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老太医以为是哪个寻常男人呢,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躺在筱萝二小姐的闺阁之中,关键的是,他竟然躺在筱萝二小姐所在的竹床上,那手臂赫然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应该蛇咬过的痕迹,伤口边缘满是紫黑色红晕,一定是中了毒的。

    “二小姐,老朽一定会尽自己所能的。”旋即,沐老太医松开了沐筱萝狂拽自己手腕的手,两颗老眼犹如定格了那般仔细得在那个男人手臂上探查,“想必是中了蛇毒之兆,什么,这个人岂不是夜胥华二殿下么?”

    烛火幢幢之下,沐老太医惊愕不已,怎么二殿下会半夜三更出现在这里头,还是在不曾出阁的二小姐房中,此中意味着什么,他到底也是年轻过,沐鱼源很快明白过来了,只是没有想到受伤的人竟然会是二殿下?

    自然是二殿下,那么定要加紧了几分考量,如果夜胥华二殿下有什么意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徒儿们,准备麻沸散,西域凝寒怯毒丹,艾草烧了清除一下伤口保持创面的洁净……”

    在沐老太医准备为二殿下救治之时,筱萝就把香夏、瑾秋还有自己闭于外间等候去了,而房间内只留下为夜胥华救治的沐老太医和他的一干徒弟们。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沐筱萝额头上的冷汗都时不时得狂冒而出,一方面她在担心夜胥华的安慰,一方面她在努力想想,倒是是谁这么缺德放的毒蛇。

    试想一下,相府之内还有谁如此巴望着自己早点死,赶快死了呢,自己若是死了,对对方那可是好事一桩呀,是谁,到底是谁呢,大公子沐轩昌,,长姐沐若雪还是,母长房东方飞燕,亦或者是四妹沐锦绣,这个丫头也有几分怀疑的,虽然她的娘亲上官温柔上官四姨娘短时间内和自己达成了某种共识,不过并不排除她的女儿沐锦绣就不会害自己?

    这毒蛇是从地下爬上竹床,再爬上沐筱萝的身体,再爬到筱萝的颈脖处,只要毒蛇张开口牙,一吐舌信子,恐怕自己便会瞬间毙命,还好这个时候夜胥华赶来了,赶走了毒蛇之时,他的手臂让毒蛇给咬了一口,咬了一口就成了这般,若是沐筱萝被毒蛇咬中一口在脖子上,那该会是如何。

    怎么办呀,又一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沐筱萝两只手掐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极为漫长,就好比度日如年那般,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她跟随着前世夫君夜倾宴去打仗,生生恋恋她心爱的爱郎那般,可是此间的感觉是那么似曾相识,这不是什么很好的感觉,沐筱萝知道,这只是一种近乎亲情的感受,并不是像人们口中说的那种男女之情。

    深深关切夜胥华二殿下,并不仅仅是筱萝一人,还有一个人,她便是香夏,她早早双手合于掌心,对着漫天神佛念叨了一遍又一遍,说只要能够让夜胥华二殿下,她愿意割舍阳间的十年阳寿。

    可想归想,可这到底要不要醒来,可是靠夜胥华二殿下一人而已。

    竹子门哗啦一开,为首的沐老太医走出来,面色有几分凝重。

    香夏竟然抢先在筱萝之前,跑到沐老太医跟前,紧张兮兮得问道,“沐老太医,二殿下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以后会不会残废,他现在醒来了吗?他会吃东西了吗?会叫人了吗?他的伤口会痛吗?”

    香夏对二殿下的紧张之势超乎筱萝的想象,她又不是傻子,而是比寻常人还要精明许多的筱萝二小姐,附和着香夏的口吻,“是呀,沐老太医,请您说出来。”

    堂堂的二小姐还没有说话呢,就轮到香夏你说话了,虽然瑾秋心底深处也挺关心夜胥华二殿下的伤势,可香夏姐姐无疑是太过火了点,如果外人不晓得内里情况,还以为香夏姐姐是未来的二皇子妃呢。

