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按道理,沐若雪在疯人塔之中认识到的那一位癫狂高人给的奇药,一份是治愈她自己大腿根部疤痕的药剂,一份是治愈哥哥不能人道的药剂,第三便是治愈母亲中风的药剂,关键的是,大夫人可以治愈的,只是癫狂高人所给的药和沐筱萝之前暗暗偷下的断肠草药剂起着加重反药效的作用,也就说,没有癫狂高人这一副药剂,大夫人可以活到百日而亡,现在却是加速了灭亡的进程了!

    可以说,大夫人到时候的死,就变成是,长姐沐仙的罪过了。

    沐筱萝自然不知道这些,不过好奇的她早已偷偷来到横溪院,到了横溪院听到那一阵阵稚童小儿不宜的声音之时,还看到沐若雪匆匆忙忙得离开此地。

    ,长姐肯定给沐轩昌吃了什么,要不然他一个早已不能人道的废人,如何会振奋非常,于房内与某个丫鬟酣战连连呢。

    奇怪,太奇怪了。

    沐筱萝觉得,,长姐沐若雪的自尊心那么强,她难道忘记她的大腿上永久性得留下不可治愈的疤痕了吗?

    难道她的疤痕好了?

    如果好了,也不用这么快,她去疯人塔这段时日,难道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还有,那个徐妈妈,是什么时候来到沐若雪身边的,种种谜团等着筱萝去解开呢。

    不行,不行,沐筱萝想着,现在得先检查一下,长姐大腿上的疤痕还在不在了?

    沐筱萝正打算不再隐匿之时,突然看到面对面来了一个小厮,他手里拿着一桶白油漆,这可是好东西呀。

    沐筱萝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身穿深色二等家丁服饰的男子停下脚步,朝她跪拜道,“二小姐!”

    “嗯。”沐筱萝娥眉淡淡一轩,气质清幽高贵,“你手里的白油漆是要送往哪里去的呢?

    “回二小姐的话,静穆院的栏杆刮花了,需要白油漆涂一下,是五姨娘吩咐的。”二等家丁极为恭敬得答道。

    沐筱萝笑了笑,“给我吧,我也正好有事儿找五弟呢。”

    这一说,那个家丁很是惶恐,“使不得呀,二小姐,使不得。您是尊贵之躯,如何做此等差事,还是让小的来,小得会做好的。”

    不由分说,沐筱萝直接抢过来,然后沿着那条沐若雪走过的路,却把二等家丁抛在身后。

    家丁有些慌乱的喊道,“二小姐,静穆院不在那里,那是往大小姐沁芳暖阁的住所……”

    沐筱萝何尝不知那个地方是往大小姐沁芳暖阁的住所呢,她就是摆明了知道了,就是手提着一桶白油漆往,长姐沐若雪的身上泼去。

    哗啦一声。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沐筱萝终于达成了目标,心中窃喜,脸上却依然极为无辜的神情,“哎呀,大姐,不好意思,筱萝不是故意的呀。”

    哭笑不得的沐若雪转身之际,本想狠狠瞪着沐筱萝,却不曾想,沐若雪一脸笑容得对筱萝道,“没事的,二妹,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回阁楼洗一洗,便可以了。”

    哟,你沐若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贤良淑德了?真是奇怪了?还捡着上一世的那一套伪善的伎俩来玩一玩吗?沐若雪你太天真了你太嫩了,你以为你这么一说,本小姐就会放过你么?

    沐筱萝脸上却是款款笑意,“大姐真是大度呢,大姐如此天香国色,无论如何蒙尘蒙漆都不会影响你原有的天生丽质的呢,若是大姐因为这般毁了容貌,到时候可就二妹的不是了,还好大姐不计较,二妹谢谢大姐了。”

    一口一个大姐,二妹的,沐筱萝心里是巴不得就把白油漆泼在沐若雪的头上,身上,最好浇在她的脸上,叫她一辈子也无法洗掉那上面的漆呢,这才痛快呢,不过众目睽睽之下,施展毒手,未免太不合时宜了,如今以一个不小心的借口弄电油漆给她吃,却是不错的选择呢。

    “二妹,你回去吧。大姐也回去洗一洗。”沐若雪的脸上仿佛开放着千朵万朵的迎春花儿,迎风招展的脸色涟漪,真真叫人心中想要呕吐。

    不过沐筱萝却道,“这样吧,大姐,我与你一同回沁芳暖阁好吗?”

