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可以的话,沐筱萝根本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筱萝——你好大的胆子!在天井旁做什么?!”

    突然一声洪亮犹如大钟的声音传入沐筱萝的耳朵里。

    沐筱萝深深一怔,旋即抬头,却看见父亲沐展鹏负手而立天井前,香夏和瑾秋早已跪在地上,满脸仓皇。

    “说,是不是你们两个臭丫头带二小姐到这里来的,相府白养了你们这些猪狗!”

    沐展鹏话音刚落,抬起脚尖,对着瑾秋的胸口重重踢了一久,香夏也顺势被蹭在地上,由于相国大人的脚用劲极大,瑾秋受的伤较为严重。

    “父亲,是我自己要来的!”沐筱萝哪里会眼睁睁得看着瑾秋香夏她们伤成那样还无动于衷,小步快跑到沐展鹏的跟前,脸上表情赫连瑟淡然,“父亲,一切是我的错,香夏和瑾秋是跟着我来的!”

    这个刁钻的女儿,我沐展鹏伐怎么会生出如此刁钻的女人,若是被她发现天井下面的秘密,可怎么得了?

    沐展鹏感觉到自己励精图治了这么久,天井的“秘密”关乎着自己能够早日统御大华,岂能叫人发现,正出大女儿沐若雪都不行,她沐筱萝算得了什么,毫无犹豫的,沐展鹏的巴掌直接甩出去。

    啪~

    一道血印子狠狠挂在沐筱萝的脸上,“混账!南院天井乃相府禁地,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这只混账!你还想跳进井里,就不怕淹死么?”

    “天井里根本就没有水,我什么爬不得!”沐筱萝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无良父亲,就是因为自己掌掴自己,他越是在乎,就意味着天井下的秘密肯定是非比寻常的惊人吧。

    对于沐展鹏来说,这个屡次被自己嫌弃的女儿不单单是不听话,她还极度忤逆,试想一下,一个小小的,出女儿如此忤逆自己的意思,这要是传出去,他贵为大华王朝一朝之相国的尊崇颜面何以存在呢?

    沐展鹏想要给沐筱萝再来一巴掌,可惜,这第二巴掌竟然甩在空气里头,扑了个空。

    “您虽然是我的父亲,是您生了我的身,可我生出来不是给您打的!打我出生之日您就一直虐待我,当年您娶了娘亲只不过是娘亲的鼻子像极了你的大姨子东方玉娆吗,您一直把娘亲当做替身,而我只是您一个替身的女儿,呵呵,您会疼爱我才怪呢。”

    当着香夏,瑾秋的面,沐展鹏的身后还跟着他的贴身小跟班文棋,当着所有人的面,沐筱萝不留半点情面给那无良父亲沐展鹏!

    这么多仆人婢女在场,沐展鹏脸色一憷,这个该死的,出女儿,竟然在外人如此说她的亲生父亲,再让沐筱萝继续说的话,岂不是要逼她说出那日在鎏飞院花厅偏厢和东方玉娆偷情的事来。

    不,偷情这件事对于寻常百姓家,倒是没有什么,可对于整个家法严谨的相府来说,那东西就好比毒药丸,连碰都不能碰的。

    沐展鹏纵横官场这么多年来,什么风浪没有见识过,这个女儿还小,也就强行压下了怒火,“你给我滚回筱萝水榭去,以后不准呆在这个地方!香夏,瑾秋,你们二人速速扶二小姐起来,我罚你们三日禁足,听见没有!”

    三日禁足?沐筱萝惨淡一笑,这个无良父亲也就这点办法了。

    这件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香夏和瑾秋走过来,搀扶着筱萝二小姐,见二小姐雪嫩脸颊上有一道猩红的血印子,看起来很可怜,她们到底是筱萝的心腹,她们不禁为筱萝二小姐痛起心来。

    回到筱萝水榭,沐筱萝并不先顾着脸上的红印子,倒是关上房门先给瑾秋的胸口擦上一点金疮药,被相国踢了一脚,若是香夏这般的弱质女子,想必要先吐出几血来。

    不过令沐羽嬛极为震惊的是,沐筱萝扯下瑾秋的外衣,然后是……肚兜,惊讶的并不是这个小丫头的胸口上青肿的一大片,而是瑾秋她的前胸和后背竟然纵横交错着至少几十道疮疤,有刀痕,有剑痕,有鞭痕……还有各种各样神秘武器造成的疤痕,饶是因为年岁久远,这些伤疤有隐隐约约被淡化的痕迹,看上去颜色淡淡的,可是凹凸不平滑的创面犹在。

