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沐筱萝的贴着老太君的身侧坐下,而沐展鹏和沐轩昌是紧挨着,饶是他们父子两个暗地里多么不和,也要在老太君面前表现得一副和和气气的。

    晚膳倒是丰盛的很,一品居的佛跳墙,门泊东吴万里船,落霞与孤鹜齐飞,花团凤凰萃,宫廷碧玉汤,红焖大熊掌,清炖果子狸,仙姿血燕,金玉满堂春,海参王鲍鱼羹,竹叶青酿四喜丸子,珍珠玉竹笋,足足十二道名菜,无论哪一样都是堪称极品的。

    这不单单菜名幽致,更是色香味俱呢。

    “来来来,咱祖孙几个好久没有聚在一块儿吃饭了。”老太君倒是面带喜色,她是听从筱萝的建议,摆上一桌好酒好菜,不论是谁,今儿个好好把问题在桌子上解决了,也省的相府以后再出什么乱子了。

    饭菜虽然美味,可沐展鹏一点提箸的兴趣都没有了,知道这么说母亲她会不高兴,如果不说沐展鹏自己心里倒添堵了,“母亲,你把我唤来,倒是为了什么?”

    “是呀,老太君,到底是什么事儿,之前我和星儿来过长安园一次,可是着实吃了闭门羹,怎么这会子却……”

    沐轩昌还没有把话说完。

    老太君厉声呵斥道,“你们俩父子是怎么了?难不成我今天就想叫你们几个陪着我老人家用晚膳也不行吗?好啊,夜儿你既然开口了,那我这老骨头也没羞没臊得说了,以后你别跟你父亲一个德行,在女人的问题上纠缠不清,我们沐氏一族是高门大户,天底下该有多少人觊觎我们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呀,无论做什么事儿都不能够行差踏错,要是走错一步,坠入万劫不复之地,到时候我这把老骨头要是想要救你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这话是冲着沐轩昌说的,可也把相爷沐展鹏顺带了进去。

    沐展鹏脸上极为难看,就好比乌云盖头了,当然,不单单乌云盖头,满脸乌黑简直被天上的神雷击中了一般。

    好啊好啊,教训的好呢,筱萝就坐在老太君的身边,事不关己得夹着可口的菜肴,又扒拉着美味的白米饭,真不知道为什么,哪怕眼前不是什么山珍海味,筱萝也可以甘之如饴,吃的津津有味,那叫一个爽呢。

    还是做儿子的沐轩昌懂得做人,一直点头说自己错了,向老太君举手保证一定会盖过的。

    却唯独沐展鹏简直不知好歹想要多说什么,却被老太君一个凌厉的眼神逼退回去,老太君好像是在跟他说,你再说的话,从此以后就不再帮你下达禁言令了,到时候叫你失德的丑事弄得满城皆知,到时候再来后悔吧。

    沐展鹏是一个把权力地位看得比生命比他的至爱还要重要的人,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某件事,某个人,而放弃他的权力和地位。

    上一世的筱萝就是对于相父有这么一个幻想,所以她才会一步一步被亲,姐构陷入了冷宫,砍断了双手双脚,只露出一颗可怕的头颅,关键的是,这颗头颅苟延残喘,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比一刀子结束生命还要可怕还要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沐筱萝整整吃了三碗米饭,也不知道自己的胃口啥时候这么好了,看得对面的沐展鹏和沐轩昌一直发傻,他们两个可是一口都吃不下。

    试想一下,一边吃饭一边被老太君训斥,心情该会是怎样,还有心情吃东西,能吃下去的,是神人,当然了,相父和大哥是成不了神人的。

    “老太君,我饱了,可以先行告退么?”沐筱萝肆无忌惮打了一个饱嗝,脸带着笑容,真开心,吃的过程看见老太君对他们二人加以数落和说教,简直是大快人心。

    当然,筱萝这也是为了相府的名誉着想,老太君要是不发威,众人还皆以为老太君是一头病猫,这么下来,相父沐展鹏和大哥沐轩昌肯定会有所忌惮,不过对于那个刚提为姨娘的星惨死一事,筱萝并没有告诉老太君,想着他们两个也不会跟老太君说的,这么一个卑贱的姨娘死了也便是死了,落了个干干净净的,这里指的是相府干净!

