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顿时间,沉香都吓哭了,沐伐威胁道,“沉香,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心爱男人受到伤害的话,速速宽衣解带与我去小林子里边,让我好好疼疼你,否则我必定要杀死这个秃驴!”

    “沉香,别管我,快跑,快跑呀。”明玥小和尚大叫,这个沐府邸的二老爷肯定无恶不做。

    几多威逼之下,沉香真的动了心思,要跟去小树林里边。

    沐伐旋即拉着沉香的手,正准备伸手去摸她内里的肚兜。

    沉香为了明玥,她可以饱受沐伐的****,不过她思来想去,做着极为强烈的思想斗争,如果被这个禽兽二老爷得逞,还不如死了呢,到时候以残破之躯还妄图着两年后能够嫁到湛州嫁给明玥吗?

    不!!!

    “不要,你,你别过来,否则我——”

    被拖拽着的沉香顿时间甩起胳膊手臂儿,她要反抗,尽力反抗着,她不甘心沦落如此。;

    女人愈是反抗,愈是挣扎,沐伐心里头就更加抓心挠肝痒痒的,吃吃大笑道,“哈哈,沉香,你真够味的,想不到你这么辣,老子我今天就是要生吞活剥你,叫你心甘情愿当二老爷我第十八房的姨娘,你不愿意也罢,愿意也罢,你今天别想掏出我的手心,嘿嘿,来吧,美人儿,二老爷想死你了,相信二老爷,到时候二老爷白天给你吃香喝辣的,晚上嘛二老爷自然是好好慰劳你,这不是很好嘛。”

    “无耻!”沉香柳眉倒竖,想不到沐伐他如此丧心病狂,他觊觎自己的美色,已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这无人之际的西郊更是展露他人性无比贪婪和罪恶的一面,老天爷,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要委身于这个畜生,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沐伐一个咬牙切齿的,伸出魔爪来,把手伸进沉香的内兜里准备去解开里边的暗扣,这个沐伐平日里养了那么多小妾,这女人穿肚兜的门道儿他可是通晓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没几下,就把沉香肚兜缓缓脱落到酥软的香肩,露出白白嫩嫩光艳可人的肌肤。

    如此美人,沐伐看得更加性急,张开长满乱须的脏口,就要一吻吻在那香肩之上。

    沉香惨叫。

    沐筱萝身后不知道何时追上的香夏和瑾秋也陡然惨叫,二岁的五公子沐宇轩紧紧拽着筱萝的手臂弯儿,“二姐,还不想办法救沉香姐姐,不然她就要遭殃了!”

    “还用得着你说?”说这话,沐筱萝目光一滞,二叔如此丧心病狂,这不是硬来吗?也是因为父亲大人没有在场吧,所以二叔才如此恣意妄为的吧。

    沐筱萝正准备踏出左脚为第一步,打算灌输狐岐道于丹田之内,飞步上前,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好生在二叔虎口救下沉香妹子。

    嗖——

    一声类似锋利的锐气穿过幽幽空谷的声音,那声音令人望生胆寒,丛林之中隐隐有些闪动。

    有人,小林子里边有人!沐筱萝竖起手指头在唇瓣作了一个噤声,香夏、瑾秋、五弟极为配合着筱萝,当下什么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却怯怯望着竹林深处惊响过后,二老爷沐伐惊悸狂叫,哀啕一声,手掌被不知道何种锐物中招,溃烂之极,顿时间整只手掌化为无形,成了……断掌!

    好生厉害的武器呀。沐筱萝不禁讶异,到底是何人?此间冲二老爷沐伐发射的暗器,堪比唐门!难道的唐门宗族的隐世大才出现于此?不可能,那独门暗器看上去应该是由玄铁铸成,尖锐的头端是无比锐利的三个箭头,后尾大大的好像一种雀鸟的尾巴,好怪异呀,饶是前世的筱萝,也万万没有见过如此狠辣之物。

    “难不成是鬼呀!啊!”瑾秋一脸惊秫,这难道还不是鬼吗?凭空伸出一把锐器击中二老爷,这不是——

    香夏心里头极为害怕,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知道自己一害怕,小姐等众人就愈发犹如惊弓之鸟,到时候腿都软了,还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吗?

