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唉,对于现如今的筱萝来说,他那个大哥沐轩昌,始终还是嫩了一点,谁叫筱萝的身体深处居住着一个老灵魂呢,这要是不与人计较也便罢了,这要真真儿教训起来,张口一咬直接就令对方毙命。

    沐筱萝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她一定会毒蛇之王还要恶还要毒,一千倍,一万倍,见血封喉。

    ……

    鎏飞院,上房紧闭。

    “夜儿,你青天白日头的,为何要把大门紧闭?”

    大夫人东方飞燕很不讲明白儿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坐在梨木香花凳子上的沐若雪神色淡然得瞥了一眼沐轩昌,语气尽然是慵懒味道,“母亲,你也别说大哥了,肯定是大哥他做了亏心事儿,所以才……”

    “若雪说的没错儿,就是一桩亏心事儿,可是做了,这对于我们却是不亏的呢。”沐轩昌咧开嘴森冷一笑,“我上次在那个贱人所居的地方放了一头竹叶青的大毒蛇。”

    一听此言,沐若雪很是激动得站起来,“筱萝那个贱人死了么?不对呀,她没死呀,要不然,怎么没有听到从筱萝水榭报丧来着?”

    这个儿子断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东方飞燕的凤眸轩了起来,很是不争气得拿手指头戳着沐轩昌的额头。

    “你看看办得是什么?要么,就一击击中,这成了什么事儿,若是教那个贱人知道了,指不定她会耍什么妖功,我可不想和你妹妹再到水月庵那个鬼地方受苦,你知道吗?”

    东方飞燕叹息了一口气,饶是心中极为痛恨沐筱萝,可是有什么办法,儿子他亲自出马都不派任何一个下人去行动这件事投蛇之事,都事情败坏了,以后还能指望他什么好呢。

    “哥哥,你也太没用了。”沐若雪没好气得啐了他一口,“我说大哥,如果你被她发现了,可怎么办?”

    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震荡得上面的茶壶都倒了,刚刚泡上的上好的茶水流了一桌子,沐轩昌很是嫌恶得看着她们母女,“母亲,妹妹,你们二人就这么胆小么?去了一趟水月庵,就淹没了你们高贵的气焰了?你们要记住,沐筱萝她就是一个贱种,一个洗脚婢生的孽种,就这么值得你们去畏惧的吗?妹妹,这可不像你呀?”

    “哥哥,做妹妹的我做梦都不想着不把沐筱萝在我们面前死掉,可是哪有用吗?每一次她就好像犹如神助似的,我们可怎么扳倒她呀,你这次岂不是也失败了吗?”沐若雪冷静得酸涩得沉吟道,万般怒火沸腾于她的心肺深处,试问自己,她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就这么让筱萝活得比自己还要好,这种感觉,对于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长姐来说,就是一种残酷的惩罚。

    大家旋即冷静了下来。

    沐轩昌顺道儿扶正了桌子上的茶壶,眼珠子瞪得犹如铜铃似的,“幸好我聪明备了一招,就算撒下蛇欢梓潼,也不能保证竹叶青一定能够咬到筱萝这个贱人,索性,索性我就在水榭之内的黑色泥土地里头特意板起前脚趾头,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脚后跟,这样看起来就好像小孩子的脚印那般,确实来说,应该是二七岁的小孩子。”

    “二七岁小孩子,我们相府何来二七岁小孩子?”沐若雪猛烈得一怔,她似乎溜掉了一个,子,一个与她说话极少,可以说完和她断绝了任何联系,根本也不受到她重视的,弟。

    大夫人此刻的脸上堆满了惨然的笑意,“夜儿,如果为娘猜得不错,那应该是五姨娘郑飞燕的孩子,沐宇轩了,对不对?”

    “可不就是他?五弟这个小畜生也算得活得不耐烦了,谁叫他一直围着筱萝贱人转溜着,以为能够在筱萝身上获得好处,我知道筱萝对他也是最好的,如果让筱萝贱人怀疑她所亲近的沐宇轩身上,说不定筱萝会彻底疏远了宇轩了,这样也方便我们——”

    沐轩昌话儿没有说完。

    就被沐若雪止住住了,“哥哥,就一二七岁的小孩子,你也太看得起他把。”

    沐若雪的眼底堆满了不屑的神色,他不就一个区区二七岁的小孩子嘛,怎么,还能弄出个惊涛骇浪出来不成?

