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筱萝看了一下二殿下夜胥华,他脸上表情极为发烧的模样,他换上了树叶皮子,和他上身的锦袍很不相衬,看起来非常之奇异,筱萝也是,上身是绫罗,下身是兽皮,不过也是如此打扮,和山谷内的居民一般无二,很快的,他们便融入了进去。

    老族长的婆娘是个约莫二十的老妇人,头上包着绫罗巾,上身也是极美的绫罗绸缎,下身一块虎皮包着,在老族长的吩咐之下,她去做饭了,宰羊,杀鸡,反正有什么好吃的就招待着。

    这些畜生有的架在篝火上烤制着,有的是放在潋罐上炖煮着,他们似乎在内中加了什么香料,是外界浑然没有的那种。

    “请问族长,这里边加了什么香料,好香,好像也很好吃的样子呢。”沐筱萝一闻到那个味道啊,口水就好像要流出来了,幸好她别过脸去,没被夜胥华看到,要不然可糗了。

    老族长含一口旱烟,“这叫天沟香,采集于天沟草,提炼于天沟草,不管是做什么,特别是熏烤兽肉的时候,加几颗下去,味道相当好的,你可以带几颗回到世俗去。”

    沐筱萝还真不客气了,族长婆娘包了足足四五包齐整得放在一个绫罗巾纱之中,然后递给沐筱萝。

    不过说来奇怪,天沟草能令绫罗蚕丝腐蚀,天沟草上采集的香料却一点儿不对绫罗蚕丝有任何排斥,只是叫人奇怪,一定是他们对着天沟草做过某种处理。

    旋即不管三七二十一,沐筱萝和夜胥华都各自分到一块烤豹子肉,那天沟草的香料撒进去,香辣脆味,很是可口,这种味道是筱萝他们不曾吃过的,特别是吃过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的夜胥华二殿下。他也吃得不亦乐乎。太香太脆了。

    “这种味道,比西域国主进贡的烤肉好吃太多了,也比来往中原的西域商贩运来的茴香强。”夜胥华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真是太好吃了,沐筱萝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间佳肴野味了。

    临了,沐筱萝还海吃海喝得不少山谷之中老族长亲自酿制的果酒,那是一种极为奇异的果子,酸酸甜甜的,外界的没有的,喝了一壶,很是解渴生津,反正筱萝他们是又吃又拿,还拿了不少呢。

    吃饱了喝足了,他们就开始跳舞,大家手拉着手,稚子孩童们,青年男女老少纷纷加了进来,脚步非常之简单、划一、朴素,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

    沐筱萝跟老族长道,“时间不早了,下次再来叨唠,时间一长,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旋即,老族长叫上阿大阿二拉开山海藤护送沐筱萝和夜胥华上石板,阿大阿二更是高高擎着火把照样下边的路,以防踏空不小心坠入万丈环海,可不是闹着玩着呢。

    阿大说,曾经就有一个同胞兄弟逞能,硬是要踏空,谁知道就此殒命了,须要知道下边除了满是尖锐礁石之外,还有庞然大物,像那些会吃人的虎鲸等等诸如此类的食人鱼,却是不少的。

    沐筱萝虽然听的心惊胆战,却是感觉到无比之刺激,她眼珠子偷偷瞄向夜胥华,她突然发现夜胥华从他进入到出来的时候,话都很少,恐怕是被吓的呢。

    出了山谷,阿大和阿二拉下了山海藤,那高大千丈的山藤高高垂下挡住路口,他们等人也早早掩映入山谷的某个中心,哪怕筱萝现在想要进去,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们早已拉下极为神秘的山海藤阻挡了外界和这里的一切。

    沐筱萝和夜胥华走回洞口,出了南院天井,突然听到四更的打更声,幸好,若是五更十分,早起干活的小丫鬟小奴才们看见他们等人的模样一定会叫人心生怀疑的。

    夜胥华倒是简单得很,跳出高墙再去某个偏僻角落换好了衣裤回宫去了,倒是沐筱萝一路沿着小路回去,趁着香夏和瑾秋还在熟睡,偷偷溜回水榭内阁,换好睡觉的薄衫,完了之后把那一块兽皮裙子就扔往床底下去了,明天再来处理。

