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如果沐筱萝没有料错的话,此间歹人必定是大殿下夜倾宴门下,这箭矢之上孔雀翎也是出自此人之手的。

    真真想不到黑衣人就一夜倾宴的爪牙,暗箭伤人也便罢了了,还有色胆要抓走香夏和瑾秋俩丫头,这还不止,还把眸光聚拢在自己的身上,沐筱萝哪里会容得下他。

    “你敢伤害她们一分毛发,本小姐定教你血溅当场!”

    沐筱萝冷眉一轩,晶莹剔透的眼珠子犹如会绽放千把万把钢刀那般,随时随地都能插入那无耻黑衣人的心脏,不过就算没有武器在手,沐筱萝心中毫无动摇之意。

    那个歹人愈发无耻了,两颗眼珠子满是****的光芒在沐筱萝的丰盈饱满的****上流连,“真不愧是高门大户养在深闺的小姐呢,那皮肉肯定比这两个丫鬟嫩多了!哈哈!老子告诉你,我不但要伤害她们的毛发,我还要把你身上的毛发剥光光,来吧,美人!”

    说时迟,那时快,香夏和瑾秋她们二人早已被歹人拿绳索捆住了双腿和双脚儿,连动弹半下也是极为奢侈的一件事儿,就这么眼睁睁得看着她们家二小姐陷入可怕的侮辱之中,她们肠皓澈悔青了,悔不该大意,以至于被人骗到此中。

    瑾秋是有武功底子的,只不过她之前似乎被那黑衣人下了酥筋软骨散,竟是无法提炼丹田内力,想要使劲儿,却满是失望。

    “哎呀,小姐,小心!”瑾秋在武斗方便,比文绉绉的香夏要凌厉快速得多,那黑衣人从衣袖中摸出粉末,却是那酥筋软骨散无疑,中人者,势必双腿双脚无力,就任人鱼肉了。

    沐筱萝以雷霆之速,拿手掩盖住口鼻,旋即左前脚一蹬,后脚再使劲一起,整个人就凌空跃起,活路在水中畅游的耍滑鲤鱼那般。

    怔了怔,黑衣人两颗眼珠子不禁有些几分,就闻着齐边的风声簌簌作响,却不料,那是自称本小姐的女子当空一哐当,这一踢,不要紧,黑衣人直接揣在地上,两颗暴突的门牙数尽掉,旋即,一口血水流出来。

    沐筱萝眼神愈发倨傲,愈发凌厉了几分,至少在香夏和瑾秋看来,二小姐肯定是要略微停一停休息一下的,却没有想到二小姐筱萝乘胜追击,又在那黑衣人的左脸和右脸上脚踹二十多下的耳巴子。

    死死瞪着双眼的黑衣人痛苦得从空中掉下来,实打实得被打懵了,浑然不知怎么回事。

    等他有知觉的时候,发现沐筱萝二小姐的左脚狠狠踩在他的胸口,硬是要把他倒腾出内伤来。

    沐筱萝自然是一眼倨傲,那眸心泛着的目光,赫然是强者的冷光,令黑衣人的心中陡然升腾起万道寒冰,“说!是谁派你来的。”

    话音刚落,沐筱萝再强加一脚,这一脚,直接掀开黑衣人的真实面目,露出一张说不上英俊的那张脸蛋,此人大概二十岁左右,长得倒是中规中矩,只不过那眸子发出浪荡的光,有一种令沐筱萝想要把他再踹百八九十遍的冲动。

    想不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弱质女流,如此凶猛强悍,细细回忆之前的堪称坠落深渊的恶魔连环脚,黑衣人裤裆一热,骚臭的液体流淌了出来,躺在地上,开口求饶,“姑奶奶,我错了,放了我吧。我也是被逼无奈的。”

    正在这个时候,香夏和瑾秋似乎也感觉到身上的酥筋软骨散倒是过去了不少,相看了一眼,旋即相互扶持一番,各自站立起来,皆给他一个脚丫子,踢得地上的那个脑残货哭爹喊娘的。

    “还不说实话,是么?”沐筱萝眸心一凌,“我看你是不进棺材不掉泪是吧。”

    也就在腿脚上加重了几分力道,吧嗒一声,黑衣人前胸第四跟肋骨断裂,深深倒插内脏之中,却是命悬一线,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过痛苦了。

    沐筱萝唇角挂着一丝若无其事的淡笑,“你的肋骨早已断了,还不说出实情,等到我再用一点力,恐怕华佗在世,也无法把你救活,你真的那么不怕死么?”

