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9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今天晚上就瞧着好戏,定然叫他们魂断阎罗。”沐筱萝说话之时,举手投足之间满是淡然大气的模样儿。

    这取人性命的事儿,到底是大事儿,香夏眼珠子丝毫不见一丝丝的畏惧之色,瑾秋也是如此,只不过瑾秋倒极为不淡定得嘀咕几声,却又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筱萝知道,在南院天井那个地方,五岁的瑾秋被神秘黑衣人掳走了,在瑾秋满十岁之时她又回来了,从她丝毫不动武却有着极为庞大的内力,这个丫头体内不知道隐匿了多少潜能,人的潜能是无限大,只要瑾秋她突破潜能的那一天,她可能是一个绝世高手!

    香夏,瑾秋她们两个人平时跟自己小打小闹,不过遇到大事儿的时候,她们可没缺乏沉着冷静,这一点令筱萝非常之高兴,有了这么两个得力助手,何愁大事情不成呢?

    等夜幕降临,沐筱萝用了一点点晚膳,吩咐香夏和瑾秋早早休息,她们知道自己的形状也便罢,让她们跟上来,是不可能的事情,报仇雪恨这件事要自己亲自动手,才能爽快。

    沐筱萝一声不吭潜入了横溪院,“好大哥”沐轩昌你不是如此好心请妹妹吃竹叶青毒蛇么,若不是夜胥华二殿下来救我,恐怕我早已尸横竹床了,今儿个我要叫你加十倍得尝尝这竹叶青的好滋味,如果大哥要是吃不到的话,可就是二妹的不是了。

    她摸索着,渐渐摸索着,横溪院的上房的灯早已是掌上了的,沐筱萝偷偷得把十条蠕动的竹叶青毒蛇一只只倒进去,这些个蛇是刚才在水榭上房的时候拿炭炉熏暖的,这些毒蛇一旦熏得暖暖的,它们就会睁开眼睛,不再冬眠了,饥渴得吐着蛇信子,闻到活人血液在流动,当然是要先咬一口再说。

    沐筱萝就躲在窗轩下,里边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听着听着,确定是一个男人声音,和一个女人声音,由于声音太小了,她就听不真切了,后来就听到了“毒死”,“筱萝”,“林秋芸”这三个字眼儿,气得筱萝把一小笼子的十条竹叶青毒蛇一条儿不落下得倒进去。

    天杀的沐轩昌贱人,又在里边和着谁在筹谋毒害自己和娘亲筱萝生母,他们的手段如此迅速快捷,用竹叶青毒蛇谋害自己不成,看来又在设什么鬼毒计,沐筱萝要是不站起来反抗,难道就等待着被挨刀吗?

    不可能!万万不可能!前一世所受的苦所受到的罪孽,今生今世永不再受了,要受就让那些应该要死的人,果然去受吧。

    旋即,沐筱萝的眼珠子一凝,正是听到里边有人的惨叫声,确切来说,是一个中年女人的惨叫声。

    “母亲,母亲,你怎么了?”横溪院上房之内的沐轩昌冷不丁得望着倒在地上的母亲东方飞燕,她们母子两人特意过来善良一下接下来的毒计,可没有想到谈了一半母亲就倒下去了。

    几个丫鬟婆子们破门而入,反正乱作一团。

    沐轩昌狠狠啐了一口,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了呢,他猛地往大夫人锦袍下摆子一看,果然看到有七八条的绿油油的毒蛇,他汗了一把,这不是给沐筱萝放的竹叶青毒蛇吗?怎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不好。”沐轩昌见母亲身体发颤,吐出了一口紫黑色的鲜血,连忙从怀中取来一颗玄黑丹药,送入东方飞燕口中,这是一颗为世不多的涤毒天心丹,早年沐轩昌通过各种渠道从一个以“鬼医”名号行走江湖的奇人异士哪里求来的,为了拿到这一颗涤毒天心丹,沐轩昌以牺牲他心爱女子陪鬼医一晚为代价。因为这一位声名狼藉的鬼医有一个癖好,但凡有人向他求药,男的就一定要把心爱的女人双手献上陪一晚上,女的也要陪他一个晚上作为代价!