    山谷的老族长他们就是好客,烤肉吃了很多,沐筱萝捂着鼓鼓的肚子,却突然感觉很舒适,闭上眼睛,一睡睡到了大天光。

    睡梦中的筱萝想,那个地方真的恍惚一场梦境似的,山海藤,天沟草,兽皮树皮裤,绫罗上衣,篝火,烤肉,老少混合舞蹈,真真是无忧无虑的好去处,世外桃源也概莫如此吧。

    到了五更,香夏和瑾秋起来了,她们早早忙活早饭,待到早晨,又到了日上三竿,二小姐仍然不见醒来。

    香夏就着急了,跑到筱萝的床边小心得问道,“二小姐,你是怎么了?日上三竿了呀。”

    “香夏,别吵,让我睡会儿吧。”沐筱萝昨夜里通宵着呢,才四更就睡下,怎么不好生补补觉呢。

    香夏就退下了。

    直到午后,瑾秋端着洗脸盆进来,沐筱萝倏得睁开眼睛,这一觉睡得极为清爽,瑾秋替筱萝拿走换洗的衣服的时候,突然在衣兜里发现几颗闻起来好香的类似种子的东西。

    “哎呀,小姐,这好香呀,是什么呀。”瑾秋闻着香,就不免多闻了几下呢。

    可不能告诉她是在南院天井下洞府山谷的老族长给自己的呢,筱萝淡淡道,“哦,这是二殿下昨日给我的香料呢,用着烤肉吃,却是不错。”

    香夏端着饭盒过来,“二小姐该吃饭了,不过吃完了,再吃烤肉吧。”

    她们两个丫头的眼神儿一直往天沟草提炼的香料种子似的东西上瞧着,沐筱萝却是有几分开心的模样,“香夏的建议很好,烤肉,好,今天下午咱们烤肉吃,我们在水榭空旷处堆积干燥可以燃烧的竹节,就把肉攒在竹条上烧烤吧,也算是你们今日有口福了。”

    “太好了,二小姐!”瑾秋嘴巴就差点没有高兴得掉下来,“我得去大厨房那里弄一头兔子来,烤兔子肉,那肯定好吃,如果这么美味的香料放进去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香夏按照沐筱萝的命令,还特意去长安园把沉香骗过来,沉香帮忙着生活,等兔肉烤得皮肉滚油的时候,她尝了一小口,那滋味着实美味极了,把兔肉没被人动用过的地方拿尖锐的刀子剁开,盛在小盘子里头,然后再放入食盒之中,一一给老太君还有娘亲送去。

    听香夏和瑾秋她们回来禀告筱萝,都说老太君爱吃极了,一连吃了五二口,老太君向来是每道菜肴只吃不过三口的,却唯独吃了许多,剩下的也就赏给了下人黄瑞家的,这个老货却是都给吃光了,一点儿倒是没有给沉香剩下来一点,沉香就给香夏瑾秋诉苦,说这样的兔肉还有没有呢。

    “看来这种奇异的香料,很是令人胃口大开啊。如果我沐筱萝去开一家酒楼的话,估计生意会爆棚了呢。赚点银子却是不错的。”

    筱萝乐滋滋得想道。也是啊,相府每个月就给娘亲和自己那么一点月例银子,自从大夫人被下放到了水月庵,这财政大权由着老太君管着,虽说比以前多了,可是到底也存不了多少私房钱的。

    二小姐的突发奇想,很是令香夏瑾秋感到惊讶,“二小姐,这样真的可以吗?你可是堂堂二小姐呀,如和能够屈尊降贵做这些商贾之事呢。”

    “我不方便出面,难不成没人帮我出面么?”沐筱萝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乐意得很。

    接下来,香夏和瑾秋愈发看不懂二小姐她到底在想什么了。

    沐筱萝说白了,也是突发奇想而已,可这话儿都说出口了,筱萝仔细想了一想,觉得还是非常有前景的,这些老族长给的天沟草香料,加入烤肉的烤制之中,不但有一股极为特别的风味,香脆开口自然是不必多说了,好歹也是一生财之道呢。

    与其每个月领取那么一点的月例银钱,不如把这些香料卖给大酒楼,每月指不定还多了一些进项呢,可以给老太君或者是娘亲买东西孝敬她们呢。

    沐筱萝极为认真得样子,倒要把香夏和瑾秋吓着了,她们声音细细得吃声道,“二小姐,难不成您真的要?”