    面对一个黄毛丫头的逼问,黑衣人竟然一点儿防护措施都没得,他汗水顺着脖子流到头后跟儿。

    而沐筱萝真的把脚渐渐在他的胸口上的肋骨部位研磨,一下,两下,三下,一时三刻死不了,可是剧痛却把他折磨得如果可以就能把自己的十八代老祖坟刨出来的心都有了。

    那种痛苦的滋味,沐羽嬛上一世亲生体验过,那比什么都还要痛苦呢,还倒不如一刀干脆就这么杀了呢。

    “是……是大殿下……大殿下……!”黑衣人话音刚落。

    旋儿沐筱萝脚下的力道当着他的心口一凌,猩红的血迸射出来,溅红了齐边的草地,香夏早已吓得两只手蒙住双眼,而瑾秋胆子大了点,却是愣愣得看着沐筱萝好久,二小姐那种干净利落的气息,俨然一个女杀手,太冷酷,太果断,太快速了!

    这个贼人能够死在二小姐的脚下,也算的死得其所,香夏很快从慌张惊恐得情绪之中,平复过来,“二小姐,你做的对,对于这种人,我们的的确确是要狠狠对待他们,不然以为我们都是好欺负的。”

    “不对呀,二小姐,大殿下怎么会派人把我和香夏姐姐两人抓走呢。”瑾秋并没有对黑衣人的死亡理睬太多,倒是这个人说的话,的确是需要斟酌一二的。

    大殿下派人的意图是他们么?沐筱萝愀然一笑,瑾秋虽然有点武力,可始终在思考层面上,她没有比得过香夏。

    沐筱萝安静得看了一眼香夏。

    二小姐心中有话,香夏觉得还是自己替二小姐说吧,“瑾秋妹妹,刚才趁乱之际,我们被这个歹徒掳走,歹徒死之前说他是大殿下,那么他定是大殿下派来的,那用孔雀翎箭矢射伤二殿下夜胥华的,必定是大殿下夜倾宴所为,掳走我们恐怕是一时的见色起意吧。二小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不过,正是如此。”

    沐筱萝对香夏无不赞扬得点点头,香夏这丫头熟读兵书等典籍,对于这层面上的事情知道的自然是比瑾秋要多的多,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筱萝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然后瑾秋恍然大悟得看看香夏姐姐,最把目光定格在沐筱萝二小姐的脸上。

    像是惊魂未定似的,瑾秋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丫头向来是藏不住什么话儿的。

    沐筱萝问瑾秋,“你现想什么呢?”

    “二小姐,要不要我们把这件事告诉大殿下呢……不,我说错了,应该是二殿下。”

    吐了吐舌头的瑾秋,很快把说错的话儿改过来。

    “皇家子弟内斗的事儿,按道理我们内宅女子,是要少管一点,不过这件事扯到二殿下夜胥华的头上,我自然是不会作壁上观。我会帮忙的,香夏,你也不用太担心。”

    沐筱萝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担心瑾秋到底是怎么想的,倒是想要瞧瞧这个香夏是作何表情,她一心系在二殿下夜胥华的伤势之上呢。

    听到内情的香夏,自是满脸羞红得点点头,不懂事的瑾秋一直追问香夏到底为了什么脸红,索性就一直追问到底。

    直到主仆离开狩猎场,乃至回到了相府,香夏还是没有把真相告诉给香夏。

    香夏是守口如瓶的人儿,不比瑾秋大大咧咧的,就对舞刀弄剑有一点愚见罢了。

    熬到了晚上,香夏,瑾秋她们两个兀自躺在偏厢,无论怎么睡都睡不着,沐筱萝在她们的心里头反差巨大,教内宅歹毒妇人们沉尸荷花池塘也便罢了,今儿个还把壮汉一脚踩在地上,直接给踩死了,这要不是亲眼目睹,怎么也不会想象得到,二小姐筱萝她压根儿不是那种历来顺受的,女小姐呢,当个,姐儿,那好呢。

    沐筱萝躺在床榻之上,想的却是,大殿下夜倾宴都等不及了,竟然在狩猎场开始之前派人拿箭射杀二殿下夜胥华,怎么大殿下就如此等不及了要立马下手了,这不应该呀,一点也不像是大殿下的作风。

    难道狗急也会跳墙?

