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出了洞口,并没有花太多的功夫,清爽有些冷意的山风就猛灌而入这个洞口,可能是溶洞之中呆得太久了,所以沐筱萝俩人觉得闷热,出来之时,倒是觉得空旷的多,要舒服的多,透气的多。

    山外。

    一大片纷纷扬扬的零星萤火在空中飞舞。

    “这是萤火虫么?”沐筱萝睁大了眼睛好美啊,“奇怪,这样的天气也可以见到萤火虫么?”

    置于此山中,夜胥华感觉到如沐浴在春夏之交的花海之中,他游历江湖那么久了,到底知道一些,“早年我游历江湖的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说,上古有些人居住在某处幽山,传闻此处山峦得天独厚得形成它自有的气候,无论外边世界一年四季怎样交换更迭,山中依然四季如春。”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地方么?”沐筱萝眼珠子瞪得大大,再往前走了几步,脚底下的山花极是灿烂,山风都是甜甜的香味。

    “莫非是世外桃源?”沐筱萝愣了一下。

    夜胥华看沐筱萝的时候,就好像看着一个很是调皮的孩子,“难不成还真的是上古先秦人家的桃花源呢。”

    知道夜胥华在取笑自己,沐筱萝却一点不在乎的样子,她到处去逛了逛,发现山中多是灌木林,有的是参天巨木,很高大,约莫有五十丈左右,却不知是什么树木,最多的东西就是萤火虫了。

    望着漫天飞舞的萤火虫,沐筱萝似乎知道了什么。

    沐筱萝忘乎所以得拉着夜胥华的手,“你看看,此处异地,漫山遍野都是萤火虫,如果我们能够把它们部抓起来,岂不是成了一盏无火明灯了么,到时候不就可以帮助我们照明走回去?”

    “筱萝,你真聪明,我这里正好有白色纱巾!”夜胥华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纱巾。

    说办就开始办,二人抓了老多的萤火虫。

    一个堂堂的大男子竟然心里头揣着白色纱巾,沐筱萝不禁好笑了笑,却也没有说什么。

    夜胥华极为宝贵得抚摸一下盛着萤火虫的白纱巾,叹息道,“你不知道,这是当年我流落江湖之时,养育我长大成人的养母遗物,我这辈皓澈是好好带在身上。”

    “对不起,我不应该开玩笑……”沐筱萝感觉到自己错了,本不应该笑他的。

    他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养母就是知道了我把她赠我作念想的白沙巾用来装萤火虫,她老人家也会同意的,不会怪罪的。”

    沐筱萝又扑哧一笑,夜胥华也笑了,二人对视一眼,良久,才道,“走吧,在这里逗留太久,等天明了,会遭人怀疑的。”

    好多好多萤火虫聚拢在一起,无疑是一盏小明灯,再也不畏惧洞府内的湿气多重,像火折子一样随时随地都可以被灭了。

    而沐筱萝和他很快就走到了洞府,却发现洞口摆放着十来口大石棺,耳边又是一阵子叮叮当当的声音,沐筱萝定睛一看,却见刀戟部用绳子绑在石棺的上面,由于山风灌进,不免互相击打才产生的声音。

    夜胥华也才恍然大悟,“筱萝,你刚才说有什么像石物撞击你的脚,原来是这些大石棺呀!”

    “该不会是尸体。”沐筱萝明白,棺材是盛放逝者在世上的唯一凭据,一定是……再想想之前那具骷髅,不免筱萝乱想。

    “要不,我们轻轻移动这些看看。”夜胥华看了一眼筱萝,“或许有别的什么发现,你说好吗?还是说你害怕……”

    害怕,哼,小看我们女人么?真是岂有此理!

    沐筱萝给自己壮了胆子,“笑话,至今令我害怕的人,畏惧的事,要不没出生,要不就没有发生过,我才不怕呢。”

    两世为人了,沐筱萝的心里接受程度的确比一般女孩子要多的多。

    “好。你去那边,咱们一起用力!”

    “好!”

    说干就干,夜胥华和沐筱萝同心协力把棺材盖搬起来。

    沐筱萝本来不敢看的,不过可不能让夜胥华这个臭男人小瞧了自己,沐筱萝睁着眼珠子,然后偷偷瞄了一眼。

    哎呀!

