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的记忆力很好,对于美好事物,更是如此,只要看一眼了,那么一定会深深记挂在心里头,哪怕一年,十年,甚至于一辈子,他都会认认真真得记住,不会轻易遗忘。

    兴之所至,筱萝脚下的莲步愈发快了几分,现在转变为紧随其后的夜胥华二殿下差点追不上了。

    由于上一次来了一次,筱萝倒是轻车熟路,至于夜胥华二殿下来得次数就更多,就简直当做是他皇宫里头的寝宫呢,筱萝在想,这一切看起来好荒诞呀,堂堂的二殿下夜夜做个梁上君子,相府如此的高门宅院的防卫在夜胥华这里完成了虚设,人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点儿也不必顾忌到什么。

    南院天井的内部嵌入的小石梯,在月光照耀之下愈发明朗了。

    “哎呀,怎么会这个样子?”沐筱萝发现了新大沐一般眉头紧皱着。

    当下的夜胥华也傻了眼,当下天井内部的石梯被月华笼罩之下,层层递浮出于人的视野,每一寸月光都洒在石梯之上,极为稳当。

    “奇怪,上一次我们来的时候,却是没有的。”筱萝假不思索道。

    夜胥华肯定得点点头,“开辟这座南院天井的人的确是怀有心机呀,筱萝你看这是什么。”

    夜胥华手指的方向是第一块内嵌石梯上的一抹尘土,筱萝迫不及待得捡起来,在鼻尖嗅了嗅,道,“这是青苔一类的东西,不对呀,这青苔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在何处见到过呢?”夜胥华的眉心紧紧锁着筱萝的清眸。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清乾苑!

    对,就是父亲所在的小别院子内中通往苑内书房的青石板外侧上的小青苔。

    沐筱萝毫无掩饰把这件事告诉给夜胥华。

    孰料,二殿下心中好奇,再次问道,“这普天之下,青苔不是长着一模一样的么?上次我们来了,天井底下可有青苔的。”

    “不对,你看,天井下的青苔是浅绿色的,我记得很清楚,那相父所在的清乾苑的青苔可是浅绿色之中带有一种紫色的斑点,昨日我去父亲所在的小别院叫他去长安园吃饭,我是路过才看到的,我也觉得非常奇怪,当时我也只是轻轻瞄了一眼罢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没等筱萝说完,夜胥华就想确定一下。

    夜胥华等不及从怀中抽出火折子,想要看看这青苔之上是不是真像筱萝说的那样,浅绿色之中带有点紫色,毕竟是在月光之下,看的并不是特别清楚。

    “别——”沐筱萝非常警惕得阻止夜胥华的动作,也许是猜测,可是筱萝觉得还是小心为好,旋即在夜胥华的耳边悄声道,“也许相父正在天井下边呢。”

    什么?

    饶是眼中无法掩饰的激动,夜胥华冷静想了想,筱萝说的有道理,单单凭借这个特殊的时辰,月光又极为齐整得落在石梯之上,一层一层递现出来,还有石阶上那可疑的青苔的,无不证明着至少有人来过,至于这个人走了没有,还是仍然滞留在下边,却是无从知晓。

    天井内传来布匹逶迤拖动石梯的窸窸窣窣声,筱萝丹田内的狐岐道法加身,她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上的敏锐程度,都比一般高手强大太多,就拿同样月光之下的青苔来说,筱萝可以纤毫毕现得看出那是来自清乾院的小青苔,而二殿下夜倾宴至今仍然看得不明朗。

    沐筱萝直接把夜胥华拽到天井后边的高大榕树下,借着浓密巨大的根茎,他们暂时躲在那里,是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

    很快,等了约莫半碗茶水的功夫,一个“人头”陡然惊现在天井的出头,如果胆子小点的人,早就被吓死了,那“人头”分明是鬼鬼祟祟的。

    原来真的是你,筱萝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这颗可以扭动的人头的顶端可是插着簪子束冠的,这顶发冠,是相府中能有资格佩戴的,不出其右的,唯有一个的。

