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夜胥华剑眉微微蹙,嘴巴似乎在微笑,“这是重天海阁,属于我们皇家的,是先皇特意建来欣赏海市蜃楼的。”

    为什么前世的事情,沐筱萝对此事一点都不知道呢。

    筱萝脸上的表情很是困惑,夜胥华也知道女人她心里边的想法,呵呵一笑道,“之所以名唤重天海阁,只是因为这有两重阁楼,我们所在之地界属于皇家园林的一部分,再顺着这条道上直行五十里,便是我们皇家的金岭苑,纵横东西南北数千里,为国最大的狩猎场。”

    金岭苑,沐筱萝不单单前世知道,就连现在也听到得很多,是中央大华帝国最为强大的狩猎场,恐怕东方的大风国,西方的大花国,南方的大火国,北方的大雪国都远远比不上了,更别提其他几个散落依附在大国的小国家的了。

    山豹,夜狼,玉虎,凶猿,人熊各种兽类应有尽有,皇家成员要狩猎的时候,必须要带上一批绝世高手作为后盾,未免以防不测。

    不过唯独这极为隐秘的重天海阁,沐筱萝现在才知道,明明看着驾着马车来的,路程并没有多长,怎么上一世一直都不知道呢,上一世的沐筱萝陪伴着夜倾宴,也时常来到金岭苑,却从来都没有知道一个叫做重天海阁的地方,有时候夜倾宴去某个地方休息很久才回到野营驻扎的地方,沐筱萝想,那时候的夜倾宴一定背着自己和,长姐沐若雪在这里偷情约会,有时候并不需要用双眼看到,只是稍微作下判断就足以,要不然夜倾宴也不会总是找机会开溜,直到很晚才回到营帐。

    也怪不得夜倾宴每次回来,看见沐筱萝的时候,眼睛都闪烁不定,沐筱萝深深记得,那几次,夜倾宴有去某个“地方”一回来就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好东西,至于是什么好东西,筱萝并没有留意,不过筱萝很肯定夜倾宴一直在背叛着自己!

    此生,一定要让夜倾宴付出沉重的代价!

    前世,夜倾宴欺负筱萝的善良,践踏她的真心,筱萝发誓此生永不轻易对人动心,倘若真的动心了,也要对他挖根了解,万万不可重蹈覆辙,死并不可怕了,因为还有一种比死亡更为可怕的东西!

    “筱萝,筱萝,你怎么了?”

    不管夜胥华如何叫,始终叫不醒眼前一直处于沉思状态之中的女人。

    沐筱萝怔了一下,不假思索得反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一定有心事,到底她在想什么呢?还是她根本不喜欢这个地方,又或者她不喜欢看海市蜃楼,自己带她来,是来错了?

    接下来换做夜胥华沉思不语,沐筱萝觉得很好笑,自己发呆,他怎么也跟着自己发起呆来嘛。

    莫非发呆会传染?

    沐筱萝哈哈一笑,之前弥漫在她心内的仇恨迷雾骤然间犹如一场海市蜃楼被大作的狂风吹散了一般,再也看不到什么。

    “二殿下,你又怎么了?”沐筱萝扑哧一笑。

    女人笑起来很好看,这是夜胥华一直对筱萝极为着迷的地方,筱萝她笑起来是那么宁静,那么令人倍感安宁,“你个小丫头,这话儿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走吧,快来登上重天海阁来,国师李一然说今天的海市蜃楼出现的很短暂,可能就是那么一瞬,如果错了,就算等到了明年,还指不定有没有呢?”

    再次,夜胥华拉起筱萝的手,筱萝又想了许多,就任由夜胥华引路,二人走上阁楼第七十二级木梯,穿过楼阁的空中环廊,再辗转向空中栈道,就是那一段把左右两座阁楼连接起来的木栈桥。

    木栈桥的构造极为稳固,沐筱萝听二殿下介绍说,这个木栈桥是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千年楠木以三角形连接而成,这样根本不用担心它会倒塌。

    说实话,沐筱萝从木栈桥的下面往地上看去,足足百丈之高,下面的一棵最为高大的桦树瞬时间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就好像一根冰糖葫芦的棍棒似的,还好筱萝并不畏惧高处。

