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倒也不尽然是分文不取呢。”沐筱萝把话锋一转,极是好笑得看了一眼夜胥华继续说道,“你们天香大酒楼目前的生意冷清,是拿不出十万八万的,本小姐也不是漫天要价的人儿,今天是正好是三十,明天便是初一,这样吧,你们打开门儿做生意,为期一个月,这一个月内我会为你们提供我的方子烤制叫花鸡等菜肴,若是这个月你们营业额可以满上一千两,我就抽取两百两作为报酬,你八我二,可曾公道?”

    沐筱萝说的时候,眼睛是一直盯着楚阳公子的。

    公道是公道,不过楚阳公子还是要问一问,“倘若这个月的营业额没有满上一千两的话……”

    “那方子我免费送给你了。”沐筱萝淡淡得说道,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丝毫不相关的事儿。

    看起来无论怎么样,沐筱萝都是亏本生意呀,她不禁替楚阳公子承担了风险,当然了,沐筱萝的方子也没有给他,看起来是筱萝处于劣势,不过短时间是看不出来的。

    “好!”楚阳公子的眸心深处璀璨了几分,“小姐你如此厚道,我楚阳也不会枉做小人的,如果营业额真的突破一千两一个月,我也不会藏着掖着不给小姐你分成的,不过方子的事儿,我……”

    沐筱萝笑盈盈道,“如今你我是合作营销模式,倘若有一天你不满意我了,或者是我不满意我了,随时都可以走人,这个方子我可没有答应要送给你们,不过我会来一些秘制香料来的。”

    “好。”楚阳公子点点头,小姐她的条件已经是极为宽厚了,完已经给自己清除了没有必要的风险了,到时候生意不好,没有赚够一千俩银子了,到时候可以不给银子的。

    之前,楚阳经营的这一家天香大酒楼,一个月撑死了也就五二百俩的生意额,还是算上生意好人潮流多的时候呢,碰上了七夕花灯节这般好节日,游客们逛得累了就进店里边点东西吃吃,如果一个月突破上千银子,就好像对面的一品居那般,财源滚滚啊,谁都愿意啊。

    二人商定了一切细节之后,沐筱萝之后翻墙跃入相府的筱萝水榭,这一处极为偏僻,是筱萝出了相府发现的,原来这高高的城墙外边就是东街的尽头,里边却是连接着筱萝水榭的,筱萝身体内有狐岐道,轻功也是有的,夜胥华看了浑然傻眼子了,怎么筱萝突然如此彪悍厉害了?看见筱萝安到了,夜胥华也就离开了。

    这到了筱萝水榭乃是辰时,香夏和瑾秋早早睡下了,筱萝直接把她们给叫醒了。

    “啊呀,小姐,怎么了,天色都这么晚了。”瑾秋一脸子抱怨,她到底是孩子心性,若是碰到比沐筱萝性格扭曲的主子,还不把她给灭了心都有了呢。

    香夏倒是极为懂事的模样儿,“不知道小姐找我们有何事呢。”

    对于她们两个,筱萝觉得倒不妨那些月例银钱来诱惑一下下,“你们想不想额外赚点月例呢。”

    这发工资是好事儿,加工资更是头等大事儿!

    谁不想多存几个银钱,好好存上了,未来碰到一个好的良人,就带上这些子二嫁过去,也风光嘛。

    “嗯嗯,二小姐,我们想啊,做梦都想呢。”瑾秋就差眼珠子没有掉下来了。

    香夏一脸狐疑,“不可能呀,如今大夫人被囚在水月庵,账房事宜目前归于老太君所掌管,她老人家没什么事儿是没道理加工钱给我的呢。”

    “要是本小姐我靠老太君发的那么一点点月例银钱怎么攒零花呀。我当然有生财之道呢,我生了财,自然要让你们沾光。”

    沐筱萝说着说着,香夏和瑾秋脸上绽放一朵朵灿烂的迎春花儿似的,要多娇艳就有多娇艳呢。

    提到了会有大把大把花不完的银钱,瑾秋眼珠皓澈成绿色的了,“二小姐,你快说,快告诉我和香夏姐姐,怎么样儿才能够赚大钱?”

