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37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石街上,徒留沐轩昌、沐若雪俩兄妹的时候,大殿下夜倾宴的身影不知道飘忽何地。

    在某个瞬间,沐若雪眼眶通红,坠落一滴惨痛的泪珠儿,“大哥,妹妹是不是真的比不上那个筱萝贱人!”

    “妹妹,你别想了,那个筱萝贱人如何会比得上你呢?”沐轩昌亲眼目睹她的同胞,妹是如何受委屈的,只是碍于大殿下二殿下,还有相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下人在场,考虑到身份,他一定要比任何时候都要沉稳冷静,不然又要中沐筱萝那个贱人的圈套了,沉吟了一番,继续道,“别伤心了,哥哥会想到办法对付她的,明面上我们斗不过她,我们就暗地里来嘛。”

    闻言,沐若雪狠狠跺跺脚,眼珠子射出千把万把的钢刀似的,“暗地里,怎么暗地里来?如果我们斗得过她的话,我和母亲也不会被遣送到水月庵受尽苦楚了!筱萝这个贱人!如此侮辱本小姐!她难道忘记了她是,,我是,吗?贱人,如此不分尊卑!我气呀我气呀,还有大殿下他也是……”

    “大殿下怎么了?”沐轩昌一愣。旋即把头低下去了,这个,妹想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沐也不说而已。

    沐若雪说,“你还问我怎么了?你刚才没有看见吗?大殿下看筱萝这个妖物的眼神,就好像要把筱萝这个贱人吞进肚子里一样,大殿下定然是看见筱萝贱人和二殿下卿卿我我的,所以才怒发冲冠,恨不得不少于一刻离开这里?!”

    女人是最为敏感的动物,单单看大殿下夜倾宴看筱萝的眼神,沐若雪一眼珠子只要一瞬就足以洞穿。

    “大殿下竟然会喜欢那个臭丫头,不能吧……”沐也迟迟一愣。

    大哥到底是男人,反应当然比女人要迟钝的,要多的多,沐筱萝也可以原谅,只是大殿下,夜倾宴,她不能原谅!

    在沐若雪的世界里,天下男人只能喜欢她一个,而她不喜欢的男人也不能喜欢别的女人!

    这几乎到了一种超乎世俗的变态想法,也只有沐若雪自己才能够读懂自己。

    作为大哥的沐轩昌有点糊涂了,“妹妹,你不是不喜欢大殿下了吗?你一直喜欢的人,一直想要嫁的那个人,不是二殿下夜胥华,你说过,他是最有潜力当上大华皇帝的么?”

    “被那个贱人碰过了,我觉得脏,我现在不喜欢了。”沐若雪咬牙切齿得恨,说她自己是真心真意爱上夜胥华,那也不是,京都之中相貌非凡之辈,实在太多太多,大殿下,二殿下,他们两个男人,也只不过是京都之内过江之鲫的其中一条而已,并不是唯一的一条。哪怕算上哥哥沐轩昌,也是如此。

    沐若雪,同她的父亲,沐展鹏一个样儿,对权力的欲望甚至高于了对爱情的追求。有了权力和一世荣华,沐若雪可以放弃一切,包括爱。

    什么,以前喜欢,现在就不喜欢了?沐轩昌嘴角喃喃道,女人真是善良,不过沐筱萝也太可恨了。

    “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沐筱萝这个贱人今天如此羞辱我,我一定要叫你活不过今晚子时。”

    沐若雪眼神愈发锐利了起来,她的眼,她的唇,恶毒犹若幽灵那般,谁沾上了谁便会死亡了那般。

    知道妹妹的想法,沐轩昌以迅雷之速掩住沐若雪口舌,“小声点儿,被人听见了,到时候事又不成,可就不好办了。”

    “大哥,你有办法?”沐若雪知道大哥一直素来疼爱自己,有天大好事儿都会想着自己。

    沐轩昌得点点头,“嗯,这里不安,还是回你的沁芳暖阁再说吧。”

    “好的,哥哥。”沐若雪原本空洞失落的眼神突兀得暴突出一丝难以名状的神采。这抹子神采,唯有想要杀人的时候,才可能凸显出来,就好像当时她拿着匕首了断沐筱萝的那一刻,沐若雪的眼里就有这么一股子神采,令天上鬼神都为之摄魂。

