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是呀,我沐筱萝是相府最为卑贱是,女,是没有资格与您这位权倾大华的俩朝老臣说大道理,这大道理呢,我也是不懂的。不过酝酿嬛我虽然蠢钝如猪算是听出来了,身为长子,孙哪怕杀人放火也依然有福永享,身为卑贱,系哪怕做尽好事也依然永坠奴籍!是吗?”

    沐筱萝惨然一笑,,为尊,,为贱,从古到今尤是如此,谁也无法阻挡这样不公平的历史车辙碾向每一个人,两世两人她看得还透还不够么?

    老太君一听,急了,站起身子来,两只手杵着青竹拐杖,眉眼泛酸,“筱萝我的好孙女儿,永坠奴籍这话不吉利,以后切切不可再说了。你放心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话音刚落,阎红玉杵着拐杖,颤颤巍巍走到东方浩面前,“好你个东方浩,我阎红玉敬你三分,你却对我怎么了,你对我孙女儿怎么的了,筱萝她就是再贱也是我沐家的血脉,是我儿子亲生的女儿,更是我的,亲的孙女儿,若雪她身为,长女从小受尽宠爱和呵护,远远不是筱萝这般位份可以比拟的。可是,若雪她身为,长姐不好好珍惜她的荣华富贵,竟然一手加害,长子夜儿!东方浩,我告诉你,你亲外甥女害死了我们沐家的长子,孙,请问,这笔账,该如何计较?”

    老太君一字一句得逼问,东方浩这个老货脸上无光,每一句的质问都落入他的心坎深处,好像一条带刺的铁鞭鞭打他胸内的那一颗心,刺破了个伤痕累累了的。

    老货东方浩老脸一黑,两只手紧紧握住腰间的玉腰带,沉声不语,他是无言以对。

    没消停一盏茶的功夫,东方浩瓮气说道,“那些话,也算是亲家母你有自知之明,身为,女远就不能对,出长姐指手画脚,安安分分,这才是一个,女的样子。”

    “筱萝是卑贱,女,该要安分守己才是。不过筱萝以卑贱之身,也依然要奉劝老尚书一句,您老人家也要安分守己才是。”

    沐筱萝原本已经很大的眼珠子,就这么一瞪,愈发显得滚圆如桂圆,晶莹剔透,很是俏皮,不过并没有因为俏皮而失了半点的沉稳之态,不等老尚书回应,筱萝旋即添砖加瓦得说道,“这件事儿好歹是我沐家的家事,轮不到你尚书府这个外人来讲!”

    这个卑贱卑微的,女还了不得了,竟然一手指着自己叫自己安分守己,东方浩就差气得岔过去了,这回尚书府邸之后一定要喝几大锅的去火汤才能够好生把腹内的怒火平熄。

    “好啊,我是个外人,我可是死去的夜儿和若雪的外公,我是外人,我竟然是外人?”

    如果可以,东方浩一定会扬起巴掌,给沐筱萝这个卑贱,女好几个耳刮子吃吃,要不是筱萝躲在老太君身后,他早就开打了。

    “您既是若雪的外公,那就是外戚,还不是外人?”沐筱萝眉头一挑,若换做寻常女子,早就被东方浩几句话儿给逼迫得什么都说不出口一定找到角落里猛哭吧,可沐筱萝她没有,她的心始终是那么决绝,始终是那么俏皮,对一本正经严语相向的东方浩,她就是压根儿不把他当做一回事儿。

    老太君咳嗽了两声,声音平平淡淡,仿佛在说着家常,看了一眼沐展鹏,再看看东方浩,说道,“亲家公啊,我家筱萝说的对,你到底是外人,这相府家事你本来是不该管的?”

    “亲家母,这是哪里话,这威胁到我外甥女的生死大事,我岂能不管?”

    东方浩一个焦急,肩膀陡然一颤,整个人都在剧烈抖动,平生第一次被人驳了个哑口无言,他姓东方,相府一家虽然也是复姓,却是姓沐。

    这个老货一个焦急,旋即就把目光落在相国沐展鹏的肩膀上,“相国女婿,你倒是说说,你岳父我,是不是外人,说,是不是外人?”

