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沐筱萝不解,老太君她是哪里来的风声呀,当时不是书童文棋,还有那个狗男女在场么?

    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鎏飞院的花厅偏厢房偷听呢,以至于听到了相父沐展鹏和大姨妈东方玉娆儿的奸情?

    既然老太君知道了,筱萝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瞒老太君,“老太君,是父亲叫筱萝不许说出去的!”

    “混账!”阎红玉大怒,“岂有此理,这个糊涂孽障果真作出这档子事来!”

    什么,老太君她是不知道么?

    见筱萝脸上神情有异,老太君拿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表示自己并不责怪她心爱的孙女儿,“这事儿,我也是从别的地方听到的风声,想与你来核实来的,谁知道却是真的?”

    搞了半天,原来老太君是来跟自己核实的!

    沐筱萝大呼上当,原是以为老太君知青的,所以筱萝才盘托出的,敢情儿老太君也是道听途说的,这要是让那个相父知道了,指不定相国父亲呢要怎么对待自己了,之前他对待自己,只是不理不睬而已,今后可就……

    “筱萝,你放心,这件事儿,你知我知,大家心照不宣也就罢了,至于那个畜生,哼,等着日子我再收拾他,这个混账东西!”

    老太君气得脸上的碧落妆蠢蠢作动,那好看小小的花钿是完靠人工的技艺黏贴上去的,一激动,上面的花钿纹子便会脱落,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个宫廷贵人和豪门世家大户的女人们很喜欢的钿色,这是由于她们时常人前人后端庄贤淑,一般没有什么脾气情绪,所以装扮都不会随时掉下来,那些个高傲的贵妇人在人前是从来不显山漏水自己真实的脾气,俨然一副淡淡笑意保持着。

    而碧落妆又是装扮好之后给外人看的,却是极为适合的,不过老太君这么生气,筱萝生怕额心上的碧落妆会掉下去。

    “老太君,且莫生气,担心脸上的碧落妆花了,这要是花了,可就不漂亮了!知道了吗?”

    沐筱萝在轻声安慰着,果然老太君眉心收敛了最后一丝怒意,那碧落妆始终稳稳当当得附着在肌肤之上。

    “这件丑事,老太君我呀,本来不该在未出阁的孙子辈说出来的,可是你父亲呐,我实在太失望太失望了,二十年前,这个孽障一直要讨老尚书的义女,老身我是坚决不同意的,谁料却与那个丧门寡不清不楚的,真是叫人寒心。”

    豪门世家的婚配之事,讲求个门当户对的,老太君老太君身在世俗的框架之中,也难免会这般想,她老人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那个好儿子背着自己在和筱萝名义上的大姨妈东方玉娆勾勾搭搭,还在鎏飞院旁的花厅偏厢做起男女苟合之事来,这是何其荒唐,何其糟糕,若是传了出来,简直有污相府数十年来清净的门风。

    出了这档子事儿,若是天下臣民知道了当今相爷如此荒唐情史,不要说相爷他脸面扫地,恐怕他的老母亲老太君也是没法子见人,而他的子女更不可能在外人面前抬起头来。

    老太君说的那个丧门寡,就是东方玉娆这个风骚浪荡的女人,嫁给了赫连大将军不久,赫连大将军就死了,传闻还是死在东方玉娆这个不详女人的肚皮上呢。

    试想一想,赫连大将军官拜骠骑大将军,地位何等尊崇,身份何等显赫?

    要不是赫连大将军纵横沙场屡立战功,当初先皇若不是见他战功彪炳,也不会多次加官进爵于他,一个铁铮铮无论怎么征战沙场都不死不败的男人,最终却死在东方玉娆这个红粉骷髅。

    老太君想了很久,握住筱萝的手,充斥着力道,“筱萝孙女儿,这事儿对你,对我,对整个沐家族都是非常不利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太君,这个我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瞒着你,直到要您亲自跑过来跟我核对这事情的真假了。”

    沐筱萝极为笃定得看着老太君的眼睛,发现老太君满意得点点头,拉着筱萝的手,缓缓沉稳得道,“筱萝,我知道,我也相信你。”

    “谢谢老太君。”沐筱萝扑进老太君的怀里,撒着娇道,“不过太君,您过来明明是打听父亲的事儿,干嘛要把我和二殿下的事情扯在一起,这不好吧?”

