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东方浩来相府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去横溪院看一看他的亲生女儿,东方飞燕,其次才是大公子沐轩昌和大小姐沐若雪。

    也不知道上辈子到底交了什么霉运了,安生的日皓澈过不起了,惨烈的噩耗自相府传到了尚书府邸,一件比一件都极为扯人心肺。

    对了,东方瑾来到相府,可是没有人敢告诉给锦绣院的锦绣四妹吧,如果这个时候她能出来见一见,说不定会有一场好戏也说不定呢,沐筱萝对上一次沐锦绣对自己不利的事儿,她可是耿耿于怀的,虽然四姨娘上官温柔对筱萝有所避忌,不过她的女儿,沐锦绣究竟是无药可救了。

    算了,一切就凭天命吧。这句话,沐筱萝在心里头是对着沐锦绣和东方瑾这一对苦命鸳鸯说的。

    还没一个恍惚的功夫,沐筱萝就听到一声声精锐的声音传来,却是一个少女的惊呼,细细一看,不是四妹沐锦绣又是谁人?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东方瑾,你这个天杀的混蛋,那****欺骗我说,你会娶我的,我才让你碰我的,谁知道你扯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了呢,无耻的混蛋,我要跟你拼了。”

    令沐筱萝极为惊愕的是,四妹沐锦绣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两只手就箍着东方瑾的脖子,他艳丽若少女的脸蛋忽得苍白无血,连一小口气儿都没有办法喘上来。

    哟,有好戏看了,年纪不小,闹得事儿倒挺大的呢。

    “锦绣,呃,呃,你快放开我。”东方瑾翻着白眼儿,万万想不到那日在假山之后行毕好事之后,第二次见到锦绣,竟是如此情况。

    沐锦绣,不依不饶,“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大骗子,我们的孩子死了,你知道吗?你这个无耻之徒,欺骗我的身子,却不娶我,你这个天千刀万剐的畜生!”

    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多半是府内的丫头婆子家丁们,他们谁都不敢发声,就瞅着堂堂相府和尚书府此等高门大宅的闹剧。

    到底沐锦绣是未出阁的女孩子,沐筱萝还喊她四妹呢,就作出如此不伦之事,作了也就罢了,还当众说了出来,更为可恶的是,满口粗话儿。还是市井之间的游民才会说的那种糙话。

    “你这个不孝的忤逆女!”相国沐展鹏最重家教,他倒是可以在外边寻花作乐,可就是不准女儿们犯错儿,这可是事关丞相大人的颜面,这么一来,至少在尚书东方浩面前,那面子简直是荡然无存的。

    一个巴掌,狠狠落在沐锦绣的脸上,由于力道太大,沐锦绣整个人儿扬倒出去,趴在地面上。

    东方瑾眸色一变,他的心灼然一痛,忽得一下,跑到沐锦绣的身侧,抱起她,让她的头紧紧贴在自己怀里,“锦绣,你说什么,什么我们的孩子,你什么时候怀了我的孩子。”

    “孩子流掉了,没有了呢,就是我们七月份,我们在假山后边,你对我……”

    沐锦绣已然说不下去了,她的眼泪不停得往下面流落,她心中还是很爱东方瑾的,为了这个男人,哪怕要了自己的性命,沐锦绣也无怨无悔。

    听那语气,敢情东方瑾一点儿都不知情呀,哎呀,这岂不是一对怨偶,肯定是老尚书不让他们在一起的,沐筱萝这个时候大大方方得走出进人群之中,却没有开口说话,静观其变。

    “对不起锦绣,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回来看你的,可是爷爷……爷爷他不让我出去,整天把我关在书房里头每天念书还是念书,锦绣对不起,我好想找你着,可我没有办法呀。只是这一次,听说姨母病重所以我……”

    东方瑾的眼泪模糊了视线,一滴一滴得落在沐锦绣的心口上。

    “瑾,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娶我吧,我愿意当你的女人。”

    她为了东方瑾,几经失去了再度生孕的机会,除了东方瑾,还会谁肯娶她,也只有东方瑾了。

    他们二人,丝毫不顾及在场的还有老尚书东方浩,沐展鹏等人。

    “混账!好大的胆子,瑾,你眼中还有我的这个爷爷吧。真够大胆的!沐锦绣是卑贱的,女,她有什么资格进我尚书府?”