    沐若雪哪里肯让这个诡计多端的,妹跟回去,连忙拒绝,“二妹,你看看大姐我现在脏兮兮的,怎么好生招待你呢,过几天,姐姐我去筱萝水榭看望你,如何?”

    沐筱萝嘴里应着好儿,假装回转,等沐若雪走远了,沐筱萝偷偷溜上来,趁着没人,旋即也开溜进了沐若雪的澡房,那里一口大大的浴桶摆着呢,只见,长姐一丝不挂,大腿根部光洁如羊脂美玉,一点儿被烫伤的痕迹都没有。

    天,果然和自己所预料的那般,,长姐沐若雪她,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沐若雪,你是究竟有什么奇遇呢?

    沐筱萝很是好奇。

    随着,长姐洗了没多久,在屏风后面头看着的沐筱萝听到外边有人在哭,“大公子暴毙了,圆儿也死了。”

    沐筱萝猜想那圆儿,定是那之前和大公子沐轩昌在房中享受鱼水之欢的女人吧。

    ,长姐沐若雪在闻到噩耗的第一时间,奔往横溪院,她可能太焦急了,衣裳未曾整理好,就狂奔而去。

    没有想到大哥竟然会如此英年早逝,沐若雪自是伤心崩溃,沐筱萝也只能感叹沐轩昌竟然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下,还是女人的肚皮上。

    报应,此乃报应呀!

    很快,相府乱作一团,无数的丫鬟妈妈婆子家丁小厮护院们奔奔走走,极为忙碌的模样,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声音穿梭在相府内的各大院小院子,旋即老太君老太君、相父和众位姨娘们闻讯赶来,目的地都在同一个地方,横溪院。

    听闻亲生儿子死讯,相国沐展鹏第一次来到现场,见儿子沐轩昌赤身裸死在一个叫圆儿的丫鬟肚皮上,二人不着寸缕,表情很是兴奋,看来是在极度享受的情况下死去的。

    丑闻,这简直就是丑闻呐。

    老太君和几位姨娘们抵达现场,却是不忍闻视,如此伤风败俗,沐家的家声都给败了光。

    筱萝在沐若雪赶过去没一会儿,也早早得到了。

    “怎么会这样?说!”相父当然是毫无不知情,莫非相国不知道了,就连老太君也不知道大孙儿的死法为何是如此吓人?

    对了,相国父亲她还不知道是,长姐沐若雪拿药丸去给大公子吃吗?

    既然他不知道,筱萝觉得也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筱萝跺着步伐,走到人群中央,气态嫣然,凝视着近前那脸蛋毫无半点血色的,长姐沐若雪,“筱萝之前听到圆儿丫头说,大姐她自从疯人塔回来之后,不知道给大公子喂了什么药丸,听说大公子吃了,能够再次恢复人道,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谁料——”

    “筱萝,此话当真?”沐展鹏的眼珠子犹如寒星绽放,冷冷得凝视着他的二女儿,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二女儿欺骗自己。

    被沐展鹏质问的沐筱萝未尝开口表态,老太君拄着青竹拐杖在沉香的搀扶之下,孱弱的身子有些颤抖,眼角湿哒哒的满是泪痕儿,“我相信筱萝所言非虚,若雪,你二妹说的可是真的?”

    这个时候,老太君终于把矛头指向沐若雪,她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恰恰命中筱萝的意愿,就是要让沐若雪坦白说出一切,只要她说一切,便是真相大白的时候。

    也不知道何时被二妹洞穿了此事,沐若雪觉得再蛮也无济于事了,只能坦白实情,“我给大哥服用了春草复沐散。这种药丸对于治愈不能人道一定是很有效的,若雪也不知道大哥他竟然会暴毙,死于非命啊,呜呜,我的大哥啊。”

    沐若雪哭得自然成了泪人,这一哭直接叫沐展鹏肝肠寸断,好不容易培养出这么一个儿子,日后还以为他沐轩昌能够替自己维系沐家的香灯,谁知道自己最最亲近的儿子竟然被同样也是自己一手宠爱到大的好女儿沐若雪给药死了。

    沐筱萝就冷冷得旁观着,虽然也要装作一副极为沉重极为悲痛的神情,瞧瞧那些个姨娘们,她们脸上表情有的比筱萝更甚,猫哭耗子假慈悲这种把戏,似乎是她们与生俱来的能力,要怎么煽风点火就怎么煽风点火。