    “嗯,我已经决定了,我想着能不能把手中的香料腾出去。”沐筱萝想这天沟草的香料,可是独一份儿的,外界是没有的,非得去山谷和环海之内的才有,不过那等世外桃源,岂能是普通人可以到达的?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道,“可是二小姐,如果被相爷发现的话,恐怕不好吧。”

    他们两个人的担心并不是多余了,相国父亲的品性,沐筱萝比谁都要清楚,这个男人把面子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还要重要呢,肯定是不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情的。

    这件事还是要跟夜胥华二殿下商量一下,才有得做呢。

    倒不知道夜胥华啥时候会来相府呢,这个小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相府就简直是他的别院行宫似的,沐筱萝也不知道啥时候可以再次见到他,不过夜胥华溜进相府之时,多半是晚上呢。

    看看今晚上他能不能过来吧。

    他贵为二皇子,见多识广,至少比筱萝要好的太多,沐筱萝想一想,前世真的是太不值得了,一心一意为大殿下夜倾宴直到在生命的最后关头都付出了一切,人家非但不领情还残忍无情得把沐筱萝砍成人彘,丢弃在冷宫犹如垃圾一般,那时候的沐筱萝****夜夜陪伴在夜倾宴的身侧,一心系在这个男人身上,竟然不知道在整个京都城内有多少家商业酒肆,又有多少家酒楼和歌舞坊。

    总而言之,沐筱萝从未想过享乐之事,她的前世部在呕心沥血之中度过,她不会再那么傻了,把一颗心托付在一个豺狼野心的无良人身上,她这一生要为自己活,无论怎么活都好,现在的筱萝她是想到了赚钱了。

    快到傍晚十分,筱萝往长安园去了,老太君一直对午后那会儿筱萝派人送过来的烤兔肉的可口滋味赞不绝口,阎红玉本来就是出生远在塞外的阎部落,那里的一天主食就是烹制烤制各种肉类,不过当老太君嫁到中原几十年了,不单单口味变换了,就连阎乡音也说成了中原土语,如果再让老太君说一遍阎语言,恐怕她就算说了,也很难说得流利起来。

    沐筱萝见自己拿特制香料天沟草烹制的烤兔肉或多或少勾勒起老太君心中对阎故土的思念之情,深深感觉到老太君到底是情深重义的人儿,连连答应老太君,只要她老人家喜欢吃,筱萝就会随时随地得去做,半点都不含糊。结果老太君当然满意筱萝所言,一直拉着筱萝的手,猛夸到夕阳完落下,相府都掌上了灯笼,老太君仍然依依不舍就这么放筱萝走。

    筱萝生母林秋芸所在的栖静院极为幽静,香夏和瑾秋尾随着筱萝二小姐鱼贯而入。

    林秋芸所在的上房早早掌了灯,筱萝进去了,却唯独不见小初梅在身旁侍奉娘亲,倒是娘亲一个人在梳妆台前拔下头钗首饰,筱萝心中好生奇怪,便笑着问道,“娘亲,小初梅丫头呢,她怎么不来服侍你呀,这个丫头难不成变得懒散了?”

    “筱萝,你来了呀,快帮帮娘亲。”林秋芸见到心爱的女儿,心中自是欢喜得不得了了,连忙挥着玉手招呼筱萝过来替自己拔下朱钗。

    筱萝倒也不含糊,轻轻把娘亲左鬓上的碧玉簪子取了下来,“娘亲,刚才送来的秘制烤兔肉可中吃么?”

    “中吃,当然中吃?你刚才不是问我小初梅去哪了吗?娘亲告诉你,她此时此刻在茅房里头接受呢,这不前前后后去了五二趟了,都是叫你送来的那些兔肉给撑得呢。”

    话音刚落,林秋芸便听到香夏和瑾秋这俩丫头连忙合着手掌嗤笑起来,她也闲不住了,也是笑得前胸贴后背着呢。

    筱萝暗一脸戏虐的模样儿,“真的吗?那我们筱萝水榭的丫头们怎么都没有呢?”

    “也是呢,小初梅贪嘴儿,多吃了几把,我吃了一把不到,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就都给她吃了。”林秋芸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