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至于二殿下夜胥华,他堂堂一个二皇子会怕没没有什么零花钱么。

    当然了,为了教夜胥华能够顺顺利利得等上大华皇位,一拔头筹,沐筱萝深深知道他如今需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兵器,那相府南院天井的东西,就部是他的。

    沐筱萝拿过银钱,又和少东家楚阳公子聊了好一会儿,就回相府去了。

    在筱萝水榭之中,沐筱萝和夜胥华提及何时把南院天井下边的武器尽数运走的事儿,夜胥华却说来日方长,沐筱萝却觉得,此事夜长梦多,如果相父沐展鹏和大殿下月溟楚他们早自己几步取走了那些兵器,以作他日之用,到时候可就为时已晚。

    二殿下夜胥华沉思片刻,眸子的色彩愈发沉沉,“如果把兵器偷偷运出天井之外,未免太过引人注意了。”

    他思虑的没有错,兵器这东西,重得很,南院天井地下好几箱,搬出来,那铁定好几箱呢,铿铿锵锵的,吵醒大家就完了。

    沐筱萝摇摇头,极为冷静得道,“不可能。我猜想,环海山谷应该有通往外界的地方,如果把这些兵器通往那个地方,再通往外界,不就没有人发现吗?再说相父和大殿下根本就不知道薛蛮人的存在……”

    “对啊。”夜胥华极为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他似乎想起什么更好的办法来了。

    “我们可以借助薛蛮人的力量,一起搬运这些武器,他们靠着山海藤切断外界与环海山谷的联系,我想他们也一定有办法搬运这些武器。却不知道薛蛮族人愿意不愿意帮助我们呢。”

    沐筱萝倒也说出夜胥华二殿下心中的疑惑。

    旋即,夜胥华二殿下沉吟了一番,璀璨如星的双眸满满光华,“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况且那薛蛮族的老族长对你我还算不错,他手底下多的是像阿大阿二阿三这般身强力壮的壮士,一定可以的,我想,他们一定是愿意的,筱萝你说是吗?”

    “希望如此吧。”沐筱萝点点头,看着夜胥华的眸,一阵风袭来,令他的轮廓愈发清明了些许。

    数日之后,沐筱萝在长安园老太君处听到,长姐沐仙要回归的消息。

    难道她的疯病好了?

    沐筱萝仔细想了想,然后蔚然叹息道,“也是啊,终日囚禁在疯人塔也不是事儿,老太君他们再把,长姐派回来,看看她疯病好些没有,如果还没有好,就直接囚禁在疯人岛了而不是疯人塔,疯人岛是自生自灭,这辈子别想踏足大华境内半步,这疯人塔可不同,好歹人为看守着呢。”

    “二小姐,你说大小姐会关在疯人岛吗?能关上是最好的呢,到时候,相府就清净了。”

    看着筱萝脸色很是笃定,瑾秋却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心里头想着什么尽一股脑儿说出来。

    与瑾秋不同,香夏眸底堆满了一层睿智的神色,“香夏始终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说回来就回来,之前来个预先通知都没有呢。二小姐,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

    “话虽不错,可也是老太君告诉我的,难道老太君会说谎不成?”

    筱萝这话并不是在质问香夏,倒像是在质问自己。

    不管怎么说,,长姐沐若雪从疯人塔回来,却是事实。

    接近傍晚时分,相府早早掌上了灯,冬日的白昼特别短暂,虽是黄昏,街道上冷冷寂寂的早已没什么人儿了,倒是相府门口热闹了些,三五个妈妈们围在那里,沐筱萝自是早到的,,长姐沐若雪回来了,要不出去迎接,被喜欢饶口舌的人说了去,到时候可就变成了筱萝的不是了。

    老太君和相国沐展鹏在大门内等候,筱萝站在老太君的后边,假装得跟老太君一样担心,到底沐若雪是老太君,亲的长孙女,哪里会不疼,只是之前对沐若雪做的太多的错事伤心失望罢了,她老人家心地善良,心中还是紧系着和那,长姐沐若雪的祖孙情谊。

    大公子沐轩昌下体受了伤害,不出半月便可以下地行走,不过筱萝听闻他仍然不肯接受已是太监的事实,终日躲在横溪院的某处哭哭啼啼的,犹如女子一般,还有大夫人瘫痪状态之下,再加上被筱萝还有几个毒辣的姨娘们惩治得瘦骨嶙峋,真真受到了报应。

