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老太君摆摆手道,“不妨事儿,就听我继续说着吧,当年这座潇潇暮雨亭是在京城一里之外,是和连在灞桥桥头的,很多因为各种原因分开的有情人就在此处折柳送别的,我们相府此间的潇潇暮雨亭是仿造京城一里之外的那一座呢,我记得那个时候,你爷爷还不是相国,只是京城一小官吏,奉了上级的秘密去镇江查探江水泛滥洪涝的问题,他乘坐官船辗回京都,而我那个时候也正是从漠北横穿江面而来,那个时候我的还梳着阎族部落的女孩发髻,长长的,黑黑,那会儿的鬓发可比现在乌黑亮丽的多呀。”

    “老太君青春永葆,这是沉香的心愿儿!”

    沉香服侍老太君以来,每天都给老太君上橄榄混合的何首乌发油,能让鬓发永葆青春生机,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恐怕老太君鬓发的脱落老化程度会更严重了些。

    还是沉香会说话呢,沐筱萝连忙说道,“在筱萝的心目中,老太君永永远远是年轻美丽漂亮的,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沐筱萝说完,旋即把目光回旋着众位丫头奴婢们。

    奴婢们纷纷点头,脸上挂着明朗烨烨得笑意,又似乎大家都是事前沟通好了的,纷纷作揖,“是的,的确是这样的。”

    这若是别人来拍老太君老太君的马屁,老太君肯定是连听都不听的,可她心底是偏着筱萝,喜欢着筱萝,筱萝说了惹自己开心的话,老太君还不逐笑颜开,拿小拳头看似狠狠捶了筱萝的瑶鼻一下,实际上极为宠溺得嗔笑,“你这泼猴,就你会惹老太君我开心。”

    筱萝的黑眸闪动着无以伦比的神采,“后面呢,老太君,您可要说下去呀,才那么点故事,我们都不够听的呢。”

    “去,还真把你太君当成说书的人儿,要听的话,上茶楼去呀你,你这孩子!”老太君明明没有生气,可加装一副很是生气的,无疑是令众位仆婢笑得前俯后仰的,以黄瑞家的老婆子,她可笑得连被蛀虫蛀的黑布隆冬的后牙根儿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老太君虽然这么说,可筱萝可不想就这么放过老太君呢,脸上的神采依然散发着,“想必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定是动人愁肠,令人缠绵诽测,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典伟大的爱情故事!”

    这下子,老太君老太君总算见识到了筱萝的厉害,当着大家伙的面子,把自己和她爷爷之间的爱情夸赞的那叫天上无双地下无的,人再老,不代表脸皮儿越老越厚呢。

    老太君讪笑了笑,眉心深处愈发威严了几分,“筱萝姐儿,看来你和羡慕我嘛。敢情儿我亲自给你指一门婚事,到时候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要嫁的!”

    满亭哗然,站着的,坐在栏杆上的,卧在石台阶的,这些仆婢们眼珠皓澈瞪得滚圆滚圆,这相府二小姐的婚事可算不得是一件小事儿呢,但不知道老太君这么说到底是真是假。

    本来是取笑老太君来着,可筱萝没有想到反而掉进老太君的“陷阱”里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是这个时候,一身披着锦绣长袍的男子忽然闯过来,单膝跪在老太君的膝前,“老太君,请您做主把筱萝二小姐嫁给我!”

    是谁,到底是谁,耳畔的声音如此之熟悉,沐筱萝怔了一下。

    “是二殿下,夜胥华二殿下!”

    “是他呀!天呀,真的是他!”

    “二殿下来了!”