    顿时间一股爽凉的风从栈桥的东面吹过来,而那正是遥望不可及的磅礴东海。

    “上古先秦人家曾经在东海之滨看到蓬莱仙岛,根据李一然国师所描述的,等下就会出现海市蜃楼,筱萝,你要有耐心,不然可要错过了。”

    和一心想要早点看到奇景的二殿下夜胥华不同,沐筱萝心情倒是极为平静,这海市蜃楼,在前一世也才看过那么几回,不过她可从来没有站在这么高的重天海阁看过。

    重生两世,沐筱萝不知道变数会如此之大,前世的夜胥华根本不会想到会带着筱萝到这里来欣赏海市蜃楼,可是这一世就不同了。

    可能是两个人目前相处的感情比前世要好吧,至少是沐筱萝觉得,一定是相府南院天井之下和他的点点滴滴的交集,才会有如此的改变吧。

    变数,一切都是变数!

    夜胥华显得很激动,说了很多,筱萝也且听着,当今国师李一然不论是前世,还是今世都是非常有名望的一个占卜者、天文者,国家社稷宗庙祭祀活动都要靠他来执行来做的,李一然是大华国不可缺少的大人物。

    此间也是李一然预测到今时今日今时的重天海阁又重新天山的海市蜃楼。

    等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正等得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夜胥华举起筱萝的皓腕,兴奋得喊道,“筱萝,你看到没有,天山!天山的海市蜃楼啊!”

    沐筱萝循着夜胥华手指的方向,那滚滚腾起的云气深处,有一座壮丽的雪峰,它好比一位羞涩的少女,上面披着厚厚的一层白雪,下边则是裸露在外的冰川,有白有蓝,还有数不清的白色亦或者红色的点点,白的如玉,红得如火,美,美极了,哪怕加诸整个大华用来形容此雪山美丽的高贵辞藻,恐怕也难以描绘出天山万分之一的美态。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她惊呆了,怎么会想得到,万里之遥远在西域开满白莲红莲的圣洁莲花的天山近在咫尺,沐筱萝想拿手去摸探,眼间淼淼摇曳的云气又仿佛相隔很远很远。

    “我不明白,海市蜃楼向来多在夏季,怎么冬季也有?”沐筱萝深深一愕。

    目不转睛盯着远处美丽的天山蜃景,夜胥华哈哈大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大华国的一年四季,特别是在冬日,有几个时辰是最为炎热的时候,你看看天上的日头是不是仿佛大蒸笼一般呢。”

    沐筱萝这才注意到原来冬日的暖阳过热,导致气候在某个时辰里发现改变,那海面上蒸腾起来的水汽,飘到天上,就成了云气,有云气,又有暖阳,恰好无风,种种条件促成了海市蜃楼的奇观!

    大自然真妙啊,真乃鬼斧神工,沐筱萝终于拜服了天地之间的魅力!

    猛然之间,狂风大作,沐筱萝看见那“天山”渐渐隐没在云气里,旋即又看不到了……

    沐筱萝的脸色随着海市蜃楼消褪的那一刻,她渐渐表现出微微不满的情绪,她吟喃道,“如果天山在停留一刻就好了。”

    “不要紧的筱萝,此生我一定会亲自带你走一趟万里之遥的天山,我会亲手献上为你采摘的圣洁雪莲花,来代表我对你的爱。”

    二殿下话音刚落,趁着筱萝不备,他两只手搭在筱萝的双肩,男人灼热的唇轻轻印在筱萝娇嫩若水的唇瓣上。

    哎呀,色狼!

    沐筱萝直接耍了一个巴掌过去,虽然夜胥华犹如蝴蝶轻轻一触花瓣上的轻吻,但是的确是没有经过筱萝的许可,他就如此擅作主张得亲吻筱萝。

    “二殿下,你这是做什么?把我当什么什么人了,你要这样来欺负我!”

    尽管沐筱萝拼命拿袖腕擦拭嘴唇,可男人停留在唇瓣的味道,并没有那么快消褪,沐筱萝红着脸,眼睛却狠狠得看着他。

    看得夜胥华很是手足无措,“筱萝,对不起!我对你是认真的,我没有把你当成什么人,我是把你当做我这一辈子最最心爱的女人!”

