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极度伤心的老太君老太君免不了老泪纵横,她抡起手中筱萝亲手炮制的青竹拐杖,一下一下得在相国的背上猛打。

    “母亲,我没有错,我没有做过,您能要相信我。”沐展鹏目前能够做的,就是矢口否认,一旦承认,这个相国之位将会不保了,没有了相国之位,他还能够做什么,什么都不能做,做一个黎民百姓。

    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哪怕沐展鹏死了,他也没有办法容忍自己那样子的过火,他一定要爬上权力的巅峰,把所有人都践踏在脚底下,那,才是他毕生的追求啊!

    一个人走错了方向,没有关系,可以往回走,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惜一个人连错都不肯承认,还能要求他改正过来,之后从善,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活了一辈子的阎红玉她深深了解儿子沐展鹏的品性,她这个儿子是属于不进棺材不落泪的那种人,如果真要查下去,他还有反驳的余地么?

    恐怕是没有!

    沐展鹏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一双眼珠子狠狠盯着沐筱萝,就恨不得扑上去,亲口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就算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惜筱萝这么做,无疑是把沐展鹏逼上死路,至少沐展鹏是这么想着,他生出一个白眼狼女儿,他后悔,他很后悔,为何当日要在大华掖庭带回一个宫女回府!

    各大房的姨娘们闻讯赶来,包括栖静院的二夫人林秋芸,还有其他几房的姨娘们,她们脸色表情迥异非常。

    筱萝生母流着泪痕,看着筱萝,再看看地上的相爷,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拿袖子抹眼泪。

    几乎所有人都在场,唯独不见相府大公子沐轩昌。

    沐轩昌呢,大家都忙着眼前的事儿,却浑然忘却了大公子身在何处。

    相府北苑。

    府中最为低等的丫鬟婆子居所集中地,路面上到处是水滴,稻草,总而言之是非常之凌乱,凌乱不堪,恐怕只要是在相府里头,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不愿意进来的。

    大公子沐轩昌这可是他懂事以来,头一天进入相府北苑——家奴的集中所!

    沐轩昌可不是一个人前来的,他身后跟着三五成群的护院们,这些个护院可是沐轩昌大公子从万人兵营之中,精挑细选的,因为沐轩昌跟驻守梁州的小将军欧阳涛那借来的,欧阳涛是欧阳国公府邸的,次子,跟沐轩昌非常友好,去跟人家借来几个精兵充当护院也无不可。

    平素吵吵闹闹的相府北苑,被大公子领着生面目的护院们闯入,一时之间北苑鸡飞狗跳的,别说那些家丁们吓得胆汁都快要冒出来了,更别提那些个胆小如鼠的婢女们。

    这仗势,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呢。

    沐轩昌一闯入北苑,他身边其中一个长满大胡子的伪护院冲着苑被的众人大声喃喃起来,“你们可听好了,大公子是来找一个叫星儿的丫鬟的,你们倒是说说,星儿住在哪里?”

    所有仆人像老鼠一般,眼珠子只敢看着地下,却是万万不敢看沐轩昌等人。

    大胡子护院拳头勾起其中一个匍匐在地上,高高瘦瘦的家丁,大声喝叱道,“说,星儿丫鬟住在哪里——”

    “就在这个胡同口的最里边。”高高瘦瘦家丁吓得浑身颤抖着,他的语气也支支吾吾,语无伦次起来,不过好歹也说出答案。

    大公子眸心重重一合,旋即把锦袖一挥,往北苑最内的合同走去。

    北苑虽然说是仆人们居住的,不过也很大,到底是相府,下人们居住的地方比京都外面的普通老百姓的都要豪华,对,用上豪华二字,一点儿都不会感觉到一点点的夸张。

    相府北苑内之大,男女睡觉的地方是隔开的,而那隔开的地方是一连串紧接着一连串的大胡同和小合同。

    而星儿所在的居所,恰恰是小胡同口的内部,胡同口是开着的,胡同尾却是堵死的,连着堵死的外面便是京城的闹市了,四面高墙为护,里边的人出不来,外边的人儿也进不去。

    无不显示相府的威严。

    星儿刚刚去给大夫人传递小纸条之后,今天又正好临近午后,是下人们用午膳的时间了,星儿在小房间里边打算换下干净的衣裳,趁着这两天天气好,好好晒一晒,这不,她房间里头正好摆放着一口小小的浴桶,她打算好好洗一洗,舒缓一下燥热的情绪。

