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只听得老太君说了一句,东方浩老匹夫那张脸极为难看,冷哼一声直接把跪在地上缠绵的男女分开,东方瑾很是知趣得跟着爷爷走了,头还时不时得回望着沐锦绣,四姨娘上官温柔却是激动得不能自已,锦绣她终于能够嫁出去了,还有什么能比好一千倍一万倍呢,女儿的一生幸福,总算有所着落了,与之前伤心悲恸的心情成一个极为可怖的反差,现在的上官四姨娘脸上时不时洋溢一丝丝幸福的滋味儿,哪怕是东方家的二房,那也是长子,孙的二房,将来到底可以少受一点的委屈。

    东方浩在沐展鹏的带路之下,往横溪院看完了亲生女儿臻珍,旋即大公子也看了,这两个至亲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就好比锐利的鱼刺哽在咽喉之中,叫人欲哭无泪,想哭却也哭不出来,听闻外甥女沐若雪的大腿根部还被开水烫伤,还挺严重的呢,东方浩做为外公,一时之间觉得没法接受,也就没去沐若雪那儿。

    这话儿,有多嘴的老妈子偷偷告诉给沁芳暖阁的沐若雪,堂堂沐家的,长女沦为此般情景,大外公又不来看自己,沐若雪更伤心了。

    自古道:天生丽质难自弃。

    像,长姐沐若雪这般仙女一般的人物儿,向来是自视甚高,这一点,沐筱萝哪怕不身临其境,拿脚趾头随便想一想,都能够想出来。

    此刻不示威,更待何时间呢?

    沐筱萝并不随着众人去横溪院探视,母和大哥了,此间相府的一处更好的去处,难道就不应该去了么?,长姐还在沁芳暖阁呢,这个时候去刺激刺激她,岂不是更好?

    “大姐,你伤口怎么呀?听太医说你以后将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呢,真够可怜的呢。”

    沐筱萝算是不请自来,一踏入沐若雪所在的暖阁上房,就说出令,长姐心里头快要炸窝的话来。

    换药擦洗的老嬷嬷们纷纷走了出去,徒留下沐若雪躺在床上,她一动都不得动,要是一动,伤口可不管你的人儿,马上就发作起来,这疼起来是真真要命儿的,大腿根处都是一层死皮,就好像烫起的死猪头皮那般,要多难看有都难看。

    爱美的沐若雪自从大腿被伤了,留下了难以掩盖的可怖疤痕,她整个人就感觉濒临在死亡的边缘,十十美对于沐若雪来说是人生之中的追求,她曾以为自己能够把如此美好永永远远得保留下来,谁知道一个不小心帮到的热茶就洒在自己身上,毁了,一切都毁了,而这一切儿的始作俑者,当之无愧是沐筱萝。

    “你滚!你给我滚啊!”沐若雪满口咆哮道,她想要反抗起来,可是身下的剧痛迫使着她一定要安静下来,如果不安静的话,身体百骸哪个部位随意一动,就会牵扯到痛觉神经,倒是整个人的四肢和骨头都是麻痹的,耳朵也变得陡然背了起来。

    ,长姐在叫自己滚呐,真是开玩笑,她直到现在还在指使自己做事情么,也看看自己是什么料子,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还是昔日那位万众瞩目的京都第一美人么?

    看看,长姐胯部满是深不可测起了死皮的创口,真真是叫人恶心,沐筱萝不屑笑道,“,长姐莫非现在还认为自己是京都第一美人儿,有本事对我这个,妹呼来喝去的么?”

    “你说什么?”沐若雪眼珠子狠狠得瞪住她,她根本不想听到沐筱萝说的每一个字,说到本事,难道她自己没有本事,自己可是京都城第一的名族望女呢!

    沐筱萝洞悉,长姐眼眸间的信息,愀然失笑,“,长姐,要不二妹给你递来一个镜子,你自己看看吧,也不是二妹爱说你,大姐现在真的是很……”

    后来的话儿,沐筱萝并没有说出来,她要让沐若雪吐出血来,紧接着,沐筱萝才真的从右方的梳妆桌上取来一方铜镜,这面铜镜儿,老妈子和老婆子可不敢跟大小姐看的,怕她伤心过度,作出不好的事情,那可就糟糕了。

    “不要说二妹对大姐你不好哦。”沐筱萝很是乖巧得把镜子往沐若雪的脸蛋儿一照着。

    霎时间,沐若雪看着镜中无比枯槁干瘪的脸蛋,万分震惊,大喊道,“鬼啊!”

