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这个月月底,天香大酒楼少东家楚阳公子按照之前的约定,把五日来的银子按照二八分成,沐筱萝就这么又分到七十多俩的银子,沐筱萝就在外头跟楚阳公子接头,孰料这一幕,恰好被沐若雪撞见了,她和大夫人早早回相府了的,相国大人清晨便让轿子送过去迎接她们俩母女回来。

    狮子座大理石台阶下。

    “母亲,你看看!沐筱萝那个贱人,我们这一个多月来在水月庵,她就外边的男人勾勾搭搭的,真不要脸儿!”

    沐若雪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本来她今儿个能够回相府的心情是挺不错儿的,可没有想到却碰到沐筱萝这个丧门星,她就咬牙切齿得恨。

    她的手去抓母亲,东方飞燕素幽的脸蛋上满是凌厉之色,“若雪,先进去,这个丫头等有机会再好好收拾她。”

    头天回来,大夫人和大小姐还没顾得上去各自的房间休息一下好整以暇,却去了长安园的上房给老太君请安,这拜见老太君可是头等大事儿,如果就这么不声不响得回去了,惹怒了老太君,指不定啥时候又贬回了水月庵。

    水月庵的青菜豆腐,古卷青灯,她们今生今世尤历历在目,无论如何,她们也不会再去了。

    步入长安园的上房正堂,大夫人和大小姐跪了下去,口中唱着吉祥问安。

    老太君眸皮始终倦怠不已,就是不肯抬起,随便把手一挥,“坐吧。”

    老太君的语气极为森冷,就俩字,多余的字眼却是没有的。

    还没等老太君想说什么,大小姐站起来,走近老太君的身侧想要为她捶肩按摩,却被老太君拒绝了,“不必了,以后你更要知书达理才是。”

    这话还没有开始说,就被老太君堵回去,沐若雪感觉自己无论怎么着都甚是冤枉,“老太君,若雪有话不得不说,我在相府门口看见筱萝和别的男子公然在那交头接耳的,似乎在私相授受什么东西似的!”

    “住口~!”老太君阎红玉霍然睁开眼睛,私相授受,这四个字本以来是大罪了,这用于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身上,更加是十恶不赦了,这个词儿怎么可以乱用?

    还没有说完,沐若雪就被老太君一口堵死了,就好像一根鱼刺狠狠卡在喉咙当口,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拔也不是,挠也不是,非常之揪心!

    老太君……沐若雪一眼幽怨得凝着老太君,却愈发引得老太君反感,极为知趣儿的大夫人连忙把手护住沐若雪的腰身,轻声叮嘱道暂时不要开口。

    旋即东方飞燕和沐若雪慢慢起步,退了下去。

    留下一脸怒火攻心的老太君。

    这个贱人,长姐才刚刚进府,就说自己的是非了,贱人,真是贱人!

    沐筱萝早把之前的情景尽收眼底了,本想着避开她们的,可是筱萝知道,做错的事儿又不是自己,何必把别人的做错加诸在自己身上呢,那是万万不可的。

    不过筱萝还没来得及张口对,母,姐说话,大夫人和大小姐一脸怒容得狠狠瞥了她一眼,旋即消失个无影无踪。

    好啊,到省下了本姑奶奶不少的口水呢。沐筱萝旁若无人得径直走入老太君的上房里间,穿过那白玉屏风,却赫然看到老太君愁眉不展的模样儿,应该是叫大夫人她们给气得吧。

    筱萝想要说什么,老太君一旁的沉香却在偷偷对筱萝使起手势来,说老太君现在正在气头上呢,却是万万不可再受气了,否则真要气出了个好歹了,可怎么得了呢。

    ……

    鎏飞院的大厅中央早已炸开锅了。

    “母亲!您能忍得下,我可忍不下!老太君摆明了偏袒沐筱萝那个贱人!我们不在相府的一个多月,沐筱萝肯定使劲了浑身解数……”

    沐若雪一进鎏飞院上房,第一件事儿就开始乱摔花瓶儿,那上等的瓷瓶儿也只能怪它摆放在,长姐碍眼的地方。

    碾压心中万千怒火的大夫人就着雕花香凳坐了下来,也懒得抬眸去望沐若雪,却是叫下边的三等丫头去准备新茶。

    “母亲——”沐若雪眼见一个三等丫头端着新茶上来,顿时间怒意狂飙,冲动上前,那灼热的茶水汤了那个可怜的婢子一脸,恐怕这会子那个婢子毁了容貌,从此变成一个神憎鬼厌的蠢货!