    毕竟星儿做过她认为极为不好的事情,偷偷给大夫人递纸条的事儿,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恐怕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当星儿拧开扣子之际,正在此时此刻,木门被人拿重重踹进来。

    “是谁?是哪个没长眼的畜生!”星儿大骂,她自诩好歹也是大夫人跟前伺候的人物,日后可能会成为容姑姑容姑姑这般在相府奴才队伍里头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她以为是哪个没眼力见儿的家丁们在开玩笑着呢。

    孰料,星儿衣服什么都脱好了,雪白的美背脊暴露在空气之中,要命的是带头的大公子沐轩昌正狠狠得盯着自己,那个意思就好像要把自己吞进肚子里。

    星儿心想,莫非自己被大公子看上了么?如果是这样的,倒也不差,大公子是相国之子,能够嫁给他当一个小小的妾侍,总比嫁给一个小厮强的太多,最起码不愁吃穿用度,一辈子高枕无忧,最好能生个孩子。

    星儿异想天开,以为大公子对她有想法,所以才会如此。

    “你们给我上去!”

    眼神极为冷漠,沐轩昌他把手臂一挥,霎时间又继续从他的身后蹿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体型非常壮阔的护院,这些个护院们看上去极为陌生,是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听到衣裳巴拉拉的声音,星儿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公子不是想要自己的吗,怎么他派这么多男人干嘛,到底想要干嘛呀他们。

    星儿根本来不及穿上衣服,就连肚兜的绑带来不及绑上,就被大公子领头给踹进来了,亲身感受到那些个臭男人在自己身上粗鲁得摸索。

    天呀,他们这是打算要**自己么?

    极度恐惧的星儿看见自己的身体四肢被护院们生生架起来,星儿哭喊着大叫,“大公子,不要啊,这是要做什么呀,大公子,我到底犯啥错了。”

    “别以为你是筱萝的细作,我和母亲妹妹都被你蒙在骨子里,你这个贱人!你设计让大夫人说出那样的话,摆明就是让相父从此以后憎恨我们长房系族,贱人,贱人,我一定要让你痛不欲生!”

    “不,大公子误会了,不是我,我二小姐命令我这么做的!是二小姐!是筱萝二小姐呀!”

    可怜得星儿哭着喊着,覆盖在胸上的一抹肚兜残酷得被人撕下,更有窸窸窣窣得声音,那是自己下身青色小缎裤也被人无情得撕扯下来,身犹如白色小羊羔暴露在众位家丁的眼前,而大公子沐轩昌却是一看都不看!

    沐轩昌盛怒,“贱人!说到底,你还是背叛了母亲!背叛母亲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有好下场!”

    说完最后一句话,沐轩昌转身离去。

    带头的一个大胡子护院脸上挂着淫笑,“嘿嘿,弟兄们,这可是天降艳福啊,想我们这几年来在军营里头累死累活的操练,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尝到肉味,这下可好好品尝呢。哈哈哈……”

    毫无任何的前戏,大胡子伪护院直接扯下裤子,抱住星儿的腰身拱入。

    个字矮点的护院说,“大哥,快点完事,等下我要做第二个……”

    ……

    相府北苑充斥着一个小丫鬟铺天盖地的哀吼,在外边的小家丁小奴婢们都不敢多过问什么,他们像平常似的,该干啥干啥,在相府干活了这么多年,沐家主子们是怎么样的脾性,他们如何会不清楚?

