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1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好大的口气!”赫连皓澈旋即喜转为薄怒,森森寒冰的目光陡然从他的目光流离而出。

    如果心脏不强大一点,估计会被他看一眼,也会昏死过去,恐怕世界上最为嗜血的杀手也没有他那般冷漠,可他又不是单纯的杀手,身上不仅仅有果断的英明,还有一副书卷气的儒幽,决然不同的两份气质在他身上徘徊,谁也离不开谁,筱萝也就看得不太透了。

    “不怕我杀了你们吗?”

    他们也太大胆,竟然一点也不畏惧他,他可是堂堂的……

    赫连皓澈身侧的护卫江左拔出身边的佩剑,剑体出鞘,点点寒芒闪烁,大声呵斥道,“岂有此理,看见方陵大王,都下曾下跪行礼,这是要死吗?”

    一直静默无声的沉香,突然跑出来,跪在那个侍卫的面前,头压得低低的,语声碎碎叨叨,犹如蚊呐,“你刚才救我一命,是奴婢的救命恩人,也请你别伤害我家小姐少爷!如果可以,奴婢替他们死。”

    沉香,你果然是有情有义啊。沐筱萝深受感动。

    谁知道,香夏和瑾秋也双双嬛手,跪在沉香身后,虽然心中极为惊恐,但是她们为了筱萝小姐和宇轩少爷,她们觉得这是一种无比的荣幸,哪怕死了,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悔恨之意。

    “如果你杀了她们,我便杀了你,管你是方陵大王,还是西陵大王,还是东陵大王,还是南陵大王,还是北陵大王的?”

    “什么?你这小女子莫非见过本王的大哥,二哥,三哥?”

    “不认识,也不懂你说什么!”

    “……”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僵持着,谁也听不懂对话在说什么。

    一脸木讷的江左突然开口说道,“这是我们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守护西疆,也称为西陵王,所谓的东陵大王,南陵大王,北陵大王分别是我们们方陵大王的大哥,二哥和三哥,我们大王排行最末,怎么你不知道我们鼎鼎大名的方陵王吗?”

    其实沐筱萝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上一世,她的一颗心皆在夜倾宴的身上,对于其他男人,她自然是没有兴趣知道了,她为了夜倾宴关闭了所有通往天堂的大门,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而夜倾宴只能算得上人渣中的极品!

    在沐筱萝生活的前世,就是夜倾宴和,长姐沐若雪幸福生活十余载之后,由于夜倾宴腐败乱政,被西疆的方陵王所灭,旋即不到二三十年,方陵王人到中年之时,又灭掉了诸国,以一个不知名的小西疆统领了整片天下,实现了真正的统一!

    在世为人,沐筱萝不同的人生轨迹,也遇到了这位将会名垂千年的王。

    命运在冥冥之中主宰,沐筱萝这一世,是要做王的女人。

    “你是赫连皓澈?方陵王?抱歉我真的没有听过?”沐筱萝也不知道是讥讽还是嘲笑。

    不过这时候的赫连皓澈满是不在乎,“你没有听过也很正常,我掌管的这块小西疆,西以大华边境为界,东以大风国为界,南以大火国为邻,北以大雪国为邻,这里一年四季常春,说起来目前也只是你的大华皇朝的西陲小国罢了。”

    见方陵大王跟二小姐谈起天地来,香夏、瑾秋和沉香旋即站起来,围在二小姐身侧,再加上此间林子的气候极为古怪,却不似京都皇城般寒冷,难道是因为靠近西陵的缘故?

    “那么你们的国家是不是叫方陵国?或者是西陵国呢?”五弟沐宇轩猴头猴脑,眼珠子瞪得特别大,似乎忘记了方陵王是不是一个具有危险性的男人。

    江左面无表情得道,“我们这里没有方陵国,也没有西陵国,只叫方陵郡!”

    “怎么,不杀我们了吗?”

