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肯定是受不了的啊。沐筱萝心里头却是无比愉悦,走到横溪院去,不,现在应该是鎏飞院了,听闻之前老爷把大夫人移到鎏飞院去,根本无暇顾及沐老太医的叮嘱呢,沐老太医说,大夫人不能吹风,他就不听了,想来相父肯定是希望,母病势更重,到时候续娶一个,对了,相国向来对大姨子东方玉娆很有好感,说不定就娶那个寡妇也说不定。可东方玉娆到底是赫连将军门下的遗孀,这样做合适么?

    沐筱萝想到,只要把相父逼急了,恐怕他老人家是罔顾了人伦,也会作出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如果他没有相爷这一身份在身上加持,恐怕这种情况会更为严重呢。

    对了,还是先去鎏飞院看望母亲吗,母亲病了这么些日子,该好好服侍,又恰好这个时候轮到自己服侍,刚刚回去的姨娘是五姨娘李青萝。

    鎏飞院上房。

    沐筱萝把随身的香夏和瑾秋遗留在门外守候着,叮嘱她们切不可让外人进去。

    别人要是进去了,沐筱萝对长房夫人要进行的一番工作可就要不好开展了。

    五姨娘李青萝是刚刚走的,桌上还残留着一碗银耳莲子羹,还没有吃完,想必是五姨娘服侍大夫人吃了一半,大夫人吃不完才留下来的。

    “母亲,你也真是的,五姨娘可是好心好意,您怎么能不吃了呢。”

    沐筱萝浅笑嫣然,外人不知道,还真的以为大夫人是筱萝的生身亲亲娘。

    谁知道,沐筱萝对大夫人真的是够好了的,筱萝赫然对着银耳莲子羹汤吐了一口恶心的浓痰,然后就着著,一口一口得喂给大夫人,大夫人是不想吃,可她有什么办法,眼珠子巴望着沐筱萝,可是有什么用儿,人家就是一口一口得猛往他的嘴里边灌着。

    反正,大夫人“吃”的可就一个不亦乐乎。

    一个四肢无法动弹的废人,还能讲求什么呢,有她一口饭吃,也是她天生命好呢。

    沐筱萝浅笑宴宴得看着大夫人把东西都给吃完,旋即猛不丁得给东方飞燕一个耳刮子,很是惨烈,打得东方飞燕的嘴唇起的皮更厉害了,那化脓的唇角直接就是血流了下来。

    “东方飞燕!你个老贱妇!你知道不知道?你那个下贱女儿若雪,疯了,似乎比起你之前的疯,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已经被太君和父亲送到疯人塔享福去了,听闻疯人塔里边稍有姿色的女人呢,那些个衙役们好多是个年轻旺盛的小伙子们,这干柴烈火的,你猜猜能发生点什么事呢。”

    后面的话,沐筱萝是编的,不过前面却是真的。

    东方飞燕心中咒骂沐筱萝是狗娘养的的,可她又能怎么样,只能干巴巴得看着沐筱萝在她面前说她是贱妇,说她女儿是贱人。

    不会的……不会的……若雪那么乖巧……怎么会……!

    大夫人她倒是希望自己的中风能够快点好起来,然后狠狠惩戒这个卑微的,女,可反而自己却被她攥在手心里,想活不是,想死呢,那也不是,极为痛苦!

    东方飞燕她倒是宁愿自己就这么死了,早死早偷生,何必忍受如此的折磨呢。

    她的眼珠子空洞不已,狠狠瞪着沐筱萝,可人家压根儿不怕她的狂瞪。

    反之,沐筱萝的眼珠子对上了大夫人的那一双凌厉得再也不能凌厉的双目,沐筱萝拿手捏着东方飞燕的下巴,“老贱货,你活不了多久了,你知道吗?哈哈……我会亲眼让你看到你的若雪和沐轩昌是如何遭受折磨的,我要让你万箭穿心!这是因果报应,你知道吗?这是因果报应!这是你当年种下的毒因,才有现在的恶果,哈哈哈!”

    大夫人双瞳依然是那么傲决,沐筱萝盛怒,捏着她的下巴,加重了几分力道,如果灌溉狐岐道的内力,恐怕东方飞燕的下巴骨头早已碎了,人就没了,不过这样子的玩法很明显就是太便宜东方飞燕了。

    一连下来十几二十个巴掌疯狂落下,东方飞燕的嘴里吃着血,一副死男人,死女儿,死儿子的衰样儿,真是叫人心中爽快!