    “妹妹,这就是你不懂了吧。”沐轩昌儿对于妹妹如此言论很是嗤笑不已,“你别小看宇轩这个小畜生,小畜生的鬼机灵不少呢,如果筱萝暗因为这件事查到小畜生身上,与小畜生反目成仇,我倒是可以顺势作收渔翁之利,彻底把沐筱萝做了!至于如何做了她,哥哥我可是有盘的计划的。”

    一脸不相信的大夫人问道,“你说你有盘的计划,计划到底是什么,快与我说出来,还有你怎么知道沐筱萝那边如果被她发现了蛛丝马迹可怎么办?”

    “是呀?”沐若雪见识到筱萝的厉害,她连忙附和着。

    沐轩昌心有成竹道,“我的鞋袜这几天都丢了,浣衣院都找不到我的鞋袜,量她沐筱萝掀开整个相府,也查不出这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嘿嘿!”

    前一世,或许是命运给沐筱萝开了一次天大的玩笑,可是这一世,注定要逆转了,是沐筱萝给,母,姐她们一个天大的玩笑。

    而玩笑,并不是谁都可以开得起的,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沐轩昌以为什么都尽在他的手里掌握着,殊不知筱萝早已知道放竹叶青这种巨猛巨毒的蛇,概是沐轩昌此人,筱萝说过,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必十倍犯之。

    筱萝水榭之所在地,沐筱萝手拿着小铁秋,蹲下来,勤勤恳恳得在竹间下软糯的土壤里不知道在仔细刨什么,虽然二小姐目前的行为极为怪异,也不免香夏和瑾秋俩人犯嘀咕。

    “二小姐,你在干什么呢?”瑾秋看了半天儿,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她就觉得奇怪,眼珠子一直凝视着筱萝二小姐手中的小铁秋和渐渐刨开了地皮表层,露出里边蓬松湿润的小土壤来。

    反倒是一直一声不吭的香夏显得要乖巧得多,真正得做到了一般乖巧伶俐的大丫头所应该做的事儿,什么应该做的,什么不应该做的。

    细心刨泥土的筱萝直听得见香夏轻声细语对瑾秋说道,“瑾秋,你别吵呀,没看见二小姐在忙着嘛。”

    “哦。”瑾秋连连点点头,再重力得点点头,就好像一个傻姑似的。

    筱萝看在眼底,并没有打算藏着掖着,告诉她们也无妨,“本小姐呢,是在挖冬眠的蛇,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不如加入我吧。”

    “什……么……挖……蛇……”瑾秋眼珠子瞪得犹如铜铃般大小,就差还没有被沐筱萝吓跑胆儿。

    看瑾秋如此胆小,香夏猛烈摇摇头,向后退后好几步的模样儿,更惹得沐筱萝忍俊不禁,“怎么?你们也会害怕吗,在本小姐的印象当中,这一点小小的困难怎么会难得住你们呢?”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把膝盖前放置的第二把和第三把小铁秋丢给她们,“不愿意干也行,你们快帮我把齐围的土松松吧,这样我里边更好挖一些。”

    “这还差不多。”瑾秋吓了个半死,幸好筱萝二小姐手下留情,把较为轻松得任务派给自己,要不然可找谁哭去?

    香夏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默默干着。

    过了好一阵子,瑾秋别过脸去问香夏,“香夏姐姐,老太医真给你说过,我们水榭这边的地下有很多的冬眠的竹叶青毒蛇呀?”

    “嗯,是呀,沐老太医他老人家是怎么说的。”香夏淡淡得答道,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还是有什么不太对,“二小姐,竹叶青毒蛇是有剧毒的,我们这样挖如果碰到冬眠的毒蛇,岂不是惨了,被它咬一口,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像二殿下那么命硬,大难不死呢。”

    香夏她说的就是这个理儿,筱萝笑了笑,说,“所以呀,本小姐不让你们挖里边的泥土,而是叫你在外边帮我松松土而已。”

    “小姐,你这样做,不是以身犯险么?你把最危险的活儿留给你自己了。”瑾秋懊恼得看了一眼筱萝,她着实替这位二小姐心疼,是怪筱萝二小姐太过心疼她们才这般的。

    这话音还没有在紫竹林间作一个极为完美的回应,香夏倏然得站起来,对筱萝道,“二小姐,还是让香夏来吧,你挖的那个地方如果挖出毒蛇来,如果一不小心的话儿,岂不是要弄伤自己了么?那蛇睡得迷迷糊糊的,张口就咬,可毒着呢。二小姐,还我帮你吧,虽然我不知道二小姐你要挖竹叶青毒蛇做什么?”

