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相比夜倾宴的凶狠残暴,二殿下夜胥华的敦厚大度,堪称尧舜之贤能,只要夜胥华一旦称帝,沐筱萝想,没有人会在对待百姓的事情上,会比二殿下做的更为出色的,二殿下夜胥华他也不是毫无半点谋略,他的仁德,早在广袤得流传于江湖。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江湖之上,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侠盗,人们无法知道他的真名,只是知道他的外号叫“去如风,来如风”,这二个大字的门号向来是打劫贪官污吏的钱财,然后布施天下的黎民百姓,莫说整个京城,哪怕更远一点的幽州,云州,牧州,丰州等天下九州十二大郡的黎民百姓,都曾受过这位侠盗的恩德。

    只要二殿下开诚布公得说,“去如风,来如风”就是夜胥华二殿下自己,何愁会得不到天下黎民百姓的拥护?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可是亘古名言,谁都知道这个道理,二殿下他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么?

    今天,沐筱萝就是要激发二殿下心内的野心!

    看见沐筱萝的眼珠子直勾勾得凝着自己,夜胥华的心一寒,说话声音有几分抖索,“筱萝,你怎么这般看我,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还是有什么……”

    “你脸上没有任何脏东西。”沐筱萝轻柔一笑,故作痴情得两只手蹭着下巴,眼间流淌着秋波味道更浓烈了几分。

    刚刚还被沐筱萝的手牵着拉着,夜胥华就感觉心有如鹿狂撞,紧接着筱萝如此挑逗自己,说真的,如果叫夜胥华重新戴上面具,打劫天下的贪官,救济天下的百姓,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简直矿业说得上再简单不过的事儿,可是要自己跟筱萝对视很久,这个夜胥华有点做不到。

    “我就是想要问你,你为什么喜欢我~!喜欢我的话,干脆你拿一个秘密来换。”

    出于沐筱萝想要激发二殿下夜胥华内心深处的野心,沐筱萝才会这么说的。

    当然这个要让二殿下说出内心深处的秘密,是激发他心内野心的一部分,要夜胥华当上大华朝未来的一国之君总比好过那大殿下夜倾宴当吧。

    “秘密?什么秘密?”沐筱萝已经到达二殿下的近前,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沐筱萝可以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声,还有狂烈躁动不安的心跳声。

    秘密的空间向来是干柴烈火的生产基地,对于筱萝和二殿下来说,也不例外。

    二殿下尽量平复心情,让自己看起来放松一些,没那么感觉到灼热,“秘密,我没有秘密的……”

    “去如风,来如风,如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盗就是你吧,夜胥华二殿下,怎么,你还想否认不成么?”

    沐筱萝勾起唇畔微微一笑,她看似极为淡定,却看着坐在青竹凳子上的二殿下额头上泌出苦涩的汗水,他的瞳孔不由自主得扩大,唇舌深处愈发燥热起来,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唤,在传唤。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沐筱萝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就是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大侠盗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夜胥华连忙起身,抱拳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先告辞了,筱萝小姐你……你轻便。”

    说完,二殿下恨不得马上抽身离去。

    沐筱萝嗤嗤一笑,哟,这不是被人发现了秘密就想要拼命掩饰的动作表情么?

    “二殿下,你别否认,看看你怀里有什么东西被我拿走了呢。”沐筱萝不知道何时手里多了一只红枫叶,枫叶很美,那颜色恍如夕阳那般艳丽。

    红枫叶,怎,怎么会在筱萝的手里。

    一直以来,夜胥华自己闯荡江湖之时,面对很多的贪官污吏,有时候他不想动用自己二殿下的身份,而是以江湖侠盗,“去如风,来如风”的威名为天下老百姓扫除不平障碍,而红枫叶,就是夜胥华每一次执行任务之时,会在每个贪官的家里留下的凭据。

    因此,江湖上朋友戏称他为“来如风”,而无数的贪官污吏为对他闻风丧胆,称他为“红叶大盗!”