    沐筱萝发现里边根本没有啥尸骸什么的,萤火虫的灯光下光亮很是充足,棺材之下足足堆积了三尺之厚的大刀、铜剑,流星锤,各种各种的武器。

    夜胥华感觉到事情不妙,又把其他数口的棺材盖子部给推开一看,部是兵器!

    兵器啊!

    “相国囤积了这么多兵器,莫非是想要反了我们大华吗?还是他想要自立为王?”

    眼前的事实,不由不令夜胥华这么想。

    他的眼睛凝向沐筱萝的时候,沐筱萝也是一脸错愕,一直缠绕在沐筱萝的谜底终于解开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上一世大华皇朝与东方大风国大战,相国父亲突然亲率领十万精兵前来救援,至于兵器何来,原来数以万计的兵器就藏匿在相府的天井之下!

    沐筱萝清清楚楚得记得,那是天武四年,上一世的沐筱萝是天武一年嫁给夜倾宴的。

    对于夜胥华的猜测相国父亲是想要自己起事的,可见是完错误的,看来相国父亲是完把希望寄托在夜倾宴,他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夜倾宴大殿下,而不是他,夜胥华!

    相父是有心帮助夜倾宴成就霸业,可是在沐筱萝的心里,日后能够对待大华百姓真正好的,唯有夜胥华一人!

    “二殿下,找个机会,偷偷把这些武器运出去,你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员。不管我父亲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

    沐筱萝极为坚定得看着他,男人的眸中也闪烁着光芒。

    怎么,他竟然为了自己,毅然要背叛她的父亲,这点实属难得。

    “筱萝,谢谢你。”夜胥华心中有了一丝悸动,他极为热忱得把沐筱萝拥入怀中,好让女人感到自己的温暖。

    毫无犹豫得推开了他,沐筱萝的语气很是冰冷,“二殿下,我帮你,只是出自我的本心,而不是我的感情,请你不要把它们混为一谈,如果你再这样,我以后不帮你了。”

    “谢谢你。筱萝。”除了这个,夜胥华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胥华大可以选择去把相爷在天井地底藏匿兵器的事情说出去,这样一来就可以威胁他的朝中地位了,不过夜胥华知道,相府沐展鹏是两朝元老,可谓是满朝文武之间的关系是,牵一发而动身呐,朝中很多是沐展鹏的同党,对夜胥华这样早年流落江湖的外面皇子来说,是很不利的,当然相爷知道消息之后,可以很快掩盖住,并且命人在一夜之间销毁这些兵器,来一个死无对证!

    这些,夜胥华都想到了,如果一切把它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态就可以足以得到缓和。

    沐筱萝发誓,一定要把相国父亲留给夜倾宴那混蛋的兵器,部给夜胥华,要叫沐展鹏苦心经营多年,终究要为夜胥华二皇子殿下作嫁衣裳!

    二殿下夜胥华他儒幽博爱,性情善良,如果当了皇帝,日后肯定是一个明君,泽被天下百姓,恩桖大华臣民,那夜倾宴他能做什么,那个残暴的君主日后有什么会做不出来。

    民不聊生,祸国殃民,熄火戏诸侯,恐怕是大殿下的代名词吧。

    “二殿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此处吧。”沐筱萝觉得此间阴森森的,并不是害怕,而是湿气非常之重,再呆下去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的。

    沐筱萝说的的也对,若是晚点儿,该是叫人怀疑了。

    二人走到大石门的路口,突然看到那具尸体横陈在地。

    这要是看不见也就算了,可它……沐筱萝心下一横对二殿下道,“二殿下,有道是死者为大,正好我们有萤火虫照明,要不,我们一起把他抬到那边的后山买了,你觉得呢?”