    瑾秋说的话,却把五弟弟宇轩脸部吓得铁青。

    一个二岁的稚童堪堪如此,眼看那些个跟随二老爷的护院早已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扎堆围在二老爷身侧,不停叫唤道,“二老爷,二老爷,你怎么样了。”

    看见二老爷的右手化为无形,整只手掌连骨头都没有掉了,很是吓人,说实话这些个护院们也是万万不敢靠近二老爷沐伐的,不过他们可不想在这里遇到“鬼”没死,再回到相府,二老爷直接给他们定一个护主不力的罪名,那罪过更大了,无论怎么着,都得死。

    “哎呀呀,痛死老子了,你们这些个废物,还不把我送回相府,你们难道想死吗?”

    沐伐眼泪都出来了,这凭空一下直接没了手掌,凝望着手掌上的无名暗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众位护院们本想好生看一看二老爷向相府第一大丫头沉香施暴的香艳场景,谁知道就被隐匿在丛林深处的鬼魂施展毒手于二老爷,就等他这句话了。

    一说起跑路,护院们倒是非常之在行,没一会儿功夫,都一溜烟跑了。

    沐筱萝本想跑去施救的,没有想到隐匿在丛林深处的人的身形手法却是极为厉害,如同雷电厉厉,所到之处,毫无影踪,也倒是,如此轻功,一点破绽都没有,是让那些个护院们以为此间有鬼魂。

    “沉香,你怎么样了?”沐筱萝上前,沉香早已拉上肚兜,险些惨遭二老爷侮辱的她总算及时被那个鬼魂所救下。

    沉香抱住筱萝的身子就哭道,“二小姐,沉香今天是被林间鬼魂所救。”

    当事者沉香也这么说,看来此事是真的。

    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想要说什么,却仿佛有什么卡在心口却说不出来。

    这时候的五弟沐宇轩扶着鼻青脸肿的明玥小和尚过来,他满眼都是泪光,疯狂得抱着沉香,“沉香没事了,太好了,太好了,你们刚才没有人发现吗?我是看到一个戴着五彩斑斓面具的人从林间穿梭而过,那击中二老爷手掌的利器,应该是从五彩斑斓面具人身上的弓弩发出来的。”

    明玥这么一说,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不过沐筱萝更为讶异,我怎么刚才没有看到呢,对了,想想明玥小和尚在小树林之内,而筱萝是在外边,视野之差,看不到也很正常。

    “二姐,你说戴着色彩斑斓的面具该不会是真的是鬼魂吗?”沐宇轩一说,除了筱萝之外,所有人都感觉汗毛一根根得倒竖起来,这也太令人害怕了,再说这可是西郊沐家陵。

    沐筱萝缓缓摇头,“这里是我们沐家陵寝,我们生是沐家的人,死也是沐家的鬼,按道理说,在地下黄泉的沐先辈们是一定会保佑我们么,尚且保佑我们还不得,还有生出鬼魂来加害于我们吗?再说这鬼魂之说,本小姐根本是不相信,这戴着色彩斑斓面具人,一定是生生的活人,只是可能他们因为某种原因不方便露面罢了,看到沉香这么一个弱女子差点被一个畜生***所以才施手救了沉香,既能够救了沉香,那对方不仅不是鬼魂了,更是一个大活人,一个生生的大好人!”

    “我说的没错吧,一定是人。”明玥摸着光光头,脸上一派欢喜的模样,看到沉香没事了,这才最最重要的。

    听到明玥所言,沉香呸了一口,“就你知道!二小姐,你看他多得意呀。”

    那酸酸的味道,沐筱萝听了好不释怀,瞅着明玥小和尚,旋即再看看一脸俏生生双颊飞霞的沉香,“沉香,还真别说,明玥刚才为了你,也遭了一顿打,而你又是为了救他,所以才想着答应委身于沐伐那个畜生!”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来,沐筱萝早就不会认这个丑陋的二叔了,太无耻了,说起相父沐展鹏作为沐家的大老爷,在这点上,父亲不知道强他多少倍,再怎么样,父亲他也是位极人臣,对于女人方面的事情上,他讲求的是两情相悦,细细观察父亲所纳的姨娘们,好像哪一个都是服服帖帖的,对父亲死心塌地的,筱萝生母筱萝生母便是如此。

    筱萝小姐这么一说,沉香和明玥深深对望了一眼,他们觉得谁再也离不开谁了。

    “明玥,我看你现在还是回青冥寺去吧,至于沉香那边,我会保证不让二叔碰她一根汗毛,你可安心离去。却莫在出现在相府附近,如果再被二叔看到你,就不是一个死字那般简单了。”

