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东方玉娆是哭爹喊娘的,又是撞墙的,又是滚地儿的,当然了,她还是把自己的衣裳扣好,瞅着相爷也穿上了锦衣华袍,恢复一个衣冠禽兽的楚楚模样儿,和刚才在榻上寻欢的禽兽,绝对是天人之别。

    一个是失去了节操的流氓浪荡子,另外一个是饱读诗书掌御天下知道礼义廉耻的相爷。

    “玉娆,你放心,就算筱萝撞破了这件事情,不过根据我这几天对她的观察,她早已跟以前不一样了,她肯定不会乱说出去的,我要是说她比若雪更加知道分寸,你信不信?”

    沐展鹏温柔得抱住她,下巴下的胡须渣子轻柔得划动她保养的非常好的细嫩脸蛋儿,不停地安慰道,“臻珍,你要相信我,真的,我没有骗你。”

    “真的?”东方玉娆破涕为笑,仔细想想沐筱萝那个才十二岁的小丫头,似乎早已通了人事,说话的时候非常之有底气,一点儿不像别的小孩子那样毛毛躁躁,十足是个小大人,特别是她和相爷,还有自己讨价还价的时候。

    相府大夫人东方飞燕虽然是自己的义妹,可好歹是年轻时候的自己替她铺的路,要没有现在的东方玉娆,压根儿就没有东方飞燕什么事儿!

    相爷沐展鹏娶了府中那么多位姨娘们,也仅仅是因为个别姨娘的五官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罢了,想到这里,东方玉娆心中悲痛心疼倒是减弱了几分,倒把头深深埋入相爷的怀中,“你个冤家!以后要跟我约会的时候,必须选个人不知道的地方,不然再像这一次被筱萝撞见,我……”

    “好了,我知道了,来,让夫君亲一口。”沐展鹏拿手板起东方玉娆无比精致的下巴,极为暧昧得居高临下鉴赏一番,真是美人呐,时逾这么多年,依然美艳如初,方才和共赴巫山,龙蛇游走,知道她床榻功夫见涨,真真是了不得。

    沐展鹏到底嫌弃东方飞燕人前人后,总是一派循规蹈矩,半步不敢越过雷池一步,这点令沐展鹏很是反感,哪里像她的义姐人前端庄淑妇,人后**荡妇,真真是销魂至骨髓深处,妙不可言。

    “相爷,你真的要惩治臻珍妹妹吗?”

    东方玉娆心中一滞,对于这个义妹,她浑然没有半点好感,表面是上对她好,什么都想着她,紧着她,只不过是为了报答当年老尚书东方浩收养自己的恩德罢了。

    不知道内情的沐展鹏以为东方玉娆极为担心她的妹妹,连忙闻着她鬓香,徐徐道,“惩罚是要惩罚的,听闻她在法华寺的时候,竟然作出想要谋害,女的事儿,这事儿老太君也知道的,我何尝不知道老母亲的想法,她就是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偏心,对一个,出的无动于衷,当然我也不会罚得太重了,罚得太重了,你该心疼了。”

    “讨厌……”东方玉娆轻轻地拿手锤打沐展鹏的胸膛,不过对于沐展鹏来说,简直跟挠痒痒一般无二。

    等二人出了花厅,又保持一副人前人后的端庄、傲慢、倨傲、沉稳之态。

    站在花厅大门守候的文棋可惨了,沐展鹏要求他自己打自己的脸看,打到出血为止。

    ……

    沐筱萝并不急着回到筱萝水榭,而是去娘亲所在的栖静院呆了一会儿,在花厅里看到那狗男女之事,沐筱萝自然不会告诉娘亲,不然她该伤心了,如果让娘亲知道,父亲娶她是因为她的鼻子像极了燕国夫人,恐怕……

    因为这个世界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够容忍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吧,当然了,这或许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还是这个男人一直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而且还隐瞒了那么久!

    如此残酷的事情,如此禽兽不如的父亲!沐筱萝想不出什么修饰语来形容她那个可恶的父亲,不管怎么样,沐筱萝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娘亲的。

    哪怕是亲生父亲,他,更不可以伤害娘亲!