    仆婢之间人声鼎沸。

    ……

    香夏有点儿傻眼了,跪在老太君膝前那玉树临风貌如冠玉的男子,银色锦绣长袍,修长纤腰间环扣四爪金龙玉带,虽然比天子的五爪金龙少了一爪,不过也象征着平凡人无以逾越的高贵身份。

    不单单是香夏,还有瑾秋,沉香,哪怕是在场所有适龄婚配的女婢们,她们心里都有一个想法,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存留在心头,迫于她们的身份,她们只能羡慕,或许偷偷嫉妒,夜胥华二殿下可是京都所有女子心目中的完美男人。

    老太君本来慵懒得斜靠在潇潇暮雨亭上藤椅,她的小肚子上还放着苦寒之地的白熊皮儿御寒,却万万想不到一个年轻人飞奔至自己脚下,匍匐在地上,面容极为恭敬,要自己为筱萝做主,把筱萝乖孙女许配给他。

    谁都说夜胥华二殿下早年颠沛流离于江湖,有了江湖人那股子豪情义气,却唯独少了世家子弟的沉稳内敛,就好比从小就深居内宫的大殿下夜倾宴。

    老太君连连站起身子来,她小肚子上的白熊皮儿也被沉香事先拿起,老太君娥眉一挑得凝着膝前的少年,“二殿下,您这是做什么?有话站起来说,您这么做可要折煞老身了,老身虽然泽先皇恩德诰封一品夫人,可老身见到二殿下,也不至于二殿下给我下跪,这,老身,老身担待不起呀。”

    几番僵持,夜胥华仍然不肯起来,哎呀!沐筱萝狠狠一要唇舌,心里想着,夜胥华你到底想要干嘛,前一次不是跟你说的清清楚楚,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真的不喜欢你,不是什么女孩子矜持不矜持的问题,是真的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为什么夜胥华他就跟一牛皮灯笼似的,无论怎么点都点不透的呢。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二殿下夜胥华跪在地上,求老太君要筱萝嫁给他,如果筱萝果断回绝,筱萝又担心会彻底伤害了他的心,如果他以后因此不再恋栈皇权,不再想着从此为天下大华子民谋福祉,到时候筱萝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受到万人唾骂?

    不得筱萝多想,夜胥华跪在老太君跟前,一字一句得说道,“老太君,老太君,我也随了二小姐叫您一声老太君,我希望您可以把筱萝嫁给我,无论本殿下做什么都可以!”

    “这,二殿下,这万万使不得呀,您快快起来再说。啊。”阎红玉想要先把他牵拉起来,可二殿下何其倔强,他恐怕对自己的话都不会听的了。

    夜胥华已然非常之坚持,“老太君,如果您不肯筱萝嫁给本殿下,本殿下就长跪不起了。”

    这一句话,无疑是一道九天神雷狂击大地,所有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她们都希望夜胥华二殿下心上人是自己,可惜那个人是筱萝,沐筱萝,相府二小姐。

    夜胥华是二殿下,今日入府,本是常事儿,可今儿个,却着实轰动了一把,先不说引得列位姨娘们,这话也传到相爷沐展鹏的耳中,只不过沐展鹏因为某种意图迟迟不肯露面。

    二殿下如此坚持,老太君也不好回绝,只是道,“二殿下,您先起来。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要有媒妁之言之外,还有双方之间的情投意合,还有要对的上生辰八字才能到最后决定……”

    到底筱萝是阎红玉的,亲乖孙女儿,她曾对筱萝说过,她不会逼迫筱萝的婚姻,婚宴大事喜欢什么人还是要筱萝自己做主,而那一番话,是场面话儿,说给二殿下和在场的人们听了。

    那些个小姨娘们的眼中充斥着极为艳羡的目光,她们纷纷对筱萝生母筱萝生母道,“二姐,您真了不起呀,有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呀!连当今二殿下都喜欢呢。”

    “听闻这二殿下是极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呢,这要是一日登基,咱们家筱萝岂不是成了皇后娘娘了,太好了,真真是太好了。”

    特别是四姨娘上官温柔,她眼珠皓澈绿了,她心里那个厌恨,不厌恨别人,倒是厌恨那个不成器的女儿沐锦绣,和大夫人娘家侄儿东方瑾在假山后边珠胎暗结,还流了产,名声也算是坏掉了,终日不人不鬼得呆在锦绣院中,四姨娘天天忙着照顾锦绣,今天要不是听闻这档子事儿,她还不出来。

    沐筱萝是林秋芸的亲生女儿,那些个姨娘们平日里是没有多少来往的,虽说相府地方之大,可终究是没能说上一句话的,筱萝生母呆在栖静院也是听到小初梅在外边听来的关于筱萝女儿被二殿下当着老太君的面求婚,这事儿很大,真的很大,是女儿的终身大事,好歹也要问过自己吧。

