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1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是呀,我就是喜欢二皇子,不好意思大殿下,你我呢有缘无分,我看你今后少把功夫浪费在我的身上,大殿下你再这样的话,恐怕,长姐若雪她可要伤心不已的。我可不希望我的,长姐到时候会如此伤心。再说大殿下平素里对待我,长姐亲昵的很,现在又跑到筱萝跟前说要与我,脚踏两条船的阴险之事,我劝大殿下还是收手,这天都在看着呢,因果循环,自有报应呢。”

    沐筱萝一句紧接着一句冷嘲热讽着,丝毫不给夜倾宴半点机会,待把他驳斥得哑口无言,沐筱萝趁机离开此地,倾宴宫的地理环境,筱萝还是很清楚的,上一辈子的亏她还是没有白吃着。

    等大殿下夜倾宴回过神来,已然发现沐筱萝消失个无影无踪,想要再追,却不知道从何追起。

    香夏和瑾秋此时此刻还呆在内廷,沐筱萝到了香夏和瑾秋跟前,把她们两个带走,走到倾宴宫宫门外,发现二殿下夜胥华和他的贴身小太监小允子仍然被小青子这个可恶的太监围堵着,当然单单凭借小青子一人是无法做到这些的,倾宴宫还有一众爪牙,这些人眼里毫无夜胥华二殿下,对他们来说,倾宴宫的主子唯独有一个:那边是大殿下夜倾宴。

    “这些个狗奴才,还是跟以前那么难缠。”

    沐筱萝心中狠骂一句,真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些个狗奴才之时,突然她想到腰间小袋子还挂着一幅装满天沟草香料的锦囊,对了,这天沟草香料里边满满的烧烤香料品,火辣辣的,撒一点在他们眼睛里边,叫他们尝一尝。

    说时迟,那时快,沐筱萝把天沟草香料分给香夏、瑾秋她们,三个人就挥撒着天沟草香料,满满的空气里边都是那香辣的粉尘,小青子等人的眼睛接触到这些,叫得那稀里哗啦的,流眼泪的流眼泪,擦眼睛的擦眼睛,喷鼻涕的喷鼻涕,反正就是乱糟糟的一团。

    沐筱萝笑颜逐开,朝夜胥华他们道,“趁乱,咱们赶紧走哇,快点!”

    “筱萝,还是你有办法。”夜胥华重重得点点头,筱萝可真厉害,这都被她想到了,要是刚才也用天沟草香料糊弄小青子等人的眼珠子,指不定他们早就跟了进去了。

    二殿下夜胥华身边的小太监小允子笑得更为欢乐,还真别说,小青子一直以来是小允子的死对头儿,见小青子又是擦眼睛流眼泪的,小允子肚皓澈笑疼了,这好不容易见到可恶的小青子倒大霉,他还不高兴得疯了?

    暂时间的,沐筱萝带着俩丫头跟着二殿下来到北玥宫,就在北玥殿宇的外边,沐筱萝陡然停止脚下的步伐,两颗眼珠子一瞬一瞬的,似乎有什么话儿想要说,可委实说不出口。

    “筱萝,怎么了,快进去吧。”夜胥华是想要让筱萝进去,最好能够留宿北玥宫,天色已晚,女孩子家家的赶夜路多危险呐,还是留在皇宫里边较为妥当。

    这二殿下摆明了是想要嬛留自己在这里,高门,女大晚上留宿二殿下殿宇是咋回事,还顺带俩丫头,这不合乎规矩吧。

    沐筱萝摇摇头,语气极为坚决,“天色太晚了,再嬛留极是不便,还是早早回府中。”

    根本不等二殿下说什么,沐筱萝就想要扬长而去,香夏和瑾秋在后边紧紧跟随上来,一边紧跟着,一边大喊道,“二小姐,天色朦胧,我们有没有令牌,如何出得了宫呀,实在我们是跟着长公主进宫,可长公主探望完了万老太妃,如今应该也不在宫里边了。”

    “筱萝,你还是留下来吧。留下来,我会照顾你的。”二殿下此番的口气,早已抛下了他贵为大华二皇子的尊严,本王二字的尊贵称谓,他再也没有说出来,眼珠子紧巴巴得凝着筱萝傲决的背影。

    缓缓的,沐筱萝转过身来,璀璨的眸色陡然生出光华,“二殿下,我再问你一遍,你要不要让我出宫?”