    谁料,老太君努嘴一笑,“谁说的呀?有道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怎么就不好了呢,难道你不喜欢夜胥华那小子吗?在宴会上,二殿下对我这个老人家可是毕恭毕敬的,我倒是很喜欢二殿下也顺着你叫我一声老太君呢,这事儿可就美了!”

    “老太君,我真的不喜欢二殿下。”沐筱萝反而是很平静得说。

    这一听,阎红玉就非常吃惊,如果筱萝是那种紧张不得了的语气,老太君还真的会以为这个乖孙女是对二殿下有意思,可就是因为害羞的问题所以才会说着反话,恰恰是筱萝说的极为平淡,看不出有什么多余的感情成分夹杂在一起。

    老太君是过来人,她不禁深深为二殿下感到惋惜,不过筱萝是自己的孙女儿,只是筱萝说不喜欢,老太君也不会逼她的,旋即道,“筱萝,看来你真的没有属意二殿下,莫非你喜欢的大殿下?”

    不是二殿下,那一定是大殿下了。老太君想想,自家的乖孙女儿筱萝就跟这两个男人走得挺近的。

    筱萝还是摇摇头,“老太君,大殿下,我也不喜欢,原因是老太君刚才已经说过了的,为什么我的幸福一定要在大华皇朝之内的皇子之间找呢,普天之大,难道就没有别的男人了么?”

    “是呀,普天之大就没有别的什么男人了么?”老太君嘿嘿一笑,开怀道,“筱萝孙儿,你跟年轻时候的老太君很像,当时我父亲也对我说,一定要在咱们阎部落选一个勇士作为我的夫君,我当时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来回答我的父亲。不就之后,我就远离部落,到外面各个地方去游学,走着走着,我来到了京都了,遇上你的爷爷沐光,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才短短的几个月就已经注定了我们要永永远远相互厮守在一起。筱萝,太君尊重你的选择,哈哈哈哈哈……”

    这可是老太君掏心窝子的话儿,老太君从来没有跟人说过,倒是跟筱萝说过,只是不知道说了第几遍了。

    两情相悦,恬恬静静,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淳淳朴朴,没有任何利益的夹杂,何其自由,何其细水长流呀。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只要爱对方,哪怕深居于深山老林一辈子,也无怨无悔。

    沐筱萝重生了一世,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男人,需要什么样的生活。

    平稳、简单!不夹杂任何的权力倾轧,就稳稳当当过完一辈子,就是筱萝所追求的,至于她喜欢的男人,现在,筱萝不确定,也不去细想,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不会来的你强求了也没有用,就算你得到了,也不会长久的,还不如平平淡淡等候真正的缘分降临在你的头上。

    “好啦,筱萝孙儿,老太君打扰你太久了,老太君是该回长安园了。”老太君和蔼得说。

    想必是老太君累了吧,筱萝小心翼翼得搀扶着老太君起身,“老太君,让筱萝陪你回长安园,我也就去您那里用膳吧。”

    “你呀。”老太君呵呵一笑,那手指指了筱萝的额头一下,这乖孙就是调皮。

    筱萝打开了门儿,香夏、瑾秋、沉香她们也疯够了,然后大家就一起走着。

    不过筱萝走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老太君的耳畔告密呢,太奇怪了,难道当日在鎏飞院花厅偏厢之时,除了文棋,自己,沐展鹏,东方玉娆,莫非还有第五者在场吗?

    不对呀,当时筱萝明明记得只有他们四个人,还有第五个人,奇怪了,到底是谁,会是谁呢,不要命了?不过心想那个人胆子也真够大的,竟然偷看到了,一点儿也没有出声,这保密性做的还真够好的。

    难道会是老太君身边的人吗?是沉香?不像啊,黄瑞家的?该不会是黄瑞家的?筱萝可不敢小看这个老女儿,她虽然和李妈妈是一个级别的,不过黄瑞家的看起来更加知道分寸的!