    沐筱萝和娘亲聊了一会儿的家常,然后回到筱萝水榭休息了,娘亲一看自己来了,精神就非常之好,娘亲开心,筱萝也就开心。

    不出沐筱萝所料,在回到筱萝水榭的第二天清晨,沐筱萝刚刚起身,香夏和瑾秋一脸笑意得凝望着自己。

    “什么事儿?看你们呀在我们面前也不会藏着事儿的人,说吧,省的把你们两个给憋坏了。”

    沐筱萝嗤嗤一笑,旋即不管她们,自己动手去拿起梳妆台上的软梳子梳理青丝,却被香夏利索得抢过来,“二小姐呀,还真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您的这一双火眼金睛。”

    “可不是嘛。我和香夏姐姐都听说了,大夫人现在和大小姐沐若雪都一起关押在小柴房里头了。嘻嘻。真是老天开眼了!”

    瑾秋的嘴唇红润,贝齿晶莹如玉,笑起来极是好看。

    想想也是呢,丞相父亲若是不动手的话,估计等会儿筱萝去老太君的面前嚼舌根儿,把昨日里在花厅的丑闻部给说通了一遍,还有那细节,比如燕国夫人当日穿的是什么肚兜,而父亲大人是什么颜色的亵裤之类的……

    沐筱萝要狠起来,可什么都敢说,凭啥有人都敢做出来了,这说出来又何妨呢,再说沐展鹏这个无良父亲挺识趣的,说要狠狠惩罚一下,母,直接把她弄到小柴房里去了,着实叫沐筱萝心生痛快呢。

    要知道之前大夫人犯错,无非是去小佛堂念念经书,抄抄佛经之类的,这会子可是正儿八经得去了小柴房。

    什么是小柴房,只有像犯错的小妾这样的人儿再者就是犯错的,女才会去的下贱地方,沐若雪至今去了还没有放出来,都觉得掉份儿,东方飞燕她可是相府大夫人,堂堂的长房长媳,竟然去那种地方。

    哈哈,恐怕这比用刀子在东方飞燕那贱人的脖子上亲自划几道血口子还要难受吧。

    沐筱萝这边不用猜,就知道东方飞燕和她的女儿沐若雪在小柴房里头在说什么。

    ……

    相府西院小柴房。

    一头脏兮兮的凌乱长发披肩的沐若雪一脸哭腔得凝着刚刚被弄进来的母亲。

    东方飞燕一看到素来爱干净的女儿人不人鬼不鬼,当下就肝肠寸断得抱着她,沐若雪和她一起哭,“若雪我儿,你受苦了,看你身上这么脏乱,怕有十天半个月没有洗澡了吧。”

    东方飞燕一时之间难以忍受小破柴房内的环境,由于沐若雪向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她连日一直用的夜香马桶倒了,里边的秽物洒在地上,令人呕吐的气味密布于整个狭小的空间之内,一个人住倒是无妨,两个人就有点恶心了,因为干净的空气本来就不够一个人呼吸的。

    再说,这小柴房里会定时送来一些柴火和火折子,还有脏兮兮的老鼠都不吃的大米,想要吃,就必须自己动手点火煮饭,外头是不会送吃的,这是很久之前太老爷子定下来的规矩,就是要犯错的妾侍和,系子弟要好好反省自身,当时,身为尊贵无比的当家主母东方飞燕可是举双手赞成的,谁料到,今时今日,她真真是那作茧自缚。

    “母亲,你怎么进来的?母亲,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呀。”

    沐若雪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些个日子,她做梦都想要出去,可是出不去,一来没有老太君的命令,二来父亲大人根本就没有发话,相府众人,谁敢于自作主张呢,还不是找死?

    “定是东方玉娆那个贱人在阻扰!”东方飞燕本想说那个贱人是沐筱萝的,可是一想到昨日里义姐曾经来过一趟,看见自己倒下了,她还不高兴得趁机铲除自己,然后自己做正?!

    听母亲的话,沐若雪有些不懂了,“母亲,你说什么?怎么会是大姨妈呢,大姨妈怎么会来了呢?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如果母亲说这件事跟沐筱萝那个贱人有关系,若雪还能明白一些。”

    “当然,沐筱萝那个贱人自然是逃不掉,还有东方玉娆,你以后别跟认她大姨妈呢,东方玉娆过来就是害我的,她一定是见着了相爷了,一定对相爷诉了衷情,眼看我落了下层,不被老太君喜欢着,看我落了势,她还不过来踹着我一脚呢!”

