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眼看沐筱萝二小姐连她们的大小姐沐若雪都没有放在眼底,会把这两个小蹄子放在眼底,这完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管事院子来来往往不少忙碌的身子,多是丫鬟,家丁,婆子们,她们偶尔经过的时候偷偷一眼,然后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干着自己手里头的事儿。

    “哎呀……哎哎呀……”

    新妆和新茗双双两膝跪地上,她们本是刚刚剥完的鸡蛋壳的粉嫩脸蛋儿,早已红肿不堪。

    饶是这般,香夏和瑾秋并没有减弱手中的力道,反而啪啪啪得狂煽愈发起劲了。

    咬着赤血,新妆和新茗两人依然不服软,眸心深处坚定不移,“等我们大小姐回来,你们还敢这么对我们吗?大小姐!若雪大小姐!”

    “好你个蹄子!你们眼中就只有你们的大小姐,却半点无我们的筱萝二小姐了!”

    瑾秋一肚子火气,一想起以前新妆和新茗作威作福,狗仗人势的气焰,就爆狂地气不打一处来,手掌间的力道浑然加了不知道几重上去,总而言之,一点都不带手软的。

    那血印子不停得在可怜巴巴的新妆的脸上印上去,再坚持个几个时辰,新妆的脸非成个稀巴烂不可。

    到底瑾秋性子刚强又狠,香夏有点迟疑了,“瑾秋妹妹,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这,这个……”

    整得新妆惨叫连连,眼泪鼻涕一齐出来,完没有了当初在大小姐沐若雪身侧那般长裙逶迤铺地,狗仗主人势力一派清高金贵的模样儿。

    如今就一丧家之犬似的。

    负责打新茗的是香夏,香夏手段儿轻轻,她本就是斯文之人,若不是筱萝二小姐下令,她也不至于动起粗来,相比哭叫得死猪一般的新妆,新茗要幸运的多。

    不过人的运气总有会用完的时候。

    “香夏姐姐,可是二小姐下的命运!二小姐之下可是代表着相府的法度威严,这般胡乱的下贱婢子,不好好惩治一番,如何树起沐家家风,众所齐知,老爷贵为当朝宰相,需要的,正是从善清流的门风,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教训不懂事儿的奴婢可是至关重要,叫外人看看我们相府治法严谨,这些都是二小姐告诉我的。”

    瑾秋说完一番极有道理的长篇大论,旋即看了二小姐一眼。

    沐筱萝极配合得冲瑾秋点点头,心中好生奇怪,哎呀天呀,这个丫头今日个到底是怎么了,整个儿脱胎换骨了似的,说话做事,一板一眼的,就好像她是当家主母,不过瑾秋说了这么多,倒极巧妙得把功劳扣在筱萝的头上,这样别人会说,还不是筱萝二小姐家教婢女的手段好,这二小姐人要是不好,能调教得出这么好的婢女吗?

    当然,反过来,是沐若雪大小姐房里头的婢女出了问题,岂不是佐证了沐若雪真的本身私德有亏,要不然也不会被相爷一起和她那丧德败行的母亲东方氏送到水月庵。

    “香夏姐姐,你是心善,可下人得要好好管教知道吗?你这般心慈手软是万万不能的。”

    瑾秋连忙站到香夏的所在之地,摔起一个大巴掌,铆劲了下去,这一巴掌拍得新茗满口都是血,那手印子几乎是深深凹陷下去。

    才打一下而已,新茗连连在地上磕头,“二小姐!二小姐饶命呐!奴婢们不敢了,哎呀,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是呀二小姐,求求您大发慈悲,饶过奴婢们啊。”新妆随了新茗在地上磕了几十个响头。

    那响头撞击地面的时候,都带着闷气的清响,叫人两眼无法直视,就拿管事福伯来说,他是背过身子,不忍心看到倒在血口喷牙的新妆和新茗二人。

    沐筱萝在一旁,仿佛在观赏一个极为精彩的表演!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的,沐筱萝无疑是看着沐若雪两只走狗新妆和新茗那副子蠢模样儿,真真是我见尤怜,就这么活生生打死了,未免太过可惜了。

