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2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沐筱萝心底不禁窃笑,这一下即将法,你沐展鹏还不上当么,相父向来是把自己的沐家声名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不管怎么样,沐展鹏到最后一定会做出抉择的。

    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不好好惩治于沐若雪,那么以后他这个大华的丞相当得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大儿子死了,大女儿也要面临着被永生扣押在疯人岛上的命运。

    相府的,系儿女的大厦似乎在一夜之间崩塌,着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真的深究为什么,还不是自己同眠共枕那么多年的发妻教导他的儿女们变成这样,男不成男,女不成女,竟是污脏叠垢之物,堪如粪土,不堪一击。

    怎么样也不能够教大女儿若雪去疯人岛那个鬼地方呀,去了,那肯定是一辈皓澈无法见上一面的呀,这一辈子的父女情分恐怕到了今时今日得以结束了吧。

    “父亲大人,还是请您速速下决定吧。大姐要不去疯人岛,大哥的灵魂将会不安,到时候沐家宅恐怕是永无宁日了呀。”

    沐筱萝一脸明然大义,她浑然就是一派为了大家舍弃小家的俨然气态。

    众位姨娘们看在眼底,她们心中皆是一暖,筱萝是作为,系的代表,一定要将沐若雪此等孽障,系狠狠踩早脚底下,这么多年的怨气,,系姨娘们也着实受够了。

    就那四姨娘上官温柔以代表,她呢可是喜到了心坎里去,不过害怕被人看成破绽,她脸上装作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儿,毕竟,长姐犯错事了,老太君和老爷的心情肯定不好,这会子谁笑了,还不找死么?所以心里头偷偷乐着,也便好了。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我沐若雪对你有什么不好?你屡次向父亲大人挑拨我于他的父女关系,你到底有何居心。我就是犯错了,有什么资格轮到你一个小小的,女给教训本,姐,你给我滚下去!”

    沐若雪知道自己这般软绵下去,丝毫不会让父亲和老太君他们把自己送往疯人岛的决定有所改变,索性她就破罐子破摔,你们不是见不得我好嘛,那么干脆叫你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长姐呀,长姐,你就好比一只在渔网里头挣扎的,可怜巴巴的频临死亡的鱼,你以为你还是当日那一个清贵无双的,长姐么?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去了疯人塔并没有好生修身养性,回府第一件事就把自己的,亲大哥给药死了这还不止,还想把这些责任通通甩别人的身上?云啦心里头愤怒激扬道,沐若雪你休想!

    “不错,妹妹是,系,哪里比得上大姐身份是,长姐的清贵。难道,系的人命就不值钱了么?难道,系的人就没有明断是非之能了吗?如果一个人连最起码的明断是非的能力都没有,还能枉为人么?”

    无疑这一句话,是话中有话儿,沐筱萝这话也许是说给,长姐沐若雪听的,也许呢是说给相国沐展鹏听的,这沐展鹏要是不好好惩罚沐若雪,那就是失去了明断是非之能,这堂堂相爷失去了明断是非,还谈什么治理国家大事,当然,筱萝也说了,明断是非是一个成为人的最起码的教养,如果相国沐展鹏做不到,莫说是枉为人了,恐怕连人都不配当的,那说白了,就是连人还不如,比人还不如是什么,那只能是畜生了。

    沐筱萝巧妙得指桑骂魁,别人行为正端无错漏的人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浑然不会自我得代号入座,固有私心的沐展鹏当然觉得筱萝说这句话无疑是讥讽自己,饶是如此,他心中有怒意却发不得。

    试问众目睽睽之下,会有这么一个在众人面前坦诚承认错误的人么\/

    顾忌自己是当朝丞相,沐展鹏也只能忍痛明断,捋直了胡须,语气森严,心中却怒火翻波,“筱萝我女说的不错,好啊,来人呐,就把沐若雪大小姐遣往疯人岛,今生今世再也不能叫她踏足京都半步!”

    话音刚落,沐筱萝心中那个畅快呀,众位姨娘们神情闪烁,多半之人表现得那股子窃喜,筱萝是尽收眼底。

    谁知外面突然喝叱一声,“且慢,我看谁这么大胆,竟然欺负我外甥女!”