    啊的一声,可怜婢子被大夫人派来拖下去了,索性给她几两银子算是医药费,连忙把她赶出相府,虽说她们现在不被得宠,不过处罚一个区区的三等婢子还是可以的。

    做完了这一切,大夫人继续喝着第二个三等婢子端上来的新茶,轻轻呀了一口,喝完道,才对沐若雪道,“你这孩子火气这么大,可怎么得了,以后有谁会娶你?”

    “哼,以后娶我的人多了去了,大殿下夜倾宴的心可是一直在我这儿,我沐若雪天生丽质,不愁嫁!”

    沐若雪极为威严得说道,她虽然落魄了月余,脸蛋身体等地方甚是削瘦,不过落魄难掩她秀丽的气质。

    不愁嫁,真的不愁嫁么,如今名声落成这般样子,还有哪个不怕死的男人敢娶你么。

    大夫人叹息道,“生气,愤怒,可以解决问题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哪个死老太婆已经是彻底得死心塌地相信她的,出二孙女儿,比你这个,长孙女还要亲昵,难道你都看不出来吗?你再说下去,也只能是自讨无趣!若雪啊若雪,你是京都德艺双馨的第一美女兼才女,难道你丝毫看不出来吗?还是说你蠢钝如猪,连一个小小,出二女儿都比不上吗?”

    “母亲,我……”沐若雪不禁感觉到脸部发烫,母亲她说的在理儿,只能继续选择听着母亲说下去。

    大夫人道,“若雪你是沐家的,长女,一言一行该有的,长女的大度,你都要有,犯不着跟一个卑贱是洗脚婢女生出的一个小贱人见识,你可是日后母仪天下的命格,早在你三岁的时候,你相父和我找高僧已经替你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你命中主凰,说明是你是命中注定要做一个凤凰的,母仪天下的好女人。”

    实际上,那个高僧并没有把完的谶语告诉给沐展鹏他们,只是说,“命主落草凰”,这一句之前还有半句,便是“轮回日”三个字!高僧因为害怕得罪他们索性隐匿了事实。凤凰落于草,也成了鸡,什么鸡呢,走地鸡,也就是所谓的野鸡了。

    “母亲,真的是这样吗?我沐若雪就是天生贵种,天生当皇后的命格!沐筱萝那个贱人和她的生母一样,就是要天生做我们俩母女的洗脚婢,母亲,我好高兴啊。我以后能成为皇后了。可是我到底要嫁给谁呢,谁才是真正的皇帝之选呢。如果夜倾宴他日能够登上帝位,我也可以嫁给,要不是因为夜胥华是下一任皇帝的热门人选,我才懒得看他一眼呢。”

    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沐若雪既上心又执着,她不甘心身为一个籍籍无名的王的女人,她要做的,非要做皇的女人不可!

    也就说,对象他一定是个皇帝,哪怕是列土的封王们,沐若雪也不会多看一眼,她要成为皇后,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女儿,这样才对。你须要学会忍耐,未来的路子很是遥远。”

    东方飞燕的手紧紧握住沐若雪皓月般的手腕,“你要切记,少不忍则乱大谋,成大事者,便是要稳于心。”

    “母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若雪呀。”沐若雪不明白,前几日尚且处于混混沌沌的母亲,却一下子犹如神魂附体似的,语出惊人,也不知道是谁在她后背指点一二的。

    终于被女儿问道了,东方飞燕左右四下顾望,判断无人在偷听,旋即关上门窗,一个字一个字得说,“若雪,你难道不觉得奇怪我们两个人今天会回来?”