    作为相府的吓人,要知道如何做一个卑微的下人之外,还要懂得隐匿其锋芒,沐筱萝不得不怀疑,黄瑞家的肯定是隐匿了锋芒,故意装作一副蠢蠢笨笨的模样,对,一定是这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蠢钝老实,可是说实话,在相府之内如此蠢钝的,到最后会爬到那么高的位份,成为老太君身边的得力助手么?老太君可是一有什么事儿,就要紧着黄瑞家的去办的呢。

    宁上官二家,想必是你了,筱萝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嬛着老太君的手臂儿,这才到了长安园的小拱门,黄瑞家的就赶紧出来迎接,“哟,老太君,二小姐,回来了呀?”

    “是呀,我们回来了。”老太君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至少在筱萝看起来,那笑极有深意的。

    老太君与黄瑞家的眉眼之间的频动,筱萝又岂会察觉不到,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宁上官二家所说无疑,只是黄瑞家的如何知道这事儿。

    莫非当时黄瑞家的出现在现场附近,是筱萝不曾发现到的,可真若是如此,老太君今儿个又为何亲自跑筱萝水榭来跟自己求证?

    奇怪,真真是好生奇怪。

    此间的谜题犹如丝茧缠绕繁复,无论怎么理都理不清似的,干脆就先搁在一旁。

    筱萝入了长安园上房,陪老太君随意吃了一点东西,老太君吃过东西是要休息一会儿,筱萝也知趣得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使神差,竟然走到东方飞燕、沐若雪关押的小柴房附近。

    这两对母女一直很奇葩,自从被关押在此处,一点儿毫无悔意,反倒有变本加厉,哭啼也就算了,还大声咒骂,连老太君的姓氏也扯了进去,她们还真以为老太君一点儿都听不到似的。

    主要咒骂之人,当然是东方飞燕这个泼辣货,上一次还亲眼亲耳被老太君撞见了。

    不过沐筱萝仔细听,便可以听到,长姐沐若雪也在断断续续得咒骂,“沐筱萝,你这个贱人,竟然勾引我的夜胥华二殿下!”

    什么,还你的夜胥华二殿下,筱萝听了沐若雪的咒骂不但没有声音,而且还很欢乐,沐若雪她是个吃错药丸,还是尚且重病中放弃治疗了?

    明明是夜胥华来找自己的,怎么就成了自己勾引二殿下了?沐筱萝知道相府耳目众多,也不知道是谁说着这件事儿传到她母女俩的耳中。

    莫非是小柴房守卫的的护院们么,看他们脸上极为严肃冷峻的模样,“长舌夫”并不像是他们的所作所为的,那么就是相府中的长舌妇了!

    长舌妇会是谁呢?相府里头多的是小丫鬟,老妈子嬷嬷们,要说这些事儿给沐若雪她们知道,还不容易么?

    只是这个具体的通信报信之人,会是谁人呢?

    沐筱萝正想要离开这令人讨厌的地方,只要,母和,长姐在的地方,沐筱萝就巴不得离她们远远的,有她们在的地方无疑是一处遍布瘟疫之所,试问怎么可以继续呆下来呢。

    小柴房西侧紧窄斗门的破败芭蕉树上的枯叶簌簌抖动着,沐筱萝很快就发现到那个地方,想必是有人隐匿在破败芭蕉叶之中,会是谁?

    沐筱萝大胆得走过去,她死了一次,这个世界足以令筱萝畏惧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还没等筱萝拨开干枯的芭蕉叶,一个少女钻出来,双膝跪在地上,脸上满是泪痕,“二小姐,是我,是我。”

    “你是谁?”沐筱萝听到她的声音早已料到她是谁呢,心中起了厌恶,这个卑贱的小丫头星儿不是大夫人身边的爪牙还会是谁,摆明就是了!她姐姐死,作为妹妹的她至今仍然收不到一丝一毫的教训,看样子她是准要步入她姐姐的后尘。

    只要被大夫人东方飞燕利用得殆尽,大夫人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踢开,就算不踢开,也要当做替死鬼,为自己活着她的女儿铺路。

    沐家长房东方飞燕都舍得把府内的尽数,系出卖为,长姐沐若雪未来的前程铺路,区区一个小小婢女对于她们来说,价格还不如一头长年累月只懂得会吃草的耕牛呢。

    “哼,你在这里做什么?”沐筱萝冷峻的娥眉蹙起。

    筱萝二小姐的眸间那般森冷,仿佛一千万把无情钢刀插入星儿的心肺,星儿支支吾吾得说话,连话都没有办法说清楚,“我…我…我是来看望大夫人和大小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