    马车嘎吱嘎吱而来,沐筱萝探头凝视那并不显得豪华的马车车帘一轩,一身素袍的女子弯腰,屈身下来,身上盖着大红斗篷,柳絮般的白雪落在她的螓首上倍显削瘦,看得出来她在疯人塔的那段苦辛日子,她两颗眼珠子空洞无神,却也十分内敛。

    她才下了马车,就对门内的老太君和相国道万福,声音轻轻细细的,依然是那么优幽动听,她似乎没有看到了沐筱萝。

    沐筱萝想,这个妖姬,肯定是故意当做没有看到自己!

    沐筱萝却也不说话,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的,恰恰是最为明智的选择呢。

    这沐若雪,长姐看上去面貌清幽,并没有前些段日子的疯疯癫癫了,看来老太君和相父他们是有心把她接回相府教她安生生活。

    如果沐若雪觉得筱萝会教她在相府继续安生生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上一世的血海深仇,沐筱萝觉得沐若雪的惩罚还没有到头,永远永远不可能到头的。

    沐若雪既然能够给老太君和相父道万福,那就说明她的脑袋是清醒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被沐家从疯人塔那样子的地方接过府中的。

    ,长姐的俩丫头,新妆和新茗死了,老太君打算给她指了两个一等丫头,这两个一等丫头是从二等丫头里边提拔出来的。

    谁料,这样的好事儿,沐若雪当场拒绝了老太君。

    “老太君,我身边有人了,她叫徐妈妈。”沐若雪语气淡淡的,螓首略略频动,一个老妈模样的人儿堆着绵绵的笑迎了上来。

    沐筱萝看此人穿着浅青色的比甲,外边是一等妈妈才会穿的新棉袄,头上的发髻梳得亮亮的,明明是有五十左右之龄,看起来却相当年轻,只不过四十出头,和沐若雪很匹配的,就是这个妈妈穿戴什么的,也极为素净。

    “老太君,相爷,各位小姐公子姨娘们,万福万福。”徐妈妈倒是眼明清亮,还没等沐若雪嘱咐几句,就上来行礼。

    旋即,沐筱萝细细打量着她,捋了捋前世纷沓而来的记忆片段,这个徐妈妈,分明就是长房夫人东方飞燕的娘家指派的人呐,对,就是她,徐妈妈,无所不用其极的徐妈妈,她的手段儿恐怕跟容姑姑有得一拼。就是容姑姑倒霉了点,那么早遇见自己,不是死还能是什么,徐妈妈这会子来,倒是挺幸运的,不过这个老货恐怕也是命不久矣的,这点,筱萝可以保证。

    沐若雪,你这次想要搞得风生水起吗?此时此刻,沐筱萝真心觉得沐若雪这个可恨的,长姐真心没再疯了,这要是再疯,可就不好玩了。

    这位徐妈妈眼珠子突然瞥到了沐筱萝的身上,貌似端详了一会儿,也就是那么一瞬的功夫,旋儿她的眼珠子瞥向众人之时,又极为温顺得低下去。

    外边的人,不知道,还以为徐妈妈她真真是个忠心护主的奴婢呢。

    一切,只是表现罢了。沐筱萝太清楚,太明白了,目前就由着她,待到筱萝想要杀死她的时候,管叫她半点求饶救命的声音浑然喊不出来,就这么去了,沐若雪还真的以为她从母系娘家人哪里搬来救兵,那是没用的,要死的就一定会死的,沐筱萝可不会给她半点存活下去的机会。

    老太君说了,有了这个徐妈妈,就顺了沐若雪的意愿,就不再给沐若雪再派几个丫头了,唠嗑了几句,大家伙也便进去了。

    沐若雪自然回她的沁芳暖阁去,回相府的第一件事,她就是在鎏飞院和横溪院俩处奔走,大夫人瘫痪在床,大哥不能人道,已经算不得一个男人了,这堪称巨大的双重打击轰击在沐若雪的身上,直教她无法正常得喘气。

