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这话说到了半途,老太君叫身侧的丫鬟们都下去,就由着筱萝牵她的手往园中小木亭子上坐去。

    沉吟了半晌,老太君看着筱萝精致的五官,才道,“筱萝,你是老太君的乖孙女儿,你是想要太君开心,老太君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大媳妇和大孙女儿不孝啊,这么多年来,我哪一点对东方你臻珍不好了呢,她竟然骂我老东西!记得征儿刚娶她过门的时候,她可是出身名门大闺秀,知书达理,孝顺公公婆婆,相夫教子,我以为这些年来臻珍长媳会把这些紧记挂在心头,到最后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哎……”

    老太君重重叹了一口气,沐筱萝拉着她老人家的手,温言劝慰,“老太君,您放心吧,如果大夫人她有良心的话,她一定会改过的……”

    这话一说出口,沐筱萝心中浮现一抹冷笑,改过,东方飞燕那个贱妇真的会改过么?只怕是不能吧,你见过那一条狗改得了它****的么?

    没有,仅仅一条例外都没有?

    改过?老太君无奈得摇摇头,“俗话说,三岁看老,这臻珍当年一进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女子眼中戾气太重,又只要有人狠狠镇压她体内的煞气,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而恰恰能够镇压这股子煞气的人儿,正是你相国爹爹。”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呢?”沐筱萝假意觉得好奇,不过心想,天底下的事物,都是一物降一物,毒蛇齐边的环境定然有解药,相生相克,看来是的确符合自然的规条。

    不过仔细想一想,沐筱萝又觉得不妥,问老太君道,“老太君,如今相国爹爹不再理睬大夫人,是不是代表着的夫人身上的一股潜在的戾气又重新暴露于人前么?”

    “我想也是对的。”老太君一颗心始终在他的儿子身上,“征儿他不成器啊,在外边勾搭了一个叫什么绿儿的青楼女子,还想要把他娶回来做姨娘,真真是荒唐呢。”

    可是老太君恐怕还不知道相父沐展鹏更为荒唐的事情,在鎏飞院子的花厅厢房内,相国父亲和大夫人的义姐勾搭成奸,****相见,可是筱萝亲眼看到的,如此荒唐,沐筱萝都不想说的,只是感觉恶心极了,不过相国父亲如此胡作非为,辜负娘亲筱萝生母对他历久不衰的爱,对娘亲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老太君只管着发他儿子的牢骚,筱萝作为老太君的乖乖孙女儿就且听着。

    这几日来,想必老太君也是憋坏了,相府内,一个说话亲近的人儿都没有。

    虽然沉香这丫头是贴心的,到底不是骨肉至亲,很多东西,老太君可以跟沐筱萝说,可不能跟沉香说。

    还有相府内的极为姨娘们,没一个是跟老太君交心,哪怕是二夫人,也是因为沐筱萝,所以老太君才对筱萝的娘亲有所改观的。

    和老太君在木亭之内闲聊了半个时辰,老太君就说自己的肩胛骨酸麻,筱萝就略尽绵力仔仔细细得替老太君使用花辰指压技法按摩开来,舒爽得老太君唯独闭着眼睛享受,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筱萝啊,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技法炉火纯青了这么多,沉香她呢是时不时帮自己按着,可她按几百下,都没有筱萝乖孙女按十余下那么舒服呢。”

    老太君闭着眼睛,嘴角渐渐泛起一抹笑容,如今这相府深处,也就筱萝乖孙女儿和自己亲昵。

    一想到这里,阎红玉的心底莫名得酸楚,想想之前大孙女沐若雪多么玲珑乖巧啊,可惜她和她母亲东方氏一样,是一丘之貉。

    哎,人呐,真是太可怕了,也太复杂,表面上看到的和实际上看到的,大多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阎红玉经历了相府种种的事迹,不免得心中有几分感叹,人还是表里如一的好些。

    “老太君,您现在其他什么的都不要想,就安安心心得闭上眼睛小栖一会儿,我想这么多天,老太君肯定没有睡几个安稳觉了。”