    和一脸镇定无匹的筱萝比起来,二殿下夜胥华蹲下来的膝盖不停得发软、颤抖,要不是他拉着筱萝的手,恐怕夜胥华早就撑不下去了。

    太可怕了,那是人头,那可是人头。

    大半夜的,又是二更某刻,一个年久废弃的天井竟然会冒出一个人头来,这不是鬼魂还会是什么。

    夜胥华惊魂未定,沐筱萝轻轻拍着他的背脊,心中叹息,这个二殿下怎么这么胆小啊,那个人根本就是相父沐展鹏,有什么可怕的,令筱萝确定凿凿的,是因为那颗人头已不是一颗单纯的人头了,天井内的人已然完爬出来了,他还不停地拍打身上的尘土呢。

    接着皎洁的月光,夜胥华方才看见对方的脸,确确是当今相爷无疑。

    果然是相爷,相爷他处心积虑在天井下方私设兵器库,这不是意味着起义么,将大华帝国取而代之么,亏仙逝的先皇当初还如此信任沐展鹏这个老丞相,想不到他是如此狼子野心的一个枭雄!

    二殿下夜胥华的心情很是激动,要不是筱萝阻止着他,恐怕下一秒他就直接冲出去质问相国,那可不好玩了。

    “耐心点儿,等他离开此地再说。”沐筱萝小声在夜胥华的耳鬓窃语。

    这美女香风吹拂着耳际,夜胥华的心渐渐平息下来。

    等沐展鹏走远了之后了,迫不及待想要冲出去的夜胥华又被筱萝阻止了,“且耐心等等,或许天井之下,还有人也说不定呢。”

    沐筱萝话音刚落,又有一个人头出现在天井口处,他还探头探脑得动了,等那个影子飘出来的时候,夜胥华脸上完毫无表情,这个人影,竟然是……竟然是大皇兄……大皇兄夜倾宴!

    真的是大皇兄夜倾宴,原来他早早和丞相勾结了。

    查出大皇兄是否和丞相大人私底下结党营私一事,看来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了,这,也是一直以来,二殿下夜胥华想要一直打探的东西,如今一切看似浮出水面了,他腹内的心情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沐筱萝又和二殿下等了一段时间,直到天上冰轮渐渐移动得令天井内嵌石梯上的白光消失了,筱萝一边走出来一边说道,“看来那件事,二殿下你说对了一半,丞相父亲是在囤积兵器不假,可他不是为了自己谋朝篡位,而是为了大殿下!”

    “但不知他们深夜来此密谋何事呢?”夜胥华很想知道。

    走先到天井一步的沐筱萝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道,“若想知道,何不下去看看,说不定蛛丝马迹就在下面呢。”

    “嗯,你说的有道理。”夜胥华点点头,脸上一副极为讶异的表情,因为筱萝看着自己在笑,筱萝笑得极为古怪,他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呢。

    被心爱的女人如此戏虐得看着,还看得那么认真,夜胥华有点不好意思得垂下头,视线再也不敢往筱萝身上去了,低低得问,“你为何这般看我?”

    “我是看你堂堂的大华二殿下还害怕不害怕天井的人头了?”沐筱萝一提问此事,夜胥华只是感觉脸颊热辣辣的,就好像少女献出初那一刻的迥异和不安的情绪。

    沐筱萝愀然一笑,并没有等到夜胥华的回答,摇摇头,下了石梯,唯今月光并没有罩在石梯之上,一切又黯淡又朦胧。

    旋即取出火折子吹了几下,零星的火焰燃烧起来,夜胥华转换话题道,“筱萝,你看,当初相爷制做天井下的密道之时,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那月光下落,斑浮出石梯阶级方便与人下去的机关,实在是巧夺天工的手段。时辰一过,却是不复重现了,对了,你看这青苔果然是浅绿色上带有一点点的紫色呢。”

    夜胥华捡起来一丝青苔,拿火折子一照,果然是筱萝说的那个颜色,刚才借着月光细看去,倒还真的看不出来。

    “筱萝,看不出你的眼力如此之高?连我都看不出来的呀。”夜胥华赞赏得看着女人的雪白的腮帮,还有她如怨如慕的清纯眼珠儿,水汪汪的,仿佛九天璀璨银河,是那么勾人摄魄,好不销魂。

