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老贱货,你不知道吧。你的宝贝儿子沐轩昌死了,现在府中大家正在奔走庆祝为他办丧事呢。”

    沐筱萝俏皮一笑,就好像说着一件玩笑话儿。却着实把东方飞燕这位曾经清贵无匹的,母逼出眼泪来。

    夜儿,我可怜的夜儿,你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那么狠心把亲娘丢下了呀你。

    大夫人不能动弹不能言语,好在喉咙里头可以咕咚咕咚,她是想要说话,可是说不出来,两行眼泪不停从眼睛里溢出,当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不过沐筱萝此刻的心坚硬如铁,这是她今生今世应该得到的报应,谁叫她上辈子害了那么多年,今天就是要叫她品尝一下骨肉被人戕害至死的那种挖心裂肺的剧痛。

    “对了,你知道你儿子是被谁害死的么?当然不是我沐筱萝,我一个小小,女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呢,是你的亲生若雪呀,她从疯人塔以牺牲她自己的贞操为代价,从一个叫做鬼医的好色江湖人手里拿到春风复沐散以为可以治愈她大哥的不能人道之症,可惜呀,直接就这么个药死了,我可没有害他,你说说你们,系是自作孽不可活呀,哈哈哈哈……”

    沐筱萝哈哈大笑,告诉她不知道的一切的一切,恐怕东方飞燕还一直被蒙在鼓呢,告诉她的目的,就是要她的精神和灵魂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有得人,砍掉她的手和脚,亦或者是舌头,即使痛了她都不会感觉到痛,可是灵魂要是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摧残,真真比死都还要难受一千倍一万倍,这个时候她自己都毫无求生欲念,随时都可以离去。

    其实长房夫人前些日子服下沐筱萝偷偷灌下的断肠草,身体自然是每况日下,她卧病榻这么些日子,滴水没吃进去,整个人瘦下来已经不成人形了,昔日满头插着金钗玉簪的丰盈贵妇人早已没有了,而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儿。

    “香夏,瑾秋,服侍完了大夫人,我们该走了。”

    “是,小姐!”

    沐筱萝等人扬长而去。

    唯独大夫人东方飞燕躺在床上,眼珠子暴突,她虽然手脚无法动弹,可眼珠子可以动,她想要大喊大叫,可外面的人都在为大公子丧事奔走忙碌哪里有时间理她呢。

    到了傍晚时分,才有沐续几个负责给她换洗衣裳的三等嬷嬷进来,却不知床上赫然躺着一具冰凉是尸体。

    “大夫人没了!”

    “大夫人没了!”

    “大夫人没了!”

    府内的婆子,丫头,妈妈,小厮们争相奔走相告。

    在沁芳暖阁内被禁足的沐若雪听到此等噩耗,顿时觉得头顶上的整片天部轰塌下来,紧接着哗啦啦,天空之中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

    早上还微微下起小雪,晚上便是大雨滂沱。

    沐筱萝坐在水榭内设起的新凉亭,喝着暖烘烘的香茶,手里头抱着瓷暖炉,脚底边燃烧着烟烟袅袅的兽炭炉,温暖得犹如三月,这雨呀也是三月初时节的雨水。

    黑夜之中,一个小丫头撑着油纸伞,脚底踩着泥泞,很是小心翼翼。

    无须定睛一看,沐筱萝知道此人便是瑾秋,刚才就是叫她去打探消息的。

    香夏在筱萝身侧小心伺候,看到瑾秋回来了,心情仿佛一颗大石头放下来了。

    “怎样了?”沐筱萝未问,香夏却先问。

    瑾秋喝了一口筱萝小姐亲自给自己倒的清茶,“大夫人真的死了,没有错,小姐您猜得真准呢。”

    这大夫人一定是脑血管爆裂而死的,一口气堵在心口上,又不能动弹,更没法子开口说话儿,肯定是气死了过去。

    沐筱萝嘴角噙满笑意,她并没有亲眼见到大夫人之死状,不过她却可以预料得出!