    “你们皇家子弟就是这样,总是拿身份来压人,却不管别人到底愿意不愿意,夜胥华,我以后不想看见你!”

    说完,沐筱萝飞快得转身想要下木梯,谁料一滑就要滑向百丈高的木栈桥底,这若是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

    “筱萝小心!”夜胥华豁出命去,狠狠拽住沐筱萝的腰身,还好,夜胥华及时拉住了自己,紧抱着她的腰身,男人充斥着极度侵略性的气味遍布筱萝的身,熏得筱萝的脸烫烫的,心脏也陡然狂跳不已。

    看得出夜胥华的轻功在于沐筱萝之上,当然只是暂时的,狐岐道在筱萝的体内仍然属于蓄力阶段,筱萝的真气还没有达到臻极大境,如果到了一定境界,超出夜胥华,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你又吃我豆腐!”沐筱萝又打了他一巴掌,比刚才的力道还要重。

    天地良心,如果自己不马上抱住她,眼看筱萝她要葬身木栈桥底摔个粉身碎骨,夜胥华做得到么?他根本做不到!

    “我是,我是,为了救你才……”夜胥华浑然不顾左脸和右脸的脸颊上赫然红肿的手掌印子,他的眼睛满是凄苦,“难道你要我眼睁睁得看着你死吗?还是你想要让我为你内疚一生?”

    这……二殿下的说激得筱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夜胥华他说的没有错,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得看着自己死,前一世,可怜的胥华就死在了自己后头,还是被夜倾宴以自己为诱饵害死的。

    前世欠下的一分情谊,难道要用今生来偿还吗?

    不,这是感激,并不是爱情啊,沐筱萝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对于二殿下她除了怜惜、愧疚、抱歉,男女之情实在是太远了,再说你了,筱萝发誓这辈子永不再入帝王家,这是自己发起的誓愿,怎么能够食言呢?

    “对不起,二殿下,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可是感情这回事,你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对你没有爱意,对不起,以后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了,未来的日子请你不要来烦我,也不要带我来看海市蜃楼,更别想带着我去万里之遥的天山。若是真有一天,你把天山摘来的天山雪莲戴在你心爱女子的头上吧。我真的不适合你。抱歉。”

    筱萝真的不想自己继续被二殿下误会下去,自己帮助他,想要让登上大华国的日后皇位,只是希望大华百姓能过得更好一些,再就是好好惩罚一下那个负心薄幸人夜倾宴。

    说实话,沐筱萝是有私心的,说难听一点,自己就是利用夜胥华,前世他因为自己而死,今生今世她真的不想看见夜胥华再为自己所负累。

    “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夜胥华不死心,哪怕筱萝下了木梯,他的步伐尾随而至,丝毫没有离开过太远。

    筱萝再也无法平静了,“二殿下,你怎么这么无赖!不要再跟着我了!”

    “难道你舍得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留宿么?”夜胥华又来一句可怜巴巴的语气,着实把筱萝气得头都昏了。

    臭男人,无赖的男人,沐筱萝心里怎么就奇了怪,哪怕前世的他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死缠烂打呀。

    “筱萝,我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大华皇位,我为了你,不要说天山的雪莲,哪怕刀山火海,只要你一句话,我愿意牺牲我的生命去闯,只要你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管不顾!”

    男人在后面紧追不舍,他的话令筱萝又再次想起当初自己被夜倾宴和沐若雪这一对狗男女砍成人彘放在瓮中,还记得他们在自己临终前告知二殿下死去的消息。

    不!这一世说什么也要好好保护他~!

    须要知道一语成谶呀!

    “如果你再在我的面前,说什么死的生的,以后你别来见我!”

    沐筱萝突然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已经走到了木梯的中半段,距离重天海阁的地下还有五十丈之高,筱萝娇弱的身子就随时会被风飘去。

    她如此柔弱,夜胥华真的好想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一辈子永远不放开。

    “你还说对我没感觉,我知道你关心我的筱萝!筱萝,嫁给我,做我的王妃,可能不就之后你便是皇后。我知道你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子,如果你想要闯荡江湖,我可以和你一起,江湖更是我的天堂,保护你不成问题。或者我们可以做一对天下万民都羡慕的雌雄侠盗,一起劫富济贫,如果你想要到关外牧马放羊或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