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星儿这丫头伤势挺重的,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无一块是好肉,到底是老太君宽厚,知道星儿即将要成为大公子沐轩昌的侍妾,就派了一个三等丫头叫黄莺的,指给了星儿,现在改称为星姨娘作贴身丫头。

    由于星姨娘身上无好肉,黄莺丫头给她脸上补妆的时候还里里外外打了三层粉膜才勉强把伤口罩住,紧跟着星姨娘穿上一件桃红色的新衣,然后罩上一块粉红盖头,非但没有八抬大轿,就连一个下贱的车辇都没有,就直接由着黄莺丫头搀扶着从后门进入,这是老太君临时改变的注意,此女下贱不堪,侧门也是没资格入的。这些,是筱萝二小姐对老太君说道的建议。

    更要命的是,很多极为难听的言语在家丁们传开了。

    “你们不知道吗?这事儿看来老太君和老爷都不知道的呢,之前,大公子派来四五个家丁闯入星姨娘的房间内施暴!”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们可是亲眼目睹,亲耳所闻,星姨娘的房间里阵阵传来男人的喘气声,还有女人救命的声音,到了后面女人直接有了呻吟。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然后过了两个时辰,那些个伪家丁一个一个挑着半坠的裤带出来,脸上都是很满足的神情呢。”

    “这么说来,大公子岂不是绿帽王么?星姨娘竟然被那么多男人玩过了,竟然还娶她?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这是大公子的口味如此嘛?”

    “我还知道,那四五个被充作护院家丁的精兵,是沐轩昌大公子跟驻守梁州的小将军欧阳涛那借来的。”

    “谁是欧阳涛?”

    “就是上一次会宴之时,来的那位欧阳公子啊,他可是欧阳国公府邸的,次子,和我们的大公子极为交好的呢。”

    “你们胆子太大了,竟然在这里瞎咧咧,快干活吧!这话要是传到大公子的耳朵里准没命儿!”

    “是,是,福伯。”

    幸好管事院的福伯来了,一瞅就看见十几个家丁们围在假山石头下,大发议论,这正要是被大公子听见了,别说他们了,就恐怕连自己都要活不成了的。

    福伯大声训斥之下,众人家丁作鸟兽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有的拿起扫把扫积雪和落叶,有得往柴房的方向去拾掇柴火去了,反正是一副极为忙碌的样子。

    恰好经过此处的筱萝不禁莞尔得对身后的香夏和瑾秋戏虐笑道,“你们倒是说说看,这个绿帽王的尊号好听么?”

    香夏沉稳冷静不比瑾秋,相比之下,瑾秋要夸张得多,瑾秋的笑,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肆无忌惮。

    当然了,她们的筱萝二小姐在此处,有她保护着她们,自然可以笑得比别人都要大声了些。

    “对了二小姐,昨夜适才老太君与你说,要小姐你监督大公子和星姨娘入洞房的。”

    香夏并不像瑾秋总是想着嬉笑玩耍,她却是把老太君昨夜吩咐给筱萝的话记在脑海中。

    连连点头,筱萝的脸上有了笑容,“嗯,不错,香夏,你说的对,你要是不说,本小姐还真当是忘却了,若是此事没有办好就去了长安园,老太君一定会责罚我的呢。”

    “二小姐,老太君那么疼爱二小姐,才舍不得罚。呢”瑾秋吐了吐舌头,是要跟筱萝杠上了。

    “好,你们随我来吧。”沐筱萝转身,莲步轻轻移动,往大公子沐轩昌所在的横溪院走去。

    想想这位好大哥,正位,妻还没有过门呢,就开始娶起小妾来,倒是给大华的豪门簪缨世家开了一个先河,大世家的,长子按照一般规矩,当然是先要娶长房夫人,然后沐沐续续方可纳妾侍,比如二房,三房,四房,五房诸如此类的。

    不过就凭借大哥他夜探北苑下人房间,被人撞见了,无可抵赖,也只能从了老太君和相国老爷的意愿,如若不然,沐筱萝想,这位好大哥可要放弃他那,长子的身份,真到了被驱逐相府贬为,子的那一天,沐轩昌可要找谁哭去?

