏水的小红肚兜披在胸前,大惊失色。

    此间,沐展鹏害怕个半死,生怕筱萝会高声,“筱萝,今日之事,你就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从今以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好不好?”

    现在的问题是,沐展鹏一定要哄这个小女儿,这事闹到了,别的没什么,一旦传到大华朝廷,可要沦为笑柄,说自己欺负前赫连大将军的遗孀,那可要受尽千夫所指!受万民所不齿的!

    到时候,何以保住相国之位?

    “哦,此话当真?”沐筱萝不小心看到丞相父亲肩膀上的猩红吻痕。

    如此转瞬即逝的目光被沐展鹏受尽眼底,他心中那个懊悔呀,为什么要花厅这个会坏事的地方偷情呢,还被女儿看尽自己方才的丑态!

    这真真是沐展鹏没有办法容忍的,可是他又能怎样?

    这个把柄握到筱萝二小姐的手里,只能暂时屈就自己,对女儿百分之百的服从,当然,一切只是暂时的。

    “好,我要你狠狠惩治大夫人!惩治到我开心为止。”沐筱萝娥眉优幽得凝了榻上衣衫不整的东方玉娆一眼,“当然我知道燕国夫人向来美名在外的,燕国夫人,你可同意?”

    都这般行径了,燕国夫人东方玉娆还有美名在外?

    这断然是筱萝在挖苦她奚落她的呀!

    东方玉娆想死的心都有了,被一个稚气未脱的女童看到了自己,在长安园和花厅偏厢,一面高贵典幽,另外一面意乱不堪,真真如此不堪的两面,更显得东方玉娆自身之无耻。

    东方玉娆绝美的白齿狠狠咬着肚兜,香肩极度抽搐,去万万不敢放声大哭。

    “筱萝,你够了!”沐展鹏现在一整颗心都在东方玉娆的身上。

    东方玉娆此刻来,就是为了来给妹妹东方飞燕说好话来着,就是希望相爷能对妹妹能宽宏大量些,对之前的不加以惩罚。

    谁知道,沐筱萝直接来一句让东方飞燕娆断绝念想的话。

    试想一想,东方玉娆要是不把这件事儿办好,回尚书府,她如何有脸面去见东方浩,如果没有脸见东方浩的话,她也没脸子继续在东方府住,回到将军府忍受凄清,顿顿寡水清粥。

    老将军府还有一位在堂的老夫人,是赫连将军的母亲,自从赫连将军死了之后,老夫人一直要东方玉娆****清粥如素,别说半点油星子见不得,平日里连青菜炒豆腐也不肯让放葱花调味的,这种日子,东方玉娆自然是没有法子过活下去的。

    这样子的日子,对于不安于室的东方玉娆来说,简直是一种梦魇,一种折磨,那种滋味生不如死!

    当然了,老夫人不允许东方玉娆改嫁,更不允许她见一个男人,所以赫连将军府,一个壮丁都没有,清一色的女人,还是老女人,年轻的丫头通通被赶出去,老夫人说了,老一点的仆婢办事更牢靠,不像年轻的,一点没有了正行。

    东方玉娆万万没有想到,这才刚刚享受一场春风甘霖,就被沐筱萝这个小屁孩给捣乱,还威胁着自己,她一时之间不知道何以自处,泪水湿透了红肚兜,却是不敢再去看筱萝一眼。

    “如果父亲大人不答应的话,也可以,我这就去禀告老太君。当然在我离开之前,父亲也可以把我给杀了。”

    沐筱萝的眼珠子紧紧盯着沐展鹏,半点情面都不给她那个禽兽父亲。

    还亲口要挟禽兽父亲,要不让自己去告密,要不把自己给杀了,这对于沐展鹏确实一个致命的打击!

    他的女儿在威胁自己,还是自己平日里不重视的,出二女儿!

    “站住——”沐展鹏还担心沐筱萝就此离去,这件事要给闹大去了,自己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稳住筱萝再说,沐展鹏见沐筱萝背对着自己,她脚下的莲步并没有继续前移,“好!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惩治大夫人!”