    “是呢,真真是见鬼了呢,而镜子中的那一只鬼也不就是大姐你咯。”沐筱萝咯咯笑道。

    这些只是小儿科罢了,面容枯槁,只要吃一点补品,重休息,补充睡眠,的的确确可以补回来,不过下身的疤痕,却是永远补不会来。

    沐筱萝料想,长姐她一定是不敢去看自己腿上的疤痕了吧,就当着她的面儿,掀开了小纱包,露出里边被烫伤的一块块狼藉的红斑,简直是惨不忍睹之状,别说沐筱萝看了都想吐的,恐怕只要是个正常人,都没有办法容忍的吧。

    正当沐若雪惊魂未定,沐筱萝又借着镜子,使得沐若雪看到她腿上面的丑样子,沐若雪可是压根儿不敢去看自己的双腿的,哪怕老嬷嬷们换药的时候,她也是闭着眼睛的,可此时此刻,沐若雪被筱萝逼急了,忍不住看了一眼。

    这一看,直接摧毁了沐若雪的意志!

    从小到大,沐若雪没有一刻不自诩她恍若天仙般的美貌,沐若雪坚信,自己长得好是上天宠爱的恩赐,身份又是尊贵无双的,长女,无论哪一样都可以拿得出手的,沐若雪以为,这天底下的男人们,就该为沐若雪二生,而她而狂,这样才不会不对得起,她,沐若雪,这四个字!

    谁不曾想到,大腿有那一块大大的疤痕!

    沐筱萝冷笑道,“沐老太医恐怕早已给你上了药了,恐怕这世界是没有一种药能够让你的大腿皮肉起死回生了,大姐,之前名震京都的第一美人的威名或许已经不适合你了,你现在只是一个,长姐而已。”

    她这句话是什么,说本大小姐就再也没有了美貌了么,沐若雪眼底噙着泪水,“沐筱萝,你这个贱人!这块疤,是你带给我的,要不是你把茶泼在为我身上?”

    “哟,大姐这话可冤枉死二妹我了,明明是二姐你要过来的,怎么就是我把茶水泼你身上了呢,这件事,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不过不管你怎么想。老太君始终相信我的。我看大姐你还是安生在此处养伤吧。做你的大小姐的吧。”

    沐筱萝愀然一笑,目光凌厉之中带有一丝惨淡的冷芒,做你的大小姐的千秋大梦去吧,你的双腿都这样了,看夜倾宴他还要不要你,又或者相爷拿一些别的东西来诱惑大殿下,说不定夜倾宴也一定会勉为其难把沐若雪收了去吧。

    任凭身后的沐若雪如何责骂自己,谩怪自己,侮辱自己,沐筱萝步履平稳如常,她的心,始终如平时那般坦荡,身后就当做一个狂吠且会咬人的母狗了,沐筱萝前脚刚刚踏出门口,后脚就响起落地铜镜的铿锵之声,可惜镜子是铜镜做的,无论怎么摔也摔不坏,更别提会砸到筱萝身上。

    筱萝可是好发无伤的呢,再说沐若雪咬着嘴皮子,眼泪肆虐,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大腿根处的伤口极为惨痛,她原本以为外公东方浩回来看望自己,自己好歹在他老人家面前诉苦,可惜是,外公没等来,却等来了沐筱萝,被她好生奚落一场,情绪的她想死了心都有了。