    星儿到了阴曹地府,她看到了姐姐弱水,弱水一定在九幽黄泉之下,死了都无法瞑目,她自己死在荷花池下也就算了,连带着妹妹星儿也死了,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帮她们报仇了,这事儿何等悲哀呀。

    真真是因果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老太君自是含笑让筱萝先行离去,继续嬛留她的丞相爹爹和大哥说教。

    之前香夏和瑾秋被筱萝叫去栖静院等着呢,筱萝去栖静院想跟娘亲说一会儿。

    曾不想刚刚进入院中大门,筱萝生母携着小初梅,香夏和瑾秋打算去找筱萝来着。

    “娘亲,我来了,你这是要找我吗?”筱萝笑了笑,双手连忙嬛住娘亲。

    林秋芸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只是眉宇之间有几丝微蹙,很显然她为筱萝担心,“筱萝啊,以后老爷和大公子的事儿,你还是少管吧,没必要惹祸上身。”

    在娘亲的潜意识里头,她仍然是那么保守,以为自己不去犯人家,人家就不去犯你了,这个思想太落伍了。

    如果说前世的筱萝会是这么干,可今生今世,筱萝是不会这么做,无论是幸福、快乐、尊严还有其他的东西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去争夺,至少也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曾经对自己很坏的那些人身上,这就是筱萝所信的因果报应,就这么让那些可恶之人安康昌顺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也未免想的太好了些。

    娘亲说的这些,无非是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筱萝懂得娘亲的心意的,“娘亲,你放心,我不会惹祸上身的,要是真有祸患,那也是某些人!”

    筱萝二小姐说的某些人看,这倒是要见仁见智了,至少香夏和瑾秋听了之后觉得是大夫人和大小姐她们,对于小初梅来讲,她涉世未深,还没有想那么多。不过说起来,小初梅这小丫头一心一意得跟着娘亲,筱萝是不会亏待她的,算这个小丫头的站队正确了。

    是夜,筱萝回了筱萝水榭梳洗一番,准备躺在竹床上休息了,香夏和瑾秋也在隔间早早睡下。

    突然之间,水榭内阁的烛火被一阵怪异的风吹灭了,一道敏捷的黑影窜到筱萝的床头,正当筱萝张口之际,只听得见那无疑熟悉的声音在说,“筱萝,别紧张,是我,是我呀。”

    黑影借着月色摘下他的银缎纱巾,那一双清幽犹如美丽黑玛瑙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得凝着筱萝娇嫩的脸蛋。

    由于两人靠得太近,沐筱萝嗅到了男人稳重的鼻息,更重要的是,筱萝仿佛嗅到了****的气味儿,她一时之间脸燥脖子根热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今夜又是如此良辰,难道你就不想再去南院天井下边看看萤火虫吗?”男人的眸,清净的犹如一股静流的古井,平平看上去波澜无惊,水下却惊涛暗涌。

    男人的眸,亦是二殿下夜胥华的眸子,熠熠生华,仿佛深空流光,静谧得流淌着,流淌到了筱萝的眼底,心底。

    沐筱萝到底是一个女子,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暗夜里和眼前一个可以闻到他鼻息的男人凑得如此近乎,这再往下可不知道要发生点什么了。

    “走吧,筱萝。”男人的声音,清清的,淡淡的,恰如冬日里一抹微雪被暖阳照射得化开,最重要的是,是那股子暖意。

    不等夜胥华再推就着凑上来,筱萝连忙起身,两只手甩出去,顺势推了他一把,这一把推得夜胥华够呛,把他足足推到了长方之域,夜胥华嘴唇挂着嬉笑,却再也不说什么了,他闻到筱萝身上的香味,他很知足,他也知道筱萝这就是要起来了。

    “你这个无赖,三更半夜来本小姐的闺房,信不信我把你送进宫里头做……”

    太监俩字沐筱萝可没有那么没羞没躁得往下说去,她飞快扯过外套披在身上,还好适才入睡之前衣服脱得不多,烛火熄灭又没有再次打起火折子,水榭内阁仍然是一副漆黑的光景,如果叫筱萝掩映在烛火光辉之下********,还在二殿下的面前,她可做不到。

    筱萝骂自己无赖,那嗔笑的模样温柔到了骨子里头,夜胥华的心中极为受用,“筱萝,我知道你是会去的,我知道!”

