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3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还好是小初梅,如果卖给外边酒楼的顾客们,如果也像这般吃的上吐下泻的,那天沟草的香料方子可就要废掉的呢,怎么办,这应该怎么办呢,不行,得定个章法出来不可,胡乱吃,就算再好吃的血燕燕窝,鲍鱼熊掌也不能够这么狂吃呢,还真当人是铁打的呢。

    就着梨花香凳子坐了下来,筱萝两只玉手撑着下巴,缓缓道,“娘亲,那小初梅等会儿应该不会再来服侍你吧。”

    “是呢,她都这般光景了,如何再让她伺候我呢,我叫她去完了茅房,直接去下人的厢房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林秋芸心中倒是一直记挂可怜劲儿的小初梅,要不是见这个小丫头如此爱吃,林秋芸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她吃这么多呢。

    小初梅不适,今晚却是没个贴心的人儿服侍娘亲,筱萝拿眼睛瞧了一眼瑾秋,“瑾秋,今晚上你就好好陪着二夫人吧。”

    “是,二小姐。”瑾秋点点头,回答得倒也干净利落,这大晚上的,要是二夫人想要喝一口热茶,也得有个人照应着,不然可就麻烦了,然则筱萝二小姐她是还有香夏姐姐在照顾着呢。

    沐筱萝把瑾秋留在栖静院,她就带着香夏折回筱萝水榭,今晚仍然是月明星稀,筱萝心中有个极为强烈的预感,怕是今天晚上,二殿下夜胥华又要擅闯相府的筱萝水榭了。

    果然,高高院落一道惊鸿般的白影子飘过,极其缓慢得降落在紫色修竹的影下,听到外侧的响动,筱萝就着一方披风出来,那个男子,修长的玉颈,宽厚的胸膛,眉间深邃如无边星海,唇畔若点着流朱,一颦一笑,方显格调。

    “筱萝,我们又见面了。”夜胥华眉心挂着戏虐之色。

    沐筱萝嗔骂道,“好生个登徒浪子!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这京城内的酒楼酒肆,你认识多少?”

    “你想问什么?”夜胥华一直向沐筱萝靠近,他的深邃的眸,恨不得在短时间内洞穿筱萝的本心所想,可饶是他看了这么久,却丝毫看不出什么来,“这京城之内的酒楼酒肆,我是去过不少?大概有这些吧……”

    根据夜胥华二殿下所言,他谈及一品居,天香大酒楼,东方饕餮阁,玉食坊,醉人堂,都极其有名气的。

    夜胥华二殿下罗列何其之多,沐筱萝却问道,“既然你把一品居排列在第一位,那是不是就代表着它哪里的地方是最好的吃的呢?”

    “好吃或者是不好吃,依然要依仗个人口味评判,对我来说,天下之间众多美味也难抵得上你与嬛二小姐的秀色可餐!”

    说着说着,夜胥华眸心深处含着无边春意。

    男人的眼神是那么充斥着侵略性和攻击性,沐筱萝却不比寻常女子,倒是极为从容和淡定得迎接和消受他的眸光,“你再这样的话,你相信我会作出什么的!”

    “我到希望你向我作出什么来。”夜胥华的话直接把沐筱萝给堵死了。

    夜胥华,你就是一个无赖,也许很多女子会吃这一套,不过自己,他还是算了吧。

    “时间尚早,你带我去京都外边的酒楼转转吧,我想大吃一顿儿。”沐筱萝说的好像是玩儿似的。

    搞不懂向来的大门不出户二门不迈出的二小姐,竟有如此幽兴,夜胥华真的感觉到女人的目的性很强大,她应该是想要做什么,却迟迟找不出合适的时间来问上一问。

    “怎么,你还不愿意了?”这下子,换沐筱萝的眼神极为锐利和戏虐得凝着他,倒是把夜胥华给难住了。

    一个大活人还会被尿憋死呢,夜胥华笑了笑,“原来是一直以来我太低估你了,我一直以为你会忌惮相爷,所以不敢出去的,现在看来,你倒是很勇敢嘛。”