    而涤毒天心丹传闻是耗尽鬼医几多心血苦练而成,沐轩昌为了得到天下至尊的这一枚丹药哪怕散尽万千家财不可得的极品丹药,沐轩昌在三年前,把他心爱的女人林清音献给鬼医,当然沐轩昌是丧心病狂得用蒙汗药迷晕她然后才……待林清音沐醒过后,她上吊自尽。

    沐轩昌知道母亲现在中了竹叶毒蛇剧毒,这种厉害的毒蛇毒液,世界上本无药物可解除,唯有涤毒天心丹吞下去,才可以保住母亲的心脉,不让毒液渗透到她的心气要脉,假以时日调理,母亲一定会好起来的。

    到底是谁,竟然投放竹叶青毒蛇?贱人!是哪个贱人?沐轩昌给母亲吃了涤毒天心丹,疯了一般得狂奔出去,两只手愤怒得加叠,他气疯了,横溪院闯便了,丝毫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沐筱萝做事儿,又怎么会留下蛛丝马迹,怕是大公子沐轩昌留下不少蛛丝马迹吧。

    大夫人中毒了,沐轩昌却害怕东窗事发,如果大夫人被相府所有人知道中了竹叶青的剧毒,此事一旦传扬出去,沐轩昌想着,沐筱萝也知道,到时候沐筱萝一定会察觉是他自己给筱萝放的毒蛇。

    暗地里谋害沐筱萝的布局,是一连串紧密相连着,沐轩昌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了,干脆不通知相府药房的沐老太医,至于老太君和相国父亲那边,更不会通知了。

    因为沐轩昌他相信涤毒天心丹是天下之间最好的良药,母亲她一定会不需要老太医的药就会沐醒过来的。

    可惜沐轩昌错了,他都没有仔细给大夫人检查伤口和清理伤口创面,那足足十条毒蛇,在大夫人的后颈,手部,腰下,后背,后臀,足足有五处伤口,而他只是发现了较为明显的一个伤口,那就是手的部位。其他四个伤口太过隐秘,可惜沐轩昌没有看到。

    大夫人东方飞燕这次被毒蛇咬过的病情,很明显比夜胥华之前的厉害得要多的多,非得加重剂量不可,可惜沐轩昌就如同放任了那般,别人见了母亲病了,肯定要守护在她的榻前一天一夜的,可是沐轩昌,他当天晚上就直接把母亲留在横溪院的厢房,留下两个丫头看护,自己就去上房蒙头大睡。

    翌日,筱萝水榭这边,沐筱萝特意让香夏和瑾秋她们去外边打听打听,却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她就心生奇怪,难不成是被沐轩昌隐藏起来大夫人的死讯?当然了,筱萝是因为大夫人死了,她如何也想不到沐轩昌竟然会有一枚逆天丹药,涤毒天心丹。

    横溪院。

    沐轩昌去厨房端来一碗小清粥,几道小菜去大夫人所在的厢房,却发现母亲如同八爪章鱼那般手直勾勾得扯着背面儿,眼睛,嘴巴,鼻子部扭到右边去了,这看症状再明白无疑了,母亲她是面瘫了,面瘫了还好点,估计她的两只手两只腿移动都极为困难,必须要人搀扶着拉扯着,才能起来。

    天呀,母亲怎么会这样呢,涤毒天心丹药可是这世界上百毒不侵的好药,无论什么剧毒,哪怕毒性强烈的鹤顶红也会减缓的。

    这下子,母亲就快要变成半个植物人了。

    沐轩昌心慌不已,连忙扶着东方氏起来,“母亲,你怎么了?快说话呀?我给你吃的涤毒天心丹,难不成一点效果都没有吗?不……不会的,不可能的,我……”

    “你这个孽障!竟然把你母亲毒成这般模样了!畜生呐,要不是文棋跑来与我说出昨夜里横溪院的秘密,我还被你这个狗崽子蒙在鼓里。”

    相国沐展鹏突兀得走进横溪院的偏厢,看看整张脸土灰色的儿子,再看看床头上痴痴呆呆,一动不动,眼睛空洞的结发妻子东方飞燕,好歹这么多年夫妻了,若是说一点点的夫妻情分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

    这下有好戏看了,沐筱萝心中那个得意呀,大夫人因为伤势过重躺在床上跟植物人没啥区别,又加上沐轩昌这个蠢材没有及时给她护理,只给大夫人吃了一颗涤毒天心丹,殊不知这是鬼医把真正的丹药收起来,享受完了沐轩昌双手献上的美人,完事了直接给沐轩昌一颗假的涤毒天心丹。