    沐若雪的心在流血,或许用千疮百孔来形容,应该不为过。

    等沐筱萝走了很久,也不见有婆子老妈子进来安慰沐若雪几声,这个,是筱萝吩咐她们没有个把时辰不准进入探视大小姐,让她好生反省反省。

    按道理来说,沐筱萝是,女,沐若雪她是,女,,女为尊,可大家都把筱萝的话听到了心坎处,原因是老太君对筱萝的态度,是比,亲的孙女儿还要亲呢。

    半个月后,便是东方府迎娶沐家的沐锦绣四小姐为二房的日子。

    可在堂堂相府之中,丝毫没有半点喜气,那红帐子挂了满府院都是,一个,女出嫁,嫁过去还是一个二姨娘,说出去总不是那么好听。

    相国大人突然改变主意了,就在沐锦绣居住的小锦绣院好好装修挂上红布也便罢了,这相府门口就连大狮子脖子上的红布也被他派掌事院的福伯拆了。

    沐锦绣好歹是孙女儿,可在老太君看来,她虽然生气的很,好歹是相府嫁女儿却如此草率,她老人家是想,相爷如此做,必定有他的道理所在。

    只是沐筱萝有点恭喜她是四妹沐锦绣,虽然嫁过去是个二房姨娘,不过东方瑾是真心疼爱她,这有什么比找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更为来得重要了呢,虽然沐锦绣以后不能够身孕,但是还有其他姨娘会生产,如果其他姨娘不幸死掉了,就把她的孩子过继给自己,也是可以的。

    这些,当然是沐筱萝的设想,不过她也是真心实力告诉四姨娘,叫四姨娘转而吩咐给沐锦绣。

    此刻的沐筱萝在锦绣院中,刚才那一句对上官温柔叮嘱的话儿,上官姨娘很是受用,很快她就把四妹沐锦绣拉出来。

    “二小姐,对不起!”沐锦绣挺不好意思得凝了筱萝一眼,旋即把头低下去,却是不敢再去看她名义上的二姐了。

    这身对不起倒是来得巧得很,沐筱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四妹,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流着眼泪,沐锦绣哭得脸颊都是一片湿红,“我知道二姐一直为我着想,我以前还那么对你,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东西!二姐,谢谢你那日挺身而出,敢于当着东方太老爷子的面上为我说话,你更是轻声在我耳畔叮嘱,要我说出自己知道瑾的重要部位的特征,要不然现在我还是——”

    “好了,我知道了,你以后嫁过去,就安分守己吧。重新开始,以前的事儿不用介怀。”

    沐筱萝心底倒是一片舒爽之感,看来上官姨娘把她调教得不错,别人如何对她好,她倒是记在心头,有时候沐筱萝并不想帮着她,可是有些事儿就是这样,你偏偏不帮人家,真到了事情来临的时候,也不能够有所放弃,这对于沐筱萝来说,不能说得上是一件好戏,当然可以说是一件坏事,无论怎么样,沐筱萝觉得,自己挺身而出为沐锦绣开口说话,完是因为四妹锦绣有一个极为懂说话的娘亲。

    就算沐锦绣嫁出去了,沐筱萝觉得还是要和上官四姨娘战成一个阵线儿,而让四妹沐锦绣怀着对自己的感激之心嫁入东方府邸,沐筱萝并不排除要把沐锦绣当做是一枚棋子,一枚属于自己的内应……这才是沐筱萝去帮助沐锦绣的本源意愿!

    大夫人百日之后便会翘辫子,大公子不能人道,大小姐沐若雪腿部毁“容”不在完美算是小惩大诫,对于沐筱萝来说,要彻底铲除他们,必须要让大夫人唯一倚仗的娘家尚书府败坏,使他们彻底失去了根基,否则便会有一种效果,那便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一切,必须要斩草除根!

    沐锦绣对着沐筱萝哭哭啼啼掉几滴眼泪,沐筱萝当然得配合着戏码,这戏码演着演着,就极为逼真了,到了后来上官四姨娘直接把沐筱萝抱在怀里痛哭一场。

    就好像今天嫁人的,并不是沐锦绣,而是沐筱萝呢。

    沐筱萝心中有几分好笑之意,旋即搀扶着上官四姨娘一同把四妹沐锦绣送出门,来人的并不是八抬大轿,而是规格少了一半的四人大轿,唯有,位正妻才有资格坐把八台大轿子的,大华的等级阶梯还是非常之威严的。

    忙完了一切,沐筱萝就往筱萝水榭歇息去了,到了晚上时分,二殿下夜胥华时不时给自己带来天沟草香料,沐筱萝又通过瑾秋,把这些香料给天香大酒楼的少东家楚阳公子,他连日来的生意额都是突破一千两白银的,沐筱萝也能够分到一二百俩的银子,除了给瑾秋和香夏一些,剩下的就部拿给栖静院的娘亲筱萝生母了。

    瑾秋和香夏也是给的,每个月都给的,给的还比月例银钱多,谁叫她们半夜那么辛苦,要把天沟草香料倒在小葫芦瓶子里头,这可是辛苦活计,摊上了沐筱萝二小姐,偶尔赚一点份外的福利,对于这两丫头来说还是很幸福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