    “相爷,不要啊,你不能这么对臻珍妹妹的。”东方玉娆抹胸仅着一鸳鸯戏水红色肚兜,鲜艳异常,极是挑逗人的色调撑托她的腰肢细细,白白,嫩嫩的。

    沐筱萝不用凭借前世经历如何,单单看这个女人平日里的衣着如何打扮,就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是个孀寡,外表虽不说,内里竟然穿着如此鲜艳足以挑逗一个成熟男人的性感肚兜,肯定不是什么好鸟儿。

    不过人家终究和那大夫人是姐妹情深,连丈夫都可以共享。

    当然,是大夫人东方飞燕不知情的情况下共享的,要是被东方飞燕这个火辣性子的女人知道了,还不闹个满城风云,一哭二闹三吊那是少不了的。

    “我既已答应你,你怎么还不肯离去?”沐展鹏系上玉带,真不搞不定沐筱萝她才十二岁的小女孩子,遇见这种事情,非一般女孩子慌乱不安,反倒是镇定自若,难不成是观世音转世的么?

    沐筱萝含着笑意点点头,“父亲大人说了不算,我要亲自从燕国夫人嘴里听出来!”

    燕国夫人,四个字眼,对于东方玉娆是极为锥心的,殊不知这是仙逝先皇体恤东方玉娆年少夫君早亡,而夫君又是大名鼎鼎的为大华王朝立下不世功勋的赫连大将军。

    无论怎么说,燕国夫人,这个极为隆重的尊号,是为了祭奠亡夫。

    想到此处,东方玉娆心中不禁深深感到刺痛,就好像有人拿一把钢刀插进自己的肋骨之处,但不见流血,却比流血还要可怕!

    “怎么了?燕国夫人还不说吗?”沐筱萝眉目狠狠凝着小榻上衣裳凌乱不再贞洁的女人,她多美呀,风韵犹存,纤腰若弱柳扶风,才四十出头而已,可实际上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老态,横看竖看,骨子里透着一股的媚意。

    这种极品尤物,是所有男人最最喜欢的哪一款,也难怪父亲大人如此对她着迷了,但不见玉山云雨之时,鬓乱钗横,温言蜜语恐怕早已平日里像钢铁一般严峻不苟一笑的丞相大人,哄得服服帖帖的,像一条温柔的小公羊那般恭顺。

    沐筱萝的逼问,燕国夫人咬了咬涂朱红唇,红唇几狠狠咬出一口血印子,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重重得低下头去,不争气的泪水弥漫眼眶而出,“一切,但凭借二姑娘吩咐。”

    东方玉娆这位表里不一的大姨妈,为了在外头彰显自己的亲和之力,一直称呼相府小姐们都是姑娘姑娘的叫,这样显得特别亲昵。

    当然了,是嘴上的一种客气劲儿,到底心底深处是怎么想的,就无人所知了。

    “好,燕国夫人,可要铭记今日之事。”沐筱萝森然一笑,丝毫不顾及相国父亲那早已变成猪肝色的那张臭脸,也不怕他们二人今后会否认这件事,沐筱萝把他们二人之间如何**如何行房的细节都记在脑海深处,只有他们不按照自己的去做,沐筱萝根本不会给他们留任何的情面。

    等沐筱萝走出花厅大门,守卫在门口的文棋目瞪口呆,险些昏死过去,见鬼了,这个筱萝二小姐是如何走进去的,奇怪了,难道是因为刚才那只猫。

    原来是——

    等文棋恍然大悟的时候,他惊慌失措得瘫倒在地上,坏了,恐怕这回相爷和燕国夫人在花厅偏厢内办事却给筱萝二小姐撞见了,想必定是看的清清纯纯的吧。

    老爷子出来了,免不了要挨打的,文棋一想到老爷子盛怒之下,亲自执行家法,他的屁股是好一顿儿的疼呢,想想这屁股,都被老爷子打了几回,每次都要用上上好的金疮药敷一敷才好的。

    偏厢内。

    “呜呜……沐展鹏,你没良心的,我早就说了刚才不要了,你看看,被你二女儿撞见了,我们两个还被威胁了,我东方玉娆自打娘胎出来,就没有受到如此的侮辱,呜呜,我要死啊,你别拦着我,哎呀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