    “哎呀,瑾秋你……”

    沐筱萝其实早已知晓瑾秋在五岁那年被没落的大齐王朝余孽捉去训练成杀手,从瑾秋的五岁到十岁之间,肯定每天活在刀光剑影,腥风血雨里,身上有这么疮疤极为正常,不过没有想到她的创面竟是如此大,令人无法直视。

    此时,香夏抬头凝了一眼沉声的瑾秋,“二小姐,这些疮疤在瑾秋妹妹十岁之时再次回归相府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我当时第一次见到她身上的疮疤的时候,觉得很震惊,不过久而久之,我就感觉没什么,如果筱萝二小姐觉得不习惯的话……”

    “若是二小姐不愿意看到瑾秋,那就把瑾秋换掉吧,叫别的丫鬟伺候小姐。”

    说到这里,瑾秋豆大的眼泪都下来了。

    沐筱萝替她擦干眼畔的泪水,安慰她道,“瑾秋,香夏,你们放心,不管你们变成什么样皓澈好,本小姐都不会遗弃你们,再说你们刚才因为我被相父责打,是我保护不齐……”

    筱萝二小姐的话无疑是感动了瑾秋,她这小丫头的自尊心从小就比别人强,是所有丫头之间心气儿最高的,可惜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沐筱萝觉得别人可以轻视她们,但是自己绝对不会!

    “二小姐,别这么说,您是瑾秋和我主子,哪怕我和瑾秋妹妹拼劲最好一口气,也要维护小姐。”

    不等筱萝二小姐解下说下去,香夏跑过去,手抓着筱萝和瑾秋,认真得对她们点点头道。

    真真是一个力护主的丫头,沐筱萝心中也有几分动容,不过筱萝叹息了一口气,继续道,“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哪怕相国父亲把我打死,我也不会放弃的……”

    读懂筱萝二小姐心中的坚毅之色,瑾秋开口了,“筱萝二小姐,你是说,你还要到南院天井一探究竟?”

    沐筱萝嘻嘻一笑,点了一下瑾秋的瑶鼻,眼底涌起了一方柔波,“瑾秋,你真聪明,就是。”

    “可是二小姐,如果再被老爷发现了,我和瑾秋岂不是白挨打了么?再说老爷那么严厉,他就不想我们再去的,二小姐,您可要想清楚了呀,我和瑾秋受点罪没有什么,我怕小姐您受老爷责罚,到时候老爷不待见您了,可怎么好啊?”

    香夏这是真心真意替沐筱萝设想,她自己是二小姐的奴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三个人就是连在一条线上的,谁也离不开谁。

    “你们放心吧,这次我不会连累你们,我一个人去,当然,我也不希望你们连累我?”沐筱萝娇嫩的舌头吐了吐,带有几分的调皮样儿,“可不能让你们白挨打,父亲说不能去,我凭啥一定要听他的话呢?要听他的话,我沐筱萝岂不是一辈皓澈要住在破败的茅草屋,一辈子自己砍柴,挑水,直到老死么?哼!相父他如此紧张,恐怕那南院天井藏匿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一定要好哈弄清楚哩。”

    跟在二小姐身边这么久了,香夏和瑾秋也渐渐摸清她的秉性,只要是二小姐绝对的事情,恐怕连二小姐自己也不会更改,更别提其他人了。

    不过香夏多少还是有点担心,“二小姐,你一个人去么,还是带上香夏吧,这样有什么事儿大家好照应着点儿。”

    瑾秋胸口涂抹好了金疮药,穿好了衣服,脸上却满是好玩的意味,“二小姐,香夏姐姐,你们可要带上瑾秋,不然我可要闷死了。”

    “去,你个蹄子,天天想着玩儿。”香夏轻轻得点了一下瑾秋的额头。

    沐筱萝笑了。

    沐筱萝和两个丫头嬉笑正酣的时候,突然听到外边有响声,却是有男人痛苦得吼叫声。

    “哎呀,妈啊,痛死我了!”某个男人蹲在紫竹林下,他的两只脚深深陷进地坑的老鼠夹,拔出来之时,早已满脚鲜血,任凭他穿着硬板鞋,却没有能够逃脱被伤害的命运。

    沐筱萝灵机一动,“瑾秋,香夏,快抓起身边的竹节,一起连日来在我们紫竹林里偷听坏人!”