    “好,你们跟我到厨房来,我自会告诉你们的。”沐筱萝笑意愈发深沉了。

    等她们两个进入水榭后厨,筱萝就把腰间的小锦囊拿出来,里边是粉末状的好闻天沟草提炼的香料,香夏和瑾秋问小姐是什么,沐筱萝没有告诉她们太多,只是叫她们寻来一个小葫芦瓶子,约莫一人的巴掌那么小,然后把面粉混合着香料通通灌进这个小葫芦,啥时候装了差不多有三十一瓶。

    一点点的小粉末足够烤制天香大酒楼的一天量,也就说三十一评就可以用到了三十一天。

    香夏和瑾秋她们可没少下苦功夫,虽然是个细致的活计,可到底累了个满头大汗的,筱萝答应她们,“等下个月,本小姐给你们发工钱。”

    翌日,沐筱萝就让香夏和瑾秋隔天换着人儿,把小葫芦拿给天香大酒楼的楚阳公子,才刚满了三天,来天香大酒楼的客人们品尝烤肉的人流络绎不绝,香夏和瑾秋都跑回来告诉筱萝,不出筱萝所料,那香料的效果出奇之好。

    楚阳公子自然是信心满满,到了第二十五日左右,天香大酒楼的生意营业额早早突破了一千两银子,这比起过去,简直翻了一倍还不止呢,这月末的人流还不停得往上直彪升呢。

    大华京都的一举一动,每一时每一刻皆落入夜胥华二殿下的眼中,二十五日晚上,沐筱萝和夜胥华出现在天香大酒楼的幽间,这幽间是早早准备好了的,外人来吃的客流非常之多,可楚阳公子还是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幽间,依然是上次他们所在的地方,只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面向东面的窗轩却是大大方方得敞开着呢。

    “姐姐多亏有你,这是两百俩银子。”楚阳公子早早把银子准备好了的。

    沐筱萝眉毛微皱,“少东家,这个月不是还没有过完呢。”

    “这些先拿着呢,到了月末,我们再把五天后的俩分成送过去。”楚阳公子眼底满是笑意,“多亏了二小姐派来的丫头每天给我送来方子,这生意渐渐好了些,对面的一品居,只要不假时日,一定可以追上的。”

    生意好了,这说话也有了底气,如今的楚阳公子与之前的那位,简直是天上云泥之别呢,沐筱萝倒也不客气得收下了,等月莫理所当然再要另外一笔分成银钱,这一切都是大家约定成法好了的。

    回到筱萝水榭,沐筱萝给香夏和瑾秋那天晚上的帮忙,是每个人五两银,这想必她们之前的月例银钱实在多的太多了,香夏和瑾秋的眼泪就差点没下来。

    瑾秋很是激动得握住香夏的手道,“天呀,每个月多五两银钱,这才过了二十五而已,如果我们每月都有,岂不是变成小地主婆了么?”

    沐筱萝知道有了这么一条生财之道,往后的就等着数钱了,剩余的一百九十俩银子,给栖静院的娘亲送去,沐筱萝想都不细想一下,把手中的银钱都给交给娘亲。

    栖静院。

    林秋芸手拿着沉甸甸的银袋子,秀幽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女儿,这么多银子,哪里的呀?该不会?”

    “娘亲,再怎么样儿,也会偷的呢。”筱萝想想娘亲如此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相府之内每人每月就下发那么一点点月例银子,又没有别的进项的情况下一下子之间得到这么银子,如何不令人吃惊。

    渐渐的,沐筱萝嘴角潋滟一丝丝的动人微笑。

    “二夫人,二小姐她是去到外边做生意得来的银子,您就放心收藏起来吧,我和香夏姐姐每个人也有五两银子的工钱呢。”

    瑾秋她怎么说都是一个藏都藏不出事儿的人,况且,栖静院一家皓澈是自己的人儿,又不是外人有什么说不得的。

    “是这样的二夫人。”香夏旋即向林秋芸点点头,表示瑾秋她说的是真切的,没有半点虚言,不过饶是如此,香夏偷偷在瑾秋耳际叮嘱道,这事儿在此处说了也便罢,也不可再对旁人说道。

    一直没有想到此次层面上的瑾秋,连连点头,香夏姐姐她说的对,旋即瑾秋也就没了辩驳。

    做生意的事儿到底是正经生意儿,也没啥见不得人的,沐筱萝也跟筱萝生母仔细说了一遍,筱萝生母倒没有什么不肯的,她只是担心此事若是被相爷发现了可怎么得了。

    “没事儿的娘亲,我们又不告诉他,他怎么知道?”筱萝柳月娥眉高挑,嘴角噙满笑意,“就算知道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做生意嘛,堂堂正正,有何不可?他就担忧他自己的脸面?”

