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8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不单单是姨娘们在议论,上了年纪的老妈妈们婆子们更是议论不已。

    沐筱萝好奇沐若雪是一个拽着沐老太医前来的,那么徐妈妈呢,这个老妈子到底滚哪里去了呢。

    谁知,沐老太医突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眼悲怆,“老太君,相爷,老朽给你们跪下来了,大夫人她两眼发黑,真真切切是已无生机的,我告诉你们吧,刚才是若雪小姐来威胁我,如果我不帮她陷害筱萝二小姐,若雪小姐就诬陷老朽奸污了她自个儿!”

    “什么?”老太君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沐若雪,你也太恶心了吧。

    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呢,沐筱萝极为无语!

    沐展鹏犹如一头发怒的雄狮,身子奔向沐鱼源沐老太医这边,大家原本以为,相国大人一定会狠狠锤打沐老太医一顿,谁知那一个手掌狠狠击打在沐若雪娇嫩的脸蛋上,啪的一声,,长姐嘴角都泌出血迹来。

    “父亲,不是我的错呀。”

    沐若雪眼底满是泪痕,奸计拆穿了,原本以为自己已非完璧之身来威胁于沐老太医这个老不死,谁知道,这个老东西骨头这般劲硬。

    “你母亲没了,你还要闹腾吗?”老太君老泪纵横,已然不知所措,这个,长女呀,以前真的是对她宠爱过度了,如今她如此乖张,毁了她自己不说,更是毁了相府。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得叫外人知道,沐展鹏背过手去,面色阴沉,先前的悲痛之色在他脸上丝毫见不到,有的只是冷漠和无情,“若雪说威胁沐老太医的话,如若有人胆敢对外泄露一个字,我定然叫他死无尸,大家听清楚了没有!”

    这个恐吓,实实在在的恐吓,若是被外界之人知道沐若雪如此丧德败行,荒淫无耻索求无度也便罢了,连一个老太医后这么个老头子也不放过,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了,再说,沐展鹏这个相国还有脸面立足于大华庙堂吗?

    不单单是沐若雪她个人的耻辱,更是整个相府,整个沐家族的耻辱。

    哪怕远在大漠的老太君族,也要因此而蒙羞,老太君也要落一个教孙女失德行的罪名。

    恶心的若雪大姐,你恶心自己也便罢了,还把这么多人,整个沐家族为你一个败类的子孙做陪葬吗?

    滚得远远的吧。

    沐筱萝也真不知道大夫人东方飞燕生前是如何调教出这么一个丧德败行的大小姐来,不过想来,反正东方飞燕下了阴曹地府的时候,是带着万般的厌恨死不瞑目走掉的,如此也是雪上加霜罢了,谁叫她有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呢,对了,还有沐轩昌这般的好儿子,真真是天上无,地下也没有的人物。

    “如此丧德败行,你母亲没了,你不好好来送她最后一层,还穿的如此艳丽,是打算嫁出去么?还是嫁给老太医?还妄图嫁祸你的,妹筱萝,筱萝可是我的好孙女儿,要不是沐老太医作证,恐怕她还真的会被你害死。”

    说到这里,老太君老太君实在不想多说了,眼不见为净呐,面对着沐展鹏道,“儿子,你做主吧。”

    “这个不孝女儿!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她吧。不是叫她一辈子禁足于沁芳暖阁么?那么就留在那里一辈子吧,一辈皓澈别想出去,若是出去,坏了我们沐家的名声。”

    沐展鹏冰凉的声音,极为死寂那般,敲击着沐若雪的心门,她脑袋顿时觉得混沌不堪,也不知道怎么的,沐若雪瘫软在地上,竟然无力得膝行,跑到大夫人的尸体身侧,撕心裂肺得哀吼道,“母亲,母亲,您快醒醒呀,是若雪呀,大哥去了,您也舍我而去了吗?父亲和老太君再也不疼我了,这个相府再也没有人疼我了,母亲啊,您快醒醒啊。”

    她本来不相信母亲死亡的消息,沐若雪还在做梦的以为,东方飞燕还活着,谁知道一切都太迟了!

    “沐筱萝,我恨不得吃你的血肉,啃噬你这个贱人的筋骨,啊!”

