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这直接是一个逐客令的必杀技了,俩丫头都这么说了,可人家恭恭敬敬的,饶是夜倾宴心内非常之气愤,可又能够怎么样?

    夜倾宴见小青子在一边旁敲侧击无果之后,顿觉得心中甚是是扫兴,“小青子,摆驾回宫!”

    ……

    “恭送大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香夏和瑾秋忍着笑意,屈膝福声道。

    怎想,这个时候,夜倾宴碰上了二殿下夜胥华,夜胥华是孑然一身,没有像文棋这样的小书童来带路直接步入筱萝水榭的曲桥,然后趋步曲桥而上,就遇见了大殿下夜倾宴。

    夜胥华一滞,“皇兄,你何以到此啊?”

    “哦,原来是皇弟啊,我倒是想知道,皇弟为何到此啊。”夜倾宴碰到了他这一生唯一的堪匹配自己实力的劲敌,他皮笑肉不笑。

    哪知道夜胥华心智单纯得多,“我是来看望筱萝的,怎么,皇哥你也是来看望筱萝的?正好,和皇弟我一起同去吧。”

    夜胥华话还没有说完,月溟楚的脸犹如猪肝色,旁边的小青子小声得搭腔,“二殿下,您有所不知,大殿下去过了,正要……”

    “小青子,无须你多嘴。”月溟楚狠狠骂了小青子一句,这件事事关于他贵为大殿下位份的尊严,如果被人说出去,自己来相府,被一个,出的二女儿被拒绝开门了,吃了一个无比苦味的闭门羹,恐怕这话一传出去,大概整个京城的人,哪怕是天底下的人,都笑掉大牙的。

    看见大哥的脸上神情不好看,夜胥华尽力释怀他,道,“皇兄,没事的,你刚才去的话,定是筱萝在忙,这样吧,我走在前面,说不定筱萝就有空闲了?”

    事关颜面,夜倾宴想,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见到筱萝一面,否则他大华朝的大殿下颜面何存呢?

    香夏和瑾秋眼瞅着大殿下折回,当然前面是二殿下在引路,她们心中极是好奇了些许,不过细心的香夏在他们几人到达之前,就偷偷跟门内的筱萝二小姐知会一声。

    然后等他们走近前,香夏和瑾秋的礼仪并没有少。

    夜胥华极有礼貌得对香夏和瑾秋二人笑道,“二位姐姐,你们家里的筱萝二小姐还在……”

    夜胥华的话还没有说完,推开竹门,走出一位身材消弱的女子,她螓首上随意插着一根碧玉小簪子,清清爽爽的一身碧色藕裙,在这寒冷的冬日,倒是增添了不少绿意。

    那一份淳朴淡幽绿,是夜胥华极是喜欢的哪一款颜色,夜胥华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倒不是他好色,而是夜胥华处于一种欣赏的心态。

    这种心态,令沐筱萝也是极为放松的。

    沐筱萝轻轻对夜胥华一福,然后又对夜胥华身后的大殿下夜倾宴一福,“原来是两位殿下来了!”

    从沐筱萝推开门,到行礼的片刻之间,夜倾宴清清楚楚得看到沐筱萝和夜胥华他们二人之间的眼神在无尽得交汇着,就好像千言万语说不出,就在一个别致的眼神里边,那眼神就如同揉进了千言万语。

    夜倾宴心中暴动,为什么,凭什么,二弟夜胥华去邀请沐筱萝出来,她便出来,而自己去邀请她,却着实吃了一遭闭门羹,虽说月溟楚是男人,该怀有一颗坦荡宽容的心胸,可是,与此同时,他夜倾宴,还是大华朝至尊无上的大皇子殿下,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颜面何存?

    不过,夜倾宴的脸面早就没有了。

    沐筱萝压根儿没给过他任何脸,倒是给了夜胥华不少的脸面。

    “二殿下,不知道今日来找筱萝,所为何事呢。”沐筱萝径直得向夜胥华走去,对于夜胥华身后的大皇子殿下夜倾宴,沐筱萝似乎毫无瞥见似的。

    耻辱的,这样的耻辱,生性要强的夜倾宴简直是无法接受~!

