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60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小允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这个时候,小允子顺着一阵苍劲的风雪声,听到仿佛大殿下夜倾宴的声音,“好啊,小允子果然是忠诚的奴仆呢,我想也是,二弟日后很可能是大华朝的皇帝,到时候我这个大皇兄也要给二弟行君臣大礼了。”

    不好,被夜倾宴听到了?二殿下夜胥华着实愣了一下。

    沐筱萝双眸反而是极为淡定得凝着前面徐徐而来的大殿下夜倾宴,“大殿下难道不知道军队之中流传一句话,不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莫非大殿下的心目中没有半点恋栈皇位?也是是大殿下本就是淡泊名利之人,区区皇位何足挂齿呢。”

    这个看着很令自己咬牙切齿的女人,她所说的话,大殿下夜倾宴竟然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冷叱道,“你——!”

    一时之间,大殿下夜倾宴成了众矢之的,围观者,老的,少的,皆然有之,都看见大殿下被筱萝二小姐逼急了,心内宸藏着怒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憋的是一肚子气。

    “呵,筱萝小姐说的不错,不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心中没有问鼎天下的皇子就没有统御大华未来的能力。未来的大华朝皇位当能者居之。”

    夜倾宴殿下脸上那抹狠戾神色转瞬即逝,即刻换上一副笑脸,心里头再怎么跟筱萝这个贱人置气,也不好表现在脸上,否则日后可有人藐视自己的威严了。

    一个国家未来的继承人,必须要沉稳如泰山的品格之时,在人前人后势必要表现宽仁大度,事事着眼于大局不拘小节更加不计较细微,在夜倾宴看来,筱萝二小姐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儿,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

    可惜筱萝的身体深处是一具饱经风霜两世为人的强大灵魂,筱萝看待这件事比大殿下更加平淡,“大殿下真是大度,果真有经天纬地治国的好肚量,小女子冒犯了大殿下,大殿下一点都没有追究呀,真是宽宏大量呢。”

    很明显,沐筱萝这话对大殿下夜倾宴是十足的讽刺,可在大家的眼中,无疑是筱萝二小姐在称赞大殿下。

    奴婢们在想,筱萝二小姐这是在讨大殿下的欢心呢,这般方便日后投入大殿下的怀抱,入主皇宫内苑,当朝国后这一份至高无上的位置,筱萝二小姐她是炙手可得的,本来是之前的若雪,长姐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皇后的,可惜她犯了错,被相国大人惩罚禁足在水月庵,什么时候能够放出来重回相府还是个未知数呢。

    当下,最有可能讨得大殿下夜倾宴或者是二殿下夜胥华欢心的,当然首屈一指是沐筱萝。

    其他诸如四小姐沐锦绣根本不落大家之流,相府其他小姐们年龄又太小,远远达不到及荆之年。

    这些是在场所有卑微婢子们才会想的事儿。

    可沐筱萝对此压根儿就没兴趣,凭啥一定要在大殿下和二殿下之间做出选择,难道说大华朝除了他们就没有男人了吗?

    这个世间的男子还是多的很呢,远赴东方的大风国,风虎威国主年少有为,八岁那年登基为帝,十二岁平定叛乱,十五岁整合齐边百座城池大郡。还有西方的大花国,南方的大火国,北方的大雪国,诸国疆域也有比大华国广袤的,大华国只是中央一个帝国而已!并不是整个天下!

    以这五大强大帝国为核心之外,齐边还散落有西北小国和东南小国。

    除了小国要向大华朝年年进攻之外,那些和大华比肩的强大四大国度,早在太祖时期和大华签订好各大条约,他们协议好了的,要和大华世代友好,当然了,先皇驾崩,临边诸国蠢蠢欲动,大华土地之优渥,民丰物,,谁都想要把这块肥肉吞入囊中。

    沐筱萝并没有很是狭隘得只想到自己,她想得多,想的是整个天下!

    夜倾宴要除,要扶持夜胥华登上帝国宝座,这,不仅仅是筱萝的心愿,更是千千万万个大华人民的心愿!

