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3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二小姐万福。贫僧……贫僧再也不敢了。”明玥白白净净的脸蛋上满是局促不安的神色,还有他那浅青色的僧袍承托他的秀幽的骨骼,这若是还了俗家,肯定是一个俊俏郎君呐,当然是属于沉香的俊俏郎君。

    香夏和瑾秋听着明玥他一口一个贫僧,笑得前胸贴着后背,太逗了。

    “二小姐,饶命呀。”沉香见沐筱萝一言不发,便感觉到有什么不好,便马上就要跪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筱萝伸出手去扶住沉香,不叫她跪,却说道,“你未嫁,他未婚,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可记得明玥说他自己两年后还俗就会娶你的。”

    说到“娶”这个字,沉香的霞飞双颊,嘴里满是甜,心里也是甜的,根本说不出口来,更是不可能去反驳的,只有沉香真正不愿意的事情,她才会以死抵抗。

    如果要沉香嫁给沐家的二老爷沐伐作十八房姨娘,她一定会选择灭亡!

    “二小姐真的很了解我对沉香的心意呢,对,两年后,我定然会还俗娶沉香的,只要沉香愿意,开开心心的,我也就……”

    明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低下头去,还偷偷瞧了沉香一眼,旋即他们二人四目相对,眸中写满了浓浓烈烈的情意。

    话说这俩人还真是大胆呢,当着筱萝二小姐、香夏和瑾秋三人的面儿上,眼波传情,这要是落入别人的眼底,肯定是讨些苦吃。

    低调,才是王道。虽然两情相悦无罪,但是也要看情况,明玥小和尚说要还俗,那也要等到两年期满,再说他现在仍属佛门弟子,须要恪守清规戒律,而沉香身为老太君身侧的一等大丫头,定要比寻常丫头更为拘谨才是。

    这些个理儿,沐筱萝觉得沉香和明玥小和尚他们是懂得。

    似乎是被筱萝一直瞪眼瞧着,他们两个觉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沉香红着脸静默无声,明玥小和尚一直说着哦米拖佛之类的,反正很逗,筱萝和香夏瑾秋她们看得也很欢乐。

    希望天底下像沉香和明玥这一对爱侣都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沐筱萝当然也希望找到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牵手走过繁华俗世的如意郎君,不求他多金多才,只愿符合自己的心意。

    筱萝思虑得深了,假山向西北延伸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人身着深褐色锦袍的中年大叔往筱萝等人的方向走过去。

    瑾秋是最不老实的一个人,眼珠子就随意瞟着瞟着,突然瞟到那个中年大叔过来的发现,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啊?是…是…是二老爷呀。糟了。被他看见了。”

    突然的,瑾秋眼里满是惊恐之色,须要知道二老爷沐伐一直垂啖沉香的美貌,曾经屡次三番去老太君那里求把沉香收过来冲作第十八房姨娘,沐伐二老爷性本好淫,几乎是****行房,夜夜行房,试问哪个年轻幼嫩的小姑娘可以受得了呢,说起来,这个沐伐二老爷不但好色,而且变态,好在行房途中拿鞭子抽打胯下之女。

    沐筱萝眉目一瞬,也着实看到了,沐伐这个荒淫无耻的二叔正往假山之地赶过来的,他所在的西北方向是通往澹台院的,这二叔去澹台院做什么?

    谁人不知道相府府内的澹台院是八姨娘东方雪嫣的住所?

    说起八姨娘东方雪嫣,沐筱萝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三年前八姨娘诞下,次三子沐澈,按照辈分排行,是沐筱萝的八弟,这个八弟在满月的最后一天无缘无故病死了,想当然的,这一切的手段都是大夫人东方飞燕使出来的。

    不过上一世,沐筱萝从来没有听说过二叔沐伐和八姨娘有染呀,这只是筱萝自我猜测罢了,不过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的话,为何大二叔会在这个时候从澹台院出来呢,相府虽然不似大华宫廷那般门禁森严,不过作为叔叔的可不能到嫂嫂的院子里边逗留,这可是要坏了规矩的。

    筱萝心想一定要查清楚,孰料二叔沐伐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二叔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沐筱萝的礼貌中规中矩,虽然对这个品行卑虐的二叔素来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还要对他行礼,怎么说人家都是长辈,待到他明确有失德行为,恐怕筱萝想要尊敬他老人家也尊敬不来。

    固然就是这么个理儿。

    筱萝乖巧的见礼,其他婢女和明玥小和尚的万福,沐伐也不曾放在心上。

    二叔冷哼一声,他那双阴鹜的目光冷不丁得直射向沉香,不顾沉香花容失色的模样儿,语气之中带着一股无比的威严在质问,“沉香,此人是谁呀?”