    筱萝水榭内阁墙角边堆了二七根的小竹节,是当时沐筱萝给老太君做青竹拐杖的时候留下来许多,这不,立马成了一件件现存的武器了。

    这青竹节上正是因为有节,打在人的皮肤上是很疼的。

    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沐筱萝带着香夏、瑾秋她们,就抡起手中的青竹节对着埋下老鼠夹处屈膝偷听的男人,就着脑门就狠狠劈了下来。

    一人成单,三人成虎,三个女人就是三头母老虎,可别小瞧这三个女人联合起来的力量。

    那个男人一身墨衣,低着头一直挨筱萝等人的打,他暂时无法逃脱是因为脚下被老鼠夹夹住了,鲜血狂流不已。

    “打死你,你这个人渣!”

    “没有想到这个臭男人竟然偷听我们和二小姐的谈话,该死!”

    “香夏姐姐,别跟他废话,继续打!”

    ……

    别看瑾秋平素儿胆子很小,一旦狠起来,直接要赛过沐筱萝和香夏的。

    等到那个墨衣男子的脑袋似乎被肿大了不少,而墨色衣裳男子本人也嫉妒头晕目眩的模样,沐筱萝和她们到底停止手下的动作,筱萝是直接挑起那个男人的下巴,一瞧。

    “墨扬?”沐筱萝冷眸一皱。

    香夏忍不住道,“他可是大夫人手下的人,自从爪牙死了之后,墨扬就成了大夫人最为得力的手下了?怎么会在这里?”

    “这还不简单么,香夏姐姐,肯定是大夫人派他来的。”瑾秋心想,这件事情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直接可以得出答案。

    不过墨扬也真够笨的,竟然中了老鼠夹,沐筱萝不禁为自己的成果而感到自豪,还是多亏了老鼠夹,要不然这个墨扬听到了关于自己的风声,然后就走了,再报告给东方飞燕这个老贱妇,岂不是要亏大发了?

    幸好啊……沐筱萝拿眼睛看着香夏和瑾秋等人,“他现在好像是睡昏了,有什么办法让他醒一醒?”

    “这个简单呀?!”香夏去三米之外的地方弯腰找了一个小竹筒儿,这里可是筱萝水榭,上一次相爷派几个家丁们在此处修葺,可遗留了不少东西在这,什么竹筒子竹篾皓澈有些,香夏拿了一件,再到泉水边上划拉了水,装得满满得,一咕咚倒在墨扬的脸上。

    数九寒天的凉水简直可以把人的骨头都给冻得麻酥酥的,简直是要********了。

    “哎呀……”墨扬打了一个冷战,毫无血色唇瓣颤抖着,两颗眼珠子犹如死鱼一般,时不时得看了看筱萝,“饶……命……啊,云……嬛……小……姐……|”

    这个贱人,替大夫人来监视起自己来了,还要自己饶命?想的也太多了吧。

    沐筱萝冷冷一笑,“香夏,瑾秋,你们把他给我拽到地下黑牢去,关起来,没有本小姐的命令,不准叫他出来,你们可听见了?”

    “是,是,奴婢这就去办!”香夏和瑾秋相顾一笑,然后一个人拽着他的左手,一个人拽着他的右手,由于墨扬是脚下有着极为严重的伤,这下子他就算插了一百根翅膀,也飞不掉了。

    沐筱萝其实挺狠的,墨扬刚才蹲下来的地方,可是足足卖了五二个老鼠夹下去,墨扬他两只脚平均下来都夹了两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要不然筱萝准在老鼠夹的尖口上涂满粗盐和辣椒,叫墨林好好尝尝鲜儿。不过筱萝没有,长姐沐若雪那般变态,这种事情她不屑做,并不是做不出来!

    ……

    地下黑牢大门。

    依然是相府护院头子戚先诚在看守着。

    香夏和瑾秋压着墨扬前来,由于墨扬的脚下的老鼠夹没有脱离脚的伤口处,血水一直吧嗒吧嗒得滴污了整个路段,看上去叫人触目惊心。

    戚先诚他本来是投靠大夫人那般,不过这相府发生巨大变故,大夫人和大小姐犯错被暂时关押在西苑小柴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出来,戚先诚他整个人好比没有了毒牙的眼镜蛇,就等着沦为筱萝等人砧板上的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