    见夜胥华依然有一些犹豫,沐筱萝的脸上直接毫无色彩了,“好,如果你不送我们主仆三人出去,我们就坐在倾宴宫的宫门口,哪里都不去,就这样坐一夜,待第二天天明,我们自己出宫。”

    “那行吧。随我来吧。”二殿下夜胥华还是臣服了,筱萝她刁钻了,太要强了,简直跟一个男人似的,她骨子深处里边藏匿着的那一份傲骨,丝毫不逊色大华朝最为优秀的勇士,如果沐筱萝身为男人,她的画像定会描绘到凌烟阁之***大华群臣子民争相膜拜。

    二殿下夜胥华他可是畅通无阻的出入皇宫,当然在必要时段也要以贴身令牌出入宫禁,比如宵禁时段。就像现在这个时候,宫廷是不准开的。

    有了二殿下夜胥华作为护身符,沐筱萝却是毫无疑虑得出了大华皇宫。

    要不是自己一再坚持,恐怕自己还停留在皇宫里边,留宿一夜,那可是闺阁待嫁之女的禁忌,名声极为不好听的,在大华这个重视声名比性命还要严厉的时代,沐筱萝觉得,没有必要的时候,触犯那一条道德底线。一是筱萝觉得真心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二是筱萝也不想惹什么麻烦事儿,她就想这么静悄悄安生度过余生,当然有个问题就是,有人别想触犯到沐筱萝。

    宫门外的马车早已准备了就绪了,二皇子夜胥华当然是不放心筱萝和她俩丫头就仅三人返回相府,天色这么晚了,他觉得还是很不安的。

    大华皇位目前暂且空悬,皇帝继承人之人选还没个头绪,大华皇朝表面上看起来民丰物,一片繁荣景象,不过说起来,那只是表面的,暗地里,便是一派波涛暗涌,先不说远一点的,齐边邻国几大国几虎视眈眈,就说大华境内流氓草寇也是不少,趁机作乱起义,夺取大华政权是他们的当务之急,为了维护大华安宁,所以曾几何时皇宫各大宫门施行了宵禁。

    马车之内的筱萝听着香夏和瑾秋二人说起她们跟着长公主去万老太妃那里的事儿,一路上说说笑笑的。

    沐筱萝前世对万老太妃的事迹,也仅仅知道那么一点点,万老太妃在先皇在世的时候,曾经帮忙着照看过长公主和五殿下月羽宏,他们两个是一母同胞,怎奈生长公主和五殿下月羽宏的生母温太妃不幸早逝,而万老太妃和温妃是情同姐妹,久而久之,长公主和五殿下月羽宏就把万老太妃当做是亲生,亲娘亲一般来侍奉。

    也难怪呢,长公主一进宫,就往万老太妃哪里跑着,原来是这个理儿,沐筱萝又听到瑾秋说万老太妃那里的有一种茶点叫做蝴蝶膏,非常好吃,软软糯糯的,酸酸甜甜的,里边又有一股西域马奶酒的味道,这种味道很是奇特,说着筱萝还真想亲自去尝一尝,想那万老太妃也是一个正正经经本本分分的老妃子,要不然凭长公主和五殿下人品那般出众的人儿,也不会舍着心思儿来侍奉她老人家的。

    见香夏和瑾秋提及了老太妃,宽大马车里边,紧靠着夜胥华二殿下的小太监小允子笑容可掬得道,“万老太妃人很好的,她老人家德高望重,对待我们这些个小奴才们,那也是很好的,有一天万老太妃如果,看到敬事房的花公公教训一个入宫不久的小太监小叶子,万老太妃见小叶子被打得屁股都开花流血了,就跟花公公求情来着,花公公听是万老太妃的命令,立即就给停了下来,小叶子方能保住了一条性命呢。”

    “嗯。万老太妃,我前两天却是刚刚见过她老人家的,筱萝,你啥时候想见,我带你去。”

    夜胥华的眸子然在筱萝的身上。

    是吗?你夜胥华是想要把本小姐关在皇宫里边么?进一次宫,关一次,沐筱萝脸上挂着淡然笑意,两眼空隆隆,尽显慵懒之意。

    筱萝一个吭声都没有,夜胥华知道筱萝有些不快了,旋即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小允子安静下来了,香夏和瑾秋互相看了一眼,也着实安静下来,就听着马车外边飞奔的马儿哒哒哒得凌厉马蹄声,声声惊破空气,一股风顺着马车的帘子卷进来。

    沐筱萝一闻,那味道好生熟悉呀,岂不是极为浓重的天沟草的香味么?一定是呀,定然是如此啊!