    沐筱萝定睛一视,却是那沐若雪的亲外公,老尚书东方浩,他一举一动尽是威严神色,大红的尚书官袍在他身上极为得体。

    “岳父大人!”相国沐展鹏立马过来,给东方浩见礼。

    老尚书大人冷哼一声,剑眉起轩,鼻孔猛然出气,斜睨他一眼,“哼,混账东西!还有脸叫我岳父!”

    这话,直接叫沐展鹏在众人眼皮底下,眸目无关,当真是极为迥异,无论怎么样,在沐展鹏的心里头,老尚书好歹是发妻东方飞燕的亲生父亲,正是东方飞燕身体瘫痪躺在床上,沐展鹏觉得对不起老尚书,所以沐展鹏才觉得面目无光。

    “亲家何出此言?”老太君心中虽然悲痛万分,可也不能一个劲儿沉浸在里头,老尚书大人到,她自然要是给他见礼的。

    东方浩顿然无声,他双眸沉沉黑了下来,声音有些哭腔,“夜儿没了,为何不来通知与我,要不是家中小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混账东西,连你的亲生儿皓澈要害死!”

    顿时,东方浩双眸猛得一凌,旋即挥起手掌来,狠狠打了沐展鹏一个耳刮子,沐展鹏后退几步,一只手捂着唇口,身子差点撞到大柱子上,近侧的二夫人筱萝生母赶紧扶了一把,要不然相国的脑袋儿可真要撞在上面呢,到时候造成血崩可就难免了。

    “岳父大人,女婿正是要通知与你的。”沐展鹏浑然不是滋味儿,再说,他凭什么说亲生的儿子被自己的害死的,不是若雪拿药丸儿药死了他大哥?

    老太君还想说什么,却被东方浩一个狠辣的眼珠子瞪回去,“亲家母,你到底是怎么管教你的儿子的,哪有亲生父亲踢得儿子再也无法人道了,还把亲生女儿往疯人塔送去,若雪这几日在疯人塔的日子那叫人过的日子么,若不是我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赶紧在疯人塔里边给她身边指了一个徐妈妈,指不定若雪还不能够活生生站在你们面前呢。”

    原来徐妈妈是东方浩得知大小姐沐若雪被关押在疯人塔的三日后送过去的,难怪呀,沐筱萝瞅着沐若雪近旁的徐妈妈,虽然这个老妈子不哭也不闹,眼眸里边赫然有几分笃定的神色,摆明了这个老妈子心有踌躇志气,并不像前几任老妈子老嬷嬷们那般,只懂得耍一些小诡计小阴谋,这个徐妈妈如果要耍诈的话,肯定要闹起千倾惊涛骇浪。

    听到沐展鹏的解释,老尚书东方浩自然是不依不饶,当着老太君的面,直接扯开了眼皮“如今先皇仙逝,大华国一日国君,朝纲动荡,你沐展鹏是老夫女婿,是当朝相爷,和老夫同为大华朝臣,大华庙堂四首位顾命大臣,你我却占了两席之位。你如此伤害我的外甥,老夫也难以把你当成我的女婿了!”

    “老亲家,这话可着实严重了些啊。”老太君何尝不知,大华如今的局势,是大华无国君,国家继承人还没有在五位皇子之中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却有着四位顾命大臣,一是当今丞相沐展鹏,二是老尚书东方浩,三是边关甑总兵大人,四是张太尉大人,四个人犹如大华朝臣的肱骨,却是谁也离不开谁的。

    老尚书东方浩冷哼一声,背过身子,却不多做理睬于老太君这位堂堂一品诰命夫人。

    气得老太君就地抡起了青竹拐杖,怒气轰轰得说道,“听此言,老亲家是打算来插足我们相府对吗?我老太君虽然夫君早逝,可我膝下还有儿子,孙子孙女,老身在大华朝也是堂堂的一品诰命夫人,看来老亲家是不把我看在眼底了,也罢,也罢。”

    两位老人皆气得哆嗦,沐展鹏也唯有在中间做个好人,在府内,老太君是他的生身母亲,万万不可忤逆,而在府外,东方浩是他的老丈人,同样也是大华四大顾命大臣之一,同样也是悖逆不得,一时之间叫沐展鹏苦无了主意。