    娶了一个妾侍而已,对于沐轩昌来说,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关键的是,星姨娘之前被沐轩昌亲自带过来的四五个精兵乔装的护院享用过了,大公子可是要娶一个破鞋当做妾侍这般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相府,只怕不日就会传出整个相府。

    而上一次相国大人沐展鹏与大姨妈东方玉娆之间的暧昧传闻,很快就被老太君下了一个“禁言令”生生给扼杀了,可是这一次换成了沐轩昌,却是没有。

    原因呢,是有俩个,一是老太君昨晚忘却了下令,再下一个“禁言令”,二是筱萝二小姐从中添油加醋散播流言,那些个极为可怕的谣言就好像瘟疫那般传遍了整个相府,哪怕最为下贱的婆皓澈知道了。

    沐筱萝就是叫大哥沐轩昌身败名裂!

    再说传的那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谣言,而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凡在北苑的人,十有八九的人都知道大公子派人去星姨娘的房间施暴,只是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而已。

    而沐筱萝就像是一个修堤坝夫,拿起锄头铲子狠狠开一个口子,叫堤坝绝了堤,洪水犹如猛兽那般凶猛贯出。

    到了最后,尤像这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胸前顶着一朵大红花,那绰约风姿的新郎服穿在大哥沐轩昌的身上,要多俊俏可有多俊俏,可他的脸仿佛给千年玄冰冻僵了似的。

    冷冷的,沐轩昌发狂的双瞳从筱萝等人一踏入横溪院,他的眼中慢慢的仓皇、无助、愤怒、暴动得瞪着沐筱萝,“筱萝,你这个贱人!那件事是不是你散播的!说!到底是也不是?!”

    “哟,大哥何必如此愤怒,二妹我前来,只是在老太君的要求之下,看你和未来的嫂子是不是已经洞房了呢。”

    沐筱萝嘴角冷冷含笑,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要说沐轩昌脸上的冰寒,筱萝比他冰寒一千倍一万倍。

    沐轩昌,也该是你得到报应了!

    此刻的星姨娘早已在丫头黄莺的服侍下,在横溪院另外开辟的一个西厢作为小小的妾侍婚房,等待着大公子沐轩昌的宠幸呢。

    “贱人,我要打死你!”沐轩昌一怒之下,扬起宽袍大袖。绣金线的好看鱼纹深袍晃荡着。

    很奇怪,沐筱萝站着哪里,一动都不动,也不像往日那般会躲开,这下子筱萝可是连躲都不稀罕躲开的呢。

    香夏和瑾秋吓坏了,这暴急的大公子要是一巴掌刮下来,可怎么得了,二小姐这细皮儿嫩肉儿的,可经不起大公子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如此掌掴呀。

    沐轩昌的眼眶湿红,那宽厚的手掌就这般晾在空气,却始终没有落在沐筱萝的脸上,“哼,沐筱萝,你是要我打你,然后你再去老太君那里告状吗?然后老太君再给我更为严重的惩罚!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坏女人!我沐轩昌不会让你这么得逞的!我日后还要继承沐家,沐筱萝,你给我等着,等我有一天主宰这个家,我一定会加倍得报答你今时今日对我做出的每一分每一毫。”

    话说完之际,沐轩昌就要迈向婚房。

    沐筱萝脸上仿佛绽了千朵万朵的娇嫩花苞似的,“大哥,快去入洞房吧,如果拖延太久,老太君该不高兴了。还有二妹我永远等你这一天!”

    大公子转过背去,在香夏和瑾秋看来,二小姐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惨烈的笑容,那笑容足以令这个世界为之颤栗!

    不消片刻,星姨娘所在的婚房响起了一片片清脆的裂帛之声,紧接着是女人呻吟的靡靡之音还有男人的粗声粗气的喘息声,如此不堪的画面仿佛要逼入人的眼帘之中。

    沐筱萝不想再听如此恶心的声音,瞬时间离开横溪院,这个鬼地方,以后如果没必要就完可以不用来的。

    当然了,老太君的命令自己前来是除外的。

    ……

    长安园。

    老太君听到府中关于大公子与星儿的传闻,气得火冒三丈。

    一进上房,沐筱萝就看到老太君喝了足足五小碗的泻火汤。

    “老太君,您老人家是怎么的了。”

    沐筱萝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硬要装作一副懵然不知情的样子。

    “还不是你大哥的事儿,这个混账小子竟然之前从欧阳小国公爷那里借来了四五个精兵充作护院去星儿房里头,哎呀!作孽啊!”