    突然,挑着刚刚刷干净夜香桶的两个小厮经过管事院的斗门。

    挑夜香的小厮是相府最为低等的家丁,相府家丁分为低级家丁,中级家丁,高级家丁,越是往上的家丁们,享受的福利待遇越好之外,干的活计也是最轻松和闲暇的,越往下,脏活累活什么都要干。

    “你们两个站住!”沐筱萝对跟前的两个小厮喝住。

    一般这样的小厮们如果隔着主人远远的,如果没有主人传唤他们是不准靠近主人的,除非有主人的召见,他们才有可能过来对主人行礼。

    见筱萝二小姐竟然叫住他们,两个小厮眼珠皓澈发了光,难不成要赏自己银子么,不对呀,别的主子一见他们就是拐腿就逃跑的。

    “奴才拜见二小姐。”两个小厮放下夜香桶,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起来,如果直视二小姐的话,那罪过可就大了。

    沐筱萝嘴边冷冷一笑,“你们二人叫什么,年方几何。”

    “回二小姐的话,奴才夜香阿寿,今年二十岁。”

    “奴才夜香阿禄,今年十九岁。”

    两个小厮依旧把头埋在地底下似的,一点都不敢去看二小姐。

    到底这个天杀的沐筱萝要搞什么,怎么无缘无故要问他们的年龄和姓名,新妆和新茗急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快要冒出来。

    “你们抬起头来,我再问问你们。”沐筱萝嘴角边的意味就更加深了。

    什么,莫非是二小姐看上自己了么?夜香小厮们狂喜,他们纷纷抬起头来。

    沐筱萝语气淡然道,“嗯,相貌倒是平平,不过你们有的是挑夜香的力气,想必以后也是能够养活妻儿的,你们可愿意娶堂下的新妆和新茗?”

    沐筱萝一指新妆和新茗二人的方向。

    两个卑贱的小厮们难掩心中的激动,“愿意,当然愿意!”

    身为最为下贱的小厮,能够娶到大小姐沐若雪房里头的一等大丫鬟,这可是上辈子烧了高香的造化,他们哪能不愿意的,相府家丁升级极为困难,他们本想找一个三等丫鬟也就算了,谁能想到他们竟然也有娶大丫鬟的机会呢。

    “我不嫁!我死都不嫁!”新妆哭着喊着,头皮都磕破了。

    更别说心气儿极高的新茗了,新茗可是身为下贱,心比天高的大丫鬟,她从小跟在沐若雪大小姐,大小姐亲自跟新茗许偌,一定要把新茗嫁给小世家做妾侍,纵然是妾侍,那也是主子,如果小世家高攀不上,那么书香门第的,子也是极有可能成为新茗的归宿,诗词歌赋,新茗都会的,嫁给一个下贱小厮,这辈子怕的再也没有什么指望了。

    “新妆,别哭,别哭。”新茗虽然这么说,可她自己就是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的眼泪,哗啦啦得狂流。

    沐筱萝无言,瑾秋两只手插着腰肢,代替筱萝二小姐说完,“怎么?二小姐给你们婚配的婚事,你们不满意?好大胆!二小姐的命令也敢违抗,这到了老太君那里头,你们就是个死,也一定要嫁给他们!”

    说的好!

    扯到老太君,新妆和新茗两腿儿愈发酥麻得跟什么似的,瘫倒在地上,眼泪苦干了,沐若雪大小姐都被相爷下放到水月庵,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来,再争辩下去,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好,我们嫁。”新茗嘶声力竭得道。

    新妆和新茗抱在一起,夜香小厮阿寿和阿禄疯狂得扑上去,一口一个娘亲,把她们紧紧抱住。

    以前,新妆和新茗两个大小姐身边的俩大丫头,可是所有家丁们的梦想,包括哪些个高级的大家丁们,可此番如此轰动,不免吸引更多的人来观看,有些人就自怨自艾怪自己没有被二小姐挑上做新妆和新茗的夫婿。

    哪些个稍微比最为低等的家丁高一点的,中级家丁和高级家丁他们就觉得不平衡了,为什么他们的地位比低级夜香家丁高,却没有这样的艳福!

    她们两个同意了,也就说以后她们不能说是筱萝强迫她们的哟,沐筱萝眼眸淡淡得道,“好,你们可记住了,这可是你们说的,我没有逼迫你们,阿福阿禄,你们和新妆新茗,今天就洞房吧,稍后我会派人把贞洁布给你们,用了之后,就把它们挂在相府北苑大院,听清楚了吗?”