    不过呢,这样子是不行的,倘若叫人知道大夫人她的脸这样,被人打了,岂不是要查到自己身上,怎么办呢。

    对了,沐筱萝心中倒是有计策,叫门口的香夏过来,叮嘱她对外宣称,就说大夫人染上了传染病,大夫人不停咳嗽,恐怕是难以治愈的肺痨。这谁去了谁死。

    香夏的手段也是凌厉,一时之间这般的传闻,整个相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就连老太君和老爷子也深信不疑,看来这一段时间,恐怕是没人敢去服侍大夫人,至于那些个姨娘们肯定是不敢去了,谁去呢谁倒霉。

    这有好处的事儿,姨娘们因为身份地下占了没多少,这没好处的事儿,她们谁那么蠢着会想着贴上去,除非跟沐若雪一般是疯子。

    除了几个三等丫头们按照惯例给大夫人擦洗身子,还要倒粪什么,其他就压根儿不会去做了。

    其他人没敢接近大夫人,沐筱萝她就有机可乘了,香夏和瑾秋可不是吃醋的,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断然是没法落下层了的。

    几天下来,沐筱萝少给大夫人一些吃的,她就饿了不成个人心,筱萝有空的时候就那大枕头挣扎她的后背,又或者拿辣椒油到在她化脓永远不见好的伤口上,顺道儿拿盐巴焗焗,压根儿就跟家常饭菜似的那般简单。

    这是大夫人的报应,前一世她害死了老太君,害死了生母,深海般的血债,如果沐筱萝今生今世没有叫大夫人偿还,她就是枉为人女,枉为人孙了!

    你狠毒,好,本小姐就比你狠毒一千倍,一万倍!

    别惹我!沐筱萝冷笑道,你一旦惹怒了我,那么接下来,便是叫你赴往无边深渊的下场!

    东方飞燕如果可以开口说话的话,她一定会求爷爷告奶奶,要筱萝放过她,可大夫人终究不想一想,上一世她毒害娘亲和老太君的时候,可曾想到要手下留情了么?

    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沐筱萝真想把被子盖在她的脸上,让她窒息,让她死亡,只不过,那实在太便宜她,在给她一丁点丁点儿服食雷公藤的时候,一百日就是东方飞燕的死期,在这段时间,沐筱萝可以一点点的折磨她,叫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和当年的自己被囚禁冷宫的三年,那时候多惨啊,夜倾宴和,长姐沐若雪串谋,经常不给自己吃喝,要自己生不如死。

    真是太好笑了,沐筱萝想一想,倘若人不卑微起来,不强大起来,那也只能沦为被人欺负的份儿,与其天下人负我,不如我沐筱萝负天下人吧!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抓着盐巴和辣椒芥末的混合物往大夫人的嘴巴里塞进去,一滴都不允许吐出来。

    东方飞燕毅然整日沉沦于沐筱萝绵里行针的折磨之中,虽然不能离开致死,但也能对灵魂起着摧枯拉朽的作用,身体消瘦,苦况日下。

    养了近月,大公子沐轩昌昏昏沉沉之中,从鬼门关沐醒过来,因不能人道之事,整个大华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沐轩昌更不敢出去了,那些个风流俊俏的纨绔子弟,肯定要拿他当笑话来看待的。

    被囚禁在疯人塔的,长姐沐若雪,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呢,想必也是生不如死吧,沐筱萝当真是快慰极了,仿佛前世的大仇已经得报了,不,不,那是远远不够的,远比起前世自己所受的罪孽,他们哪怕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可能偿还。

    沐筱萝要做的,便是叫他们一步步带着巨大的痛苦走向永无回归的亡途。

    因为相府百无聊赖,沐筱萝除了给天香大酒楼的少东家每个月定量送去天沟草香料之外,还跟着香夏、瑾秋从老太君处学习了剪窗花,这鲜红明亮的窗花儿贴在纸糊窗轩,别提有多喜庆了,距离除夕还有两个月余,可相府上上下下就少了那么几分喜庆之色。

    往年,家丁们都往外边采买,丫头婆子嬷嬷们在屋子堂子里头壮罗开来,当然了,是大夫人能走能动能陷害,系的那个时刻,不过,沐筱萝并不奢望这种,就算相府里头有春意的热闹,也及时轮不到他们,系。

    ,系的屋子里头,点燃着劣质的烧火炭,分下来的月例银钱也不多,吃的就别说,穿得也说不上好,没法子比得上,系的那些个公子小姐们。

    这一次,其实大家都在活受罪罢了!