    一想起东方玉娆明明比自己大了两三岁,快四十好几的人,却明明那么风韵犹存,天生媚骨,一点儿也不显老,活活气煞了东方飞燕。

    沐若雪却是不信的,“母亲,你疯了么?大姨妈对我们多好啊,怎么会踹母亲一脚呢,如果她来,那也是帮母亲的!”

    沐若雪却是不知道这个大姨妈跟相国父亲有一腿,又如何知晓其中的猫腻所在?再且,东方玉娆比若雪母亲更会做人,明面的功夫那可叫一个不留痕迹呀,该好的好,该不好的,也充作好的了。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外人说我的疯了,你也说我疯了么?!”大夫人重重指了她,亲的大女儿的头,旋即恨铁不成钢的道,“我那次是假疯,还有你哥哥的事情,你听说了?”

    虽然身子被关在小柴房里头,不过外面的事情,沐若雪没有少听,沐若雪还知道母亲的左手无名指断了,旋即拿起她的手,惊呼道,“母亲,你的手指,爹爹真是狠心!”

    “别在跟我提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东方飞燕说到这里,泪水无法抗拒得从她眉脚洒下去,含着极为痛苦的哭声道,“若雪啊,你不知道啊,要不是你父亲的意思,你母亲能被关进来吗,这个杀千刀的,哎呀,我可怎么活呀……我是不想活了我……”

    在亲生女儿面前,东方飞燕觉得这个世界上,从小一起长大的义姐东方玉娆不可信,结发夫妻也难以可信,唯有自己的亲生的一双儿女,方是可信的。

    “母亲,你别太伤心了,你哭的的话,若雪也要哭了,呜呜……”

    沐若雪和东方飞燕抱起一起,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她们二人忘我潋醉着,却浑然不知道小柴房之内,却站着三个人,分别是沐筱萝,身后是香夏和瑾秋。

    “母亲和姐姐哭的这么伤心,我想想父亲也不会来了,,母刚才可是咒着父亲来着。”

    沐筱萝幽幽一笑,那笑声极为的令东方飞燕母女二人毛骨悚然。

    说真的,刚才那一番话,要是真的落入相爷的耳中,恐怕东方飞燕和她的女儿若雪未来的日子将会比这个难过一千倍一万倍。

    恍然中有几分警醒的沐若雪握住母亲东方氏的手,偷偷得在她耳边道,“母亲,是筱萝那个贱人!我们说话可小声点儿,不然叫这个小贱人知道了,到时候去父亲大人还有老太君面前嚼舌根,恐怕我们母女二人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不管怎么样,相比她的母亲东方飞燕来说,沐若雪显得冷静的,要多的多。

    “沐筱萝,你休在老娘面前假慈悲!死贱货,法华寺外头,我和夜儿的巨石砸不死你,让你有命活到相府了,算你福大命大,下一次,你休想有这样好的运气了!贱人,你这个死贱人!你母亲当日在大华朝廷掖庭勾引相爷,看来你也难以改掉你那卑贱母亲的习性,死狐狸精,不得好死,等我出来了,沐筱萝,林秋芸,老娘第一个动手就是你们,不把你们开膛破肚,扔下鱼塘里边喂王八,我东方飞燕的复姓就倒过来写,你这个天杀的,天煞孤星,你是嫁不去了的,嫁出去了,也是克夫克子克子孙,生儿子没**儿!”

    东方飞燕在小破柴房之内,虽然身体被囚禁,可是生有一张银牙利嘴,要骂,就是一定要把沐筱萝骂个狗血淋头。

    可惜啊,沐筱萝懒得理会这种人!

    ……

    “母亲,你不觉得奇怪么?怎么外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呢?”

    沐若雪好生奇怪,母亲方才那一番长篇阔论,怎么沐筱萝这个卑贱,妹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沐筱萝可不像是一个不服软之人,也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软弱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飞燕以为沐筱萝被自己的淫威吓傻了,然后又继续大骂,“沐筱萝,你这个小贱人,要不是老太君那个老不死的撑腰,你能活到现在?老娘早就弄死了你!”

    紧接着是又是一阵儿的鸦雀无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