    “停车!停车!”

    沐筱萝凭借自己的灵敏的鼻子,这不是来到天香大酒楼大门口吗?

    马车座位对面的夜胥华眸子一撇,小允子低眉顺眼得掀开帘子,公鸭子嗓子朝那车夫喊了停。

    俊马儿的马蹄嘎然停歇,筱萝在香夏和瑾秋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果然是天香大酒楼,酒楼门口早已围满了不少客人们。

    “哎呀,生意竟好成这个样子呢。”瑾秋心情很是激昂,前几次她都是替小姐来给天香大酒楼少东家楚阳公子送香料来着,可前几次的生意并没有像这般红火呀。

    看见在二小姐的香料起作用之下,天香大酒楼宾客满座,外边还排了长龙,真真是个不错的兆头呢。

    沐筱萝看到如今天香大酒楼的架势,心情极为欢畅,对着夜胥华道,“二殿下,你快看看,这就是我当日所希冀的场景,如今却是实现了,真高兴,太高兴了。”

    “可不是?这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你再看看对面的这家。”夜胥华不知道何时手掌中出现了一把流金川扇,随着他的摇动之下,轻轻风劲儿袭来,一股淡淡的清风拂到筱萝脸上。

    在夜胥华二殿下的指引下,沐筱萝可看的清清楚楚了,对面那巍峨大楼,牌匾上,赫然写着“一品居”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这招牌飞扬跋扈,可跟它酒楼门口的冷清成一个非常巨大的对比。

    “原来一品居没生意呀。”香夏说出筱萝想要说的,她的眼珠子时不时得瞥到夜胥华二殿下的身上,二殿下他的一举一动,香夏皆落到了心坎处,却不知怎么的,也就那么看着二殿下,看着看着,香夏不禁脸颊绯绯。

    瑾秋拉着香夏的手,“香夏姐姐,你脸干嘛脸红,人家一品居没生意,你脸红,这,也太怪异了吧。”

    香夏紧嗔一句,拿葱白玉指捏了一下瑾秋的瑶鼻,“小蹄子,胡说什么,等会儿我叫二小姐把你卖给这家店!”

    两个小丫头你来我往得互相嘲弄着,倒把夜胥华贴身小太监小允子逗得捧腹大笑。

    没一会儿,天香大酒楼的少东家楚阳公子就出来迎接夜胥华和筱萝二小姐了,“两位大恩人,快请进,快请进,快请进呀。”

    楚阳公子自然是把香夏和夜胥华一众人请到了酒楼幽间之中,好酒好菜尽管上,沐筱萝品尝了几口,这眼前一盘盘的美味可口的菜肴加上了天沟草香料之后,不禁让人齿霞留香,大增食欲,就拿香夏和瑾秋她们俩丫头,还有那小允子,吃得那叫一个停不下来。

    还好沐筱萝可以控制住吃食欲念,忍了忍口水,将就吃了那么一点点,夜胥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顾着埋头吃了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大家风卷残云得消失完桌子上的一切菜肴之后,楚阳公子并没给筱萝算账,反而他要把这个月的分红给筱萝。

    沐筱萝觉得奇怪的是,“如今却是月中,还没有到月尾呢,怎么这么快就给本小姐分红了呢。”

    这该得,沐筱萝是一个铜板儿都不会错过的,这不该得的呀,沐筱萝是一分钱都不会贪心的。

    贵为天香大酒楼少东家的楚阳公子哈哈一笑,极为客气得对筱萝道,“筱萝小姐客气了,这虽然是月中,可分红早已超过两百两了,这里是五百两银子,你先收着,月尾再派一个丫鬟姐姐来取便是了,筱萝小姐放心,这五百两纹银,楚某是多一分没有,少一分,也没有,刚刚好的。”

    “好,我收下了。”沐筱萝接下来了它,并没有问楚阳公子这个月盈利多少,看目前宾客满座的业绩情况,每个月好歹几千几百两的进项,这五百两的银子沉甸甸的,沐筱萝想,有时间的话,紧着给母亲和老太君买一些使用的东西。赚钱了,该是想想身边的人儿,至于香夏和瑾秋她们每个月自己这边的额外月例银钱,那管叫一个仔儿也不会少她们的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