    沐筱萝想的是,一定是大华宫廷有所异变,看来随着自己的重生,很多事情,很多人,错综复杂成了一个理也没法子理清楚的麻绳,一定有别的什么阴谋又或者是什么东西在催波助澜,叫一切发生得好生迅猛。

    既来之则来之,沐筱萝才不怕未来不明风向也不明来路的暴风雨呢,盖上被子紧了紧,想着过几天要不要进宫廷一趟,看看二殿下去,他受伤了,肯定要好好休养的,大殿下敢暗箭伤害与他,难道大殿下就会放过在修养之中的二殿下?须要知道,趁着一个人生病之时,取一个人的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只要夜胥华死了,夜倾宴登上大宝的机会岂不是多了一点。

    不行,我一定要入宫去看看,可是我没有进宫令牌,如何进得去?

    沐筱萝起了一个大早,去了长安园与老太君说了这件事儿,二殿下昨日在狩猎场被行刺的事儿,身为一品诰命的老太君也听了些。

    不过对于沐筱萝不能出入宫禁,老太君再疼爱自己的乖孙女儿也爱莫能助了,这得有皇家的牌子才能够畅通无阻。

    怎么办,该怎么办呢,沐筱萝虽然对夜胥华二殿下没有感情,不过前一世夜胥华为了自己连性命也给牺牲了,筱萝觉得,去看他,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儿。

    沐筱萝打算从长安园折回筱萝水榭之时,忽然想到昨日里,五殿下月羽宏曾带着自己向自己引荐长公主月长安,对了,这不是有长公主么,长公主早早嫁了出去,虽然沦为孀寡,不过却是住在宫外,对了,就去长公主府邸吧。

    上一世,沐筱萝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长公主,月长安,她从来都是进宫看望自己的,而沐筱萝却不曾过长公主府邸看望她呢,好像一次都没有。

    沐筱萝就把香夏,瑾秋双双带去,聘了一个马车,有了从天香大酒楼赚来的大笔银钱,沐筱萝乘坐的马车比,长姐沐若雪之前的那一辆绿盖簪缨宝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就连帘子上的珠链皓澈是价值不菲的呢。

    很快,豪华香车在长公主府邸的门口停了下来。

    香夏这丫头很有眼力见儿,立马就叫站在门口的守卫们进内禀告长公主去了。

    谁知,守卫们就说,她们可以进去。

    长公主月长安,今日一袭素色长袍,梅花纹滚袖边,九凤翱翔流云朱钗高高悬在额头,目光潋滟生华,唇点凝血胭脂,鼻翼高高挺起犹如云层游龙,皓齿悬贝,浅笑点点梨涡乍现,很是素幽高贵美丽大方的佳人。

    她就静静得立在庭院之中,笑意款款得对着沐筱萝,却不曾出来迎接。

    人家是长公主,是逝去的先皇最为长龄的大女儿,有什么理由要人家出来相迎沐筱萝她区区一个卑微的,女呢。

    再说人家就在庭院之中等候沐筱萝,已经给足了沐筱萝一个,女很大的面子了,倘若换了是,长姐沐若雪亲自前来,还指不定没有这般的礼遇呢。

    “筱萝见过长公主。”沐筱萝脚步犹如踏入云端,对长公主浅浅一笑,深深一福。

    “婢女拜见长公主。”香夏、瑾秋她们也是懂事儿的。

    月长安盈盈束腰频动,从宽大长袍滚金长袖伸出一双葱白玉臂,扶住筱萝的手腕,“又不是禁宫内院,繁文缛节却是免了,本宫就是厌烦宫中规条,所以才搬出来的。”

    “长公主也喜欢百姓家的小生活吗?”瑾秋忍不住一说。

    香夏狠狠得瞪一眼瑾秋,叫她开口乱说。

    不等筱萝表态,长公主笑着对筱萝道,“你家的丫头很是实诚,这里并不是深宫内苑,有什么话儿可以随便说,不过切记,到了内廷,这么说可就。”

    “瑾秋,还不过谢过长公主的教导?”沐筱萝娥眉一轩,眼眸之间毫无表情,哪怕一丝丝的波动也丝毫看不出来。

    像沐筱萝这般恬静沉稳的女子,长公主月长安最是喜欢,她心中好生欢喜,笑着对她道,“说哦吧,今儿个找本宫是有什么事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