    “老太君,相爷,大公子死得这么惨,一定要找出真凶替他报仇啊。”

    四姨娘上官温柔的女儿沐锦绣虽然嫁出去了,不过对于,系,她还是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才好呢,眼底堆满了悲伤,却难免心中存着狠辣之想。

    至于其他姨娘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反正每个人可以表现出有多悲伤就有多悲伤了。

    身为筱萝生母二夫人,林秋芸倒是显得宽和了些,虽然大夫人之,子沐轩昌向来是借着淫威之势对相府中的,系没几个好脸色,不过乍然听他年纪轻轻就死在女儿肚皮上,这下场也实在太过惨烈了些。

    “大姐,没有想到杀死大哥竟然是你呀。他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大哥呀,你竟然如此狠心药死了他,你可真狠心呀,这般惨无人道,惨绝人寰弑兄之事,你都可以做出来,实在是有违天意呀!”

    沐筱萝也不知道算的上还是算不上落井下石,反正就是自己眼中所见,那还有假的么?

    弑兄,可是天地不容的大罪!

    经过筱萝孙女儿一提醒,老太君老太君猛地惊醒,“若雪,你有什么好解释?真没有想到你如此心狠手辣竟然弑兄的手段都可以使出来,日后还不弑父,弑太君,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呢。”

    “不,老太君您误会我了。”沐若雪扑通一声跪下来,早已哭成了泪人,刚刚沐浴好的衣裳卷上了细密的汗珠,眉黛眼上的妆扮也纷纷花了不少,取代那一张倾城绝色的面孔是一张长满了油污的脸孔。

    阎红玉冷哼一声,带着苍凉无匹的声音,掷地有声,“你个没有人伦的小畜生!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误会你的。”

    “若雪,你今天要不好好解释,休怪作爹爹的我无情!你大哥死了,我是一定要找出真凶的!”沐展鹏随着老太君的话音刚落,马上帮腔。

    当沐展鹏那冷淡无比的目光凝视到沐若雪的身子上,是那么冰凉,是那么冷酷,是那么无情,就好像,他从来不曾疼爱过沐若雪一样,就把她当做一个可怜的陌生人还不如。

    沐若雪跪在低声连声哀吼,说自己关押在疯人塔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绝世高人,他不但替自己治愈好了大腿根部的疤痕,还给自己一包叫做春草复沐散的药丸,说能让失去人道的男人重振雄风云云。

    此等不幽之语,就是老太君听了,也不免面目耳赤,可硬要生生听下去。

    相国听了此言,愈发勃然大怒,“若雪,你好大的胆子,如果你真给你哥哥吃的是真正的治愈药丸,为何他会暴毙于此,还死在一个三等丫鬟的肚皮上,当真是毒药呢!”

    相父,你说的对呢,正是毒药呢,若不是毒药的话,沐轩昌会那么死么?沐筱萝不禁偷笑道。

    还好沐筱萝知道如何克制自己,按道理来说,大哥沐轩昌的卵蛋春袋早已被相父一脚踢爆,早已毁坏了根基,用药物之疗效可以重振雄风?

    太可笑了?这无论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吧。

    就好比一个被挑断脚筋手筋之人,要他跟当代绝世高手比武,很明显不能赢取比赛一样,这两者皆是同样的道理。

    沐筱萝觉得,长姐沐仙从疯人塔那个所谓的癫狂高人带来的春草复沐散的药可能是真的药丸不错,可沐轩昌这般大病初愈之人,一下子进补了如此凶猛的药效,也可能说虚不受补,虚不受补的下场就是,欲念一下子犹如井水式喷发,找三等丫头圆子行房,可能是因为行房太过剧烈,叫大哥沐轩昌彻底毁坏生命根基,从而猝死也说不定呢。

    上一世的沐筱萝嫁给夜倾宴之后,少隔一年,多则数日就要往大华边境行军作战,那时候的敌军为了战胜大华皇朝,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春·药和大力丸之类的违禁药物在我方军队中盛传,这些呢,当然是敌军派间谍夹带入我方军队之中的。好几次我方军士就是不停找女娃儿来发泄,有的是发泄太猛,精疲力竭而亡,有的是找不到发泄对象,活活憋死,所以对于此类的药物或者是人所表现出来的症状,沐筱萝再熟悉不过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