    红叶大盗,乃天下第一通缉大盗,可是时到今日,一直沦为悬案。

    红叶大盗,去如风,这样的字眼,是天下黎民百姓们的福音,又是天下贪官污吏们的梦魇始源!

    只要二殿下夜胥华公布自己是来如风的,或者是红叶大盗的身份,定会受到天下老百姓的拥护,登上一国皇帝宝座,到时候哪一个贪官污吏会冒着被抄家的危险指责红叶大盗偷盗走自己的贪污赃款呢,岂不是不想活了?

    夜胥华,他以为今生今世,不会有人识破他在江湖上的另一个身份,因为他每一次出走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披着一个面具,几乎死去的那些贪官污吏,哪怕是死的了,都没有亲眼见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前一世,若不是夜胥华一次执行任务之中遇见沐筱萝,沐筱萝万万也想不到竟然会是他,当然,这件事要等到好久才会发生的,而沐筱萝俩世为人,她早已洞悉每个人的人生轨迹,这点事情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

    “你是来如风,也是红叶大盗,难道我说错了么?”沐筱萝纤弱的小手指头捏着红叶,那红叶是经过人工特意烘干的,虽然很薄很轻,可也不容易受到虫子的腐蚀。

    这一句话,犹如一口大钟鼎轰击夜胥华二殿下的脑壳,他嘴畔上的肌肉几乎有些颤抖,他的两颗眼珠子几乎要掉下来,“不可能的,筱萝,没有会知道我在江湖上的身份,没有人,筱萝,你是……是如何知道的……我执行任务之时,向来是以面具示人的,从来不露真面目,还有这红叶,是我贴身之物,你如何知道我身上戴这个,莫非,你偷看过我洗澡?”

    到了后面,夜胥华接近发狂了,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这般困窘,就好像自己一丝不挂得接受筱萝她的审视,还是一直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审视!

    这,实在是有点……至少夜胥华目前无法接受的状况。

    “是,我偷看你的洗澡,你的……发育程度还是蛮不错的。”

    沐筱萝吃吃一笑,惹得夜胥华有一个突击的想法,就是拿一块刚刚出炉的白豆腐撞死自己得了。

    听到沐筱萝不拘的言辞,夜胥华吞了吞口水,双手本能得护住他的命根子,“你坦白说,你在何年何月何日见过本殿下洗澡的,说,筱萝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

    “你就怎么了……”沐筱萝一脸嬉笑,看不出夜胥华还挺可爱的,不过说实话,今天就是要为了激起夜胥华心中的野心,她可以用尽自己的一切手段,帮助夜胥华成就帝国皇位,“二殿下,你不用猜忌我如何知道这些,我只是要让你知道,你是大华王朝最适合当皇帝的人选,我希望你可以担任大华国君,统治天下,给天下黎民百姓带来幸福,这不正是你当日游荡江湖戴上面具化身来如风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中,扫荡天下所有的贪官污吏,让每一个百姓有饭吃,让每一个百姓有衣穿吗?你敢否认,这些不是你以侠盗之名纵横天下的初衷吗?胥华二殿下,请你告诉我,是不是?”

    什么,你……

    夜胥华刚才以为筱萝在开玩笑,可没有想到,筱萝她竟然如此执着的,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事情,沐筱萝他部知道,这话正是戳中夜胥华心中的痒觉,也是这些日子一直困惑他所在的问题。

    今天,却是被沐筱萝一句话给破开了,顿时间,夜胥华觉得前路再也没有先前那般迷茫了。

    夜胥华想了很久,旋即道,“筱萝你说的对,之前我行走江湖,以去如风来如风的侠盗之命,布恩泽于天下,我就希望天下黎民百姓能够过的更好,可是我却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须要知道,大皇兄他这二十年来一直侍奉在父皇左右,而我长年流离在外,在经事治国方面,我质问比不上大皇兄!”