    反而,夜胥华脸上的笑容很是亲和,“哦,没什么,就是听说你现在住在筱萝水榭,我就过来看看你的生活环境,这里环境清幽,碧潭修竹还有玉泉叮咚,却是一块好去处,哪怕是宫廷深处也断然是没有这般好的。”

    “呵呵,二殿下这是开玩笑的吧,宫廷内苑,那些御花园的精致想必不知道多美呢,二殿下这么说,简直是羞煞筱萝了,也就这一块府中不起眼的小地方罢了,却得到二殿下这般赞赏。”

    沐筱萝说此番话的时候,调皮的眼光时不时得偷偷瞥着大殿下夜倾宴,发现他早已被自己和二殿下冷落,一时之间都找不到任何的插话理由,如此孤立的感觉,叫夜倾宴的心好疼好疼。

    “筱萝,你若喜欢的话,我和皇兄邀请你去皇宫欣赏御花园的精致吧,时值冬日,御花园的红梅林听说昨夜里早已开放,仿佛就是为筱萝盛开的,大皇兄,你说是不是呢?”

    二殿下夜胥华扭头去看望大殿下夜倾宴,见大皇兄额头紧皱,下巴满是津津冷汗,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这么被人孤立了许久,无疑触动夜倾宴心中最为强大的心魔,要不是沐筱萝两世为人,她压根儿想不到夜倾宴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事实证明,夜倾宴她心胸狭窄,占有欲极强,只要月溟楚看上的女人,哪怕是他没有真心真意的爱过的,夜倾宴都会抢过来,更何况前一世,沐筱萝就是被夜倾宴当做一件货物,夜倾宴就是利用筱萝对他的崇拜,然后娶过来,目的就是要让夜胥华这个痴心的二皇弟伤心欲绝。

    只要夜胥华痛苦,夜倾宴就开心,甚至,他比别人开心一千倍,一万倍。

    心理如此变态的男人,沐筱萝以为自己前世是瞎了眼睛,竟然会接受夜倾宴他那伪装的无比空洞的爱。

    今生今世,沐筱萝算是看清楚了,重蹈覆辙,这四个惨重的大字,沐筱萝的字典里是不会再出现的。

    如今,夜倾宴,痛苦,越是痛苦,沐筱萝复仇的快感就越强!

    突然,沐筱萝作出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非常匪夷所思的举动来。

    沐筱萝牵起夜胥华的手,无比宠溺和温柔得说道,“二殿下,我只愿意你陪着我,去欣赏宫廷御花园的美丽精致,不知道可否?”

    “可以,当然可以。”夜胥华心中冷不丁一跳,怎么会这样呢,幸福来的也太快了吧,夜胥华从来没有想象过,筱萝亲手牵着自己的手,那是怎么样的一个感觉。

    可是现在,夜胥华默默得感受到了。

    “小青子,我、们、走!”夜倾宴一甩长袍,他很快背过身子去,不让看到他此刻的眸中闪烁着无比的恨意,他心中不停地默念,沐筱萝,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和夜胥华如此……我一定要娶你为妃,到时候你就是我的……

    我夜倾宴要得到的,别人休想得到,要是的不到,我会索性毁掉它……夜倾宴心中想到。

    也许是幸福来得太快,夜胥华始终不愿意相信,筱萝她牵着自己的手。

    待大殿下负气而走,走了很远了,沐筱萝保持着一直牵起二殿下夜胥华手的动作。

    “咳咳……”香夏和瑾秋假装咳嗽了一声,这才让沐筱萝有一丝警醒。

    沐筱萝怔了一下下,旋即眸光扫过二殿下略有些羞涩的脸孔,原来他害羞时候是这个样子啊。

    “那个,我……”沐筱萝想要拼命解释,可是拼命解释就是拼命掩饰,到了最后沐筱萝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果断抽回了手,两只手牵扯裙裾,真是要命,沐筱萝心想,自己好歹也是活过一世的老灵魂了,怎么到了这个时候才会局促不安呢。

    想罢,沐筱萝觉得倒不是自己局促不安,却是那夜胥华传给自己的,难道听说过情绪也会传染的么,瞧,此间的情绪正是在传染之中。

    沐筱萝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眸目满满的柔情的微光,“二殿下,既然来了,那就进水榭喝一杯香茶可好?”