    沐筱萝想,为何要把别人的错误强加在自己身上呢,大夫人,大小姐,大公子,他们是该死,他们本身就犯贱,与人无尤,这日子还要过下去。

    想着,沐筱萝剪了最后一个“年年有余”的窗花,那是一个胖娃娃坐在一头肥美的大鲤鱼身上,兴高采烈的样子,可别提多喜庆了。

    沐筱萝旋即对香夏和瑾秋二人道,“香夏,瑾秋,本小姐剪的好看不?”

    “哎呀!小姐呀,你的手咋就这么巧呢。”香夏喜滋滋得满颊飞红,映射着春色愈发浓烈了几分。

    瑾秋丫头眼珠子瞪得犹如汤圆似的,“好看呢,太好看了,我要是能够有小姐的这一双手就好了,肯定很多王孙公子喜欢我的。”

    “什么?瑾秋你说什么?”香夏扭过头去,两颗眼珠子犹如黑玛瑙似的,俏皮带有一点的可爱,可爱之中又带有那么一点的嗔意,“真是个不害臊的,还真当自己是老妈子了,啥话儿都能讲呢,你想王孙公子想疯了吧。”

    谁家少女不怀春么?难不成因为今时今日是冬日,就不得怀春了么?

    要想,也是该的。这才是正正常常的女孩子一辈子嘛,少女思春,再长大了一点,觅个好郎君,不求金龟婿,只要求对自己好,那当然了,如果条件带上金龟婿更是好上加好。

    这一点,沐筱萝倒是极有把握得告诉她们,“听说京城俩大世家的公皓澈很不错呢。他们分别是薛大世家的公子薛文皓,董大世家的公子董进修,一个是世世代代为官为仕,一个是世世代代做丝绸生意,我可不敢保证叫你们嫁过去当正位,妻,不过姨房,却是不难。”

    京城世家很多,可是薛大世家和董大世家的公子们,在京都之中屈指可数的高德王孙,他们非比一般的纨绔子弟,人品相貌出奇,个个不是赛潘安,就是塞吕布的相貌,这人品好,相貌也好,能够嫁给他们做为妾侍,莫说是丫头们心中的梦想,更是寻常百姓家的小家碧玉一直心仪的对象,至于那大家闺秀当然要考虑到身份,自然是不肯嫁过去当妾侍的,要当,妻,那可不容易,须要世家老人们的同意。

    香夏和瑾秋四目相对一眼,二人各怀心事,脸上绯红。

    只不过香夏这丫头向来是心气高了点儿,她对二殿下夜胥华的心意,沐筱萝岂能不知,她旋即笑笑,“你们是我的贴身丫头,要嫁的人儿,至少是世家里头的妾侍,不过喜欢皇族中人了呢,就要自己把握了,这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难说。”

    香夏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她并不是一个蠢笨之人,二小姐的话挑明了非常清楚了,只要自己跟皇族中的二殿下有缘分,二小姐肯定不会从中干涉的,而且还会给香夏她自个儿铺路。

    不知道怎么的,香夏突然跪在地上,她也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几多回跪在筱萝二小姐的膝前,“二小姐,谢谢你,如果有下辈子,香夏一定还当你的丫头。”

    “哎呀,这是做什么呢?弄了个跟生离死别似的。”

    沐筱萝挥袖一笑,发觉香夏愈发可爱了,这爱情本来就是要靠自己追求的,不过仔细想一想,在法度森严的大华,低贱的婢女是不得擅自寻找良配之对象的,得要经过主人的许可。

    有些命运多舛的丫头们,就没有瑾秋或者香夏这般好运,碰到沐筱萝这般很好的主子,要是一个惹主子不高兴,随便给配给外边的乞丐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配了也就配了,你还没有机会找地方哭诉去。哭死你也不顶用儿。

    香夏是个识大体的人儿,她知道二小姐这是对自己情深意重,连连在地上磕着响头儿,“二小姐,谢谢你,谢谢你,香夏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