    “难道你就想这么放弃掉竞选的机会么?”沐筱萝冷然一笑,“你口中的所说的经事治国之才也要通过时间的淬炼的,只要你有心为天下百姓谋福祉,日后成了一国之君,有的是你忙碌的,到时候大臣们每天几百个奏章就会让你头痛不已,何愁不会治理国事呢,这些只是经验而已。而大殿下他就会了么?”

    沐筱萝心中极为不屑,上一世,夜倾宴还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皇子,在帮助他成为大华新国君,身为夜倾宴背后的女人筱萝不知道多少次****夜夜为他熬心沥血,成就他的威名,要不然夜倾宴的皇帝宝座会做得稳当?

    开什么玩笑?!

    二殿下夜胥华一点不会比夜倾宴差,相反,夜胥华极有潜力成为一代圣君,就算成就不了上古的尧舜,也不失为一个明君和仁君,天下黎民需要安逸,需要稳定,不要夜倾宴这般残暴不仁的昏庸君主。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其实天下黎民百姓才不管坐上皇帝的到底是哪一个,只要能给他们安安稳稳的有田地种,吃得饱,穿的暖,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平平安安一辈子,就是好皇帝。

    “筱萝,你……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

    夜胥华有点看不透她了,“想不到,你了解大皇兄比我要更甚,难道那些话是大皇兄亲自跟你说的?可是……不像啊……”

    二殿下夜胥华一想起沐筱萝对他的大皇兄如此冷淡,就不免推翻了了设想,不可能,一定不是大皇兄告诉他的,哪怕大皇兄肯说,只怕筱萝也不肯听吧。

    到了后面,夜胥华只是说沐筱萝竟然洞悉世事到了如斯境地,叫自己好生佩服云云。

    “我跟那个人向来没有什么联系和来往,刚才你也看到了。”

    沐筱萝提及刚才的所作所为,更是令夜胥华的疑问的石头慢慢沉淀下去。

    只是搞不定今天筱萝竟然跟自己说这么多,夜胥华脑袋有点闷热,缓缓得说道,“筱萝,你今天与我说的,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有时候我在想,我要不要和大皇兄竞争大华国的帝国皇位,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心中真是有此争夺皇位之意,我争夺皇位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想要天下黎民百姓每一个都可以安居乐业,再没有战乱,在没有纷争,路不拾遗,每家每户唱丰年!”

    “二殿下,你真的没有令我失望。太好了。”沐筱萝这是在夜胥华二殿下进来久了,这一个笑第一次令二殿下感觉到很舒服的笑容。

    趁着四下无人,夜胥华心底里哪一些话又停留在嘴边,“筱萝,他日我为皇,你可以答应我为后吗?”

    “不可以。”沐筱萝回答得极为坚决,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语气完是冰冷的,脸上的笑意尽消,她答应自己,今生今世不再跟皇室有任何的瓜葛。

    夜胥华不愿意想想得摇摇头,“不,筱萝,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否则你也不会跟我说这么多……”

    “二殿下,你别误会,我是希望你成为大华朝未来的皇帝,可我并不想要做一个皇后,我更不可能日后跟三千妃子共享一个男人,我要男人对我绝对的忠诚,我要我心爱的男人只能喜欢我一个人,你可明白?”

    沐筱萝觉得话直接摊开了说,这样以后大家心中就没有任何芥蒂了,没有了芥蒂,沐筱萝就算拼尽力帮助夜胥华顺利登上大华帝国宝座,也不会有其他的顾虑了。

    似乎夜胥华还是不肯相信沐筱萝所说的,他拼命得摇摇头,“不,我不相信,要不然你刚才怎么会在大皇兄面前与我牵手,这不是代表着……”

    “这只是代表着我们之间逢场作戏而已,而这出戏我正是要做给大殿下夜倾宴看的,我不知道大殿下是怎么理由,或者是他也想来接近我,不过二殿下,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与你之间只能是朋友之间的关系,而我和大殿下之间的关系,连朋友都不是,这下你懂了吗?”

    沐筱萝的脸上极为风轻云淡,经历了上一世,很多东西很多事情,她看得比谁都要透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