    东方浩贵为当朝尚书府,也是大华的肱骨大臣。

    这话说得沐展鹏和阎红玉的脸色极为难看。

    再卑贱,再没有资格,那也是我沐展鹏,本相国的亲生女儿,你东方浩就是一个老匹夫,要不是看在你是东方飞燕的父亲,是本相国的岳丈大人,本相国势必要与你据理力争,可是身为晚辈的沐展鹏,可是半句悖逆得话儿都说不得的,眼下这么多人在看着呢。

    倒是老太君老太君有权利说话的,沐锦绣可是自己的四孙女儿,凭什么外人这么说,“东方亲家,就算锦绣她再也没有资格,那也是老身的血脉关联的亲孙女儿,她怀了你孙儿东方瑾的骨肉也是事实。”

    “亲家母,您没有听到沐锦绣开口那几句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话?我可想象不到,大家闺秀可以说出此等败坏德行的话来,这些话,就是老夫也不屑也根本不会说出来的!我家孙儿东方瑾是我们东方家的希望,是东方家的,子长孙,凭什么叫他屈尊降贵娶一个,女?再说,现在有何凭据说明你孙女之前腹内的胎儿是我们东方家的?又或者是欧阳家的,轩辕家的,又或者是张家的,陈家的,郑家的呢?”

    东方浩背过脸去,狠狠瞥了一眼地上的沐锦绣,神色冷傲,这是要把沐锦绣往悬崖逼去呀。

    ,母东方飞燕的老父亲如此恬不知耻,果然大夫人承袭了他父亲的衣钵呀,可笑,太可笑了,沐筱萝心中还是挺不愤的,沐家的兴衰和个人的命运的牵扯,是有着很大的关系的。

    沐筱萝就忍着呢,继续忍着了。

    “你——”老太君眉头狂皱,就差点气岔气了,东方浩这个老匹夫简直是太过分了。

    难道东方浩丝毫不顾及地上的一对小鸳鸯吗?看东方瑾对沐锦绣那一副款款的深情厚谊,压根儿就不是装出来,倘若是装出来,根本就不会做出如此纯真自然。

    东方浩丝毫不给沐家的人一丝丝的脸面,“亲家母,别怪老夫我嘴里说出难听的话?你说沐锦绣的胎儿是我孙子的,那我试问你,胎儿呢,如果有胎儿,就让胎儿的血和我们家东方瑾的血来一个滴血认亲?”

    “这滴血认亲么?”老太君心中一滞,这滴血认亲确实是个好办法,可惜啊,胎儿都流产流没有了,哪来的孩儿呀。

    东方浩他是知道,之前就是沐锦绣从青冥寺的轿子摔了下来,才检查出来有三四个月的孕,并且流产了,然后又有锦绣院的小丫头道出今年七月中旬表少爷东方瑾和四小姐沐锦绣假山后苟且,当然了,沐府是通知了东方浩的,可东方浩可是把他的孙子东方瑾关在书房,不让他出来,也隐瞒了这事儿,东方浩当然可以否认,也顺便耍起流氓来。

    “岳父大人,胎儿都流产流掉了,何来的孩子?”

    沐展鹏脸上满是不悦,岳父东方浩这个老匹夫,太过分了!

    老匹夫东方浩扑上去,把东方瑾和沐锦绣分开,这个时候,从横溪院赶过来的四姨娘上官温柔看到此间的一幕,霎时间哭得稀里哗啦得,“哎哟,我那苦命的女儿哟。”

    相府正值多秋,沐锦绣这件事再参合进来,简直就是乱上加乱。

    “真是可笑?没有孩子,却把烂摊子搁在我孙儿的头上,还有理了?哼!你姨母我也不看了,瑾,咱们回尚书府。”

    说罢,东方浩老匹夫就抓着东方瑾的手,一直往相府外头拉去。

    沐筱萝陡然走入众人的视线,凝着尚书东方浩的背影,一句一句得说,“尚书大人带着你孙子,好一个吃完了也不忘记擦嘴巴了,难道亲家公不想知道我们锦绣妹妹有什么凭证么?连这个都不想见识一下,就走了,恐怕到时满朝文武都会嘲笑尚书大人你独断专行呢?”