    “嗯,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等我先去外边找一个藤草来抱住骨骸吧。”夜胥华正想要往大山的方向走去。

    沐筱萝摆摆手,“不用了,这里就有。”

    沐筱萝所指的那个地方,是墙角,却长满着青藤,她用手弄,吧嗒一声,藤蔓就散开了,多亏狐岐道的真气灌溉整个心田,这才有了力气。

    倒把夜胥华吓了一个大跳,“筱萝,你是一个弱女子,看不出你的力气这么大。”

    夜胥华是从腰间拔出一根随身携带的匕首,没几下,藤蔓就落下来,然后和筱萝的藤蔓一捆一下,就小心翼翼得包起那个尸骸,然后送往后山。

    紧跟着,筱萝和胥华在后山寻了一片优幽之地,拿枯败的灌木节挖了一个坑,正好可以容得下一具尸骸,把它放好,再铺上泥土,然后筱萝和胥华再寻一块干枯的乔木,夜胥华在上面刻着二个字,“无名氏之墓碑”!

    死者为大,虽然不认识,可是筱萝和夜胥华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然后离开这里。

    等夜胥华和筱萝离开这里之后,灌木丛深处突然蹿出几双白眼球黑眼睛闪了闪,当然筱萝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个。

    ……

    沐筱萝跟夜胥华从天井爬上来之后,二人就分道扬镳了。

    香夏和瑾秋在筱萝水榭之内一宿都没有睡着,二小姐这么晚回来,她们也没敢问,就按照筱萝的吩咐给烧水了,筱萝得好好洗澡,然后睡觉。

    这时间还早呢,夜胥华大大方方得走进相府来,就来筱萝水榭寻她来了。

    沐筱萝梳洗完毕之后,都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就看到夜胥华一直在门外等自己,香夏和瑾秋这两丫头面面相觑嘴角噙着笑却不敢乱说话。

    二小姐说了,乱说话可是要嚼舌根的呢。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夜胥华一脸笑容,神秘兮兮得说。

    沐筱萝瞪了他一眼,嘟嘟囔囔道,“是什么呀?”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容我卖个关子吧。”夜胥华笑意更深了。

    沐筱萝很疑惑的看着他,“难不成是……”

    “不错,真聪明!正是是海市蜃楼!”夜胥华还是忍不住说了。

    狠狠白了他一眼,沐筱萝两只手交叉于胸,“扯吧你,最讨厌你这样呢,我就……”

    “赶紧走吧你,不然可要错过了,那个地方,每年的今天只出现几盏茶的功夫,晚了,可要等明年呢,还要规定这个时辰没有遇上大风才有幸看到呢。”

    回宫后的夜胥华并没有睡个回笼觉,而是叫当今国师,也就说李淳风的九十一世玄孙李一然,连夜叫他查询大华之境未来三天之内哪里会出现海市蜃楼的奇观,夜胥华这么辛苦,就是希望筱萝能亲眼看到天山!

    如此苦心,只怕筱萝她不知道。

    海市蜃楼的奇观多出现在盛夏之际,行走至海边看海上的云气,又或者是船舶开向海面,才能够看到此番异景。

    无论如何也不会在此间的季节目睹异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沐筱萝根本不相信夜胥华,可他终究是太热情了,一直拽着沐筱萝的手,从筱萝水榭为起点,一路上跌跌撞撞迈出相府,看见的丫鬟和家丁们滚圆得眼珠不堪直视,这些个下人之间茶余饭后又有了谈资。

    到了相府大门口,四大护院自然是要向二殿下和二小姐行礼的,不过筱萝等人压根儿没理睬他们,只是跳进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上做着一位年轻的小厮模样打扮的人物。

    这才刚刚在马车上坐罢,那个看起来不太成熟的小厮扬起马鞭,马车犹如利箭般在稠密的人群之中穿梭,令筱萝好奇的是,这个年轻小厮挥舞马车驾驭马的时候非常轻快沉稳,就好像一个有着多年驾驶经验的老车夫一样。

    约莫有俩碗茶的功夫,夜胥华领着沐筱萝走出马车之外,夜胥华一直是小心翼翼搀扶着筱萝的手腕,筱萝也不好拒绝,关键是在公众场合,这完可以理解为一个礼貌的行为。

    此处的人虽不多,可齐边林木煞是旺盛,沐筱萝抬眸之间,看到俩座恢弘的两座阁楼凭空升起,两座阁楼中间是连接着一长长栈道,离地面很高,稍微有恐高之人恐怕是不能够走上去的。

    看起来是凭空升起,只是因为阁楼底部被郁郁苍苍的高大林木遮住视野。

    “这是?”沐筱萝表情煞是一怔得凝了夜胥华一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