    “外戚者,外人也。”沐展鹏碍于老母的脸面,他自然是要实话实说。

    外戚者,外人也,这放到哪里都可以说得通的,怎么东方浩老岳丈人就不明白了呢。

    说完,相国沐展鹏的眸光故意瞥到别处去,没去看东方浩了。

    索性,东方浩直接扔下一句话,就耍袖而去了,“好哇,老夫是外人,不过我倒是看看谁敢把我的若雪外甥女送到千里之外的疯人岛,谁做主,我就今生今世与他齐旋,老夫这个外人倒要看看你们这些沐家的人!”

    沐筱萝并没有像相府之中那些个内宅姨娘们那般,会被老尚书的官威吓倒,可要知道,筱萝心间的内敛程度,比在座的人都老练了许多。

    那个所谓的,长姐沐若雪坐在梨花香木椅子上,垂着长袖,闭上美眸,一副芊芊弱质的玉美人儿那般。

    刚才沐若雪他外公东方浩为他做主,她却一点儿委屈的悲戚都没有,恍若静默如常人那般,还有她身边的那个老妈徐妈妈,真真儿是个人物,也是一声不吭。如此乖觉,不禁叫人心中揣测度量。

    或许其他人会觉得沐若雪大小姐和她贴身徐妈妈这么做,应该是意思到她们自己的过错了,不过沐筱萝却不堪堪如此想象,可曾看到东方浩这个老货出门之前,可是狠狠凌了一眼徐妈妈,至于这其中打眼色的涵义是什么,筱萝目前尚且还不知道,不过沐筱萝觉得,这个涵义日后将会被自己给揭开。

    沐展鹏和老太君也在顾虑东方浩那一方会采取的行动,不免有所忌惮。

    相父就派人直接叫丫鬟们还有那个徐妈妈,把沐若雪禁足于沁芳暖阁,却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取消这个禁足禁令。

    对于这些,沐筱萝自是没有过问,她考虑到老太君的难处,沐若雪到底是她的,亲孙女儿,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沐若雪,长姐的母族太过强大,相父自从年轻时候就在大华官场之中摸滚打爬的,须要知道和老尚书府对着干到底是何下场,若不是因为老尚书府这个前任太傅的身份,若不是他的门生爪牙遍地于大华天下,沐展鹏当时怎么也不会娶东方飞燕。

    相父心爱之人,可是东方浩的养女,东方玉娆,为了巩固俩大簪缨家族的权力,是该娶,亲的女儿,还是收养的便宜女儿,此间曲折便不必多说了,反正这么多年来,相国就娶了东方飞燕,同床共枕这么多载,又不是一年两年,其中情分自然浓厚。沐展鹏表面上虽不说,可他也曾去鎏飞院看望发妻东方飞燕有数次了。

    大家仿佛就是约定成俗了似的,纷纷散去。

    不过沐筱萝知道,老太君和相父这会子没把,长姐沐若雪送往千里之外的疯人岛,把她禁足在沁芳暖阁之内,也并不代表就这么原谅她了,相反,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想来今后,长姐的日子可万般不好过的。

    说到底,这也是筱萝咸吃萝卜淡操心,这关自己什么事儿,说真的,要不是东方浩这个顾命大臣来府搅上一局,老太君和相国他们还真会把沐若雪送往疯人岛惩戒一番,谁叫她不好好在疯人塔好生思己过错?

    接下来的几日,便是大公子沐轩昌的丧事,一家人皆披麻戴孝还不凄清。

    府邸之中,几多丫鬟小厮老妈子嬷嬷们虽然眼珠子噙满泪珠儿,可心底里欢腾着很呢,他们这些个下人之中,没少吃大公子的亏。

    沐轩昌向来把虐待家仆当做好玩的事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沐轩昌一死,大家就感觉自己逃出生天了那般,就好像古时秦朝暴政,秦朝灭亡,天下苦秦久矣,终于得到喘一口的机会了。这叹一口,也顿觉得整个身体都是轻轻松松的。

    这会子的沐筱萝一身如素,头顶上戴着素净的花色,配合她内敛的面容,堪堪犹若出水的慕儿花,一颦一笑,乃是出尘身姿,不比沐若雪她是美得太过妖艳,太过倾国倾城,如此女子势必是红颜祸水般的人物。