    摆明了那个星儿丫鬟得罪了大公子,才会沦落这般的下场,也没得一个人会去可怜她的。

    沐轩昌出了相府北苑,又往其他地方去,他咬牙切齿得心中念叨,沐筱萝,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杀你了,之前没有杀掉你,这一次,我一定要手刃你这个贱人,把你的头颅割下来,放在沐家祖宗祠堂,不,你沐筱萝下贱的,女根本没有资格上祖宗祠堂。

    ……

    沐展鹏所在地方,已经断断续续围满了人,姨娘们眼睁睁得看着老太君教训相爷。

    一个相爷,位份何等尊崇,竟然当着大家伙这么多人的面教训着,可见沐展鹏的脸面人品早已败光了。

    吓得姨娘们自然不敢窃窃私语了,这不是院角宅后,可以说三道四的地方,大家只管听着,却不敢说,因为一旦说了,那就是找死了。

    指着青竹拐杖,老太君神色愈发冷峻起来,对着跪在地上的相国大声谩骂,“混账东西,还不承认你与东方玉娆有染,你这个不知道廉耻的东西!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孽障,天呀!这是天要亡我沐家吗?竟然出了如此泯灭沐家家声的东西啊。”

    阎红玉气得拿那青竹拐杖,连连敲击着地面,这个无耻的儿子,亏他还是一个一国之相,这大华皇朝恐怕到时候也要毁在他的手里

    “老太君,您别伤心了,也许是父亲一时之间被那个女人迷魅了双眼,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呀,老太君相信筱萝,父亲他会改的,会改的。”

    沐筱萝此时此刻不做好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正赶上整个府邸没一个敢说上话的,筱萝却说了,这当然是代表着筱萝在老太君跟前的地位。

    五姨娘郑飞燕看向筱萝二小姐的时候,脸上神情是那么带有几分喜色,不过到底是相国做错了事,该要找个人出来说一说。

    相国跟别的女人有暧昧,这女人要是在相府之内的还说的过去,相府已经有了这么多位姨娘了,沐展鹏还去外边勾搭,对于姨娘们来说,她们心里面谁不憎恨呢,说不憎恨,那是假的。

    对于二夫人林秋芸来说,跟大夫人和这么多姨娘分一个丈夫,已经算的上极为痛苦的事儿,这还不够,还要跟外界的人去分,这心里犹如万把钢刀一样,齐刷刷得插进心坎里头,这心不流血的却比流血的要痛苦的多了,二夫人心里沉痛之处,更是在场所有姨娘心中的痛处!

    ……

    “老太君,一切都是筱萝指使的,要不是筱萝这个贱人指使星儿让母亲胡乱说话,母亲会乱说吗?老太君是她呀,是她,你可千万不要上筱萝这个贱人的当!”

    男人清脆的声音,打破了煞有的宁静。

    这个男人就是之前带着四五个大胡子伪护院进攻相府下人北苑的大公子沐轩昌。

    哪怕不听到他的声音,就单单隔着数丈之内的气味,沐筱萝拿鼻子也可以嗅出这个,兄长身上的气味,那是比牛粪还要更加令人作呕的气味儿。

    “大哥,我虽然是一介卑微的,女,可你用不着把屎盆子往我头上盖去。”沐筱萝冷冷一笑,不卑不亢,你是,长子又如何,难道,长之就不用跟人讲道理了呢

    好歹老太君在跟前了,凡事还要讲个理字儿!

    “贱人!你还敢信口雌黄~!”沐轩昌一气之下,哪里还顾那么多,一个飞步上前,就要对着筱萝的脸狠狠打一个巴掌,非要把沐筱萝这个死贱人的牙齿部打掉,叫她嫁不出去,一辈子做个老姑婆!

    哼,沐筱萝鼻子轻轻哼一声,凌厉的身子一个侧闪,沐轩昌的右手掌在空气之中抓了一个空包,由于他用力多度,曾经自作多情得以为这一个狠辣的巴掌一定会稳稳当当得降落在筱萝的脸蛋上,把沐筱萝打成大猪头。

    可输就输在沐轩昌他太过自以为是了,他下盘并不稳当,整个人猛烈得趴向地面,额头和湿泥土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等他抬起脸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大花猫了,额头上也碰出血来。

    几个姨娘们兴致来了,竟然嬉笑不已,旁边的小丫头们也小声得哄哄笑声,由于笑得人太多年了,沐轩昌根本听不出来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得来嘲笑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