    撇开身份不说,筱萝生母自以为是筱萝的生母,对于女儿的婚事,当然有话语权了。

    不过筱萝生母并没有因为二殿下不找自己却找老太君商量而生气,林秋芸始终担心筱萝的终身幸福,夜胥华是不是真的是大家口中传说的那样仁义无双,这一点还值得考究,毕竟筱萝生母不曾见过他,如果万一二殿下是个虚有其表的男子,而老太君又答应了他,岂不是害了筱萝一辈子么。

    林秋芸觉得,她把自己的一生耗在相府的深宅大院,外边的人或许觉得相府衣食无忧,可是里边是人真正开心的能有几人?皇宫,说好听点儿是金碧辉煌的所在,自然不求锦衣美食,可人活在世上并不是代表着锦衣美食就足够了,还有感情,还有爱,林秋芸最担心的如果筱萝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男子该怎么办。

    不管林秋芸在相府之内感觉到多么辛苦,不论大夫人其他姨娘们如何挤兑自己,林秋芸也可以忍受,因为唯一可以撑着她的生命活下去的理由,那便是,林秋芸时至今日仍然深爱着她的丈夫沐展鹏。哪怕这个男人变心不再喜欢自己了,林秋芸依然喜欢着他,哪怕因男人变心而感到的痛苦犹如万箭穿心,又或者时时刻刻在烈火冰川之中忍受煎熬,她只要回想当日和老爷沐展鹏初相遇的那一刻,筱萝感觉自己的心也依然是暖的。

    可若是一旦被捆绑上自己不爱的人,没有了爱,到时候心都会死的,冷暖二字,也只能变得奢侈了。

    所以,林秋芸并没有其他做母亲的,只是看到了二殿下的身份,忽视了对方的内心,而这恰恰是林秋芸极为重视的地方。

    “二殿下,您起来,老身真的要折寿了……”老太君老太君苦头婆心说了那么多,可跪在地上的二殿下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两拳抱紧,嘴唇也愈发苍白无力。

    这台阶着实冰凉的紧,这跪的时间再长一点,这人估计是挨不了多久的,老太君可怜兮兮得望了筱萝一眼,小声道,“筱萝,怎么办呀,这?”

    咬了咬红唇,沐筱萝娥眉冷冷一蹙,对着跪地的夜胥华淡淡道,“二殿下,你若起身,我沐筱萝可以给你五成的机会,如果你再这样罔顾我太君的身子让她老人家呆在外头这么久,你是连办成机会都没有了!”

    “筱萝,你……你答应了!”二殿下夜胥华犹如蚱蜢一般跳起来,也不顾的擦拭膝盖上的白雪,那张俊俏的脸蛋些许有些冻僵了,他那贴身小太监小允子不知道从何时冒出来,连忙给夜胥华递过去一个暖手炉。

    小允子是一点话都不敢说,毕竟二殿下刚才吩咐过了,不准乱说话乱插嘴的,所以小允子干脆一句话都不说,更没有想到的是,小允子赶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二殿下甩出老远,这个时候才跟上他老人家。

    沐筱萝并没有答应他,眼珠子毫无表情得冷冷一瞬,“我考虑一下,并没有答应你,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儿?”

    “我们二殿下,人品高,武功好,相貌顶呱呱,又是大华国未来的国君,可能不就之后就是大华皇帝了,怎么,我们殿下还配不上二小姐么?”

    小允子上次也见到了筱萝二小姐的,那时候他觉得筱萝二小姐人不错,怎么到了这会儿,好像嫌弃起自己的二殿下了呢。

    小太监说的话,筱萝并不是生气,而是有点好笑,不过这也说明小允他忠心护主,这一点筱萝很欣赏,当然,小允子说的也同样是事实,胥华二殿下啥都好,人太好了,筱萝根本说不出他的缺点,他日后肯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可惜筱萝对他真的没有感觉!

    感觉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这,不能怪筱萝。

    “你放肆!”夜胥华狠狠喝叱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