    难道他们就这么拖延着,不把,长姐送到千里之外的疯人岛吗?那也太便宜沐若雪了吧。

    这沐若雪的母族堪称强大,谁让她的亲外公是老尚书东方浩,是大华之重臣,同样也是顾命大臣之一,这权力堪堪举手遮天的,何其了得,和相府沐展鹏在大华朝的实力,很有一拼,也可以说老尚书东方浩早年为先皇太傅,门生遍大华天下,大臣同僚们之中也有超过一半的人,是老尚书东方浩的门生。

    可见东方浩的权力爪牙是深深的,深深地植根于大华的权力根据命脉,也是因为如此,相国沐展鹏才会对他忌惮三人,而不仅仅是因为东方浩老尚书只是沐展鹏的岳父而已,也就为什么,沐展鹏当年会选择和东方浩府邸中的,长女东方飞燕联姻,这无疑是一场巩固对方政权的联姻方式罢了。

    事实如此,只是沐展鹏每每提起,他就痛不欲生,只是因为每次看到东方浩,他都要老老实实得不止说一声岳父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沐展鹏要对这个岳父委蛇以对,否则可要危及沐展鹏在大华的权力关系网。

    一心醉心权力的沐展鹏,他当然不会蠢钝得要忤逆他的岳父,令岳父心存怨怼,那就不好了。

    “岳父,莫生气。”沐展鹏堆满了笑意,第一时间,他竟然没有想着先去安慰母亲,反而想到的却是怎么去安慰岳父大人。

    这一点,老太君着实看在心里了,她很生气,很愤怒,可有什么用儿,儿子早已是别人的儿子了,自己有什么资格去反对呢,天底下哪有沐展鹏这般忌惮岳父的衰人呢?

    沐筱萝两世为人,当然看得比谁都要透彻,这一点点的道道,沐筱萝还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相父沐展鹏到底会如何惩治,长姐呢,这沐若雪药死了他亲生大哥,都是众目睽睽发生的事儿,难道就凭借老尚书的一句求情的话,就如此不了了之么?

    不,不可能的,一定会是这样的。

    看相父有些服软,沐筱萝觉得相国父亲一定会向老尚书妥协。

    沐若雪她为长女,姐天生就荣华无限么,凭什么,从,母肚子里跑出来享尽清贵还不止,她犯了错就这么掩盖过去,还真当自己是金贵无双的天生仙女般的人物么,呸!

    想到这里,沐眼眸底深处浮过一丝极为凌厉赫连杀的神色,蓦地,她以风驰电逝之速迈开莲步,犹若惊鸿饮水,俏脸倨傲恍若神女,句句击中老尚书、相国、老太君的心门,“,姐她手段残忍,亲手药死了大哥,尊敬的东方尚书,您可是俩朝元老,更是大华朝的兵部尚书,执法威严,难不成要让这个凶手逍遥法外么?”

    “这……”老尚书猛地一怔,他东方浩贵为两朝元老,大华皇朝四大顾命大臣之一,曾几何有人如此顶撞自己,哪怕相爷和老太君也要冲自己礼让三分,忍不住皱了皱眉,心中洋溢着无名怒火,“好哇,好哇,又是你这个卑贱的,女!”

    一个官本位的老尚书熟读三纲五常,大华皇朝礼法森严,何曾轮的到一个小小的,女来教训自己,她沐筱萝还知道老尚书他官拜兵部尚书,执管大华严科厉律,可以说是天下律法典楚执行者。

    “不错,正是筱萝小,女我。”

    沐筱萝不卑不亢,气态俨然,若是外人不明就里,还真真以为沐筱萝二小姐她是一品诰命女呢。

    威严气态,丝毫不落于下乘。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东方浩冷然一嗤笑,“你个,女不图个安分守己,还妄自评论若雪你的,长姐,她是,,你是,,你个该死的东西,有你这么怂恿,长姐去疯人岛的么?真是疯了,真是疯子,我看去疯人岛的人应该是你沐筱萝,你是什么东西,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