    话虽然是问着沉香,可沐伐的眸珠可是轻蔑得瞥着明玥小和尚。

    “他是……”沉香正想要说,声音柔柔弱弱的,很是惹人怜爱的模样。

    明玥小和尚摸了摸脑袋,青冥寺的老主持一直跟自己说,只要你常常对施主们笑口常开,他们也会回报你一笑,人们之间的交往,贵在心诚。

    见沉香结结巴巴有说不得,明玥连忙说道,“我叫明玥,是青冥寺的小沙弥,老太君请我们来为贵府大公子做法事的!”

    “呸!”沐伐冷不防得直接给明玥小和尚一脚,这一脚沐伐可是用尽了力了,好在明玥在青冥寺的时候每天都起来练功,还算是有点儿内力,他只是一直往后倒退着,光秃秃的脑门还差两尺就要撞在尖锐凸出的假山石上,试想一下,若是一般无内力的男子,这一脚足以叫他踢到假山石,那尖锐凸出的部分贯穿脑袋,落了个脑浆迸出的悲惨下场。

    香夏和瑾秋吓坏了,沉香她眼中都快要急出泪来,还好明玥命大,要不然还真就这么死了。他要是死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该托付于谁呢,托付给沐伐么,还不如就地死了好些。

    “二叔,你太过分了~!好说歹说明玥小和尚是老太君请来做法事的,你要是把他打残了,如何向老太君交代?”

    沐筱萝的怒意还是有的,不过她已经很好的克制了,这说打人就打人,有事好好说不行么?不过自己这个侄女,二叔肯定是不会害怕自己的,就直接把老太君搬出来,老太君可是二叔的亲生母亲,连丞相亲大哥都听母亲的,他难道比那丞相大哥还了得是怎么了?

    被沐筱萝这么一个质问,沐伐吃不消了,瞪着红目,“一个小秃驴正经法事不做,竟然跑来假山后面和一众女眷耍嘴皮子,说说这传出去好听么?看我不教训你这个没爹没娘的小秃驴!”

    “谁说我没爹没娘的,我的家乡在湛州,我出生之时生辰犯克,必须在青冥寺修行满十二岁,才能好回家与父母团聚。”

    说着,明玥红唇白牙的,怒意铮铮的模样,很像一个小男子汉!

    “好呀,你既然说你是犯克的,还敢来我们相府做相府,这不是触我眉头吗?老子今天就是要把你给宰了。”

    二叔沐伐又把毒手身伸过来,想要重重一拳打他的耳光,打聋他。

    这一回,沐筱萝却是不让他打了,双手犹如高空之中飞行的小鹰似的,紧紧抓住了他。

    任凭沐伐大喊大叫,竟然无法松动。

    在旁的人们都讶异极了,沐筱萝二小姐也不过是十二岁的少女,力气竟然出奇之大,紧紧抓住一个正常成年人的手,可沐伐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沐伐黑这脸,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还被自己的侄女教训了,这个侄女还是自己一直看不起的下贱,系,没有想到却被人家掌控得死死的。

    这一下,更引得齐边更多的仆系前来。

    “死丫头,你到底放不放开?”

    一时之间被这么多人围观,沐伐心里头极度不爽,一个小小的十二岁的女孩子就这么一拳狠狠握住了,自己却一丝一毫脱去的力气都浑无,老脸巴拉着,咬着口牙狠狠咔嚓咔嚓的,就恨不得扑过去把筱萝咬成肉酱,谁叫她令自己如此丢份?