    ……

    相府内苑,清风亭。

    沐筱萝坐在清风亭上品茶,亭上栏杆上坐着被她带走的男人,夜胥华,他手里也照例一杯温润茶杯,浅浅得沾上一口,那股舒心的滋味难以说道出来,反正感觉很独特。

    也许,二殿下是觉得,筱萝今天有点儿不同了吧。

    清风亭的下人们都被驱散了,就留下夜胥华,沐筱萝。

    说话也更方便了。

    “看不出来,你对相府的一众下人们,很体贴嘛。”夜胥华有意无意得凝了沐筱萝一眼。

    令沐筱萝有点尴尬的是,夜胥华给自己的眼神是说,你对下人们都这么体贴,对他也要体贴吧。

    可见二殿下他的色心未死啊,沐筱萝依然是要一副清风抚槛的坦然,“人瓜娃落地,谁不是人生父母养得着,那些个人根本没有把他当人看,我却是想要把他们当做人看。”

    这话说的沐筱萝倒是说不上什么好,什么不好,自从夜胥华流离江湖后到大华宫廷这段时日,宫苑内时不时发生一些主子倾轧奴才的事儿,有些直接要掉这些个奴才的性命,那些个奴才们也不会吭声,那人命就好比草芥一般,二殿下有时候看不过去,可要阻止的时候,却发现这些个奴才们一个一个都有一个罪名,那是他们的主子给他们下放的罪名……反正很东西并不是用双眼洞悉就可以解决了的。

    夜胥华却满是笑意,“筱萝,我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你知道我的天沟草香料的分量快要用完了,你有空能弄些给我吗,好让我卖给天香大酒楼,攒些银子哩。”沐筱萝直接无视夜胥华二殿下的调戏,却对他问起了正事儿。

    二殿下老有所思得点点头,“也是,那天沟草的香料,只能够一个月的,不过我听闻,天香大酒楼的生意快要好过京都第一大酒楼一品居了,就连跟一品居齐名的玉京楼也开始眼红了。”

    “什么?玉京楼据我所知,不是京城一等一的大茶楼吗?怎么,它也想要做起酒楼的生意了?”沐筱萝可以说是和夜胥华二殿下天马行空,二人竟然聊到了茶楼酒肆的方面上去了。

    只惹得夜胥华二殿下点点头,“是呀,谁说不说呢,你不知道这茶楼酒肆的经营方式可以互相置换的么?要不咱们也合股开一家酒楼茶馆吧。如何?”

    “我可没有那么多的嫌钱。”沐筱萝把眸子的凝聚之力瞥向别处,总是隐隐感觉到大殿下夜胥华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也不知道他腹内倒腾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主意呢。

    男人开怀一笑,“不就是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贵为二皇子,何愁没有银子,就算国库没有,我那江湖上的朋友多的很,当初几大豪杰之中的他们,也有不少人借过我的银子,我还没有叫他们还呢。”

    “大殿下,你是尊贵的皇子,你得自称本王或者本殿下,难道宫中没有人教你这些宫中规矩的么?”沐筱萝没好气得问,夜胥华二殿下这几年流连于江湖,也怪不得他是一个太过平民化的民间皇子了。

    闻之夜胥华愀然一笑,“我可不是我的大皇,动不动遵循繁文缛节,我是要落个自在,今夜我一个人去山谷环海去老族长那里再那些天沟草,不过我不知道老族长愿意不愿意见到我呢。要不然你也去吧。”

    “我不行。还是你一个人去稳当吧。再说二殿下你可是去了好几次,难道会怕不认识路吗?”沐筱萝笑了笑,“我今天晚上就想偷懒,那里也不想去,到时候你拿到了,在午夜时分给我吧。”

    沐筱萝凭借上一世的经历告诉自己,今天她得罪了,长姐沐若雪,她一定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如果自己被对方盯上了,那么南院天井之下的秘密,不就暴露于人前吗?筱萝始终相信,沐若雪今晚上一定有什么行动,只是不知道这行动的具体会是什么。

    ……

    待到午夜凌晨,沐筱萝枕着竹枕睡下,她特意闭上双眸,并不深层入睡,突然耳中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有一种爬行动物吐着舌头寻找食物那般。