    筱萝的嘱咐,明玥小和尚听到心坎里头,深深凝望了一眼,很大家作别,很快的,明玥抄小路,往青冥寺去。

    沉香的眼睛红了。

    大家和明玥分道扬镳,筱萝等人正准备回相府,谁知道,香夏、瑾秋、五弟慌忙尖锐叫唤一声。

    沐筱萝心里头一滞,抬头一望,天,他们怎么都被挂起来呢,想不通此中小林子机关丛丛。

    “那朵花儿好漂亮,我们想要栽,没有想到就直接被脚底下的暗绳勾起来了。”香夏两只手抓着可以透气的渔网,她和瑾秋宇轩一个样,都是被埋伏了。

    话音刚落,沐筱萝感觉到一声声的马蹄飞奔踏地而来。

    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场震慑了筱萝,抬眸间,一位戴着五彩斑斓龙纹面具气质卓绝的男子骑着一匹纯洁无匹的白马,戴着五彩斑斓面具的武士打扮之人立于两旁。

    “江左,刚才你射出我们的方陵雀子救的那个女子,可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龙纹面具男子飞舞着长鞭,身法干净利落,丝毫不脱离带水,他一举一动,极为邪魅。

    那龙纹面具额眼之间那一对眸子,静谧的,彷如天阶星云皓月都为之失色。沐筱萝心中蓦然浮现一抹难以明喻的感觉。

    “回禀大王,正是。”那称作江左的人极为恭敬得回应道。

    马上的男子又拿出方陵雀子,甩出手掌心,蓦然间,三三两两的丫头们从渔网的破洞之中掉下来。

    她们跌在沙地上,哎呀得叫了一声,旋即都站起来,纷纷围在筱萝和宇轩身边。

    看起来江左此人,应该是龙纹面具男人亦是他们这群人之中的王的贴身侍卫。

    龙纹面具男的一举一动颇具风流,他那一双明亮深濯濯的黑玛瑙石似的眼球透过肃杀的面具,高高在上凝视着筱萝等众人。

    那服侍,那口音,极为古怪,不似那中原人士,却是哪里人氏呢,真叫人好生奇怪。

    “小姐,这些人到底是谁呀?”

    瑾秋如果手中持着一把宝剑,她也不敢贸贸然杀上去,这些人的衣着太古怪了,好像远在西域的蛮人一般。

    香夏自幼熟读兵书兵法,对人文地理书籍也略有涉猎,对此类的异族也是不知一二。

    此间的筱萝哪里有空回答瑾秋的话语,却瞪着一双明澈的杏眼和对方干上了。

    赫连皓澈奉旨世世代代守护西疆,而小树林此处就是大华边境和西疆划线之地,他带着一队精兵在此地巡逻,却不曾想听到嘈杂的人声,只见一个少女被一个中年恶霸欺诲,贴身侍卫江左在得到他的命令之下,得以用方陵特制的独门暗器“方陵雀子”救下女子。

    赫连皓澈当即跳下洁白如雪的战马,身材昂藏,头盔还放在马背上没有取出来,身上披着一套银色重甲,脚底踩着金战靴,就静静得站在那里,威风凛凛气场尽现。

    只是他戴着龙纹面具,似乎不轻易示人。

    见这个身长八尺的男子接近二姐,五少爷沐宇轩忍不住了,站出来,阻挡那人的去路,“何方神圣?切莫伤害我的二姐。”

    “哦,哈哈哈哈——”

    赫连皓澈哈哈大笑,年仅二岁的稚童奶声奶气得说着话儿,很是逗人开心,他素来是极喜欢孩子的,也从来没有一个孩子敢于在他的面前如此质问他。

    一般来说,恶人杀人之时,都会大笑一番,只是不知道此间的铁甲男是不是这种人呢?

    香夏和瑾秋两颗眼珠子闪烁个不停,她们俩人手拉着手,担心极了。

    “五弟,你放心吧,他不会伤害你姐姐,他也不敢。”

    沐筱萝俏眼横波,两世为人,什么样的男人她没有见过没有遇过,就是没有见过气质如此超绝,面貌如此干净的男子,不过这仅仅是筱萝自个儿感觉罢了,至于面貌干净,需要他摘下面具再作验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