    沐伐的怒吼,丝毫没有换来沐筱萝的让步,她声音尖尖,细细,锐锐的,“放开可以?不过大叔要答应我,以后不准打明玥还有沉香的注意,否则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嘻嘻嘻……”

    “哈哈哈——”

    两旁围观的婢女家丁们笑得前俯后仰的,二老爷沐伐为人狠辣无情,大家都知道,如今却被堂堂二小姐筱萝制肘了,他们心底也是极为痛快的,不过这真的太逗了,大家猛然哄笑不已。

    沐筱萝当然也是开怀大笑,这个二叔再不检点,迟早要把沐家的家声给败光了的,老太君不管,父亲大人也不管,那么只好自己来管束管束这个不懂事的二叔父了。

    在僵持下去的话,后面肯定有沐续的耻辱纷沓而来。

    “好,我不打他们的主意,不打主意……”沐伐黑着脸,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这么多人看着,像个什么样子,如果可以,他一定要好好教训沐筱萝,可这看上去十二岁的臭丫头力气太大了,远非自己所能想象的,看她被长房大嫂虐待成什么样子,肯定不经常吃燕窝此等好东西的,体格怎么会淬炼得如此之好,力气比得上一个成年男性,太可怕了~!

    众目睽睽之下,二叔服软,沐筱萝嘻嘻笑道,“如此甚好,你跟明玥道个歉吧。”

    “什么?我堂堂沐府二老爷,老子跟一个小秃驴道歉?”沐伐杀死筱萝的心都有了,这个臭丫头,是要自己的人品败光呀。

    当然了,沐伐他实际上已无什么人品可言的。

    沐筱萝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道歉嘛,随便大叔爱道不道,反正你不道呢,休想筱萝放开你的手?”

    筱萝二小姐对明玥太好了,沉香拿眼珠子感激得看了一眼二小姐,再看看香夏妹妹,还有那瑾秋妹妹脸上都是堆满了笑意,还有那明玥,脸上浑然就是受宠若惊的神色。

    好你个臭二叔,不说是不是,行呀,沐筱萝冷笑一番,抓住二叔手腕的手加重了两分力道。

    嘎查……

    隐隐约约有骨头碎裂之前的蠢蠢欲裂的声音,沐伐吓得面无死灰,“对不起了,明玥小和尚!”

    “这样才是好二叔嘛。”

    沐筱萝得意洋洋得拍拍两手,放开沐伐的手之前,她对着众位仆婢家丁们说道,“大家可听到了,如果二叔再追究明玥和沉香的话,那就是乌龟王八蛋,是二叔自己承认的哦,还希望二叔秉承诺言呢。”

    “哼。”沐伐甩脸而去。

    众人嗤笑了几番,也旋即离去了。

    “明玥,沉香,你们再谈谈关于法事要用到的烛火等器具之事,好生聊聊吧,香夏,瑾秋,咱们去鎏飞院看望大夫人。”

    沐筱萝直接把香夏和瑾秋这俩电灯泡叫走了,至于筱萝话中之意是意思如何,也唯有明玥和沉香知道,二叔沐伐悻悻败走,筱萝知道要他善罢甘休,根本不可能,二叔是铁了心要把沉香收为十八房的。

    假山后边,唯独剩下明玥小和尚和沉香说着话儿,说到情深处,明玥竟然促不防亲了沉香的额头一下,倒把沉香吓走了,也应该是往福伯所在的掌事院多要一些法事上用到的器具,至于明玥自然是先回到法事场所。法事场所设定在院中的一片空地之上,僧侣们临水做着法事超度,木鱼颂声时不时随着清风扬到府内到处都可以隐隐约约得听到。

    也就两天多一点的时间,沐筱萝没有来鎏飞院看望大夫人了,她身体瘫痪,也极为可怜劲儿的,吃倒是没吃多少,整个人头发凌乱像老鬼一般,瘦下去足足俩圈了。

    沐筱萝接过香夏和瑾秋给自己的滚烫清粥,就这么滚烫的直接撬开大夫人的嘴,生猛得灌进去,她的喉咙深处早已是千疮百孔自不必多说,就算她可以下场行动,恐怕不能言语,早已是哑巴了。真真是有苦说不出呢。报应,这是报应!还有她身体几多处化脓未见痊愈的伤口,糜烂不堪,还有那肥白的咀虫都长出来,相当可怖,这一点是还是多亏了筱萝对外宣称大夫人感染了难以治愈的伤寒,谁人一接近她势必要被传染的,这么一来,没一个姨娘敢来,那些个奉命的三等丫头婆子们,更是不会好生对待这个失势的大夫人了。

    看着大夫人一双犹如母老虎一般的眼珠子狠狠瞪着自己,沐筱萝此刻想,这个老贱货一定是在心里头骂自己这一个狗杂种把她害得着惨吧,不过大公子沐轩昌的事情,她应该还不知情吧,现在整个府邸都在为着大公子的丧事奔走,谁还来顾得上她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