    沐筱萝感觉到江左对他们没有恶意的,特别是对五弟宇轩,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不过可以感觉出来那股子暖意。

    还有那个所谓的方陵王,远远凝望着他是尊贵无匹,身上超绝的气息是比最为高傲的杀手还要冷艳,可是靠近他,渐渐感觉他的气质如此恬淡,就好像天上清清的风,飘着着幽幽的云朵,鲜有人能够给自己带来这般温润的感觉,看着看着,愈发觉得方陵王温润如玉,虽然筱萝心里头这么想,可她依然跟他保持若聚若离的感觉,不了解这个男人,所以多少还是有点抗拒。

    “给我杀了她们!”赫连皓澈下令江左挥起手中利剑。

    除了筱萝之外,所有一随众人都吓坏了,这一剑砍下去,肯定会死得很惨。

    可沐筱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没有想得到去闪避。

    宇轩等人都吓坏了。哇哇直叫,就害怕剑身到了脖子上。

    赫连皓澈溟了溟,终于,他的嘴角咧开,浮现一抹浓浓的暖意,他的贴身佩剑比起江左手中的那把,不仅重了,剑身花纹也是极为好看的,剑身上还有一只雀摸样的鸟儿,隐隐约约和那刚才射伤二叔沐伐的暗器上的图腾极为相似。

    而方陵王就用这把剑挑了江左刺过来的剑刃,不满道,“本王是开玩笑的,你还真动真格的,说你木头你就是木头!”

    “属下该死。”江左依然木无表情,活像一个木头,他似乎连笑都不会笑。

    沐筱萝和宇轩听到方陵王所他身边的侍卫像木头,其他人都笑了,不禁三个丫头们,连方陵王身后紧随的侍卫们都笑了。

    “你们走吧。以后再也不能闯入我们西疆边界了,知道吗?本来大华皇朝之人闯过此间境地,而没有令牌的话,是杀无赦的!还有,这个留给你傍身,可以一解方陵雀子上的秘制毒液。”

    方陵王从怀中掏出一瓶翠绿的瓶子,空投给筱萝,筱萝拿手接过,那翠绿的好看瓶子稳稳当当落于掌心。

    赫连皓澈旋即跨上马背,他强而有力的手臂就这么一挥,后边的队伍浩浩荡荡得挤入丛林深处,旋儿不知道去向。

    他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沐筱萝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味似的,也不它当做一回事儿,香夏和瑾秋拍着胸脯说她们和筱萝福大命大,遭遇到西疆之人,却能够平平安安的归来。

    沉香还是觉得很庆幸,要不是那个江左侍卫,恐怕自己早已被二老爷沐伐侮辱了,到时候失去了清白之身,不死也没有用了。

    还好沐家陵距离相府不算太远,大家走着,就把它当做一次出游,再说,筱萝,宇轩,香夏,瑾秋,沉香,结伴同游的机会实在是太少太少,一路上就聊着刚才那个方陵王。

    沐筱萝觉得他的龙纹面具极为邪魅,不知道摘下来的时候,他是如何的一个人,是面若潘安呢,还是丑得没法见人了呢,不过说心里话,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不是他的相貌,而是他的内心。

    对于女子来说也是一样的,如果一个女人空有好相貌,却一副蛇蝎心肠,一心想要害人,好比沐若雪大姐,又能好得哪里去?

    沐筱萝等人一回到相府,主母薨,大公子没了的时候,二老爷沐伐都没有哭得如此凄惨的,倒是因为他右手中了方陵雀子的毒,刚开始是没了整只手掌的,如今大半个胳膊也快要没了,按照这么发展下去,右臂整条没了,只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二叔他人品素来极有问题,筱萝是知道的,谁叫他差点把沉香给侮辱了呢,也好啊,该是给他一个教训。

    见二老爷被沐老太医等人包扎好了,送到他暂居的相府别院里头。

    随着老太君紧跟着老太医身后,沐筱萝有些不忍,老太君她生了相父沐展鹏,还有一个不孝儿子沐伐没少给她增添麻烦,有道是手掌心是肉,手背儿也是肉,沐伐不成才一天到晚专营在花街柳巷,对于女人他可是威逼再利诱,和他亲大哥沐展鹏,根本就不似亲兄弟,若不是两人身材和相貌有七八分相似,恐怕没人知道他们的兄弟。

    二叔品性卑劣,坏事儿没少干,可把老太君愁苦了。

    相府池塘一端瞧见了老太君前往二叔所在的清坤院。

    筱萝祖父沐光在世的时候,就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沐展鹏,居住在清乾院,二儿子沐伐,居住在清坤院,到了沐伐娶妻之龄,便搬到外边的小别院住去,所以平时清坤院就成了沐伐住在相府的暂居之所了。

    筱萝和沉香搀扶着老太君。

    阎红玉听下面的护院说,二老爷是被小林子里头的“鬼魂”所伤,还听护院说二小姐筱萝当时也在场,所以就问筱萝,“你可知道,是谁伤了你二叔的?”