    众人一听,女婢们是纷纷吓傻了,贞洁布这是何其珍贵和私密的东西啊,有谁会把它在洞房之夜用完了之后挂在相府北苑大院,相府北苑大院可是每天都有人来来往往的,也就说明了只要是相府下人都可以见过。

    这,是彻底轰击新妆和新茗心底的那根底线,谁叫她们跟随着沐若雪可没少迫害过自己?

    话音刚落,沐筱萝就离开了管事大院子,香夏和瑾秋也一脸得意带走炭木,挑的都是又大又饱满的,把那些剩下的有小又渣的炭木丢在新妆和新茗的脸上,这可是有给她们的,可不能叫别人说相府二小姐虐待了,长姐的婢女。

    等二小姐一离开,夜香家丁啊禄啊寿犹如虎狼得扑过去,一人抱着一个,他们嘴里还说,“阿禄,新妆归你了,新茗我要!”

    “不,我要新茗!”夜香家丁阿寿喊道。

    两个人在艳羡的众目睽睽之下你争我斗,浑然不顾新茗和新妆眼中绝望的眼神。

    沐筱萝当做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用了一点糕点,怎料瑾秋她回了筱萝水榭。

    “小姐,贞洁布派老婆子送去相府北苑了,明天就可以挂在北苑大院,叫府的仆奴们好好看看。”

    轻轻对着筱萝二小姐一躬身,瑾秋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二小姐她简直是太厉害了!

    这活脱脱就是出了一口恶气。

    孰料香夏脸颊微烫,或许是兽炭内的饱满而又大颗的炭粒燃烧得很旺,带动一室之内暖和如春,“二小姐,如果大小姐真的回来怎么办,她如果知道她的爱婢被你……会不会找你报仇?”

    “香夏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打别人士气,灭我们的威风嘛。”瑾秋不满意香夏的话,旋即把脚狠狠一跺地板,对于大小姐的余孽就该这么办,要不然可让外头的人小瞧了筱萝二小姐。

    筱萝若无其事得再吃了一些糕点,喝了一口茶水,淡淡道,“瑾秋,香夏担心的也不尽然是多余的,不过就算,长姐归来,我也不怕!这不是还没有归来吗?只要相父不肯,大夫人母女这一次恐怕是望穿秋水也不得复返相府啊。”

    想想大夫人东方飞燕发失心疯似的,在小柴房里头又哭又喊相爷与大姨妈东方玉娆之间的破事,想想那个丞相父亲会原谅大夫人才怪呢,至少目前是不可能是原谅她的。

    ,长姐沐若雪是大夫人亲生,连带着她被相国父亲憎恨厌恶,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换了别的男人也会是这样的,相国父亲沐展鹏昔日极为疼爱,长女沐若雪,那又怎么样,她一犯错,还不照样把他惩罚到他不想见到的清静之地。

    瑾秋瞅着二小姐,仔细听她的话,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对筱萝道,语气非常急促,“对了,二小姐,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回来的,听到长安园三等丫头说,燕国夫人过府了。”

    燕国夫人,大姨妈东方玉娆还真的来了?

    这个女人真不要脸,只怕她不要脸的程度还要比大夫人更甚至。

    “此消息可靠?”沐筱萝斜着眼珠儿凝了瑾秋一眼。

    瑾秋连连点头,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可不,当然是真的,奴婢哪里敢欺骗二小姐您呀。”

    “瑾秋妹妹,量你也没个胆子的,接你十个八个豹子胆儿也不顶用。”香夏嗤嗤一笑,旋即把眸珠看向筱萝二小姐,“小姐,你的意思是要去长安园看一看?”

    沐筱萝拍着青竹椅子,起了身,“那是自然,这么一场好戏,我可不想错过。”

    说走就做,处理了,长姐身侧的俩大丫头,就是爽快,筱萝的心比往常都要好,只要前世对筱萝不好的人,如今这个人的境遇陷入困厄,这正是筱萝所乐见的。

    ……

    筱萝脚步匆匆,很快就率领着香夏和瑾秋踏入长安园上房大门,还没有穿过白玉屏风,就传来嗲嗲不堪温柔早就的靡靡之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