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沐筱萝心中暗叹,若不是重活了一世,她如何知道,哪些人是真真正正得对你好,那些人又是处心积虑想要把推向罪恶的深渊。

    随行的太医们终究是来了,他们有得为二殿下检查伤势,有的翻开药箱,拿出药膏、绷带等物,自然是把夜胥华二殿下护理得舒舒服服的。

    一场狩猎活动就这般无疾而终了,沐筱萝心中极为好笑,大殿下夜倾宴真真是疯了的,竟然等不得大家分头狩猎再动手么,竟然在狩猎之前动手,真是太愚蠢了。

    莫非不是对方太愚蠢,而是沐筱萝太精明了?

    长公主等人携着二殿下夜胥华很快回宫修养,皇子殿下们,王孙贵胄们,自然也是极为快速得离开此地,唯有五殿下月羽宏带着侍卫们在狩猎场以夜胥华二殿下受伤之境为中心地毯式得搜查。

    沐筱萝并不想着就这么走了,而是她选择与五殿下月羽宏一起寻找可疑的蛛丝马迹。

    更可恶的是,那大殿下夜倾宴早早离去,沐筱萝想,总有一天,她一定要让他好好遭受一场痛裂心肺的折磨,叫他好好尝一尝以前筱萝吃过的痛楚,说起来,这一切痛苦的根源,还不是夜倾宴这个渣男铸成的?

    “筱萝,没有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二哥。”五殿下月羽宏私底下,还是称二殿下夜胥华为二哥,就好像是寻常百姓家的,他虽然和长公子是,亲的一母同胞,可是月羽宏觉得自己还是跟二殿下亲昵。

    沐筱萝展颜一笑,“哟,不好意思,这一点小秘密,别人都不知道的,就你一个人知道了。

    沐筱萝脸上映衬着她此时此刻的年纪,红霞绯绯,颇有点儿默认的意思。

    月羽宏听了,心中更是乐了,“看来,筱萝小姐你真的很喜欢我二哥。虽然整个大华朝的大家闺秀们都以嫁给我二哥为荣,谁人不知道二哥这个人是极有可能登上大华皇位的呢,不过这些个女人们不会像你这般,这么在乎我二哥呢。”

    这个月羽宏的思想真的太简单了,一切的事儿,他都是往浅表的方向去看的,殊不知,人心险恶这四个大字应该怎么写呢,像大殿下夜倾宴此等大贼,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一个毫无半点人伦的畜生~!此中天诛地灭的臭东西,沐筱萝想着一定要好好惩戒他,不,惩戒二字对于夜倾宴来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应该叫他永世不得超生。

    沐筱萝心中所想的,她根本不会像月羽宏一样,心里头有什么就把它说出来,一切还是要靠筹谋。

    “这是什么呢?”月羽宏带着沐筱萝搜索了一阵子,突然在一棵极为隐蔽的大桃树下,此间的桃花早已凋零,干枯的树干透着一丝冷然的气息,似乎没有了生命迹象那般。

    可谁不知道,来年,便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沐筱萝接过月羽宏递给自己的那一小跟孔雀翎,仔细一看,这应该就是箭矢上的孔雀翎,不是大华京都每一个豪门大宅之中都有的孔雀翎啊。

    这可就奇了怪了,到底是哪个府院的呢。沐筱萝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假装不知道问他,“五点下,你知道这是哪个府院的么?”

    “这赫然是倾宴宫的孔雀翎呢。”

    五殿下月羽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大皇子殿下夜倾宴的宫廷禁院那些个****夜夜操练的侍卫团子才会有的孔雀翎呢,这孔雀翎可是他们倾宴宫独一份儿的。就是侍卫们用来装在箭矢上面的装饰用的。

    “是真的吗?”沐筱萝心中了然犹如明镜,可依然装出一副很是害怕很是恐惧的模样儿,这杀人犯罪的事儿都扯到大殿下身上了,还不害怕吗,兄弟骨肉相残终究是要摆在台面上说道。