    大家只是看见筱萝二小姐和大殿下对峙着,却忽略到了二殿下的感受。

    夜胥华当众跪地向老太君请求,能够把她老人家心爱的孙女儿嫁给自己,可老太君她着实的没敢答应的,因为正是因为老太君疼爱筱萝过度了,所以一切只能是筱萝自个儿决定。

    所有人都看到了,老太君是如何疼爱她那位,出的二孙女儿的。

    有了老太君撑腰,她老人家好歹的当朝一品诰命夫人,见了皇帝后妃皇子不必下跪行礼的,她老人家德高望重,哪怕先皇在世,也要高看和敬重她老人家几分。

    饶是这般,筱萝的底气也就有了,“太君,孙女在此地吹风太久了倍感不适。请恕孙女不能陪您老人家了。”

    说完,筱萝手撑着额头,精灵的丫头们香夏和瑾秋连连过来,一人一个一左一右得小心搀扶着,直接把大殿下夜倾宴落在原地,连告退这般的客气词,沐筱萝也都懒得说。

    在老太君看来,筱萝头疼不适没向两位皇子行礼是情有可原的,老太君也知道二殿下夜胥华神情很是平静,不过那大殿下夜倾宴就难说了

    夜倾宴旋即大步流星得出了府邸,给众人留下的一道仓皇无力的背影儿,他极力在隐匿自己不悦的情绪,被他远远甩过去的家奴们都看不见大殿下脸上的表情,那表情就跟当日她的母妃王氏被朝臣们就地正法的时候一摸一样。

    回到皇城东宫,夜倾宴命令贴身小太监把门关起来,面色极度愤怒的他霎时间拿拳头狠狠轰击在沉香木桌上,上面还摆放着一尊价值不菲的汉白玉弥勒佛,这个是当年薨逝的生母王贵妃遗留给他的唯一念想,此番却被他的一个激动之下,摔落在青砖上,哗啦一声,尽成碎片。

    夜倾宴大喝叱,“沐筱萝,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其实你什么都不是!贱人!就以为我那个傻弟弟夜胥华会看上去,我也会看上你吗?笑话!真是笑话!”

    “大殿下,先喝一口茶降降火气吧。”小青子连忙递上一杯热茶,这茶水还没有近大殿下夜倾宴的身子,就尽数洒在小青子的身上,他的手臂起了一大块的血泡,疼得哇哇大叫,夜倾宴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那目光充斥着滔天烈焰,夜倾宴踢着打着脚下的狗奴才,“滚!滚!给我滚!”

    “是,是,奴才这就滚!大殿下别生气。”小青子眼泪汪汪的,还真的就这么滚出去,自从他跟了大殿下之后,不但要照顾大殿下的起居饮食,而且要充作大殿下的撒气桶儿,入皇宫作太监这一口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小青子这么隐忍无非是希望有一天他跟着的大殿下一日登基为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按照筱萝的话儿来说,上一辈子的小青子的的确确是得偿夙愿,不过可惜这一世,小青子要跟大殿下一起倒大霉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千古不变的名言呐!

    小云子默默关上房门之后,大殿下夜倾宴依然在房间内扔东西,花瓶玉砚,桌子,凳子,皆是上等的良品,这拿出去到京城外边去卖,随便一个都堪称宝物的,可在夜倾宴的眼里,连茅坑的粪土都算不上。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你当做嗤笑挖苦我,以为本殿下看不出来嘛。虽然你委婉得拒绝夜胥华,可众目睽睽之下,你沐筱萝对夜胥华的态度比起我这个大殿下简直是好太多了,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是真的!本殿下日后将会成为大华国的国君,本殿下怎么可能会比不上那个野种,不公平!不公平!”

    大殿下夜倾宴心中仿佛被毒蛊肆虐狂噬那般,他的心肝脾肺肾无不感到深切的疼痛,为什么沐筱萝那个贱人会一点儿看不上自己,难道自己不够玉树临风么?