    好一个伶牙俐齿啊!

    猛地一个转身,东方浩霍然看到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相貌说不上风华绝代,最起码沐若雪外甥女长得比这个女孩好看得多,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却之前都没有见过的?

    倒是老太君更东方浩表明筱萝,女的身份,这着实叫东方浩又不齿了。

    旋即,沐筱萝在沐锦绣耳边说着什么,四姨娘上官温柔也一脸感激沐筱萝。

    “东方浩!你那个好孙儿的下身春袋之间有一颗殷红小圆痣,这个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可我知道,你也知道,这可是极为私密的事儿!”

    沐锦绣擦干眼泪站起来,东方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得哑口无言,她愈发厉声道,“难道你想否认吗?否认你孙子在我面前脱裤子被我看见吗?”

    ……

    “哎呀……天呀,如此私密之事怎么可以当诚布公得说出来呢。”

    “就是啊,如此隐秘的地方都看见了,之前流产的胎儿肯定是东方瑾的种呀。”

    “这下子不承认也不行咯。”

    几个大胆得家丁们小心交头接耳议论开来,丫头们红着脸蛋儿不说话儿,年纪大些的老妈子和嬷嬷们面带诡异神色,互相交换眼眸之间的信息。

    东方瑾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低着头,像这般的场面,也着实太难为情,想不到锦绣竟然把自己的私密之事情说出来,不过东方瑾不会怪她的,自己是一个男人,再说锦绣为了自己可吃罪不少,这一点又算得上,不这样的话,爷爷是不会承认的。

    “你这个畜生!毁了我们东方家的门风~!”东方飞燕老脸昏黑,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嚣张跋扈,平日里被自己一直当做是掌上明珠儿的宝贝乖孙子就这么被人说出他是私·密之处的特征,难不成真让沐家的人当着众人的面儿,把东方瑾的裤子扒拉下来,检查检查吗?

    那个部位的特征,自从东方浩出生之死就有了,不过几乎没有啥人知道,因为东方家一直把他的殷红一点痣当做的宝贝,东方浩还请过德高望重的道长了,说那个部位胎记不能说出去,不然以后可就不吉利了。

    就算东方飞燕,她知道了,也是咬紧牙关不说的,其他人更不知道了。

    如今却被沐锦绣这个,女说出口了。

    此刻,老太君老太君咳嗽了几声,“老亲家,莫非要把令孙的裤子扒拉下来检查一番,当然,如果怕害羞的话,我叫掌事的福伯做此事,你觉得怎么样?”

    “罢了罢了,我可以让瑾儿娶锦绣,只不过,位正妻是别想了,就收为二房吧,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东方浩作出最后一个让步,可他的心中着实对那个,女叫沐筱萝反感的很,这个伶牙俐齿的臭丫头刚才到底在沐锦绣的耳朵边上嘀咕什么,沐锦绣她才变得精明起来,实在是令人太匪夷所思了。

    阎红玉沉声道,“那就这样吧。”

    东方尚书府邸,好歹是名门望族,人家东方瑾可是正儿八经的长子,孙,要他屈尊降贵娶一个卑贱的,女,那肯定也说不过去的,就好比相爷沐展鹏,若是大夫人东方飞燕殁了,续娶一位,妻,那也肯定是某方高门大户的,长女,门当户对,这身份上的门槛在那里头摆着呢,定然是没有法子糊弄过去的。

    站在一旁的沐筱萝端详着老太君浑然是无可奈何是神色,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决定呢,之前东方浩死了都不肯让他的,孙子东方瑾娶沐锦绣的,哪怕娶她妾侍也不得,至于是正位,妻,那是别想了,这二房总算可以有个奔头,试想一想,沐锦绣滑胎一次,再生儿子的几率已经很低很低了,还有谁会要她,而沐锦绣又与东方瑾情投意合,这一点最为难得。

    大华铁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会有像他们俩之间相知相识的爱情,再完美的婚后生活也是那盲婚哑嫁,沐筱萝相信,只要沐锦绣肯收敛,肯筹谋,不怕在未来嫁过去的时候面对东方瑾新娶来的正妻有所忌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