    这事儿要是传开了,还不在大华皇城闹了个满城风云的,那大殿下还不被人戳断了脊梁骨呢。

    月羽宏轩眉毛微微轩起,明澈的眸波愈发浓烈了,他两只手气得发颤发抖,“怎么可能!真是大皇兄干的么?可是大皇兄刚才扯下自己的玉带,亲自为二皇兄止血的,难不成他一直都在演戏嘛?如果真的是在演戏,那么他为什么要对二皇兄好呢。不可能呀,大皇兄一直以为对二皇兄很是不错呢,自从父皇仙游,王妃乱政,都需要靠我们这些个兄弟们揽内抵御外敌,这样齐边国家才不会对我大华皇朝虎视眈眈,不可能。可如果不是,大皇兄所在的倾宴宫麾下的侍卫箭矢上的孔雀翎会在这里?这……”

    “事实就是这样啊!”沐筱萝怪月羽宏的心底还是太过善良了,上辈子这个小子就是被大殿下夜倾宴给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最后被大殿下夜倾宴下了一个极为残忍的命令,就是教月羽宏五马分尸于京城闹市之中,可谓是死得惨绝人寰,沐筱萝也挺不想勾起上一世那一段极为残酷极为残忍的往事。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大殿下夜倾宴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狗东西,以为沐筱萝不想,这件事就不会发生吗?除非沐筱萝不阻止这一场悲剧,否则悲剧就会一遍遍得上演,虐心。

    沐筱萝才没有那么傻呢。

    月羽宏心中极为震动,沐筱萝她说,这件事就是他们眼中所见到的那样,天呐,大皇兄怎么会变的如此铁石心肠。

    沐筱萝还以为自己要怎么样编排,叫大殿下夜倾宴永绝了大华皇位的唯一机会,对,唯一的机会都不给他,这个人,天可诛,地也可灭了他,休怪沐筱萝了,“五殿下,你如果相信我的话,你找一天把这个消息散播于京城之中,叫人人对于大殿下心存猜忌,如若不然,下一次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到时候你不单单是你二皇兄,哪怕是你,是长公主也有性命之虞,你还是权衡权衡吧,筱萝不会骗你的吧。一切还是靠你自己去判断,你要知道,要想自己的生命安得以保存,就果断叫敌人陷入我们布置的陷阱之中……五殿下,你相信我吗?”

    上一世,沐筱萝可是亲眼看到那个无良人夜倾宴,把天真可爱的五皇弟月羽宏五马分尸于闹事,想想那个时候的大华百姓啊,谁人不痛苦流泪,可是,大家都是敢怒而不言论,有道是新君主上任,自然放眼要在大华境内外放个三把火,这样做的原因,就是让天底下的臣民安心臣服在他的管制之下。

    沐筱萝根本不会忌惮夜倾宴,她可不是上一世娇滴滴的嬛皇贵妃,她更不是一个逆来顺受只懂得低眉顺眼的充当一个不问政事的内宅妇人,不一样了,也不再是了,沐筱萝就要是把整个大华皇朝旋了个底儿朝天,叫不想沐筱萝过生安生日子的,沐筱萝第一个就让他过得不安生!

    如今孔雀翎箭矢在手,还没有什么比这个极为重大的物证更为重要么?

    月羽宏的性子就属于简单的那种人,他性子单纯,也很善良,若不是有人在他身边鼓动他,他将难以成大事,反之亦然,若是像夜倾宴这般本就不怀好意的人儿在他身边鼓动,月羽宏肯定会作出天大的错误,他究竟是纯洁犹如一张白白的白纸,一尘不染,幸好他碰到沐筱萝,沐筱萝会帮着他,只要他按照筱萝去做,沐筱萝可以保他一世安宁。

    这一世的安宁,可不是所有皇子们能够想拥有就拥有的,皇家继承人,本来就不是那些个寻常百姓家可以比拟的,权力斗争,皇位倾轧,对于好权者,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当然了,月羽宏也不是那一种能够被权力所迷惑的人儿,可是,不被权力所迷惑,并不代表着就能够不被权力所累,而能够抽身离去,最后落得一个安享荣华的下场,不,上一世,月羽宏血淋淋的身子暴露在闹市口,三天三夜,没有人前来捡拾,直到被野狗拖了去。