    沐若雪疯了一般,两只爪子扑向沐筱萝,身为,妹,难道,长姐就这么推过来她要反抗不成。

    当然了,明着是反抗不得,不过暗地里就成。

    沐筱萝偏移身子,沐若雪毫无意外的,眼看就要倒趴在地上,摔成了狗吃屎,谁料到一个穿着藏红色夹心袄子的老妈妈上前扶了沐若雪一把。

    旋即沐筱萝定睛一看,这不是徐妈妈吗?和沐若雪一道儿从疯人塔那处回来的徐妈妈。

    对了她刚才去了哪儿,怎么到现在才来呢,难道她也不知道大夫人死亡的消息?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沐筱萝心中暗暗思忖道。

    徐妈妈这个老妈子,实际上老,却显得年轻,再加上手腕显得极为有力儿,就凭借她刚才屈身扶住大小姐沐仙若雪的那一个刹那,如果换了其他妈妈或者是婆子们,肯定会落了个,一同跌落在地上的危险呢。

    命大,真够命大的呢。

    沐筱萝腹中早已翻滚着笑的***沐筱萝脸上表情愈发是无辜和委屈,“大姐,母亲没了,我知道你心情不痛快,可你也不能在妹妹这里置气,我们都很难过呢。特别是老太君她老人家都哭成了泪人,还有父亲大人,他和母亲二人是伉俪情深,你怎么能够在此间大悲之日,身穿艳红,你扪心自问,你的心里可曾有对母亲半点尊敬之情?”

    不曾。几乎所有人的眸光之中传达出来的意思是如此的。

    “啊!你这个贱人!”沐若雪知道母亲之死,一定跟筱萝有莫大关系,可她就是没有证据,没有任何证据,她就那么乱抓乱挠的。

    沐筱萝闪避得快,躲到老太君的身后,老太君大喝一声,叫上几个胳膊手壮的老妈子把沐若雪大小姐强行绑着,然后拖到沁芳暖阁里头。

    “不乐意的话,沁芳暖阁也别住了。”老太君却是一锤定音,她知道若雪她实在是太过离谱了,真真想不到面貌如此姣好之人,竟如此得败行坏德,心里叹息道,却不是她那个已故的亲生母亲东方飞燕教的,又是谁人,再看看众人之中唯唯诺诺毫无声音的二夫人林秋芸,她就是筱萝的生母,为什么一样米养百样人,人家二夫人就谦厚又加温柔善良,又不似,长媳妇东方飞燕那般虚伪,生的女儿身为,长姐,竟秉承她母亲的遗志,真是令人够头疼的了。

    京城的雨渐渐沥沥下个不停,相符,乃至于整个京都,一派陷入死寂景象,谁也猜不到谁的未来在何处?

    发丧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沐家府邸,已薨主母东方氏,夭折大公子沐轩昌发丧日期是十二月初进行。

    大华皇城,夹道相迎着很多百姓们前来围观。

    高高白杖举起,相府一众仆婢家丁护院们皆然披麻戴孝。

    老太君劳累多度,只能倚门相迎。

    走到前头捧着的灵位的,却是五公子沐宇轩。

    大公子沐轩昌没了,大夫人没有,系长子送终,只能从,出儿子中挑出来年岁较长者,却是沐宇轩了。

    而紧紧走在沐宇轩身边的,却是沐筱萝,相府,出二小姐。依次是几位年纪稍微小点的,女,子了。

    大家都叹息道,“可怜哪,几夕之间,相府一门,死了两位,系,唯独一,出女儿沐若雪却不曾送她亲生,母最后一程,真是不孝!”

    “不止呢,还有她大哥沐轩昌呢,他们两二人一母同胞,怎么就如此无情了呢。”

    “听说若雪大小姐犯错,被相国囚禁在深深庭院。”

    “能说一说犯的什么错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人群之中,不乏好事者对此品头论足,好像人家里头死了人,是一件多么多么的光彩的事儿似得。

    也难怪京都的百姓们会心中腹诽不已,到底沐若雪是,长姐,该替死去的大夫人捧灵位的,当乃她一人,何时能轮到,系呢?