    老手杵着青竹拐杖,不停得磕地,老太君也就没差点晕背过气去。

    少顷,等老太君冷静下来,老太君突然把手搭在筱萝的手腕上,“筱萝,你现在去看看,能不能让你大哥阻止娶这个妾侍,这个……”

    “老太君,来不及了……”香夏无奈得摇摇头。

    浑浊的两眼打了一个圈儿,阎红玉很是讶异得凝着香夏。

    香夏没敢说,那些话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出口呢。

    倒是瑾秋胆子眼大些,“香夏姐姐不敢说,还是让瑾秋来说吧,大公子他现在……他现在已经在跟星姨娘在行房呢,如果现在赶过去的话,也来不及呀。”

    “是的,太君。”沐筱萝淡淡得说道,“你不是叫我监督大哥他们吗?谁曾想到,大哥和星儿嫂子早早把婚房大门关起来,已经在里边行其好事了。”

    孽障啊!

    阎红玉咳嗽一声,真真气岔气了,索性把手中的青竹拐杖扔在地上,然后一个人坐在躺椅上,一句话都不肯说,神情极为呆滞。

    沉香赶紧去拾青竹拐杖,老太君没了那个东西可万万不能。

    “老太君,别生气,我想大哥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那个星姨娘,如果不喜欢的话,他也不会那么焦急和星姨娘她……”

    后面的话,就用不着筱萝去说了,老太君她是知道的。

    老太君闭口不言,说了太多遍,骂了太多遍,又能如何,沐轩昌这个孽障孙子作出来的事情,和当年沐展鹏是一模一样的,什么青楼女子,奴才贱籍是一个一个领回家,却不想想这个女人的出身来历。

    可当她一个老人家看到筱萝也是,出的,她的生母还是大华掖庭辛者库的洗脚婢,地位要多下贱就有多下贱呢,可到底生出一个乖孙女儿,万事也不是绝对的,老太君想一个人安静了一会儿,也便想通了一些。

    至于孽障孙子的糊涂账,老太君知道,这件事情都传得整个相府沸沸扬扬的了,儿子沐展鹏知道了,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此等想法,可谓是筱萝和老太君的的确确想到一块去了。

    父亲极重面子,他肯定是死活不会原谅这个糊涂儿子的,沐展鹏他自己在女人方面老爱犯浑,所以他徒有寄希望于,长子沐轩昌,他希望儿子不要走他的老路子,他已经受够了!

    可是没有想到如此不争气呢。

    既然有父亲大人日后出手,筱萝想想之前还有心搞垮大哥和星姨娘的,这会子不用了,借父亲的手腕儿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岂不是更好,筱萝可是要落了个清闲。

    果然过了不久,大公子沐轩昌领着星儿前来长安园给老太君磕头请茶,可无不吃了一个闭门羹。

    沉香这丫头在老太君的嘱咐之下,早早关了长安园的园门,这平时的园门是大开的,今日却是紧闭着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那黄瑞家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园门钥匙,捂着嘴对着沉香偷笑。

    这园子大门下,没啥人,黄瑞家的才刚偷笑的,当然了,若是被老太君知道了,黄瑞家的可是遭到不少的惩罚,还好宁上官二家是相府的老人儿,这主子上的事儿她清楚得很呢,笑了一会儿也就没笑了。

    沐轩昌在长安园外头转溜了一圈,见敲门敲了好几下,还是没人前来开门,就耷拉着脑袋儿,往相国父亲所在是小别院去,相国本来是长房大夫人东方飞燕一齐同住在鎏飞院,不过大夫人被贬到水月庵那个鬼地方,相国他以前没心情住在那儿,现在更没有心情了。

    相国沐展鹏有一所自己的小别院子,是私人的,近两年他和大夫人的感情发生突变而建造的,名唤清乾苑。这清乾苑三个字顾名思义为清清乾坤,寓意为沐展鹏在朝为宰,为官清廉,朗朗乾坤。

    不过这自从沐筱萝在南院天井之下,沐展鹏囤积了那么多兵器看来,这清乾苑三个字实在是很不符合沐展鹏的个人品德修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