    残酷的权力争斗,不知道断送了多少人无辜的性命。

    不过,沐筱萝并不畏惧,相反的,她奋不顾身,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大殿下夜倾宴拉下马,上一世他不是很得意吗?能够顺顺利利得登上大华朝的皇位,还不是靠自己这个好贤良内助,利用完了自己之后,把自己砍成人彘抛弃在冷宫,享受极大的苦痛,休想!休想!我沐筱萝上一辈子能够助你登上皇位,坐享皇权尊荣,这一世,我沐筱萝也叫你生生世世沦为一个普通人,或者一个残废,一个想死却不能死,比可怕的人彘还要可怕一千倍,一万倍的废物。

    想到这里,沐筱萝眸色愈发坚定了,见月羽宏还是极为不安,犹豫的模样,语气淡然得犹如令人跌落无底深渊那般,“五殿下,难不成你要等大殿下夜倾宴,把你亲爱的二皇兄,还有你的,亲姐姐长公主月长安,一个一个弄死了不成?他们是生还是死,就在拿捏在你的手里了,你想他们活下去呢,还是想着把他们送上黄泉路上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当然了,五殿下,你现在也可以选择去大殿下那里邀功,把我沐筱萝说出去吧,试试看他会不会把你给杀了。”

    “不。”月羽宏打了一个趔趄,万万没有想到沐筱萝竟然会吐出这些话来,可沐筱萝终究说的极有道理,如果大殿下不想着杀掉而二皇兄的话,为什么会在现场遗留孔雀翎箭矢呢,这摆明了大皇兄刺杀二皇兄不成,刚才大皇兄对二皇兄的态度挺怪,看上去他比谁都要关心二皇兄呢,其中一定有乍。

    沐筱萝原本还以为月羽宏一定会深思熟虑良久良久,不过这还没有一杯茶水的功夫,五殿下郑重得对沐筱萝道,“筱萝小姐,这件事,除了你知道,我知道,你不会告诉第三者吧。”

    “那是自然,如果我有那么蠢笨的话,恐怕我就不会跟你说那些话呢,你仔细想一想,我是那样的人么?”沐筱萝愀然一笑,月羽宏真的很天真,说好听点儿的,那是可爱,说难听点儿,那就是一傻帽儿。有他这么问的么。

    旋即月羽宏点点头,速速离开这狩猎场了,沐筱萝正准备离开之时,却发现刚才带来的瑾秋和香夏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晕,她们怎么不安分一点儿呆在一边呢,沐筱萝寻了好久,这人影儿就差不多没了,就差自己一个人在皇家狩猎场孤单一人,香夏和瑾秋她们该不会回府了吧。

    不可能,香夏和瑾秋对自己的衷心,可不是一丁点儿的,哪怕她们为了筱萝自己,献出她们的性命,恐怕她们的眉头也不会皱俩下的。

    “香夏,瑾秋,你们在哪里?”沐筱萝心里还是挺焦急的,早知道刚才和五殿下月羽宏一起找这俩丫头,谁叫自己让五殿下自己先行离去了呢,真是的,这节骨眼上,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办法看到呢。

    沐筱萝渐渐心头涌出一丝不太好的预感,这个香夏和瑾秋该不是被野兽吃了吧。

    那边的香夏和瑾秋真的是打算被吃掉的,不过不是被野兽吃掉,而是被人吃掉了。

    “二小姐救我们呀!救命啊!快走开!别碰我们~!”

    香夏和瑾秋已然被一个黑衣人掳走了,就在皇家狩猎场的丛林深处,此间多少灌木丛林,高高的,枝叶茂盛,就连开口大喊,外头也听不得林间发生的事儿。

    幸好沐筱萝寻着,走着,发现一片草地上,有残留着香夏和瑾秋两人腰带的碎片,这个腰带是相府特制的,专门给下人用的,上面还有一种牡丹花萼的图纹,前方有一幽深的大丛林,还不停着摇曳着,难道她们……

    沐筱萝沉息丹田,那腹内的狐岐道真气灌溉,使得她正在奔跑的身体,如风如电得向前方飘移。

    就在香夏和瑾秋被黑衣人撕扯肚兜的时候,沐筱萝出现在她们的面前,不等她们开口,筱萝大喝道,“无耻之徒,你想要受死吗?”

    “哟,抓来了两个小美人儿,又来了一个大美人儿,大爷我今日的艳福不浅呐。”黑衣人蒙着嘴,光光露着那一双眼球尽显****之色,说时迟那时快,双手就要往沐筱萝的胸脯上抓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