    夜倾宴疯狂得捋直了略显凌乱的金冠,那满头乌发顺着阔肩自然垂下,星目剑眉,鼻梁高挺,天庭饱满,身体昂藏八尺,是美男子中的美男子,只要他愿意,喜欢他的女人可以从京城东侧的临华门排到西侧的太武门,临华门距离太武门,一东一西,来回不知道多少远,哪怕骑乘最为迅速的马车,也要足足两个多时辰。

    在大殿下夜倾宴的心目中,跟相府,长女沐若雪比起来,沐筱萝此女也就是,出的小家碧玉罢了,虽然她出生高门大户,不过一个,出的次女,她的地位远远比不上,长姐来的有气派。

    再加上沐若雪她是名门长,,她更是在京都内外享誉着大华第一美女的美誉,只要是个男性牲口,无不对这位天生尤物有别的不良想法。

    夜倾宴他贵为大华大皇子,除此之外,他更是一个男人,自然是男人当然不落于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窠臼之中,至于二殿下夜胥华喜欢筱萝身上那股子独有的女性魅力,如果真要解释的话,只能用口味二字来形容。

    宫殿门外的小青子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往外边冒着,他叫了其他小太监去拿了一些金疮药涂抹在烫伤的手上,然后整个人犹如呆头鹅似的在外头等待,他从来没有看见大殿下如斯落魄的样子,他想着那个相府二小姐沐筱萝究竟有什么大的法力竟然如此让夜倾宴大殿下如此甘愿作践自己。

    等扔完一切东西,夜倾宴的心境陡然平静了许多,他汗水沾湿了锦袍,心里一直念叨着,沐筱萝,我一定要得到你,然后再狠狠得把你抛弃掉,如果以后二弟夜胥华去喜欢筱萝,也只能捡捡他穿过的破鞋来穿一穿了,想到这里,夜倾宴突然感觉开心了很多。

    沐筱萝也早早回了筱萝水榭,至于大殿下夜倾宴他那几近变态般的想法,筱萝哪怕只拿着脚趾头想一想,都能想得出来!

    翌日晌午。

    “小姐啊,你为什么不答应二殿下了呢,如果有一位殿下愿意为了我跪下来,我也愿意嫁给他呀!”

    瑾秋这丫头不禁作起了幻想。

    若不是身侧的香夏挤兑她,直到现在瑾秋恐怕还没有完脱离幻想回到现实。

    “如果你喜欢的话,本小姐就把他赏赐给你吧。”沐筱萝煞有意味得凝了瑾秋一眼,眼珠子还不带流转的。

    这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眼神,却让瑾秋有点魂飞魄散,“二小姐,奴婢不敢了。”

    “有什么敢不敢的,就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嘛。”沐筱萝现在反正落了个清闲,方才又糊弄了大殿下夜倾宴着实感觉一顿儿的舒服呢,跟俩丫头随意调侃调侃,这日子也是不错的。

    忍着香夏姐姐要把自己吃进去肚子里的眼神儿,瑾秋壮实了胆子儿道,“二殿下,那我不客气的,可是二殿下会喜欢我吗?二殿下喜欢的人可是您呀,二小姐您呀。”

    说这话瑾秋不免有些自卑了,她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婢女,有哪个缺心眼的王孙贵胄会喜欢自己呢,这其中的缺心眼儿并不是什么不好的词儿,而是瑾秋对于当下的认识的。

    人家筱萝小姐好歹的相爷的亲生女儿,走出去也是官家大小姐,她瑾秋自己是什么呢,一介小丫头罢了,说好听点儿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说难听儿,就一奴籍,虽说身份地位上比不上寻常老百姓儿,可这吃的穿的都在相府,可比外头的小老百姓儿又体面多了,可终究是逃不过一个奴仆的身份儿。

    这瑾秋小丫头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和自己调侃着,怎么这会儿却一句话都不说了呢?

    “瑾秋,你怎么了。”沐筱萝真心有点担心这个小丫头,怕这个傻丫头想不开。

    瑾秋突然眼眶都红了,旋即跪在地上,不依不饶,“二小姐,您就打我吧,您就骂我吧,我不该那么说话,再说人家二殿下肯定不会看上我的!”

    “这个我知道啊,你犯不着不开心难过啊。”筱萝有些无语了,这个傻丫头心里头到底在想什么呢。

    见瑾秋如此,香夏心里头也挺吃味的,像二殿下夜胥华如此风流俊俏的郎君,又是大华国的储君,未来可能是一个文治武功的好皇帝,试问,这个世间哪个女子不爱啊,当然二小姐可能真的不喜欢二殿下,极有可能二小姐志在别处,并不在于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