    一个瘫痪之人,胸中一口闷气,却怎么吐都无法吐得出来,那却只能深深闷死在那头了。

    抿一口香茶,温香的茶气泌入心肺,沐筱萝五内不禁一荡,这茶吃的也倒舒心,看见瑾秋也饮毕了茶水,双眸满是期待,“长安园的老太君可曾听说了。”

    “这乃大事儿,整个相府之内的仆婢女小厮们都乱套了,纷纷奔走相告,自然是惊动了。”

    瑾秋瞧瞧凝了一眼在座细细品茗的筱萝二小姐,再看看腹诽里似乎有话的香夏姐姐,她们二人眉目传达,自然是对大夫人之死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不过这些日子,瑾秋自然没有少跟着筱萝前去鎏飞院问候问候长房夫人,那问候的手段还不一般呢。

    瑾秋本是洁白无瑕之人,如今紧随着筱萝二小姐,并不觉得筱萝小姐生性狠辣,倒是觉得,这是一种求生之手段尔,倘若你出手晚些,那么死的,便是你自己了。

    沐筱萝抹了抹唇角边的水迹,目光狠得一凌,还有那沐若雪,,母东方飞燕的死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是切心之痛吧,这种人就该要好好尝一尝此等恶果!

    想到自己在大夫人死之前,沐筱萝亲口告诉老贱货她宝贝女儿沐若雪失贞之事!

    女儿名节,重于泰山,比生命尤为重要,真不知道大夫人在奔赴阴曹地府,弥留人生之际,她是否觉得她的亲女儿是一个**荡妇呢。

    恐怕东方飞燕就一定会猜到沐筱萝会把她亲生女儿沐若雪失去贞洁之情传颂得满大华天下皆知,所以她才就这么不甘心死不瞑目得命归黄泉吧。

    也是,沐筱萝和香夏瑾秋动身前往长安园的时候,一路上听到那边从鎏飞院奔走过来的丫鬟们在窃窃私语,说大夫人的死相很惨烈,两颗眼珠子是暴突着的,就好像那个白白的眼球随时随地都能够掉在地上似的,还有她的眼,口,鼻,耳朵各种腔道都有不同程度得渗血,反正是要多惨就有多惨。

    沐筱萝其实也不信那些个死丫头们乱嚼舌根,肯定是添油加醋的,谁知道在往长安园的半路上,她老远看到了老太君。

    老太君由着沉香大丫头搀扶着,她老人家远远的,就在那里拿着绢子抹着眼睛,眼睛通红的,到底是自己的,长媳妇,又嫁进沐府邸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德,也有劳呀。阎红玉终究不是铁心石肠的人儿。

    “老太君,母亲怎么说没了便没了,哎呀!”沐筱萝走近老太君,第一句话说得便是这一句,筱萝做戏倒是很逼真,偷偷拿着唾液润湿眼角,装过一副伤心欲绝的惹人模样儿。

    老太君瞧了,手里头下放的青绿色江南一等丝绢子抹着鼻翼,“我才刚刚停下,筱萝姐儿你又来招我,这无端端相府去了两条人命,天呀,这是作孽呀,哎哟哟,我的老天爷呀——”

    沐筱萝当下不做声,老太君她是真的伤心,便和沉香一起搀扶着老太君,身旁一众三等,二等的丫头们在前边掌灯。

    灯笼在昏蒙蒙的雨夜之中飘移,那风雨之中的亭台楼阁就好像即将要轰塌了那般,那哭声震耳欲聋,的的确确是从鎏飞院传出来的呢。

    鎏飞院上房。

    房间里边的精美家具成了摆设,里面的女主人死了,意味着她所拥有的附属品也立刻失去了原有的金贵身份,连屋子里边的器具都成了这般光景了,更别提鎏飞院那些个下人们了。

    老太君和筱萝一跨进门槛,就看到床头立着一个中年人,深色襦裳,夜里下着雨如此凄寒,他的背影在影影幢幢的烛光之中略显憔悴,表面看起来,真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呢。

    想不到沐展鹏这么早就来了,和长房大夫人真乃伉俪情深,佩服佩服!

    “征儿。”老太君不忍直视儿子的背影,更没法直视在尸体上横陈的妇人,那是老尚书家的女儿,自己的,长媳妇,东方飞燕。

    猛地一怔,沐展鹏缓缓转过身来,他眼眶通红,之前很明显得哭过的痕迹,他声音接近嘶哑得吼了一声“母亲”,旋即扑过来,跪倒在老太君的膝下,算是沉沉得一个跪拜。

    “请了沐老太医了不曾。”老太君厉声叱诧道,她希望沐老太医前来可以救活东方飞燕长媳妇。

    沐展鹏摇摇头,满是无奈,“不曾。”