    “老太君,我也不知道是谁,不信你问沉香。”沐筱萝瞧了沉香一眼。

    沉香摇摇头,大大的泪珠儿滚落下来,看得好不凄清怜人。

    紧随在筱萝其后的瑾秋和香夏,一个人说了一句,“二老爷是欺负沉香,硬是要把他抓到林子里侮辱了去。”

    “好像有好心的过路高手,施展暗器,救了沉香,伤了二老爷!”

    “原来是这样!这个畜生!我遭际料到了!”

    老太君不禁感到一阵痛心,二儿子沐伐爱好拈花惹草,眠花宿柳这般在外头,早已是臭名昭著了,想不到这个畜生,还真的把魔爪伸向沉香。

    如此荒淫无耻,真是叫人无从诉说,阎红玉拄着青竹拐杖,脸色铁青,“他的大嫂和大侄儿没了,如今却是发丧之期,万万想不到此等畜生竟要此间行***障!孽障啊……”

    “老太君切莫伤心,一切都过去了,沉香现在也好端端的不是,再说为了这事儿,二叔也着实尝到了教训。”

    沐筱萝嘴里虽然说着要老太君宽恕二叔的话儿,可深信老太君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她老人家向来宽厚待人,严律于己,平时她对二叔沐伐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可沉香是自己最心爱最疼爱的贴身婢女,这个无耻二儿子竟然要奸污沉香,还好未曾被她得逞,不然老太君心想可要永远得失去沉香。

    沉香这丫头在老太君这跟前侍奉了多年,对于她的品性,老太君是极为清楚的,这沉香外柔内刚,这个小妮子一旦刚强起来,性子凛冽,恐怕一万匹汗血宝马都拉不回来的,她到时候肯定会选择自戕。

    “沉香,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老太君拿手轻轻拍了拍她柔弱的玉掌,沉香是谁,哪里容得别人来伤害他,亲生儿子沐伐也坚决不可以。

    很快的,沉香擦了擦眸泪,也然不避忌,随着老太君和筱萝小姐往清坤院去,还是要看一看他的伤势。

    一来到小院子门口,筱萝等人就瞧见了沐鱼源沐老太医。

    “老太医,我二叔怎么办了?”沐筱萝心里头痛恨得沐伐要死,不过这么多人在场,偶尔装一装很是为二叔焦急的模样,却是不可缺少的,倘若有一天沐伐死了,还以为是筱萝作的手脚呢。

    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子,沐老太医沉声道,“古怪呀古怪,你二叔不知道中了一种什么毒药,刚才你们送进府邸的时候,整只手掌都溃烂,在送进相府药房之时,大半个胳膊没了,如今却是一整根胳膊都没,如此发展下去,说不定整个人都没了。”

    听到此言,沐筱萝也被那个属于西疆的独门暗器所惊吓,太厉害了,如果把那东西射击在头上,岂不是须臾之间,整颗头都不见的都有可能吗?

    太吓人了。

    “沐老太医,您可要救救伐儿。”

    老太君双目珠帘滚滚,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十月怀胎的,成器的是自己的儿子,不成器的也是自己的儿子,亲生血脉哪得选择呢。

    老太君如此伤心,沐筱萝于心不忍,对老太君道,“太君,筱萝有一法可以解救二叔,不过你要答应你我,你叫二叔今生今世永不侵犯于沉香,也不加害明玥小和尚,就这个为条件!”

    “好,我答应你!筱萝你真的有办法?”老太君眸中有了一丝希望,“如果治愈好你二叔,如果他再敢如此,我就跟那畜生永断母子关系!”

    沐筱萝对老太医道,“沐老太医,你把平时的解毒药给我,我自有妙药。”

    “这寻常解毒药嘛,我多的是。”沐老太医指示后面的学徒们抱上来一个大大医药箱,里边大大小小的瓶子,医用针线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的存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