    而筱萝不同,她冰肌傲骨隐匿常人之中,是极为旺夫的,沐若雪就好比一时璀璨的烟花,乍然看之绚烂风华,却难以长久,筱萝却不同,幽幽馥韵隐匿其中,愈久弥新。

    大家都加紧操办丧事,离大公子死后还要一段日子,这几天相府请来青冥寺的高僧请来做法场,就是清一清府内冤魂的戾气,多一些祥福气态,乃是当务之急,就连长安园的老太君也不落于下层,她也是吃着斋戒,手里一天到晚拿着佛珠在手里头捻着,一口一口得念着往生咒,希望沐轩昌早早身登极乐。

    身登极乐这种事,也是要看人的,沐筱萝觉得,这个世界无非两种人,好人亦或者是坏人,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虽然是天下黎民百姓之中口以相传的,不过坏事做得多了,定然是要坠入无边地狱,永生永世煎熬油锅之苦的,就好比沐轩昌此人,肯定是要刀山油锅里边翻腾,要不然下一世投胎之时,他如何会增长记性了呢。

    沐筱萝走在筱萝水榭通往鎏飞院的路上,辗转来到假山石后,却看到一个僧侣模样的人物正和着某个大丫鬟在纠缠不清呢。

    恰好香夏和瑾秋紧随鱼嬛身后,筱萝还没有发话,瑾秋嘴巴却闲不下来,“哎呀,好生大胆呢,这不是青冥寺的和尚么?”

    “二小姐,瞧见没?好像是那明玥和尚?”香夏拉了拉筱萝袖腕,生怕沐筱萝没有看到呢。

    沐筱萝定睛一看,咿呀,还真的是呢,这十二岁的小和尚不是青冥寺的明玥小和尚还能是谁呢。

    明玥小和尚不是暗恋沉香吗,怎么着,他借老太君请来青冥寺的和尚们给死去的大公子沐轩昌做法事就趁机与府内的丫头们搞个不清不楚的,这怎么能行呢,这要是传出去多难听呀。

    谁知道香夏定了定心神,开口说道,“看那身影好生熟悉呀,这不是沉香姐姐么?”

    “是呀,瑾秋也看清楚了呢,是沉香!”瑾秋极为肯定得点点头道。

    沐筱萝就没差吓了一个大跳儿,当真是沉香呢。

    ……

    假山后。

    “我说你这个和尚怎么样呀?干嘛挡住姑奶奶的去路,快让开。”

    沉香满脸羞赧,要不是老太君叫自己给那些来府内筹办法事的僧侣们准备白烛等作法事等物件,她也不至于会再次遇到明玥小和尚。

    “沉香,我是……我是真心喜欢你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等我两年,两年后我出家了,一定会娶你的。你要相信我。”

    那认真的神情,明玥就恨不得给沉香跪下来了。

    你说娶我,我就嫁给你么?沉香嗔笑道,“说你还是个出家人呢,二根尚且不清净,还当什么和尚你说,你肯定也吃酒了,也吃肉了,是不?”

    “沉香这是什么话儿,我作和尚都是规规矩矩的,滴酒不沾,上一个月我二师兄在后院偷抓山下人的一只狼狗烤着来吃,狗肉可香呢,我都忍着没吃,你可别冤枉我。”

    明玥小和尚两颗眼珠子可怜巴巴的,就好像是一个犯错事儿的小孩子,他单纯的竟然不知道沉香在逗他呢。

    遇到如此好戏,沐筱萝和身后的俩丫头都是喜欢看热闹之人,她们偷偷摸摸得走过来,生怕惊动了假山后面的明玥和沉香,却不想听到他们二人如此滑稽的笑语,竟然忍不住开怀笑了出声。

    当然了,笑了出声,却是头一个人瑾秋,紧接着才是香夏,最后才是沐筱萝。

    沐筱萝憨笑连连,责骂香夏和瑾秋道,“好你们俩个蹄子,本小姐没有先笑出生来,你们倒是先笑出来,这道地上作何道理呢,真是岂有此理呢。”

    “哎呀!二小姐。”沉香满脸羞红,她马上感觉到自己与小和尚明玥的玩笑落入她的耳中,却是一直求饶道,“二小姐饶命,求求你别告诉老太君啊。”

    这个丫头想哪里去了,本小姐会告诉老太君么。

    沐筱萝就不会告诉老太君,也不会在脸上表示出来,却瓮声瓮气道,“还敢说呢,明玥,你这是作何道理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