    女人冷冽得嗔怪,“你再看的话,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很明显,筱萝在吓唬他呢,可夜胥华却丝毫不忌惮的模样,眼神愈发浓烈了几许波动之色,“我倒是心甘情愿被你挖眼,莫说着眼珠子,哪怕要我身子上的任何一个部分,哪怕是我的生命,我也会给你的,筱萝。”

    “你……”沐筱萝简直无语了,这个无赖总是趁机说着情话,都与他解释了那么多遍,自己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他又来了,还是赶紧儿下去吧,筱萝的脚步加快了。

    这一次极为顺利得步入天井地底,夜胥华走在前面,筱萝紧跟着他,跨过层层的迷宫似的墙,二人辗转到神秘后山的通道口,但见通道口处有一青铜座的烛台,上面的烟火适才殆尽,在火折子光芒的映射下,袅袅青烟仍不绝。

    “看来相父和大殿下是在此处商谈秘事的。”沐筱萝的眸心深处极为坚定。

    二殿下不知道想起什么似的,“筱萝,你发现没有,刚才我们进来之前,上一次的无名尸骨被我们拾掇到后山埋葬了,难道相国会没有发现吗?”

    “你说的有道理,咱们马上去后山吧。”沐筱萝倒是很心急,她和二殿下摸索着,后山依然是一片月朗星稀,相比天井之外的森寒,这里却无风无寒,映入人的视野,飞向漫山遍野的,仍然是那些可爱的流萤,好美啊。

    沐筱萝不禁赞叹道,“好美啊。”

    再往前边的高大桦木走去,筱萝看见无名氏的墓碑仍然摆放在原地,像是没有人动过一样。

    “不对呀,筱萝,这墓碑被人换过了?”

    二殿下夜胥华是第一个抵达墓碑跟前的,发现墓碑上写着“薛蛮族人薛小小之墓”,这上面的文字是两千年前流传于先秦薛蛮一族的文字,要不是夜胥华从小修读众多古籍,他根本不知道上面写的古怪文字。

    至少在筱萝看来,那些弯弯曲曲滑稽不已的字体,根本就不是大华的文字。

    沐筱萝越来越感觉齐边的环境很不对劲,一股奇怪的气味围攻着自己,一道道火燎火燎的火把堆积上来。

    猛地眼球一瞬,夜胥华看到最起码几十个手举火把的野人把他和筱萝团团围住了,他拼命得守护着筱萝,“你们……你们是谁?”

    “好生大胆!竟然闯入我们薛蛮人世世代代居住之所,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先秦派来灭族的,要不是不说清楚,我们就你们死在这里。”

    其中一个脖子上带着一大窜的玛瑙玉石珠子,身上穿着蚕丝锦成的缎子,上身穿的堪称古朴,只不过他们的下身,没有裤子或者长袍盖着,或盖着树皮,或遮着兽皮,跟上古时代的蛮族异人无异。

    沐筱萝见到这种情况,顿时间有点不知道所措,到底无端端碰上一个野人,还不止一个,放眼开来,约莫有二十号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拿着一个火把,要命的,他们另外一只手上拿着石器,石斧等物。

    真搞不明白,他们上身身穿得如此华贵,可是下半身完树叶和兽皮代替,如此奇装异服,真是叫人不解,不过谁叫他们是野人呢,野人的行为方式是世俗中人,没有办法理解的。

    “好啊,你们还有理了,众人们,用石斧杀了他们。”族长模样的老人龇牙咧嘴得呼喊道。

    霎时间,一群野人围攻上来,准备对筱萝和夜胥华二人进行攻击了,那草丛深处的野人妇女和小孩子拿坚果,小水果,或者是小石子砸向筱萝他们。

    哎呀一声,筱萝顿觉得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筱萝想要反抗,夜胥华两只手举起来,“慢着,你们听我说,薛蛮氏族人!”

    “你知道我们是薛蛮氏族人?”族长模样的人儿眼中好奇得盯着他们,挥手示意让他们手下的暂且停止攻击。

    夜胥华道,“我知道你们是躲避先秦追杀,才世世代代迁徙此地的,《大华列国大志》上有记载,曾有薛蛮氏族,不堪先秦捕杀,前来某地开辟世外桃源,你们在此处,可是延续了两千年,我说的对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