    “如果我不去呢,你是不是要把我强行拽着去。”沐筱萝俏生生得碎了他一眼,快步走出内阁,幽明的月光犹如水银那般倾泻她的发,她的脸,她的鼻子,她的嘴唇,仿佛就像给筱萝画上一个美美的银装。

    这一点,筱萝倒是没有发觉,只是身侧的二殿下夜胥华看得有些痴呆。

    筱萝意味深长得看了夜胥华一眼,叹息道,“二殿下,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我嘛,我知道,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难道不是吗?就好像我不能够阻止你不喜欢我一样。”

    他的笑,愈发的恣意,可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是极为认真的样子,叫筱萝不好应答。

    也是,喜欢不喜欢,只是夜胥华的想法,并不是自己,筱萝眸心深处聚拢一丝清冷令人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光芒,“好,我可以去,不过,不可再有下次了,你不能够再这样莽莽撞撞夜探水榭内阁,你未婚,我未嫁,这样子不合适,哪怕是恋人关系,我也绝对不允许我的未来的另外一半这么做,况且你我之间根本就是不是那种关系。”

    “我明白,走吧,我只是让你开心一点。南院天井下的神秘后山此刻有着无数的萤火虫,我想你会喜欢的。”

    夜胥华抓起筱萝的手,却遭到筱萝的否决,筱萝脸上冰冷得甩开他的手,叱诧道,“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好。”夜胥华极为识趣放开手。不管以后是否能够成为大华的皇帝,不管以后筱萝要嫁给谁,哪怕不是自己,可在夜胥华的心里,只要此时此刻有筱萝陪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又在筱萝的身边,那么一切就心满意足了。

    此刻已是二更了,筱萝和夜胥华挑着小径走,因为害怕撞见相府打更之人,小径清幽,又有幽闭假山作屏障,深夜里是很难被发现的。也怪不得四小姐沐锦绣会选择在假山后面和大夫人娘家侄儿东方瑾****偷情,想到这里,筱萝的脸颊不禁发烫,又有二殿下夜胥华在自己身边,她恼怒得甩了甩脸,心中暗骂自己,筱萝啊筱萝你到底在胡思乱想着什么,到底羞不羞啊。

    还好夜色朦胧,二殿下对筱萝脸色表情变化毫无之情,要不然一定会瞥见筱萝的窘态。

    沐筱萝嘴里小声念着哦米拖佛,二人的身影飘过长安园的拱门外径道,紧跟着踏上木栈道,栈道下的水流不起波澜得流动,这几日空气的流动气候缓和了些,待过几日大寒一到,这栈道下的深渠可就成了冰渠了,冻得严严实实不说,几个好事的家丁们会专门在上面挖一个小小的冰冻,然后把鱼饵竹竿放下去,慢慢等啊慢慢等啊,等鱼儿浮上水面透透气的时候,顺便咬住鱼竿,可是要掉出不少的鱼呢,当然是这鱼的个头极小,难得有大的呢。

    “筱萝,还不赶快走,打更人又循着这边了,我们可要早点到达南院所在。”夜胥华扯着筱萝的袖子,毕竟那打更人的灯光往这边聚拢而来。

    沐筱萝仿佛从幻象之中被拉回了现实,吃吃道,“我知道了,我只是在想等冰渠结冻之后,我要不要来这里垂钓,雪中垂吊,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儿呢。”

    看不出筱萝此时此刻还有如此幽致,心境如此纯洁的女子,夜胥华真是越来越喜爱,可惜她不喜欢自己,旋即他又轻启薄唇,“咱们还是走吧,如果时间再晚些,不知道下面的萤火虫还有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呢,肯定还有着呢,上一次,我们可见了,南院天井下方有个神秘的后山洞,清风浮袖,流萤飞舞,还有满山的山花,遍野的灌木,我很喜欢那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