    这个相父沐展鹏,沐筱萝最清楚不过了,把面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他对自己是如此,对于他不喜欢的儿女们,更是如此。

    沐筱萝不打算把做生意的事儿告诉给相爷,并不代表着她连老太君都要瞒,筱萝生母在筱萝的脚后跟儿叮嘱她万万不可跟相爷硬碰硬,那是鸡蛋碰石头。

    “娘亲,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沐筱萝拜别了娘亲了,就携着香夏和瑾秋过长安园。

    前脚还没有奔入长安园上房,沐筱萝后脚开始扯开嗓子喊,“老太君,孙女儿来看你来了。”

    老太君凭着茶,梨花翡翠雕花圆桌子上还残留着众多梨花糕,看品相,老太君也不过吃了几口而已。

    “好孩子,来了。”老太君爱怜得拉了拉沐筱萝的手,“快快,尝尝这梨花糕,厨房刚刚做的,还热腾着呢,我就吃了几块怪磕牙的,正准备叫沉香撤下呢。”

    沉香贝齿含笑,拿筷子夹了一块小点儿的,送入筱萝嘴里的,问道,“二小姐,可中吃不?”

    “酥酥的,滑滑的,糯糯的,吃着不错呢。味道也好。”沐筱萝赞叹得了一声,旋即又把生意上的事情说了,筱萝还说等攒够一定的钱,给老太君买些好东西。

    老太君连连摆摆手,“这可使不得,老太君还没东西给筱萝呢,这下子你自己有了进项,可为打理一下,有点银钱傍生,却是不错的,你没有个有坚硬盾牌的外祖,更要把钱留着,可不比你的,长姐呀。她们不日也要回来了。”

    “什么母亲和大姐要回来了?”沐筱萝愕了一下,仔细想想她们俩个被父亲遣送水月庵也有月余了,是该叫她们回来了,这到底也符合相父的规矩,如果时间长了,该要受人诟病了。

    听着老太君的语气,,长姐沐若雪和她的亲生母亲东方飞燕能够这么快回来,恐怕也是因为娘家这个后台够硬够强的关系呢。

    这种话,老太君自然不会名言,不过她老人家可是在筱萝的面前挑明了。聪明的人话说三分,旁人就可以领悟出来,蠢钝之人就算对方把话儿说满说实了,他也不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领悟过来。

    沐筱萝脸上满是兴奋高兴的神情,“太好了,母亲和大姐可回来了,作为妹妹的我也是望穿秋水呢,希望她们从此以后能够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吧。”

    “筱萝,你终究还是太过善良了。”老太君紧紧拉着的筱萝的手,“筱萝,她们回来,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来,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她们严加看管的。”

    筱萝心善,阎红玉早就有了护短之意,如此当下无人,她也不怕任何的忌讳。

    大夫人和,长姐不在府邸之内兴风作浪的日子,过得不仅舒心也很快呢,时间恍如白驹过隙那般。

    沐筱萝也挺佩服大夫人和,长姐的手段,短短的月余之内,父亲就改变了主意,让她们重新返回相府,难道说之前,母和,长姐做过的事儿就过往不究了么?

    不会的,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如果,母,姐真的在筱萝看来是那么不堪一击,那么上一世的筱萝也不会那么蠢钝一步步进入她们构陷的陷阱之中,直到死亡之前才幡然醒悟,,母,姐她们才是真真的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魔鬼!

    该是要这么高的手段呢,沐筱萝眸心浮现一抹令人骇人的浮华,对手越强,等到把她们挫败了个五体投地之时,才能显示筱萝的厉害!

    沐筱萝对未来的内斗充满了信心,她身体每一根血管似乎都在燃烧,疯狂的燃烧,恣意的燃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