    沐筱萝说着,手上给老太君施展的花辰指压技法并没有消停,每一下都让老太君有一种羽化而登仙之感,整个人感觉身体轻飘飘了。

    之后的两盏茶功夫,老太君竟然给睡着了,她刚才还说留着筱萝在长安园过夜呢,不过筱萝觉得还是让老太君这边睡会儿,连忙叫沉香去正屋拿了一个黑熊大氅,轻轻给老太君披上去。

    此处的木亭四齐都是高墙,任凭的风劲猛烈,风力也被消去不少,所以有了这么一件厚实大氅做底子,老太君肯定睡得极甜。

    沐筱萝呆了一会儿,也回了筱萝水榭,香夏和瑾秋在身后尾随,穿过小拱门,假山,曲桥,突然又过了一段小木栈道,下方是流动的溪流,水貌似很深,深不见底,栈道的右手边有一木质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大明溪”。

    大明溪是往南边的方向绵延其上。

    由于相府太大了,前世的沐筱萝并没有机会把相府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都给踏一遍过去,沐筱萝正想踏过小栈道往南方去了。

    香夏在筱萝身后叫住了她,“二小姐,前方是通往相府南院,那里少有人会到哪里去,一是小栈道下面的大明溪很深,足有二七丈见深,可危险了呢。”

    沐筱萝似乎想起了什么,眸中有几分锐利的神色凝着香夏和瑾秋二人,“你们告诉我,这大明溪的水的源头是来自哪里?”

    “这,我不知道呀。香夏姐姐说不定知道呢。”瑾秋两只手绞雪白的手绢儿,清亮的目光隐隐泛出一丝丝柔波来,更多的,她是彷徨,畏惧和忧虑。

    香夏知道,可她的眼底渐渐浮起一片墨色,不住得点点头,“二小姐,我们还是别去吧,赶快回去,那边可是南院天井啊——”

    南院天井?沐筱萝一怔,心道,这不是瑾秋五岁之时被掳走,十岁之时又被放回来的南院天井么。

    沐筱萝的心底仍然极为平静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说,这小栈道之下的水是来自于南院天井?”

    二小姐都这么问了,香夏自然而然没有任何隐瞒了,倒是瑾秋,她的心底深处似乎隐隐约约感受到什么似的,可是她又讲不出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走吧,咱们去南院天井看看吧。”沐筱萝的娥眉轻轻轩起来,那淡扫娥眉的模样可真是迷人极了。

    出于心中的恐惧和彷徨,丫头瑾秋本是不愿意前去的,不过她想,既然二小姐在这里,那么就是安的,再怎么样,二小姐也不会相信自己吧,二小姐和香夏姐姐可是疼爱自己都来不及了呢。

    瑾秋是没有了问题的,反而,香夏的问题来了,她咬着紫红色的手绢儿,上面绣着一朵菱花,“二小姐,我不敢去,一般人没有事情的话,估计都不会去哪里的呀,咱们还是走吧。听说那里的水都干枯了好像……”

    “干了?你是谁井水干枯了?”

    这话着实把沐筱萝吓了一大跳,沐筱萝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这条小栈道下的水约莫有二七丈方深,若是水源源头的南院天井干枯的话,这些谁却是从何而来的呢。”

    很显然,香夏说的简直有点超乎自己的想象了,无论如何,沐筱萝想要相信她却也没有办法,沐筱萝的语气极为坚决,“香夏,瑾秋,你们两个要是害怕的话,就不要跟来。”

    说做就做,沐筱萝毫无半点的拖泥带水,她捻起裙裾,两只小脚踏过小栈道,幸好小栈道左右都有护栏,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诸如栈道底部,坠入水中,真真是危险之极,再说此刻的天际正是涵洞,冰水极其刺激人的肌肤,就算不被冷水呛死,就会被冷水冻死。

    沐筱萝就觉得好玩,前世她听闻相府的某处跟五岁孩童被大齐皇朝的余孽抓走五年,在这五年之内他们受尽非人的虐待,给他们吃,也给他们睡,不过大部分的时间就是让他们不听得练习武功,有时候几千个小孩子一起互相厮杀,剩下的那一个就是大齐皇朝余孽的杀手!