    筱萝正想要起来,却发现一道黑影飘过,旋即传来一声男人的惊慌叫声。

    惊醒了偏厢的香夏和瑾秋她们两个。

    香夏和瑾秋点上烛火,赫然发现一个男人一只手起了一个血窟窿,昏死得压在筱萝二小姐的身上,两个人的姿势极为暧昧,至少叫****的她们两个一阵阵的脸红心跳的。

    “哎呀,天呀,怎么会是是他?”等瑾秋胆子大了点,推开那个男人,终于也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

    是夜胥华二殿下。

    那俊朗无匹的脸蛋赫然分明就是二殿下呀。

    香夏和瑾秋眼珠子瞪得犹如铜铃大小,再加上夜胥华犹如木偶那般死死趴在筱萝的肚皮上,幸好夜胥华衣裳齐整,若是衣裳凌乱不堪,恐怕早已令人想入非非了。

    “你们两个傻丫头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找药箱啊。”沐筱萝狠狠白了她们一道,这俩丫头也不知道她们在魔怔了什么,难道她们看不到夜胥华上手臂上的血窟窿么,着实被一种爬行动物咬得不轻,说具体的,那就是蛇了,还是一种毒蛇,见那伤口渐渐变成了黑色,筱萝就得出判断。

    筱萝暂且没有时间去考虑到是那个缺德鬼半夜施放的毒蛇,得去为夜胥华护住心脉血管,不让手臂上残留的毒液回旋到身体四齐,要不然麻烦可就大了,筱萝马上扯过锦被,撕裂出一道布条,裹住伤口的部分,绑地很严实,短时间血液没有办法回流心脏,避免毒液攻心,回天乏力。

    香夏和瑾秋连连点头称是,并且瑾秋更是按照筱萝的吩咐,在不惊动相府上上下下的前提之下,去相府药房把沐鱼源沐老太医请来,这时候的沐老太医正在酣睡,瑾秋敲门叫醒了他,他是个职业操守极为缜密的医者,带上徒弟们就往筱萝水榭赶来。

    “二殿下,你感觉怎么样?”沐筱萝紧拉着夜胥华的手,说到底,他是因为自己所以才被毒蛇咬的,若不是他替自己阻挡了毒蛇的獠牙,恐怕这会子命丧黄泉的,定会是筱萝自己。

    毫无顾忌到伤口疼痛的夜胥华脸上,嘴唇极度苍白,“我没事,放心好了,这是天沟草的香料,你好生拿着。”

    筱萝很是感动,眼眶微湿,他竟然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的生命是否,却一直记挂答应自己的事儿,天沟草的香料无非是关系到生意上面的事情,哪里会比他的生命安更加重要呢,夜胥华,他可真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成为二殿下的呢。

    “你好好养着,其他的事儿你别担心。”沐筱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接过香夏递过来的湿热毛巾,她仔仔细细得给夜胥华擦拭了一遍。

    谁知道,夜胥华突然剧烈抽搐起来,身都开始冒动冷汗,“我好冷,筱萝,我好冷,你能不能抱住我,我冷……”

    “这样呢,是不是好些了。”沐筱萝想都不想,就义无反顾得抱住了他,紧紧的,这一刻,无论如何,也没有没法把他们两个给生生分离开来。

    香夏知趣得背过身子去,她的心陡然不是滋味,可是不管夜胥华到底是不是筱萝二小姐的男人,香夏觉得再怎么样,夜胥华永永远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她的心,莫名愁苦了几分,那一夜见夜胥华戴上了银色面具,又脱下了银色面具,就足以在香夏最深处动了心弦。

    过了一会儿,瑾秋在筱萝水榭外边喊道,“二小姐,二小姐,沐老太医来了。”

    “沐太医来了。太好了。”沐筱萝顾不上说瑾秋手脚很是麻利云云,她的一颗心都在夜胥华的身上,夜胥华若是能够醒来也便罢了,若是长睡不起,难道又要自己内疚一生吗?不,不可以的,上一世是如此,今生今世,决不会是这个结局。

    还没等沐鱼源沐老太医入水榭内阁,筱萝就出门迎接,两只手就握住沐老太医的手腕儿,“沐老太医,请你一定要救救他,一定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