    筱萝连连摆摆手,“不可以,还是我自己干吧,你们继续帮我松土吧,咱们分工合作,岂不是很好。我能告诉你们,我挖竹叶青,是为了让某人自食恶果!”

    “二小姐你的意思是……”瑾秋知道筱萝二小姐华里边的意思,在相府里头如履薄冰得度过每一日都堪称极为艰难,若不是筱萝二小姐她福大命也大,她早就死了,人活一世,当然要争一口气,人家馒头都要蒸一口气呢,瑾秋的眼珠子小心翼翼凝向香夏姐姐,希望她能说点什么别的。

    少顷,香夏却单刀直入得问筱萝,“二小姐,你这次要挖几条以牙还牙呢?”

    “不多不多。人若犯我,我十倍犯之!”沐筱萝说道这里,眼底满是冷冽的味道。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极为错愕的样子,“天呐,十条!”

    瑾秋赶紧把眼睛闭上来,两只手合于胸,猛念偶弥陀佛,为将要赴死的竹叶青毒蛇,哦,不,应该是某个东窗事发的可怜人,当然,这件事上,瑾秋和香夏就明白筱萝二小姐这么做是对的,以牙还牙,你若不狠一点,就是对自己残忍!

    要自己死,还是敌人死,毋庸置疑是选择敌人死了。

    瑾秋一边战战兢兢得松土,一边和香夏姐姐说话聊天借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谁知道她一个松土的人儿,小铁秋似乎碰到土壤里头一团子绿油油的软绵绵的东西,定睛一视,那家伙似乎在深度睡眠,两颗眼珠子紧紧闭着,就是嘴巴时不时得张了张。

    “哎呀!蛇啊!毒蛇呀!”瑾秋吓得跳起来,如果她此时此刻腰间有佩剑的话,估计她会义不容辞得把坑里边的这条小蛇给一刀两断了,幸好是没有了。

    沐筱萝不顾身旁也早已吓得瘫软双腿的香夏,听闻瑾秋的尖叫声,筱萝还是很开心的,快步走过去,把瑾秋拽起来,仔细一看,那小家伙绿油油的皮衣,就好像跟竹子生长茂盛之时的颜色是一模一样的,青青翠翠的,要不是筱萝亲生所见,还真的不相信沐老太医的话,竟然真的有竹叶青毒蛇在筱萝水榭的深沉土壤下东面。

    可筱萝明明记得瑾秋所挖的那个土壤压根儿不是很深,按道理说蛇不是应该往更深入的土壤中冬眠呢,怎么会在如此浅的土壤表皮面上发现这个了呢。

    “你们二人愣着做什么?还不速度去后厨房把铁丝小笼子取来,还有筷子,我得趁着他们还在冬眠赶紧把它们装在笼子里头。”

    沐筱萝二小姐发话了,香夏和瑾秋这俩丫头殊不知的脚底下就跟哪吒脚底下踩得风火轮似的,水榭后厨,这边空地两边跑,两点一线,因为她们来回跑的时候发现不是漏带了这个,就是漏带了那个。

    直到沐筱萝拿筷子把冬眠的竹叶青毒蛇轻轻夹起来放进唯独可以透着风进来的小铁笼子,然后关上闸门,筱萝又继续挖瑾秋所在的空地了,就试着瑾秋挖的样子,尽量往土壤浅表皮上挖去,果然又挖到了第二条,这第二条足足有三寸长一点,也就比第一条略微长了半个拇指截而已,别看这竹叶青毒蛇短小精悍,战斗毒力那可不是盖的,特别是它们长得尖锐无匹的小獠牙,简直跟什么似的,看了人的心口呐,那是直发颤呢。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两个半时辰,三个时辰,三个半时辰……足足耗费四个半时辰,眼看就要入了夜,沐筱萝拎了拎手中的战果,一,二,三,四,五,二,七,八,九,十,正好有十条!若不是因为它们有毒,如果不是因为它们有别的用途,筱萝并不排除得要把它们杀成了做成蛇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