    翌日,还没什么动静。

    沐筱萝就在栖静院和生母筱萝生母吃着早饭儿,红枣清粥就着大白馒头吃,还挺香甜的,至少筱萝和娘亲吃得津津有味。

    前夜在天香大酒楼处,筱萝从少东家楚阳公子那得到五百两银子,一并给了娘亲,筱萝生母开心得手舞脚蹈的,虽说相府家财万贯,可这万贯家财何时会轮到自己拥有呢,别说拥有了,就连管一下也是一种极为奢侈的事儿,五百两呐,可不是小数目,林秋芸捧在手心里沉甸甸的,感觉特别开心。

    娘亲开心,筱萝自然也是开心的。

    林秋芸向齐边的丫头们提及沐若雪大小姐的情况,沐筱萝也乐意听着,这些事儿,丫鬟与丫鬟之间是最有优势的了,什么事儿都是紧好打听得到。

    瑾秋和小初梅自己所知道的那些都说了,然后香夏作了一个总结给筱萝。

    筱萝大意了解道,这个,长姐沐若雪回到相府之中,却是规规矩矩的,一回府中就去了两个地方,鎏飞院和横溪院。

    “对了,二小姐,听闻大小姐现在还在横溪院呢。”瑾秋这才想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话儿没有说完。

    现在还在,沐筱萝惨淡一笑,这会子时间,,长姐沐若雪没有在长房夫人榻前好生侍奉着生母,却跑到哥哥跟前去了,还停留这么长时间,莫非她带来了什么良药,要给大公子治愈子孙根么?

    沐筱萝虽然是猜想,却冥冥之中猜中了。

    ……

    横溪院。

    “哥哥,这是春草复沐散,有助你恢复人道!我取一杯热水,你快快服下吧。”

    沐若雪手中已然不知何时多了一杯茶盏,她的另外一只手的手心安安静静躺着一颗绿油油的药丸子。

    本来心意消沉的沐轩昌闻之,突然心意大动,此刻的沐轩昌似乎有点点狂喜,盯着沐若雪,“什么?此话当真。”

    他现在就是废人,称不上是真正的男人,如今却又一个方法,教他重新做一个有心有力的男人,沐轩昌如何会不振奋?他想自己还青春年少,世间的美女那么多,他肯定要永享此等艳福的,断不能……

    说时迟那时快,沐轩昌抢过沐若雪手中的药丸一股脑儿得吃下去,顿时间觉得丹田内的无名****四处乱窜,似乎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感觉,他喜道,“妹妹,看来,是真的有效!”

    “谁说不是呢?想我之前被扣押在疯人塔,疯人塔之中,我遇到了一个癫狂高人,他虽然疯疯癫癫的,可他着实治愈好了我的腿上的疤痕,如今褪了疤痕,我又恢复了大华京都一等一的美人呢,哥哥,癫狂高人是不会骗我的,他也一定是治好你的!”

    沐若雪又给沐轩昌继续送水,谁知道沐轩昌仍然觉得****高昂不可自拔。

    刚才那是一丝丝,气若游丝般的弱态,久而久之,****在体内四处乱颤,看着沐若雪,沐轩昌几乎有些发狂了,“妹妹,我怎么会这样?你想要办法救救我!”

    “救你,如何救你?”沐若雪后退几步,还好她闪避的快,不然就会被沐轩昌环腰紧抱着。

    天呀,哥哥他失去常性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

    沐若雪心中大骇,她想可能哥哥恢复人道了,所以一时之间需要女人的身体来辅以发泄,想想也对,沐若雪出去,在横溪院里边找一个正在给花卉施肥的三等丫头,虽然容貌差了点,可体格看上去应该足以哥哥这样的人物。

    沐若雪就设计谋,叫那个三等丫头进入服侍。

    紧接着,哥哥养病的屋子内,传来了一声声堪称挠人心肺的裂帛声,紧接着就是女人的咆哮声,还有男人一下一下的喘息声。

    沐若雪离开横溪院之时,紧紧锁住门,叫里边的人出不来,外边的人儿也进不去。

    那个可怜的三等婢女一阵一阵发出有如杀猪般的痛苦吼叫声,直接叫沐若雪无法直视了,她现在已经很肯定哥哥的不能人道之疾是有救了,不过母亲的中风之病,沐若雪也拿出奇药给母亲,可惜终究是没有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