    这话不知道是不是对于沐羽嬛的激励,反正筱萝听上去就感觉怪怪的,这个夜胥华二殿下仿佛是话中有话似的。

    不管了,出了相府品尝各个大酒楼的味道再做决定。

    直到至今,沐筱萝并没有把她把天沟草的香料卖出去的想法,告诉给夜胥华二殿下。

    星星点点的光亮,一道浅白的影子,一道青葱的影子,一起跃过高墙。

    此时此刻,筱萝水榭内阁的偏厢打开来了,走出一位面带无限惆怅的少女。

    京城一品居。

    大华皇朝的京城的确算得上繁华,京都大街道华灯初上,夜生活刚刚开始,街边酒楼商肆林立,一派歌舞升平的模样。

    饶是天上神仙降临此间凡尘,恐怕也要滞留此地多日乐不思蜀再返回天宫了。

    大酒楼有大酒楼的气派,小摆摊有小摆摊的调调,多金贵公子到底有豪掷千金之能,坊市酒楼是出了名气的销金窟,身上徒有几块铜钱铜板的,也只能下小地摊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

    沐筱萝和一身素衣的夜胥华走到大街之上,渐渐掩映入红男绿女的阵仗之中,穿的好看的,穿的豪华的,并不单单是他们,还有熙熙攘攘只是为了奔走享乐之人。

    走了约莫百米,夜胥华把筱萝带到一个高楼前,筱萝抬眸眼前横挂着一高大的牌匾,提名为“一品居”,经夜胥华二殿下的介绍说,这一品居是名扬大华京都的最高档层次最为顶级的大酒楼,主持膳食的师傅们,都是曾经享誉大华一等一的神厨。

    相比对面那一家的天香大酒楼,这家天香大酒楼的名气远远比不上一品居的,生意清淡,人也泛泛。

    沐筱萝停止脚下的步伐,任凭夜胥华怎么叫她,她都无动于衷的模样,惹得夜胥华二殿下心中好生奇怪呢。

    “筱萝,你怎么了?都到了一品居的门口,怎么还不进去呢。你该不会是反悔吧。”

    夜胥华最担心的,莫过于听筱萝说她是相府中的二小姐不能够像这般抛头露面得打退堂鼓,这都到了美食门口了,就这么走掉了,无疑是刚刚到嘴边的熟猪肉就这么飞走了,那可不好玩了。

    当我沐筱萝是什么人嘛,本小姐是那种临阵逃脱的人么?

    沐筱萝切了一口,道,“怎么着公子,不会是你想要临阵脱逃吧!”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夜胥华百思不得其解呢,这个沐筱萝真够狠,沐筱萝却是把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了,旋即堵住自己的嘴。

    “好啊,请吧。”夜胥华还是很满筱萝并不是临阵脱逃的那种女子,他的手明明指向一品居的,这可是大华皇城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酒楼呢,从来都不缺公子王孙来这里消遣的。

    可是沐筱萝作出一个令夜胥华无疑是非常咂舌的举动,她却着实跑到对面的天香楼大酒楼去了。

    什么?不会吧!

    夜胥华急道,“筱萝,这家生意如此冷清,肯定不好吃,为什么不去一品居,哪里可是……”

    “那里可是大华皇城最好最高档的酒楼嘛。”沐筱萝嘴边潋滟着极为温柔的笑意,对于夜胥华二殿下来说是极有杀伤力的,“如果这里边的东西太好吃了,跟一品居一个样儿,那我的带来的东西岂不是毫无用武之地?”

    沐筱萝嘻嘻一笑,指了指腰间包得鼓鼓的小锦囊,夜胥华并不知道,就是昨日在山谷和环海之下老族长交给筱萝的天沟草提炼的香料,这东西,莫说掀翻整个大华,哪怕遥远的西域蛮荒之地,也没有办法再找到另外一份的,除非再次进入山谷和环海之地。

    “这里,你装了什么东西在这里?”夜胥华好生奇怪,筱萝的小锦囊到底带了什么呢。

    沐筱萝压根儿就没有回答他,就直接率先走进了天香大酒楼,到了晚上,这里边的生意冷冷清清的,几个小伙计们都很是不耐烦得坐着,或者是站着,不过不会出现有人会无聊到那筷子夹苍蝇,说明这边的卫生情况还是很过关的。