    “那还不快去!”阎红玉显得声嘶力竭。

    沐展鹏还没有开口,却是筱萝满眼皆是泪痕得嘱咐外边的人,去把沐老太医请过来。

    按道理说,大夫人死讯,第一时间,一定是传到相府药房了,沐鱼源沐老太医怎么还没有来呢,还有,长姐沐若雪,这可是她的亲生娘亲死了呢,她却无动于衷,一点也不着急呢。

    作为,出二女的沐筱萝,泪眼朦胧,相府下人们看得极是感动。

    试想一下,筱萝二小姐早年没少受到大夫人的虐待呢,鞭子毒打,跪荆棘缠绕的板凳,蜡烛油烫手,哪一个不曾遭到。

    大夫人对她如此不堪,而二小姐沐筱萝却能够以德报怨,却是极为难得。

    房外的二等家丁本打算去相府药房禀告,谁知道沐若雪领着沐鱼源沐老太医来了,她依然是那一件极为标志性的,长女的正红长袍,承托着她的入骨妍妍的妩媚态度。

    “沐筱萝,你这个卑贱的,女,你害死了母亲!沐老太医可以作证!”

    旋即,一声尖锐叱诧的娇音飘入众人耳膜,满室之人不由一惊,天,沐若雪,长姐这是做什么,难道她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没了吗?更要命的是,不似筱萝二小姐穿着一身素幽沉稳的裙赏,她却是一袭极为喜庆的大喜日子的服饰。

    真是太恶心了!

    也不知道沐若雪是不是专门跑过来恶心她母亲东方飞燕的呢,哈哈,真是太逗了。

    沐筱萝心中好笑万分,一脸仍是极为委屈,“大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母亲死了,你却以盛妆出席,还有,你是不是挟持沐老太医不让他来看母亲呀,若雪你的心真狠,如此对待你的生身母!”

    话音刚落,就那么一瞬间,老太君老太君,相父沐展鹏的眼珠子犹如万把钢刀似的狠狠插向沐若雪的胸膛,“若雪,你太放肆了!”

    开口的,自然是沐展鹏,他的两眼通红,嘴唇剧烈颤抖着,咬牙切齿得,就恨不得要把沐若雪一口吞进肚子里去,就当做永远没有生过这个好女儿,嘿嘿,真的是好女儿吗?

    沐若雪刚才去相府药房,遣散了沐鱼源沐老太医的徒儿们,在封闭的房间之内,沐若雪威胁他说,要他保证他会指正,妹筱萝加害中风之中的母亲,如若不能,沐若雪就说沐鱼源沐老太医好色,要走了沐仙的贞操。

    其实,沐若雪在疯人塔之时,早已将自己的贞操,向疯癫狂人,也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淫贼鬼医换取治愈大腿上疤痕的神丹妙药,还给大哥带来了春风复沐散,也造成大哥他恢复人道不成,反而赔上了自己年轻的性命。

    反正,沐若雪已非完璧之身,如果说夺取她贞操的人是沐鱼源沐老太医,也肯定会有人相信的,没有一个好女子,能够把自己的贞洁拿来开玩笑的,沐若雪早料到沐鱼源沐老太医一定会应了她如此毒辣的要挟。

    沐若雪听到相府到处传来关于母亲死讯的消息,她以为一定是母亲在作怪,借以此番事件,希望可以嬛回相父沐展鹏的心,还有老太君的心,不过现在看起来,母亲的死是真的了。

    而沐若雪穿着正红长袍,在满满一室内的素白一片,形成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

    这个不孝女儿呀,实在是太不孝了,如果大夫人在世的话,恐怕被气得又要死第二次了。

    众位姨娘们接踵而来,她们脸上或许带着无比的惊慌,惊讶,悲恸。

    唯有八姨娘东方雪嫣她的脸上毫无表情,三年前,她那早已取号名子的儿子沐澈在满月的最后一天无端暴毙,虽然最后查不出是谁干的,可东方雪嫣知道,那人并没有谁人,正是大夫人,如今这个她天天梦魇的女人终于死了,她的心中突然空落落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喊着,娘啊娘,儿子的仇人终于死了,终于死了。

    各人心中万千事,不过大家现如今的视线完聚焦在沐若雪的身上来,她穿的实在是太过扎眼了。

    人家是,长姐,自打出生那天算起来,人家就是实实在在的,系,不过,长姐这次也太荒唐了吧,这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