    天呀!香夏姐姐该不会是喜欢上了二皇子吧。瑾秋木鱼般的脑袋总算想出了沐筱萝早已想到的东西。

    “香夏姑娘看起来比你们家的二小姐还要紧张呢。”沐老太医紧锁的眉毛微微放松了些许,“我西域凝寒怯毒丹去了二殿下体内七八成的毒素,他整个人已经过了危险期了,近日不要让他太过劳累,得要好好休息,若是调理不好,以后会留下不少病根的。“

    沐筱萝连连点头,“是,一切听凭老太医吩咐,只是有一件事,还望沐老太医和您手下的徒儿们代为隐瞒。”

    “二小姐请说。”沐老太医口气极为沉稳。

    “就是希望沐太医替我隐瞒此事,不要将此事在相府中宣诸于口,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若是被宫中好事者知道,二殿下他是在我们相府之内受的伤,恐怕会……”这是筱萝考虑到的地方。

    沐老太医深谙官场的游戏规则,况且二殿下调理几日便会没事儿,如果一旦散播到宫廷,难免于引起朝野动荡,到时候又是惹得满城风雨,弄得人心惶惶,断然不是大华之福。

    “我知道的。”沐老太医旋即对身后的爱徒们道,“二小姐的话,你们可曾听到了?”

    “是,徒弟们听到了,师父。”沐老太医是大华德高望重的医者,他所授受的那些个爱徒绝非泛泛之辈。

    沐筱萝很是满意得让香夏和瑾秋送送他们,却发现香夏的眼睛仍然是红红,犹如被逼急的小兔子那般。

    前前后后的各种症状加起来,这岂不是怀春少女的征兆,看来,香夏真的喜欢上了二殿下。

    筱萝当然不会无聊到去拆穿香夏的心思,香夏是个好丫头,她虽然出生卑贱是个丫头,可在筱萝的心里,撇开身份地位门当户对不说,只要两情相悦就足够了。

    沐筱萝想到的却是,不知道未来的某日,夜胥华二殿下真的会喜欢上香夏么?

    既然自己不喜欢夜胥华,何不把香夏推给她呢,一来成了自己,而来也成了香夏,筱萝还真的觉得香夏有时候比自己更为适合二殿下。

    香夏这头喜读兵书,纸上谈兵对于香夏来说更是首屈一指的天赋才能,夜胥华能否登上未来大华国君,少不了需要一个贤良的女人在后边支持着,至于香夏当上妃子或者是皇后,那便不是筱萝可以操控的楚畴了,总而言之,筱萝希望夜胥华可以获得幸福,同样也希望香夏得到幸福,因为他们都是自己身边的人,筱萝发誓一定要身边的人得到最好的一切。至于想要迫害筱萝致死的敌人,筱萝当然不会手软,一定要找出放毒蛇之人,叫他同样也尝一尝这毒蛇的滋味儿,看夜胥华二殿下的伤势就知道那滋味肯定是非常得棒!

    沐筱萝考量的是,明日去派香夏在药房老太医哪里探问蛇毒是来源是哪一条蛇,到时候就如法炮制,你送来我一条,本小姐就送你十条,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是犯我,老子十倍犯之!

    推开竹门,沐筱萝看到夜胥华脸上才渐渐有了血气,刚才是苍白的,连嘴唇都有一丝丝的紫黑色,此间红润非凡,他静静得躺着哪里,依然是一代风姿了,可是沐筱萝心想,为什么他如此风华绝代,自己就是不喜欢呢。

    筱萝她不喜欢自然有人喜欢,还爱得真切,爱得发狂。

    已然不知道香夏啥时候打好了热水,她手上也不止何时出现了热毛巾,轻轻往夜胥华额头上擦拭,夜胥华闭着渐渐恢复半血色的唇瓣,眯着眼睛,并没有就此沐醒过来,只是口中念叨着,“筱萝……你在哪里呀筱萝……”

    “筱萝在这里。”沐筱萝脸上挂着一抹淡然得笑,将香夏的手搭在夜胥华的手中,香夏这么一声亲昵的呼唤,夜胥华握住香夏的手的力道,加重了不止三分。

    香夏此状不禁脸色羞红,她极难为情得看向一脸淡然笑意的筱萝,这二小姐的意思,是有意撮合自己和二殿下,可是,人家二殿下恋恋不忘的,却是二小姐呀。

    还有一个人,她像是在看怪物那般,看着昏迷的夜胥华、筱萝和香夏她们。

    瑾秋不明白了,“二小姐,这样好么?如果被二殿下醒来发现,他抓住的手,并不是你,而是香夏姐姐,他该怎么想?”