    很显然,瑾秋是属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几百个小孩子之中的某一个极小的部分。

    沐筱萝走的极快,她一直沿着小栈道走,前方就是高高厚实的围墙,附近围绕着破败天井是一系列的屋子,窗轩很明显的破败失修,都爬满了蜘蛛网,看来这里早已没有人住了,年代极为久远的样子。

    再看看大庭院中间的一口天井,沐筱萝来到井边,果真看到天井内一点水迹都没有,不比梅花林中的那一口井,那是都可以喝得井水,虽然梅花林曾经被沐筱萝给污染了不能饮用,因为筱萝曾经把容姑姑和爪牙两人的尸体扔进去,不过这口天井却真真是一口井水都没有。

    “香夏,瑾秋,你们说的没有错,这口天井果然是没有水在里面?”

    沐筱萝想,这口天井没有水,那么这口天井连接到外面的小栈道的水从何而来,难不成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么?

    可是不可能呀,南院天井的地势相比较之前小栈道的水位还要低,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有水,那水也是先要流到南院天井这边呀。

    南院天井为何没有水在里边,这个问题,香夏和瑾秋也不知道。

    香夏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她走出来,拿着紫红色绣着菱花的手绢儿捂住唇鼻,“筱萝小姐,我听闻十年前,这口南院天井是有水的,不过十年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量的水涌向小栈道,小栈道本来是没有……”

    “小栈道本来是没有水的,是吗?”沐筱萝猜测着。

    此番倒不是香夏开口了,而是一直颤颤巍巍的瑾秋,“我好像也听说了,小栈道下面是深达二七丈方的天坑,到了后面才有谁的……”

    “天坑,竟然是天坑?”沐筱萝越来不明白的,这天坑说着好听是天坑,可是很明显,此间的栈道摆明了就是人工开凿而成的,难不成是老天的鬼斧神工么?

    古怪,一定有古怪!

    沐筱萝旋即把身体紧挨着天井,外边的晴朗接近傍晚,可是天井内一片漆黑,倘若有火把就好了,有火把的话当然是最好的,没有火把,小火折子也行啊。

    “你们二人身上可有火折子?”沐筱萝只顾着把螓首伸向天井,头回都不回得对他们而来道。

    香夏摇摇头道,“二小姐,我们带。”

    “哦,我有,刚才香夏姐姐叫我蒸红豆沙包的时候,是我点的火折子。”瑾秋把怀中的小火折子给沐筱萝。

    沐筱萝如获至宝,她拿着火折子往天井内一探,果然井底干燥非常,仿佛一滴水都没有,天井下边的空间楚围很大,大概要五十个小孩子环抱成一圈跑一圈才可以把它围满。

    太大了,相比之下,天井的井口是非常之狭小的。

    沐筱萝仔细那眼睛探索着突然在右下方八尺之地,有一个深深凹陷进去的地域,凹陷进去的部位是停留在天井的半空部位的,并不是在天井底部,沐筱萝瞄了一眼远处的小栈道,发现这八尺之下的半空部位似乎和小栈道落空的部位极为吻合。

    沐筱萝索性换了一个视角,她走到天井的对面一端去,赫然发现这空中部位是一个小小的洞府,恐怕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穿行,具体来说,应该是一个成年男性穿行,极为关键的是,沐筱萝还在天井的斜对面发现一个小石阶,小石阶很紧窄,如果按照平时观察的话,会以为是天井因为开凿不规则残留下来的,真实的情况,却是小石阶。

    两世为人的筱萝有一个极为强烈的预感,这下面一定有惊人的秘密,到底下面隐藏着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见筱萝二小姐直接打着火折子就要跳进,香夏和瑾秋记得鼻皓澈快红了,“二小姐,您这是在做啥,千万不能想不开啊二小姐!”

    汗……姑奶奶我就算想不开也用不着跳井吧,沐筱萝想想也是,目前的举动也太过异常,以至于令她们有所误会。

    沐筱萝眸抬都不抬一下得道,“你们小声点儿,我去去就来。”

    筱萝压根儿没有顾忌心脏都嘭嘭狂跳而出的香夏、瑾秋她们,筱萝一心为了探究南院天井下的下落,这其中有着哪怕自己前世都洞察到的可怕秘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