    “正好,本殿下正口干舌燥呢。”夜胥华说话之余,眸目不经意得瞥过沐筱萝极好看的丰盈红唇。

    虽说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可香夏和瑾秋确实捕捉到了眼底,两个人私底下面面相觑吐了一个舌头,痴笑起来。

    沐筱萝知道这两丫头心里头在想什么,煞有介事得凝了她们一眼,旋即缓缓说道,“二殿下,请吧。”

    受到女主人家的邀请,二殿下夜胥华当真是兴之所至,何况沐筱萝是他心中一直心仪的女孩子,便一切都感觉是顺理成章的。

    当然了,夜胥华做梦都想要娶到沐筱萝,这是他是夙愿,是每天晚上都会梦到的事儿。

    众人进了筱萝水榭。

    夜胥华挨着沐筱萝坐在青青竹节制成的极有意思的小竹凳子。

    “香夏,瑾秋,人呢,还不速速奉茶?”

    沐筱萝清了清嗓子,这俩丫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做事比平时慢了一拍,这奉茶之事如此简单,她们怎么拖拉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做好呢。

    谁知道沐筱萝的刚放下话来,香夏和瑾秋手上一人一杯茶盅。

    香夏含笑不语,瑾秋吃吃笑道,“二小姐太心急了嘛,这倒茶还有一丝的功夫呢,我们给二殿下沏的是上等的大红袍,前些日子,老太君叫沉香姐姐给二小姐带一些的。”

    “什么?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沐筱萝蹙了蹙眉,好啊,这两个小蹄子竟然瞒着自己,不过细细想来,这大红袍可是好东西,哪怕是当初上位的大夫人也是舍不得喝的。

    紧接着,香夏和瑾秋道,“这等小事儿,就不必告诉小姐了。”

    沐筱萝和她的两个丫鬟挺有趣儿,小打小闹的很是和谐,倒是不比禁宫内苑,宫女太监们稍微出了一点差池,挨几个狠板子是家常便饭,更厉害的,因此枉送性命的,也大有人在,殊不知深宫内苑,多的就是下人的冤魂,那可是不知道凡几呀,数都数不清的。

    二殿下也不客气了,品尝了一口大红袍,“嗯,不过,果然是上品!”

    “二殿下您可真识货,这大红袍是高丽贡品,进贡给先皇的,先皇又赏赐给老爷的,老爷又送给老太君吃,老太君疼爱二小姐又给二小姐一些。”

    瑾秋一个劲儿得说话。

    就连香夏在瑾秋身边偷偷拉着她,瑾秋也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沐筱萝看向二殿下的眸心深处隐隐浮现一抹悲伤之色。

    “先皇……”

    二殿下夜胥华哀叹一声,想当初先皇一直派人到大江南北寻自己回京城,欲把大华皇位传给这些年漂流于江湖之中的自己,可没有想到,不多久后,先皇就被王贵妃害死,王贵妃也正是大殿下夜倾宴的亲生母妃。

    想当年,王氏外戚结党营私,毒死了父皇,大华朝陷入一片的黑暗之中,事到如今,皇帝宝座仍然悬空,到底是谁做皇帝,朝中两派争执不下,一是江湖派,以扶持二殿下夜胥华为首,一是保,派,以拥护大殿下夜倾宴为首。

    其实,皇位,夜胥华本无心恋栈,可却是先皇帝的遗命,先皇早已不在人世了,夜胥华真的不想辜负他老人家,叫他都无法安宁。

    见二殿下眸中流露的伤悲之状,沐筱萝旋即屏退了香夏和瑾秋。

    等二殿下微微从痛楚之中脱离开来,沐筱萝对他说道,“二殿下,你就不筹谋你的皇位么?”

    “……”夜胥华猛然一抬起头来,润亮的瞳孔深处写满了不解,“筱萝,你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沐筱萝心中有几分好笑啊,是呀,自己为什么会提起这个呢,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旋即沐筱萝的波光犹若湖水般的余光笼罩在二殿下的脸上,“你可知道大殿下一心想要筹谋大华皇位?”

    “这是自然,我和大皇兄都是先皇的血脉,都有可能他日登基为帝,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秉承天道罢了。”

    筱萝不傻,这话从二殿下嘴里说出来又一种勘破红尘的意味,前一世,沐筱萝早就知道夜胥华并没有在大华皇位的问题上坚持太多,二殿下夜胥华更喜欢的,是那一种颠沛流离江湖的感觉,对于皇权,他的野心压根儿就比不上夜倾宴。

    不过一个没有充分野心的人,未尝不能做一个好皇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