    “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沐筱萝很是无奈,是夜胥华是救了自己,可若有一天夜胥华处于极度危难,筱萝也愿意以生命想抵,可是爱情终究是爱情,难道为了恩情,不管到底真心喜欢着对方,都一定要嫁给对方,却牺牲自己的爱情么?

    不,感激是感激,喜欢就是喜欢,不能混为一谈。

    筱萝很清楚得明白自己想要的,哪怕这些心里话完完得告诉瑾秋,她这般还未曾经历过生死大关的小女孩心性看来也不会明白的!

    “二小姐,对不起,我喜欢二殿下,可是我……”香夏猛地挣脱开昏迷状态之中的夜胥华紧扣自己的双手,扑通一声,跪在二小姐面前,“对不起,对不起,二小姐,是我的错。”

    沐筱萝极为好笑得摇摇头,略带无奈,“傻丫头,你再说什么,你根本没错儿,你赶紧起来,被被人看见了,大家还以为是我刻薄你了。”

    说着,筱萝把香夏搀扶起来,并不要她继续跪拜了,喜欢一个人是最为正常不过的了,夜胥华二殿下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不引起女人们的动心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为了不让香夏尴尬,筱萝笑着把另外一个人拉下水来,“香夏,你别以为喜欢二殿下的只有一个人,当然了除了本小姐之外,还有一个人,呐,在竖起猪耳朵偷听我们说话的那位……”

    沐筱萝的手指头自然是指向瑾秋。

    “咿呀!二小姐!你说什么!羞死我了。”瑾秋眼珠子泛着白光,脚一直往地上狠狠跺着,“才不!才不是呢!如果能喜欢,香夏姐姐也该有资格喜欢的。香夏姐姐她虽然和我一样是丫头,可我知道香夏姐姐终究不是池中之物,一遇风云,她一定会涅槃成凰的,香夏姐姐她那么有才,小小一个女子,已经懂得经世治国之才能,我老早就说过,如果香夏是男人的,她早就出入大华庙堂,出将入相了,就凭这个,香夏姐姐就有资格,而我呢,我瑾秋什么都不懂,什么本领都不会哪里资格喜欢人家?”

    香夏她有经世治国之才能,这一点,筱萝是相信,并且筱萝跟香夏相处这段日子,没有人会比她更为对香夏知根知底,不过瑾秋她也太过自卑了,“瑾秋,你也有你的优点,只是你把她忽略了,如果我没有估算错误的话,你体力隐藏了极为强大的高等功·法,你要知道你被神秘人掳走的五年时光之中,可不是白等闲的。”

    这话说的筱萝有些后悔了,她原本不该说的,这无疑是瑾秋的秘密所在,好在筱萝打开竹窗端看四齐没什么人在旁听,这才放心,旋即对她们道,“以后你们就尽自己最大能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夜胥华二殿下喜欢你们任何之中的一个人,我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谁叫我是你们的二小姐呢。”

    “谢谢二小姐。”香夏激动得早已无法名状,这从古到今哪里会有像筱萝二小姐这般好的主子呢。

    若不是筱萝的鼓励之下,瑾秋还不知道原来自己却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的,“嗯,二小姐是好人!不过我可以不喜欢二殿下么?我还没有想好呢,我就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够在相府之外邂逅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可是二小姐,就算瑾秋嫁人了,瑾秋还是希望能够留在二小姐的身边。”

    “二小姐,香夏也是。”香夏擦干了眼泪道。

    筱萝冷不丁的瞥了一眼香夏,“好,到时候你成了妃子什么的,可照样好好服侍我,听见么?”

    一听到此言,香夏和瑾秋都笑了。

    到了翌日晌午的时候,栖静院二夫人派小初梅过来送来了一大叠足足有七八块的枣泥糕给筱萝吃。

    筱萝生母还特担心筱萝不好吃点儿,就让小初梅一直等到二小姐吃了差不多,才准离开筱萝水榭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