    既然卫生等方面都过了关,生意还是冷冷清清的,那么就是菜的问题了。

    小二们看到走进来的是一双英俊风流的俏公子,还有是一个淡幽绿裳裙的女子,他们二人虽然身上穿着并不是很华贵,不过那别与,人的那股子王侯气韵却是再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公子,小姐,快往里边请。二楼吧,二楼有幽间。”一个小儿倒是很勤快得把筱萝和夜胥华领到二楼幽间,幽间上头刻着望东阁。

    筱萝望见的是,是这边开了一口的小轩窗,向着东面儿的,翌日第一抹阳光恐怕会直接照射到此间来,当然了,还可以一边吃着食物,一边观赏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流。

    筱萝坐下,静静的,并不说话。

    贵为二殿下的夜胥华也不免大献殷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指不定真的会跟筱萝二小姐有一点点发展的机会呢。

    “把你们天香大酒楼的拿手顶级好菜好酒,都给本大爷上!”夜胥华像极了一个很风流很俊俏的暴发户,不过像他这般出身是那么高贵的暴发户还真的不寻常见到的呢。

    见夜胥华把一锭金子放在桌子上,小儿眼珠皓澈亮堂起来,“请稍等,我们,这,这就去准备。”

    一个小二们去负责去内厨报菜名,另外一个负责去沏茶,茶水是用上等的碧螺春,应该是看在夜胥华亮出一锭金子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

    待小二他们退了下去,筱萝等人就等着上菜了。

    “你知道本小姐今晚叫你带我来,是因为什么吗?”沐筱萝且卖了一个关子,她神色自若得品尝了一口茶水,淡幽的茶味就好像是品味着一场人生,一个天地,一个涅槃。

    夜胥华缓缓得道,“跟你腰间的锦囊有关吧。”

    “正是。”沐筱萝点点头,从腰间摸索出锦囊,旋即小心翼翼得倒出一两颗放在夜胥华的掌心之中。

    英俊的眉毛微微轻扬,就好像一双青黛色的蝴蝶停留在上面一般,看上去极致风流卓越,夜胥华轻轻启动唇瓣,“这不是天沟草炼制的香料么?你把这个带来做什么?”

    “这个香料,你我都吃过,非常好吃,我娘亲身旁侍奉的一个婢皓澈因为太过好吃,多吃了一些,闹了肚子,我想,把它给卖了,可要增加不少的进项,你说呢。”

    沐筱萝调皮得翻动着长长的睫毛,弯弯曲曲的,犹如一道晶莹剔透的帘子似的,很是令人寻味。

    “却是个好办法,但不知道此间主人会买吗?”夜胥华说到这里,他心中抱有一丝丝的怀疑态度,想想昨日的烤肉脍炙人口的程度自然是不必多说,可筱萝说了,他们家的婢子不是吃了会上吐下泻吗,如果倒卖给天香楼大酒楼的老板,而他又装卖给别人,也吃的上吐下泻,岂不是?

    善于观察人的筱萝想到夜胥华到底在顾忌什么,“当然了,这香料的味道极好,却不宜多吃,多吃了,对人的身体很不好。如果我们可以烹饪烤肉成品,可以适当少加一点点,不就可以了吗?”

    “对,那自然是好办法。”夜胥华话音刚落,就听到一拨拨的脚步声传上了木梯走廊。

    看起来很是色香味俱的饭菜早早摆了上来,小二们说了一声请慢用,沐筱萝和夜胥华闻之却没有立刻动手,这饭菜看着是很好,不过有一个致命点,那就是对面的一品居饭菜的可口味道直接通过传轩飘过来,掩盖住天香楼本来的味道了,怪不得此间天香大酒楼的生意如此颓废,原来是对面的一品居通过独特的一品居味道把客人们部都给勾引过去了。

    看来此间天香大酒楼的老板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呢。

    难怪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生意呢。

    夜胥华当下掏出银子,想要离开这里,耳鼻间闻到的,都是对面一品居的饭菜香味,哪还有人会有兴趣吃天香大酒楼的饭菜呢,无奈的,这天香大酒楼的名字娶得这般好,却迟迟与它的实力不应相承。

    这客官掏出银子自然是想要走呢,小二们见他们尝一口都不愿意,脸上巴拉着表情,“公子,小姐,你们就尝一口嘛,或许真的很好吃,也说不定呢。”

    “本公子闻到一品居的味道,对没了兴趣。”夜胥华倒是很坦白。

    沐筱萝眼中洋溢着一丝丝耀眼的神采,“叫你们老板来见我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