    看似黑压压的人群们,对沐若雪此女谩骂的话儿,直接可以淹没整个大华皇城。

    仪仗的队伍沐沐续续得到达西郊,那是相府沐家族世代先辈的陵寝所在,总之来说,比大华的皇帝皇陵少三倍而已,占地面积啥的,不过相府陵寝也有一个极为响亮的名字:沐家陵。

    大华先皇当年有感于沐光既当朝宰相沐展鹏的父亲,所以把西郊一带尽数划给沐家当做家族陵寝,沐家陵寝,在各种规格方面只是略少于皇家,仅此而已,其他都差不多。

    这个,对于整个沐家来说,当然是至高无上的光荣,代表着大华先皇对沐家的荣宠和恩德。

    到了西郊,有专门的陵墓管事在那里,等会儿要把大夫人和大公子的棺材安放在墓坑之中,然后再好生堆上土,再把做好的墓碑立上去。

    一切完毕之后,便是姨娘们出场的时间了,她们一一跪在坟头,也是披麻戴孝哭着姐姐。

    四姨娘上官温柔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几乎都快要把过路砍柴的樵夫激动地不行,这分明了就是一个节妇模样的女人嘛在哭啼。

    还有八姨娘沐雪嫣,她跪坐在四姨娘上官温柔的下层,也是眼珠子水汪汪的通红,一副我见尤怜之感,不可否认她就好像是一朵隐匿在墙角的奇葩,无人问津的时候觉得她并不出尘,待到她出现于人的视野之时,那当真是一瞥惊鸿。

    留意到这些个姨娘们的眼中各异神态,沐筱萝旋即看看那些个僧侣们,明玥小和尚在墓碑处朗诵往生咒,佛珠在他的手里颤着,他光秃秃的脑门儿,一副俊秀的面孔极为白皙,像女子那般。

    还有二叔沐伐,他的眼珠子竟然部盯着收拾元宝蜡烛的沉香,那双眸子发射出那一股欲焰,如果沉香是一朵香花,早已被摧残成灰烬了。

    来了一个恶心的,出大姐,又来一个猥琐二叔,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沐筱萝料想,虽然二叔对沉香还心存幻想不死心,对于明玥小和尚他自然是想要狠揍一顿儿发泄心中苦闷之气,但是他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毒手吧。

    要知道相国父亲在哪里站着呢,想来叔父是几位忌惮父亲的,恐怕他这会子只能选择隐忍,不过后边儿却不敢说了。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了,大家烧好了元宝蜡烛就准备离去。

    明玥小和尚自然是忙里偷闲像一只偷腥的小猫咪往沉香身上凑去。

    沉香自然是守法之人,万万不敢与明玥小和尚有越轨行为,.

    二人自然是在小树林里边说着贴己话儿,沐筱萝觉得偷听不好,不过始终掩盖不了他的好奇心。

    五少爷沐宇轩发现二姐不在自己身边,他就焦急了,突然看见貌似二姐的身影往小树林去了。

    反正相爷早走了,其他的家丁丫鬟老妈子们也走了大半,沐筱萝觉得他们两个也着实大胆了点吧,这还不算是幽会吗?

    真是的,沐筱萝悠悠笑了一笑,却不说什么,掩着嘴儿就是了,突然感觉到腰肢处有人扯着自己的香荷包。

    沐筱萝冷不丁往下看去,“姐姐我道是哪个小色鬼呢,原来是你呀小色鬼!”

    “宇轩哥儿才不是小色鬼呢。”沐宇轩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旋即也就冷静下来了,指着远处,“二姐,你快看,小和尚似乎要跟沉香姐姐玩亲嘴巴。”

    什么?沐筱萝调皮的蛾眉一皱,这算怎么回事呢,明玥这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吧,这摆明了再欺负沉香嘛,说亲就亲,把沉香当成啥人了呢。

    再说,沉香这丫头还挺能扭捏的呢。

    “哎呀!”明玥小和尚猛烈地吃了一个痛。

    沐筱萝也着实看到不知道从哪里奔出来好多个身强力壮的护院来。

    “明玥,你怎么样了?!”沉香害怕的嗓皓澈发麻了,都丝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似的。

    一个为首的中年人挂着淫笑出来,他模样和相国有七八分相似。

    二叔,真的是二叔,沐伐!

    沐筱萝早已预料此间情况,原来是报复死情敌来了。

    “来人呐,与本大爷狠狠打!”沐伐上来就是耀武扬威地指着身边的小随从扑上去打明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