    大夫人她要是好起来,还真是奇怪呢,若是找点找到沐鱼源沐老太医,还能嬛回一线生机,这下子,可直接断了大夫人可以重新站起来的生命命脉。

    没有办法,是她儿子自己造得孽,沐筱萝很是开心得看着热闹,这太好看了,那相父沐展鹏的脸上比粪土的颜色还要难看一百倍。

    沐筱萝躲在无人的窗轩下窃喜,目睹房中的一切——

    “父亲大人,真的不关我的事儿,昨晚上一些莫名的毒蛇爬进来,咬了母亲,我原本以为给母亲一颗江湖术士的丹药吃吃,第二天就会好起来,谁料,谁料……”

    “谁料你母亲压根儿就没有醒过来!你这个孽障,我堂堂一国之相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义愤填膺的相国哪里肯受得了他的犬子沐轩昌在那边不停得砌词狡辩,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沐展鹏一个巴掌狠命拍了过去,“你这个孽障,狼心狗肺的东西,纵然你母亲被毒蛇咬了,为何不传唤沐老太医,有了太医及时诊治,何至于此?”

    真是不幸,太不幸了,家门不幸呀!

    相父沐展鹏早已派小书童文棋去相府药房叫来了沐鱼源,而沐筱萝也在这个时候趁着没有多少人,就从窗轩脚下冒出来,合着沐老太医一起进入横溪院上房。

    闻声赶到此地的沐鱼源沐老太医自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大夫人望闻问切,发现大夫人中的此毒,也正是之前被筱萝二小姐传唤去给夜胥华二殿下看病的,都是一类的毒,一种叫做竹叶青毒蛇的毒液咬伤人的伤口所致。

    很明显,大夫人的伤势比起二殿下来,实在是太过严重了,有一句话叫做有过之而无不及。

    “沐老太医,怎么了?臻珍怎么样了?”沐展鹏贵为一国之相,治理国家倒是很在行,不过这看病什么的,那是一窍不通,只能向沐鱼源沐老太医求教。

    沐鱼源并不急着回答,而是那手指头捋了捋胡须,旋儿淡淡得带着困惑得问道,“大夫人的脉象世间罕见,体内的毒倒是清了不少,之所以瘫痪成这个样子……对了,你们之前曾给她吃了什么?”

    “涤毒天心丹……对,我给母亲吃的就是这个。”跪在地上的沐轩昌怯生生得看了一眼沐展鹏,再瞧瞧沐老太医,他希望从沐老太医的嘴里能够吐出什么好歹来。

    深深沉吟了一番,沐老太医道,“这涤毒天心丹么?老朽也曾有耳闻,貌似是一个叫做鬼医的江湖术士的苦心数十载的丹药,要得到他手中的丹药必须要这个人双手献上他心爱的女子为代价。如果大夫人吃了真正的涤毒天心丹,只怕昨晚上不消片刻就会醒过来,何故要等到现在,如今却唯有一个可能?”

    说到这里,沐老太医的眸色愈发深沉了,沐轩昌脸上满是慌乱无措的神色,“可能?什么可能?”

    “这可能就是,涤毒天心丹是假的。”沐鱼源沐老太医一句一字得说着,直接轰碎沐轩昌的梦幻,得来的结果,那不惜把心爱女人推到鬼医老头的床榻之后,以为能够得到这一枚罕见的涤毒天心丹,没有想到却被人摆了一道。

    清音,你吊死了,死得要冤枉哪。沐轩昌泪水淹没了他的视线,顿时间他后悔不该把心爱的女人林清音双手献给鬼医,如果知道涤毒天心丹是假的话,他一定会就此放弃的。

    沐筱萝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她啧了啧嘴皮子,面容犹如三月春花那般温和柔软,“哎呀!大哥,你给母亲吃了假药!怪不得母亲瘫痪了呢,我那可怜的母亲呀,哎呀,大哥真是不孝啊。”

    此时此刻,沐筱萝愈发妆模作样为她躺在床上那个浑身不得动弹的老贱人东方飞燕掉几滴眼泪,大公子沐轩昌能不能接受呢,那是一回事儿,反正儿沐老太医等外人都看在眼底,这个二小姐心存孝道对大夫人的。

    就算大公子沐轩昌是大夫人的亲生儿子,也没见到他掉几滴眼泪来。

    这一切,沐老太医和他的徒弟们都看在眼底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