    “有什么好奇怪的,爹爹他见关我们这么久了,肯定是舍不得我们的。”沐若雪看着母亲阴测测的眼,显得极度不安,母亲她说的话,似乎另有其他隐情,只是自己不知道内中详情罢了。

    东方飞燕捋了捋袖子,眼中满是那种锐利的清明,“是你外公尚书大人,前几日邀约你相父去玉京楼,谈了一下,你父亲才看在你外公的面子上,才让我们这么快回来的,如果不这样做,我想那个死鬼一定要等半年了才去接我们,当然了,就像今时今日派一辆马车去的,而不是亲身莅临。”

    “原来是这般。”沐若雪心中满是错愕,想不到相父如此无情,若非尚书老外公出马,看来相国父亲还是没有要把自己和母亲接回相府的意思,至于老太君她老人家现在转为疼爱筱萝那个贱人,对自己和母亲的苦楚更是视若无睹。

    沐若雪以为自己所遭受到的一切一切,都是由着沐筱萝这个该死的贱人所赐的,“母亲,难道我们对沐筱萝就没有办法了吗?就这么让她逍遥法外了吗?母亲,我一定要杀了她,不杀了她,难于解除我的心头之恨呀。”

    这个沐筱萝贱人,除是要除掉的,可是要看看该怎么除掉,一个多月之前,儿子沐轩昌满口答应着自己回相府之后,要和丫头星儿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沐筱萝,可谁知,他自己和星儿反而被构陷于沐筱萝精心布置的陷阱里头,这一个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小丫头,却比三十几岁四十几岁深谙内宅争斗的老妇人还要可怕的要多的多。

    这个沐筱萝,绝非简单的人物!甚至于这个女子比真正的毒蝎子还要来得可怕~!

    “若雪我儿,你可要牢牢记住,临危不乱方能活得久点儿!”大夫人蹙着青山眉黛说道。

    若非在水月庵沉寂月余,恐怕这会子的大夫人也会像沐若雪这般急躁不已。

    大夫人好不容易劝说得沐若雪安静下来,俩母女对着眼睛互望了一下,终究平息好了一阵子。

    过了一会儿,沐若雪回沁芳暖阁去,这才知道新妆和新茗这俩丫头早已被沐筱萝赐给了相府最为低等的倒夜香的三等家丁,听闻那几日她们俩个的贞洁布可在相府下人居所的北苑晾晒了,可谓是青天白日显于人前,不知道被多少人怀着嬉戏的心思前来观瞻。

    如此一来,新妆和新茗的这一生算是废了,沐若雪再也不能够把她们安置在自己身边,新妆和新茗她们被人奚落诟病也就算了,沐若雪为了要巩固自己的声名,自然从此以后不要了她们,就当她们从来没有侍奉过自己。

    沐若雪的心,一旦狠辣起来,比起那些个须眉匹夫们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正当沐若雪准备着要为今后的自己打算之时,一杯暖胃的温新茶下肚,沐若雪就听到沁芳暖阁下的斗门有人咿呀呀在那边哭泣不已。

    “到底是哪个丧门星在哪里哭哭啼啼的!”

    沐若雪面露凶光,从水月庵,鎏飞院堆累的一肚子臊气闷气还没有找处儿撒去,这会子又听到这样的哭啼声,真心叫她的五内沸腾。

    虽说这些日子大小姐和大夫人被送到水月庵面壁思过,不过她,长姐的威严还在,只是一句话,便让哭哭啼啼的声音消停了下来。

    旋即,有一穿着紫色背心袄子的三等老妈妈,朝阁楼上的沐若雪大小姐瞅了一眼,躬身,恭谨得道,“回大小姐的话儿,是新妆和新茗她们。”

    贱人,下嫁给了最为下等的挑粪小厮,还有脸子上我这边来哭诉!

    沐若雪侧过无比冰寒的脸去,柳月眉下的一双翦水秋瞳满是浓浓的寒意,“叫她们此生别来见我,听见了没?”

    大小姐的声音不大不小,可被几个婆子们拦在小斗门外的新妆和新茗始终不相信大小姐会这般对待她们。

    饶是新茗,她不可置信得看着新妆,“新妆,大…大小姐她不会这么对我们的,一定不会的!她一定有苦衷的,对不对,我不相信。”

    “二位姑娘还是请回吧。”三等婆子口中说道,“大小姐的话儿,你们也听见了,就速速离去吧,否则等会儿真的恼怒了大小姐,你们可没有好果子吃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